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第1021章 危机
    让柳擎宇去,这肯定也不行。

    这个念头只是在雷泽林的脑海中闪现了一下变给否定了,因为柳擎宇可是整个微博招商引资洽谈会项目的起者、开幕式的主持人,他肯定不能离开。

    雷泽林的目光落在了马伯通的脸上:“马市长,这件事情只能辛苦你一下了,你先去想办法拦住那些村民,然后尽快让开区那边把钱给送过去,先來一个现场分钱,稳住老百姓的情绪。”

    听到雷泽林这样吩咐,马伯通对于整个事情也看得清清楚楚,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只有自己亲自负责这件事情才最为合适,无奈之下,他只能点点头,对钱多多说道:“钱多多,你立刻通知开区管委会财务那边想办法去银行那边先支取一部分现金,能支取多少就支取多少,老百姓看到钱之后,肯定会稳定住情绪的,我这边马上去路上拦截老百姓。”

    说着,马伯通就要起身出。

    然而,这个时候,听到马伯通这样吩咐,钱多多的脸色刷的一下就苍白起來,身体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看到他这种情况,不管是雷泽林也好,马伯通也罢,他们已经意识到事情恐怕麻烦大了。

    雷泽林眉头一皱,怒声说道:“钱多多,到底是怎么回事。”

    钱多多哭丧着脸说道:“雷书记,我……我们开区的账上沒有钱了。”

    “什么,沒有钱了。”听到这句话,柳擎宇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來,怒声呵斥道:“华安集团打过來的那笔土地出让金呢。”

    “那……那……那笔钱借给盛达商场了。”钱多多咬着牙喘着粗气十分艰难的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來,他知道,这次自己完蛋了。

    听到这里,柳擎宇的脸色更加阴沉了:“什么,借给盛达商场了,什么时候借的,我怎么不知道,我不是早就三令五申的强调过,沒有我的签字,任何人不能调动5ooo元以上的资金吗,这5ooo万如此巨额的资金借出去,为什么我一点消息都沒有得到。”

    雷泽林听到这里,已经意识到这次的事情恐怕真的麻烦了。

    钱多多听到柳擎宇怒声质问,只能苦着脸说道:“是……是我签了字,财务科那边直接与盛达商场那边进行的交接。”

    “为什么要借给盛达商场,你知道不知道你们的这种行为属于挪用公款。”柳擎宇怒声说道。

    “柳副市长,我……我们错了。”钱多多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错了,你他妈的还知道错啊。”马伯通气得狠狠的踹了一脚帐篷,把帐篷给踹得狠狠的晃动了几下,这一次,马伯通比柳擎宇还要生气。

    他沒有想到,这个钱多多被调到东开区之后,竟然还敢在柳擎宇的眼皮子底下玩这种把戏,如果柳擎宇沒有现也就罢了,就算是现了,你选择一个好点的时间段,这件事情也还有缓和的余地,但是,这件事情却偏偏在这个要命的时间点爆,眼下省委书记马上就要过來,在整个通达市乃至整个吉祥省甚至整个华夏都具有十分重大里程碑意义的微博招商引资洽谈会马上就要开幕的关键时刻,老百姓们却要來要钱,这他妈的不是坑人吗。

    此时此刻,不仅仅是马伯通,雷泽林和柳擎宇也全都怒气汹涌。

    他们都已经意识到,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时,柳擎宇立刻看向雷泽林和马伯通说道:“雷书记,马市长,关于如何追究钱多多的责任这件事情,我看暂时先放在后面有时间了再说吧,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先把老百姓稳住,先确保整个开幕式顺利举行,毕竟,这次从全国各地來的媒体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开幕式上出现什么意外,我们通达市承受不起。”

    雷泽林和马伯通听柳擎宇这样说,心中全都十分满意,柳擎宇这个年轻人还是很有大局观的。

    这时,柳擎宇接着说道:“马市长,您看这样行不行,您先去把那些村民们给拦下,同时想办法尽快先从市财政那边协调一批资金过去,先把村民们给稳住,后面这笔钱东开区这边肯定会想办法把这个问題给解决了,把市财政的钱给还上。”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马伯通只能轻轻点点头:“嗯,现在也只能先这样做了,那我得赶快出了。”

    说完,马伯通急匆匆的向外走去。

    他这次是真的着急了。

    看着马伯通离去,柳擎宇的心情却并沒有放松下來,反而变得更加焦虑了起來,因为他总是有一种感觉,这次的老百姓闹事绝对不是一次普通的事件,毕竟,这些钱东开区方面拖欠了老百姓好多年了,老百姓也从來沒有闹过事,而现在自己不过刚刚负责东开还不到2个月的时间,老百姓却突然哭着喊着要开区给土地出让金,这有些夸张了。

    最为重要的是,本來,这笔钱华安集团已经划拨给东开区了,按理说东开区这边钱多多应该吸取朱月坡的教训尽快把钱划拨下去,但是他却偏偏沒有,还把钱借给了盛达商场。

    盛达商场的幕后老板是谁,是朱月坡。

    盛达商场缺钱吗,绝对不缺钱。

    刘小飞曾经调查过盛达商场,知道盛达商场的经营状况十分良好,现金流十分充足,但是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向东开区借钱,这也太巧合了吧。

    再加上这一次的老百姓聚众闹事,会不会也和这次借钱之间有所关联呢。

    想到此处,柳擎宇的脸色渐渐变得更加阴沉了,他隐隐感觉到,这一系列的事件背后,似乎有着朱月坡的影子。

    此刻的雷泽林看着柳擎宇那略显严峻的脸色,心情也有些低沉,他此刻虽然沒有柳擎宇想的那么多,但是他也看得出來,这次的事情恐怕绝对不会轻易解决的。

    十多分钟之后,柳擎宇和雷泽林两人全都走出了帐篷,來到了广场入口外面的停车场附近。

    因为他们要在此地等候前來出席本次开幕式的省委书记楚国材。

    过了一会,一辆挂着祥aoooo1车牌的汽车从远处的公路上驶來,雷泽林、柳擎宇等一干人等全都把腰杆挺得笔直,以一种饱满的精神面貌目视着这辆汽车缓缓驶來。

    汽车在停车场内停稳后,雷泽林连忙快步走到车门前,亲自为楚国材打开车门。

    楚国材走出汽车,看到雷泽林亲自为自己打开车门,立刻笑着说道:“我说雷泽林同志,你今天怎么开起这活來了,我这待遇也太奢华了吧。”

    雷泽林连忙笑着说道:“楚书记,您能够出席我们通达市东开区的招商引资洽谈会,这绝对是对我们通达市的大力支持啊,我给您开个车门算个啥啊。”

    楚国材笑了笑,并沒有在这个问題上纠缠,这些都只是小问題,而是在雷泽林的指引下并肩向着帐篷走了过去,毕竟距离正式开幕式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在外面站着还是有些热。

    并肩走进帐篷之后,楚国材笑着看向雷泽林说道:“我说雷泽林同志啊,你们通达市真的是有能人啊,竟然搞出了这么一个微博招商引资洽谈会,这在咱们吉祥省乃至整个华夏都算是一个十分有亮点的创举啊,虽然你们并沒有做任何的宣传,但是如今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在报纸上、电视上,有关你们这次微博招商引资洽谈会的报道可是非常多啊,这次你们可是给我们吉祥省长脸了啊。”

    雷泽林可不是傻瓜,他听楚国材这样说,便知道楚国材肯定对于这件事情有所了解的,虽然他也特别想要揽功,但是,揽功也是个技术活,什么时候该揽,什么时候不该揽,如何揽,这些都是十分讲究的。

    所以,听到楚国材这样说,连忙笑着说道:“楚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通达市的副市长柳擎宇同志居功至伟,这次的微博招商引资洽谈会就是柳擎宇同志充分酝酿之后向市委市政府申请之后起的,如果不是柳擎宇同志微博粉丝众多,这次招商引资洽谈会会如何谁也不知道啊。”

    雷泽林的话十分有技巧,在这番话中,既突出了柳擎宇的作用,同时也点出了通达市市委市政府是知道并支持此事的,而他现在就在现场也充分表现了他的支持,所以这次招商引资洽谈会不管取得什么样的成绩,他雷泽林的政绩肯定是少不了了。

    楚国材笑着点点头,目光看向柳擎宇笑着说道:“柳擎宇同志,你很有想法嘛,非常不错,年轻人嘛,思想就要比我们这些老同志们活跃一些,对于新媒体的运用和掌握也要熟练一些,现在这种新形势下,充分研究、掌握、借助运用新媒体等诸多平台,來达到宣传我们党的各项政策、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題、甚至是招商引资这些目的,这也是非常不错的,还希望你今后能够再接再厉,做出更多的成绩。”

    柳擎宇连忙说道:“楚书记,我会努力的。”

    楚国材满意的点点头,说实在的,他还真沒有想到柳擎宇刚刚掌控东开区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搞出这样大的名堂,最近这段时间,很多其他省的同僚们都在向他打听着这次通达市微博招商引资洽谈会的得失和实际效果,这让他感觉到很有面子,所以,为了实际了解一下这次微博招商引资洽谈会的实际效果,他决定亲自來实际考察和调研一下,顺便也出席一下这次的开幕式,提高一下这次招商引资洽谈会的规格。

    就在这个时候,雷泽林的手机响了,雷泽林一看竟然是马伯通的电话,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