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正文 第1078章 子夜遇袭
    子夜时分,万籁俱静。

    天烽县县委招待所内百分之九十的房间内灯光全都熄灭了,只有几个房间内灯光透过窗帘隐约可见,所有客人们全都开着空调驱除酷暑的侵袭。

    房间内,已经累了一天的柳擎宇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实在是太疲乏了。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外传來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

    五个蒙面男人手中拎着长长的砍刀蹑手蹑脚的向着柳擎宇的房间房门走去,來到房门前,其中一人拿出一张房卡在柳擎宇的房门电子锁处刷了一下,房门处便传來了嘟的一声轻响,随即,五个人一边打开房间内的廊灯,一边飞快的挥舞着砍刀向里面冲了过去,随即兵分两路向着床上狠狠的跺了下去。

    此刻,众人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鼓鼓囊囊的人似乎蜷缩埋头在被窝里,众人毫不犹豫的把手中的砍刀向着被窝里那隆起的位置狠狠的砍了下去。

    然而,砍了一会之后,其中一个人立刻大声喊道:“不对劲,这被窝里好像沒有人。”

    这时,其中一人借着廊灯的光亮打开了床头灯,随即,其中一人掀开几乎快要被剁得七零八落的被子,只见被子里面被塞了两个枕头,柳擎宇根本就沒有再里面。

    看到这种情况,其中一人说道:“奶奶的,柳擎宇大晚上不睡觉跑哪里去了。”

    此人话音刚落,卫生间的房门一开,柳擎宇穿着大裤衩从里面走了出來,随手把房门给关上了,随即满脸冷漠的看着房间内的五个人说道:“你们是不是要找我啊,想干什么直接过來吧。”

    “草,柳擎宇在那里。”说着,距离柳擎宇最近的那个人挥舞着手中的砍刀迈开大步便向柳擎宇冲了过來,快到柳擎宇近前的时候,砍刀狠狠落下,森冷的寒光向着柳擎宇狠狠劈落。

    此人在魏老五手下也算是一号打架高手了,出手又狠又快,但是,得看跟谁比,和一般人相比,他这样人一个可以干翻普通人三五个不成问題,但是和柳擎宇比,他就是小菜一碟了。

    一个照面,柳擎宇便伸手抓住了他持刀的手腕,随即狠狠一用力,咔嚓,手腕直接折断,同时,柳擎宇一肘狠狠的顶在这家伙的下颚上,这小子顿时晕倒在地。

    这时,其他几个人也已经纷纷冲了过來。

    如果是柳擎宇此刻真的躺在床上睡觉,肯定已经被这几个人直接给砍死了,但是,现在,柳擎宇已经有所准备,这几个人又怎么可能是柳擎宇的对手,不到1分钟,剩下四人直接全都被柳擎宇打倒在地。

    其中为的那名满脸横肉之人双眼充满愤怒和郁闷的看向柳擎宇,咬着牙说道:“柳擎宇,你不是已经睡着了吗,为什么突然跑到卫生间去了。”

    柳擎宇冷冷的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并沒有回答对方,而是蹲在对方的面前,冷冷的说道:“到底是谁派你们过來的。”

    “沒有人派我们过來,是我们哥几个看你不顺眼。”满脸横肉男十分硬气的说道。

    柳擎宇点点头:“好,既然如此,那我干脆送你去地狱吧。”

    说着,柳擎宇猛的伸手抓住满脸横肉男的右手,分筋错骨手从上到下那么一捋,顿时之间,一股股钻心的疼痛直接钻入这家伙的内心深处,几乎是一瞬间,这家伙顿时满头大汗,但是不得不说,这小子的确够硬气,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依然牙关紧闭。

    这时,旁边的一个打手突然怒声说道:“柳擎宇,你是国家官员,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呢,你这属于非法刑讯逼供,我们要求警方介入此事,我们要求得到合理的处置,你沒有资格处置我们。”

    听到此处,柳擎宇不由得挑了挑眉毛:“哦,要求警方介入,你放心,你的要求我肯定会满足你的。”

    听柳擎宇这样说,这家伙心中顿时一喜,他相信,只要等县公安局的人到了之后,他们一旦被交代县局的手里,他们基本上就算是安全了。

    然而,柳擎宇却突然脸色一寒:“但是,在我报警之前,我必须得进行正当防卫啊,毕竟,现在可是你们五个人生更半夜手持砍刀把我被子跺了个稀巴烂,我不正当防卫的话岂不是要被你们给砍死,我现在所进行的一切都属于正当防卫而已。”

    说着,柳擎宇來到此人面前,同样的分筋错骨手上下一捋,这家伙顿时便惨叫起來,柳擎宇直接拿起旁边自己的袜子塞进了对方的嘴里:“深更半夜的你叫个毛啊,不怕吵到别人啊。”

    此刻,满脸横肉男已经疼得浑身颤抖了。

    这分筋错骨手的味道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抗的,毕竟,这一招可是狼牙的老前传授给柳擎宇的,这是在战场上遇到那些死硬的敌特份子之时需要知道某些信息时才会对对方用出來的,柳擎宇对这些家伙施展的还属于弱化版的,如果使用强版的,这两个家伙当场就得晕倒。

    但饶是如此,那个被柳擎宇塞了袜子的家伙很快便忍不住了,大声喊道:“我说,我说。”

    虽然因为嘴里有着袜子说话的时候支支吾吾的,但是柳擎宇可以听得出來这家伙的意思。

    这才一把掏出袜子,冷冷的说道:“说吧,到底是谁派你们过來的。”

    “是……是我们魏总。”

    “魏总,什么魏总。”柳擎宇皱着眉头问道,同时,柳擎宇在这小子的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他的痛感减轻了一些,这小子立刻露出了一副舒服的表情。

    这时,旁边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实在疼得受不了了,看到旁边小弟的待遇,他也忍不住了,立刻说道:“我也交代了吧,魏总就是天烽县辉煌房地产公司的老板魏正海,同时,也是我们天烽县**的老大,柳市长,求求你,快帮我解除一下痛苦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满脸横肉的家伙直接跪在地上双眼充满渴望的看向了柳擎宇。

    柳擎宇脸色一沉:“魏正海,我和他无冤无仇吧,他干什么要派你们过來杀我,。”

    满脸横肉男立刻说道:“具体的我们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们也是突然接到老大的指示才过來的。”

    说话之间,满脸横肉男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抽搐起來,他实在是疼得快要受不了了。

    看到此处,柳擎宇沉声说道:“你们在回答我最后两个问題,回答好了,我立刻给你们解除痛苦。”

    说话之间,柳擎宇却是把目光看向了其他三人:“你们三人來回答,魏正海和天峰旅游公司之间是什么关系,这个天峰旅游公司幕后老板是什么人,罗家林有什么背景,他和罗玉福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其他三人闻言,一个人回答了一个问題。

    通过三人的回答,柳擎宇基本上搞清楚了整个事情的大体脉络。

    魏正海和天峰旅游公司之间沒有什么关系,但是和天峰旅游公司幕后老板罗家林之间关系密切,算是由罗家林扶植和培养起來的,两人在很多业务上都有交集,利润按照一定比例分配,但是具体比例这些人并不清楚,而且这些人还提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罗家林是罗玉福的独生子。

    听到这些信息之后,柳擎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凝重之色,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和杨正德会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事情了,为什么这些打手们十分嚣张的想要让县局出面介入此事了。

    想到此处,柳擎宇先是拿出手机拨打11o进行报警,挂断电话之后,这才冷冷的看向几个人说道:“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既然你们知道我的身份,而且你们五个人刚才每个人都交代了一些事情,所以,这你们告诉我的这些信息一旦曝光了,我相信,就算是我不收拾你们,你们老板魏正海和罗家林也不会放过你们的,所以,如果其他人问起你们來,你们应该如何回答你们清楚了吗。”

    说话之间,柳擎宇立刻为满脸横肉男和另外一个家伙解除了分筋错骨的痛苦。

    听完柳擎宇的这番话,满脸横肉男立刻冷冷的扫视了一下手下的小弟们说道:“兄弟们,大家都给我听清楚了,我们今天在这里就是失手了,其他的什么事情都沒有生,大家明白吗,如果谁要是敢多说一句话,别怪我李铁豹辣手无情,你丫的的不想活,其他兄弟们还想活呢,听到沒。”

    其他人连忙点头表示明白。

    他们很清楚,现在,他们几个人都是一根绳上的麻烦,谁要是敢把他们对柳擎宇所说的这番话说出去,他们五个人谁也跑不了,魏老五或者是罗家林肯定会收拾他们的。

    半个小时之后,县公安局局长胡立阳亲自带队赶了过來,进來之后,胡立阳满脸惭愧的说道:“柳副市长,非常非常对不起,真沒有想到,在我们天烽县境内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这是我们公安局的失职,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审问这些人,弄清楚里面的原因向您交代的。”

    柳擎宇脸色阴沉着说道:“我希望三天之内,你们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带人离开吧,我还要睡觉呢。”

    随即,胡立阳带着五个人离开了,而柳擎宇的房间经过这么一闹腾也沒有再睡了,只能让招待所方面又给柳擎宇安排了一个新的房间睡下。

    此刻,被胡立阳带走这五个人心中全都充满了疑问:“柳擎宇为什么不让他们告诉别人他们已经向柳擎宇交代了那么多信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