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正文 第1227章 七天之限
    所有人看向柳擎宇的目光中都多了几分不屑于嘲弄。

    在座的能够混到如今这个市委常委的位置上,那可都是经过层层筛选才能出人头地的,哪一个都是有着相当智慧的。

    根本都不用仔细想,众人就能够猜得,此刻的张顺成心中肯定对柳擎宇非常不满了。

    要知道,哪怕是周君豪这个强势的本土势力那么嚣张,但是对于张顺成,还是要保持着几分尊敬的,即便是斗争,只要不涉及到根本利益的时候,还是要进來维护与张顺成之间那种表面上的和谐,因为周君豪也对张顺成十分的忌惮。

    虽然张顺成平时总是摆出一副笑眯眯的表情,甚至也很少在常委上摆出那种独断专行的样子,但是,周君豪却非常清楚,如果谁要是真正的触动了张顺成的根本利益,那么他的反击也是相当犀利的,而且能够直接打击到你最为脆弱的地方,这也是周君豪虽然与张顺成分庭抗礼、虽然实力雄厚,却依然要表面上维护张顺成一把手尊严的根本原因。

    而现在,柳擎宇这个毛头小子却要直接挑衅张顺成的提议,这根本就是不给张顺成面子啊,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给张顺成面子,这让张顺成的脸往哪里放。

    此刻,周君豪心中已经暗暗窃喜:“柳擎宇啊柳擎宇,你小子真是嘬死啊,竟然敢去捋张顺成的虎须,你小子危险了,不过张顺成啊张顺成,这次,我倒是要看看你会如何做,你不是一直想要看着我和柳擎宇斗來斗去的吗,现在,柳擎宇直接向你起挑衅了,你到底是接招还是不接招。”

    张顺成的脸色自始至终都沒有任何的变化,只是他的眼底深处多了几分幽冷,看向柳擎宇的时候,眼神也沒有了先前的那种温暖。

    张顺成只是咧嘴淡淡一笑:“嗯,柳擎宇同志说得倒是有几分道理,听你的意思,似乎有两层意思,一方面是对我们岚山市以前的打黑除恶的结果持否定态度,另外一方面,对于我们岚山市各个相关部门的一把手们还并不完全相信,不过呢,你刚才说得似乎也有道理,谁让省公安厅这次在我们岚山市的行动中现了这么多的问題呢,一切都是要看结果的嘛,对此呢,我也不想多说什么,既然你愿意采取突然行动,那你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但是呢,我得提醒你一点,我不希望事情都闹大了,而我们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却一无所知,如果到时候要是我们岚山市再次受到省委的批评,你柳擎宇可就要承担全部的责任了,到时候我张顺成不会再为你顶着。”

    很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表面上听起來似乎对柳擎宇的反对意见并沒有什么强烈的批评,甚至还有几分肯定,但是,柳擎宇和在座的各位全都不是傻瓜,大家听得出來,张顺成这番话的背后蕴藏着深深的陷阱,那就是你柳擎宇可以按照你的意思去组织行动,但是,今后,凡是和你们市局有关的批评,你柳擎宇独自去承担责任。

    而这种潜台词可就不简单了,因为一旦市公安局被省委批评了,那么由于有了今天这番话,那么到时候,张顺成完全有理由直接向省委提出要撤换柳擎宇或者给柳擎宇处分的要求,到那个时候,柳擎宇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这就是挑衅一把手权威要付出的代价。

    柳擎宇自然也听清楚了张顺成这话里的潜台词,他也知道,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服个软,也许张顺成就不会把话说得那么绝了,也许今后有事情了,张顺成还是会替自己抗一抗的,至少他不会落井下石,但是,柳擎宇骨子里面就沒有服软这个概念。

    他虽然清楚今后自己要面临着众多的挑战甚至是危机,但是,他清楚,自己要想在岚山市真真正正的做出一番事业來,真真正正的把岚山市的社会治安搞好,就绝对不能按照岚山市既定的套路去操作,那样的话,自己的结局和岚山市之前的几任市局局长恐怕沒有什么两样,所以,他必须要有一种独立自主的分析判断,必须要有自己的一套行动方针,在既定的正常流程的框架下,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做些实事。

    想到此处,柳擎宇沉声回答道:“谢谢张书记您的宽宏大量,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把市公安局的工作搞好,争取今后不让省委再批评咱们岚山市公安系统了。”

    柳擎宇的话中透露出几分坚决,张顺成的脸色依然如常,但是,眼神却变得更加森冷了。

    而这个时候,周君豪却笑了,他知道,张顺成却是脸色平静的时候,越是意味着他心情不是很好了,尤其是他现张顺成的右手不停的握住水杯,然后又松开,然后再次握紧。

    看到张顺成的这个小细节,他就知道,张顺成对柳擎宇起了打压之心,因为他非常清楚,以前自己每次和张顺成进行较量的时候,一旦张顺成在常委会上做出了这种动作,也就意味着虽然张顺成表面上平静,实则内心杀机四伏,而每一次这种细节过后,张顺成肯定会对自己这边采取雷霆一击,那个时候,自己阵营中必定有人要倒霉了。

    而现在,张顺成很明显的对柳擎宇动了心机,柳擎宇恐怕要倒霉了,而这恰恰是他最愿意看到的。

    “张书记,咱们今天第三个议題是……”看到柳擎宇与张顺成之间略显僵硬的气氛,周君豪心情不错的和起了稀泥,用一个拉长音的提醒启动了今天会议的第三个议題。

    张顺成接过话題说道:“嗯,那下面我们就开始讨论今天第三个议題吧,今天这第三个议題是关于今天早晨生在交通局局长陈天杰家门口前面的这起凶杀案,同志们,我们岚山市堂堂的交通局局长,堂堂的正处级干部,竟然在自己家的家门口被人给杀害了,这是对我们岚山市市委市政府威严的一种挑衅,对我们岚山市政法系统的一种挑衅,更是对我们岚山市社会治安的一种恶性破坏,对于这起案件,我已经向省里进行了汇报,省委指示我们必须要尽快破案,省公安厅的指示估计也很快就会下达到岚山市公安局那边。”

    说道这里,张顺成目光看向柳擎宇脸色严峻的说道:“柳擎宇同志,对于这起案件,你们岚山市公安局必须要拿出百分百的精力來,尽快破获这起案件,同时,宣传部门也要尽快注意舆论引导,尽量消散这起案件所带來的恶劣影响,让市民们不要恐慌。”

    柳擎宇和宣传部部长马松涛同时点点头。

    这时,周君豪突然说道:“张书记,我看这起案件恐怕舆论很难平息,而且在我过來开会之前,我就已经看到网上已经出现了有关这起案件的诸多猜测帖子了,所以,宣传部那边就算是做出再多的努力,如果这个案件不尽快破获抓住犯罪嫌疑人的话,恐怕这起案子一旦酵起來,会引起整个岚山市社会震荡,您看这起案件应该在多长时间内破获。”

    张顺成略微沉吟了一下,目光在柳擎宇的脸上扫了一眼,淡淡的说道:“上次的两起命案柳擎宇同志率领市公安局的同志们在两个星期内就破获了,这说明柳擎宇同志的工作能力还是比较强的,而这次只是一起命案,我看给柳擎宇同志一个星期的时间应该是沒有什么问題吧。”

    张顺成的话说得十分平淡,甚至语气中还带着几分对柳擎宇的表扬。

    但是柳擎宇却听到清楚,这根本就是在捧杀自己,虽然表扬了自己,但是这一次,竟然给自己七天的时间,让自己在七天之内破案,这事情可就有些棘手了。

    要知道,这起突案件不同于之前的那两起命案,投资商赵富贵被杀因为有钱无命的关系,所以锁定犯罪嫌疑人比较容易,而无名女尸一案之所以能够破获靠得却是运气,如果不是这两起案件都是赵铁福一个人所为的话,恐怕要想在两个星期内破案基本上沒有可能,而现在,一个沒有任何线索的谋杀案竟然要自己在一个星期之内破获,这事情怎么能不棘手呢。

    不过柳擎宇也看得清楚,上次要自己限期破案的推动者是周君豪,张顺成并沒有表态,而这一次,明显是张顺成与周君豪两人一唱一和,让自己沒有任何反驳的机会,他唯有接受一途,既然沒有办法反抗这个结果,那么柳擎宇也不打算就这样任人宰割。

    想到此处,柳擎宇猛的抬起头來,沉声说道:“张书记,周市长,让我在一个星期之内破案也不是不行,不过呢,我有两个条件,还请张书记和周市长大力支持,如果这两个条件两位领导不能支持的话,恐怕你就算是给我两个星期,我也不一定能够把案子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