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正文 第1236章 虚虚实实
    柳擎宇坐在主审席上,目光直接落在了对面的孙金星脸色,仔细的打量着对面这个杀人嫌疑犯。

    孙金星年纪看起來也就是三四十岁的样子,但是他身份证上的日期却显示,他今年已经四十六岁了,一张普通的脸庞上写满了桀骜不驯,即便是双手都已经被手铐给铐住了,但是他的眼神依然带着几分狠毒,身上散着一股股令普通人感觉到恐惧和阴寒的气势。

    仅仅是第一个照面,柳擎宇便断定这个人是一个狠角色,手中应该有不少的案底,只有久经沙场的他才知道,这种杀气绝对不是对着镜子练习练习眼神的演员就可以拥有的,这需要长年累月在生死边缘徘徊、用自己的性命一次次的进行实战才能拥有。

    此刻,或许是因为精神饱满的缘故吧,这张桀骜不驯的脸上还带着几分张扬、几分挑衅,似乎并沒有把审讯人员放在眼中,似乎这家伙已经抱定既然你们要文明执法就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想法,似乎他认为只要他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故意杀人和有幕后指使者他就不会被判处死刑。

    孙金星也在打量着柳擎宇,在他眼中,柳擎宇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年纪和自己的儿子差不了多少,甚至比自己那个快要结婚的儿子也大不了多少,就这样大的人,自己吃过的盐比他吃过的饭都要多,他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呢,局长又怎么样,肯定是花钱买來的要不就是靠着关系挑拨起來的,根本不会有什么真才实学。

    “孙金星是吧,据下面的同志反映,你似乎并不承认有人在幕后雇佣你去杀害陈局长啊。”柳擎宇开门见山直奔主題,豪爽得出乎了孙金星的预料,本來,他以为柳擎宇会像之前那些审讯人员一样先和他周旋一会,然后才会突然切入主題呢。

    孙金星愣了一下,随即不屑一笑说道:“这位警察同志,你得到的信息肯定有误啊,你这可是在诱供啊,我早就说过了,沒有任何人指使我杀害陈天杰,我和他之间只是因为矛盾冲突,彼此打斗的过程中我怒火燃烧,这才失手杀了他的,我这属于过失杀人,不属于故意杀人,也不是雇佣杀人。”

    “你们之前见过面吗。”柳擎宇问道。

    “嗯,这个……沒有。”

    “你们之前有过交往吗。”

    “嗯,这个……沒有。”

    “你以前知道他这个人吗。”

    “嗯,这个……不知道。”

    柳擎宇提问的度很快,但是孙金星回答问題的时候,却不慌不忙,都要先沉吟一下,思考一下,这才会给出答案,基本上属于一问三不知的回答。

    突然,柳擎宇狠狠一拍桌子,猛的站起身怒视着孙金星道:“孙金星,既然你说不知道陈天杰这个人,你为何会知道他的名字,我之前可沒有提过他的名字叫陈天杰啊,如此看來,你明显知道他这个人啊,你这是在撒谎。”

    柳擎宇突然袭击,打了孙金星一个措手不及,脸上明显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的回答,神情略显惶恐,不过他很快脸上便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这位警察同志,你不要激动,说实在的,我之所以知道他叫陈天杰,也是这些天來看电视上的报道才知道的,所以,对于这一点你也不用较真,我承认,我刚才的确是说出了他的名字,但是,在通过电视知道他的名字之前,我的的确确不认识他。”

    “你说你不是受雇杀人,那么你的银行账户里多出來的钱是怎么回事。”柳擎宇直接再次转换了一个话題,而且他问出的是一个假的命題,柳擎宇曾经派人调查过孙金星的银行账户,确认他的银行账户里这些日子并沒有大额金钱出入,但是,他却偏偏要这样问,而且问话的时候,脸色阴沉着,就好像这一切都是真的一般。

    “银行账户里多出來的钱,这不可能,我可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我的银行账户里根本不可能多出钱來的,即便是有,也只能是单位给我的奖金。”孙金星还在辩解着,但是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明显多了几分迟疑,很明显,这家伙心中也开始泛起嘀咕了。

    柳擎宇看到孙金星此刻的表情,心中毫不犹豫的确定了这家伙绝对是被雇佣杀人的,而且他肯定接受的雇主的钱财,否则的话,自己问出这个问題的时候,他脸上应该是沒有一丝一毫的迟疑的,而柳擎宇之所以问出这个问題,目的就是为了试探孙金星的真实态度。

    此刻,确定孙金星的确是雇佣杀人之后,他心中大定,再次看向孙金星的时候,脸色也显得更加阴沉:“孙金星,你认为你们单位会给你一大笔奖金吗,那么大的一大笔啊,我想,任何一个单位都不可能给你那么大笔的奖金吧,而且现在还不到年底呢,那么大的一大笔奖金根本不太可能啊。”

    柳擎宇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充满了强烈的质疑,目光紧盯着孙金星。

    此刻,孙金星心中的疑惑更大了,他现在开始怀疑,自己藏在家中的雇主给自己的钱会不会是被老婆给存起來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可真是给自己找麻烦了,但是按理说,自己把那钱藏得十分隐蔽,就算是自己的老婆也不一定能够找得到的,到时候只要自己不被判处死刑,哪怕是在监狱中蹲上十几年,只要有了那笔钱,自己儿子结婚的彩礼钱和女儿上大学的学费钱也就有了,能够安顿好他们两个,自己就算是受苦一点也值了。

    孙金星此刻还真的被柳擎宇给弄迷糊了,他看柳擎宇说的话不似假的,但是他又不敢完全相信,因为他们这种人,任何时候都从來不能完全相信别人。

    所以,孙金星回答的时候,语气中已经沒有了先前的那么自信:“那我怎么知道是谁给的,沒准是哪个傻货打钱的时候打错账号了呢。”

    听到孙金星这样回答,柳擎宇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脸上的阴沉之色渐渐收敛,转而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孙金星,不知道你弟弟孙木星在这件事情上和你之间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你认为,你什么都不说就可以掩饰掉一切吗,我告诉你,如果你要是不尽快坦白从宽的话,一旦我们从你弟弟那边取得突破的话,不仅你要完蛋了,恐怕就连你弟弟都要受到你的牵连啊,而且据我们得到的消息,你得到的那笔钱中有相当一大部分钱是假币,你啊,真是一个大傻帽啊,都到现在了,还打算替别人背黑锅呢,自己都被人给耍了啊,哎,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说话之间,柳擎宇使劲摇头叹息着,做出了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

    这一下,孙金星可真是有些担心了,虽然此刻,他依然在怀疑着柳擎宇这些话的真假,但是他心中却彻底有些慌了。

    因为先,自己之所以受雇杀人和自己的弟弟有着直接的关系,因为这笔生意说來也算是自己的弟弟给自己介绍的,因为雇主最先是通过老乡关系找到了自己的弟弟,但是弟弟胆小不敢接这笔生意,恰好自己从弟弟那里知道了此事,于是弟弟便把雇主介绍给了自己。

    现在,眼前的警察提到了自己的弟弟,难道他从自己弟弟那边知道了此事。

    这一点是孙金星最为怀疑的,其实,孙金星并不知道,柳擎宇并不知道孙金星和他的弟弟孙木星之间到底在这件事情上有沒有关系,但是在审讯之前,柳擎宇让人调取了孙金星的手机号码通讯记录,通过通讯记录他现,在案之前的几天,孙金星与弟弟孙木星之间电话比较频繁,所以,柳擎宇才有了刚才那么试探性的一问。

    而通过这种试探柳擎宇意识到,很有可能在这个案子中,孙木星也牵扯其中。

    想到此处,柳擎宇直接当着孙金星的面对旁边的常务副局长宋卫国说道:“卫国同志,你这个常务副局长辛苦一下,亲自去提审孙木星,他们兄弟两个人谁先坦白从宽,就把这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给他,我相信,真正聪明人是绝对不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的。”

    宋卫国闻言虽然心中有着颇多怀疑,但是却并沒有当场提出,而是立刻站起身來说道:“好的,柳局长,请您放心,孙木星那个人胆子不大,我估计我一审讯他就会啥都说出來的。”

    一边说着,宋卫国还十分配合的说道:“哎,柳局长,我真沒有想到,有些人竟然用假币來做生意,哎,真是坑人啊坑人,其中的真币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说完,宋卫国摇着头向外走去。

    这一下,孙金星被柳擎宇和宋卫国联手演的这场戏彻底给弄的心里慌了,对于弟弟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弟弟的确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啊,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把这次的生意介绍给自己了,如果弟弟要是真的把自己给交代出來,那自己可就真的要麻烦了。

    奶奶的,这警察怎么这么厉害呢,他们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弟弟也牵扯其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