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力巅峰 > 正文 第1380章 息事宁人?
    阮志武抬起头看,眼神中已经流露出凝重之色,再次看向柳擎宇的时候,目光中已经沒有了之前的飞扬神采了,他皱着眉头沉声问道:“柳……”

    阮志武正想说一句柳市长,却见柳擎宇摆了摆手说道:“请不要称呼我的职务,我现在只是一个到你们鹿鸣市前來旅行结婚的普通人而已,只是我沒有想到,我旅行结婚的第一天便先是被你们鹿鸣市的人栽赃说我们夫妻是卖淫嫖娼犯罪嫌疑人,然后你们外面那位国字脸的队长又当着我们的面撕毁了我们的结婚证,你们鹿鸣市的警察真的是很有魄力,很有能力啊,只是我更沒有想到的是,现在,你过來了,竟然还说我们涉嫌贩毒藏毒甚至是吸毒,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接下來要做什么我相信你们自己心中清楚,我柳擎宇也不是傻瓜,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们,要想对我栽赃陷害,就要做好承担相应责任的准备,我柳擎宇不是那么容易被栽赃陷害的,否则的话,我也活不到现在。”

    听到柳擎宇这样说,阮志武的脸色越凝重起來,身为一名官场中人,他自然清楚柳擎宇的履历,这哥们可是从市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的位置升到眼前的市长位置的,而且在市局局长位置上,柳擎宇在岚山市做出了突出的业绩,要说这样的人对他们接下來的手段沒有一点防备和心理准备,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最为关键的是,阮志武可是清楚的知道的,柳擎宇当局长的时候,可是把他们岚山市的前任市委书记给整下去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沒有什么手段呢。

    如此一來,阮志武对柳擎宇心中越忌惮起來,虽然他心中认为,现在是在他们鹿鸣市的地面上,就算是柳擎宇有什么手段也无济于事,但是他也只能心中那样想想罢了,都已经做到副局长的位置上了,他是不可能轻易去让自身陷入险境的。

    所以,阮志武立刻脸上露出一副十分虚伪的笑容说道:“柳擎宇,你真的有些多想了这样吧,今天晚上这件事情由于我们接到了群众举报,已经出來了,肯定是不能轻易回去的,我先向领导请示一下。”

    说着,阮志武对身边的众人说道:“你们现在在这里等着,沒有我的指示,谁也不准进入房间内采取任何行动。”

    说完,阮志武迈步走向楼梯间的僻静角落,拿出手机拨通了局长赵喜明的电话:“赵局长,海边这里出了点事情,我得向您汇报一下。”

    电话那头,鹿鸣市公安局局长赵喜明此刻正在几名房地产开商的陪同下开怀畅饮呢,接到阮志武的电话之后不由得眉头一皱:“我说老阮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如果是一般的事情的话,你直接看着处理就可以了,我这边有重要事情要谈啊。”

    阮志武苦笑着说道:“赵局长,这事情不跟您汇报不行啊,这事情可是涉及到了您的公子赵家星以及廖副市长的公子廖小龙等人。”

    听到阮志武这样说,赵喜明立刻意识到问題的严重性,立刻脸色严肃的说道:“恩,好,你稍等我一下,我出去接你的电话。”

    说完,阮志武冲着身边的几名开商歉意一笑,用手指了一下电话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出去接个电话,有重要的公事要临时处理一下。”

    开商自然要哄着阮志武高兴的,纷纷表示他们等着赵喜明。

    赵喜明走进一个闲置的安静的包间内,关上房门之后,这才说道:“老阮啊,到底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把我儿子也给牵连进去了。”

    阮志武便把刚才廖小龙给自己打电话所说的那番话给详细复述了一遍,随即又把自己赶到现场与柳擎宇之间的交谈复述了一遍,等说完之后,阮志武建议道:“赵局,我认为现在这个阶段,我们不适合于柳擎宇直接生正面冲突,虽然他是在我们的地盘上,但是您想想看,柳擎宇那家伙现在在咱们整个华夏也是数得着的年轻厉害的官员啊,这样的人且不说他到底有多大的前途,仅仅是他的个人手段恐怕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而且我相信您应该听说过,吉祥省省委书记楚国材对柳擎宇十分欣赏,而楚国材现在在吉祥省做得相当出色,早就有声音说等他任期满了之后,肯定是要入主燕京市的大人物,万一要是因此而得罪了楚国材,那就更加得不偿失了,至于说赵家星、廖小龙他们那边,我估计顶多也就是和柳擎宇生了一些小的矛盾,我看这件事情真的沒有必要把事情闹大,否则万一无法收场的话,恐怕对我们不利啊。”

    赵喜明听完阮志武的话之后,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很明显,阮志武是想要息事宁人,毕竟,因为自己的儿子与柳擎宇之间生的一点小矛盾就让阮志武亲自出手对付柳擎宇,那事情的性质可就变了,弄不好自己也是要被牵连进來的。

    想到此处,赵喜明点点头说道:“恩,老阮啊,你说的沒错,这件事情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尽量息事宁人好了,我相信柳擎宇那边肯定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闹大了对他也沒有什么好处,而且他还是在我们鹿鸣市的地盘上。”

    有了赵局长的指示,阮志武便心中有底了,挂断电话再次回到柳擎宇套房的门前,冲着柳擎宇微微一笑说道:“柳擎宇,真是不好意思啊,刚才我仔细了解了一下情况,领导说可能是下面举报的信息流程出现了一些问題,要不我看这样吧,这件事情咱们就到此为止,各方各退让一步,所有的矛盾问題全都揭过如何。”

    阮志武话里有话,很显然是在暗示柳擎宇与鹿鸣四少之间生矛盾冲突的事情。

    柳擎宇岂能听不出对方话里的意思,如果是一般人,此刻肯定选择阮志武的做法,息事宁人,毕竟身在外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现在可是对方大兵压境。

    但是,柳擎宇做人做事有自己的原则,他认定了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柳擎宇冷冷的看向阮志武说道:“不好意思啊,也许你或者你们领导人物这件事情你们可以揭过去,但是我这里却过不去,你可以进我的房间里看看,我和我老婆的结婚证书被你们的人撕得粉碎,我们新婚夫妻被你们说成是卖淫嫖娼的犯罪嫌疑人,我们幸福快乐的二人世界被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干扰,你认为,这种情况下,我会选择息事宁人吗。

    是,我知道,我现在是在你们鹿鸣市的地盘上,但是,我认为,不管是在哪里,咱总得讲点道理吧,我相信你现在心中应该也清楚,整个事情的始作俑者是之前我们所遇到的那个什么所谓的狗屁的鹿鸣四少,是他们看上了我的老婆想要骚扰我们,甚至想要强行带走我的老婆,我们之间这才生的后來的事情,所以,要想了结这件事情也行,让鹿鸣四少过來向我们当面赔礼道歉,让那撕了我结婚证书的人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做到这一点,我可以选择放弃追究,否则的话,这件事情沒完。”

    柳擎宇说完,阮志武脸色立刻一沉。

    他万万沒有想到,自己这边都已经大兵压境了,下一步马上就要采取什么行动柳擎宇也清楚,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沒有息事宁人的意思,看來,这家伙还真是如同网上传闻的那样嚣张跋扈啊。

    阮志武略微沉吟一下,再次转身走了出去,拿出手机拨通了局长的电话:“赵局长,柳擎宇不同意息事宁人,他还说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鹿鸣四少看上了他老婆才生的,我认为这件事情恐怕难以善了了,如果柳擎宇所说的是真的,恐怕柳擎宇绝对不可能同意息事宁人的,我建议您还是给赵家星打个电话询问一下详细的情况吧。”

    赵喜明闻言脸色顿时一沉,随即点点头,拿出手机拨通了儿子赵家星的电话,怒视问道:“赵家星,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和柳擎宇之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说你们看上了他的老婆,我告诉你,你要是跟老子说一句假话,老子饶不了你。”

    赵家星听着电话里老爸那气呼呼的声音,便知道老爸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不过他还是有些不在意的说道:“老爸,也沒有什么大事啦,我们不过是看着那小子身边的女人长得有些姿色,便过去想要跟他们一起聊聊罢了,谁想到那家伙竟然把王鼎天给狠狠的揍了一顿,我们这才决定绝对不能放过那小子的,怎么,老爸,你怎么也知道这件事情了,那小子你们市局收拾了他沒有。”

    赵喜明听到儿子这样说,基本上也就猜到儿子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好事了,这样的事情他也听说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是他给儿子擦屁股,沒办法,谁让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呢。

    不过这次招惹的人和以前不一样,这次招惹的可是柳擎宇啊,赵喜明怒声说道:“你把事情仔细给我说一下,不能有一点撒谎。”

    赵家星见状只能遮遮掩掩的把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以及他找人去收拾柳擎宇的过程也讲了,赵喜明听完之后,立刻狠狠一拍桌子骂道:“混蛋,饭桶,真是气死我了。”

    说完,赵喜明挂断了电话,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鹿鸣市常务副市长廖志财,也就是廖小龙老爸,赵喜明知道,这次的事情,恐怕真的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