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最强剑神系统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眼中的剑光
    在剑域真传中,李铭繁并不是最强的。

    但他的剑是最具有杀伐的。

    有人这样形容过李铭繁的剑道,他的剑道是用无数白骨堆砌而成的。

    而事实上,李铭繁走的就是杀戮剑道。

    甚至有人断言,再过数十年,只要李铭繁不死,那么他将成为剑域手上最锋利的一柄剑。

    明亮的剑锋拖曳刺目的寒光,划破长空,让周围不少西陀修行者都微眯起双眼,因为这道光芒实在是太刺目以及明亮。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可怕无比的气息犹如洪水决堤般,在那道光芒中炸开,浩浩荡荡,顷刻间便席卷整个天际。

    一时间,不少西陀修行者都有种置身于修罗地狱的感觉,仿佛回荡在他们耳旁的不是剑鸣声,而是如泣如诉的鬼吟声,令人头皮发麻。

    阳昌眼神也是在此刻寒了下来,狂暴的真元波动犹如潮水般汹涌而出,作为西陀修行者,他最讨厌的就是秃驴两个字眼,他已经动了真正的杀意,先前的惜才之意在此刻荡然无存。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寒光,阳昌嘴角掀起一抹冷笑,他愤然出手,一柄厚重无比的大剑在他手上出现,璀璨金光犹如火山爆发般宣泄出来,伴随着可怕的皇道之势,重重的砸了下来。

    这不是剑法,只是简单的劈剑。

    但却有一剑压崩天穹的气势。

    很是恐怖,让在场剑域修行者感到心惊胆跳。

    铿!

    在这一瞬间,厚重的大剑斩落在那道寒光上,天音震耳,震耳欲聋。

    李铭繁剧震,手臂酸麻无比,后者只是简单的劈剑,却将他的攻势彻底封绝。

    最关键的是,四周的剑势正将他的身形死死的锁定住。

    “皇道和王道之间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更何况只是初入王道境的你…”

    阳昌冷笑道,在他看来,李铭繁这是垂死挣扎罢了,就算后者领悟了不凡的剑意,但这又如何,王道和皇道之间的差距,可不是剑意可以弥补的。

    李铭繁一言不发,他的双眸顷刻间就变得猩红无比,甚至有一滴滴滚烫无比的鲜血顺着他的眼角滴落。

    “给我开…”低沉的嘶吼声自李铭繁的喉咙中响起,他的眼瞳在此刻深邃似黑洞,一道乌黑的光芒自他的眼眸之中暴射而出。

    这是一道剑光,乌黑灼亮,一出现就让整个天穹颤栗,伴随着一道高亢的剑鸣声,天地爆响,仿佛被剑鸣声所洞穿。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在场西陀修行者脸色齐变,睁大了眸子,一道剑光从一个人的眸子中飞出,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最让他们感到心悸的是,这道乌黑剑光携带着恐怖绝伦的气息。

    看上去,这道剑光仿佛从地狱深渊中破开虚无而来。

    阳昌的反应很快,几乎在这道乌黑剑光凝聚而出的时候,他也出手了,重剑再次立劈而出,远远望过去,阳昌仿佛抓住一座剑岳,将整个天穹切割成两半,恐怖的剑势如汪洋刹那间便已铺展数百米,将虚空吞没。

    哗啦啦…

    剑势如帘,被乌黑的剑光撕裂开来。

    乌黑剑光根本不受影响,其速度反而再次暴涨,在阳昌重剑还未劈落的时候,乌黑的剑光就已来到阳昌身前。

    阳昌脸色剧变,原本萦绕在他周身金光迅速的化作一道道古老的道纹,这些道纹如水般汩汩流动着,将他的身躯完全包裹住,与此同时,乌黑的剑光撕裂而至,落在他身上。

    铿!

    一道天音,贯穿天穹,震的不少人头皮发麻。

    望着近在咫尺的剑光,阳昌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流动在他周身的道纹将这道剑光抵御住了,但这道剑光内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却直接宣泄在他身上,他的身躯在虚空中不断倒退着,他大口喷血,体内更是有着咯咯的声音响起,就像在炒豆子,而实际上那是他的骨骼在崩裂。

    “这…”

    远处的西陀修行者倒吸一口冷气,被眼前这一幕给吓到了。

    阳昌居然在正面交锋中,被李铭繁给击伤了。

    最关键的是,后者还是王道境。

    “这绝对不是他的力量,那道剑光上蕴含的气息和他截然不同…”

    阳昌在倒退出数十米之后,身形猛地止住,他的满脸通红,一方面是血气上涌,还有一方面他怒了,他堂堂的皇道境修行者,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名王道境所击退,甚至还负了伤,这要是传出到西陀之中,必然成为笑谈,此刻,他脑海中仅存的念头,那就是杀了李铭繁,以最快的方式。

    唰…

    阳昌身形刚止住,就已化作一道流光暴射而出,就在这瞬间,在场之人仿佛听到无数道剑鸣声在阳昌体内响起,磅礴的剑势在他身上冒腾而起,他再次出手,炽烈的剑气向着四面八方横扫,重剑自上而下,杀向李铭繁。

    虚空正在沉沦,这可是一名皇道境修行者全力出手。

    李铭繁只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汪洋怒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就会被吞没,他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还是低估了皇道境的可怕,他没想到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阳昌居然能做出反应,抵御住那道剑光,这是他最大的底牌,同样,代价也很大,他体内的真元几乎耗尽。

    不过看着那袭杀而来的身影,李铭繁还是笑了,虽然难逃一死,但至少让阳昌付出代价,特别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看的出来,后者心里肯定十分窝火,毕竟换做是他,他也会感到愤怒。

    “师兄…”

    虚空中,洛灵脸色大变,别人或许不知道为何李铭繁眼中会出现一道剑光,而他却很清楚,那是属于李铭繁的神通,同样他也清楚,动用那道神通的代价。

    看着含怒出手的阳昌,洛灵身体横空而起像一道闪电般,向着李铭繁冲去。

    与此同时,那些剑域修行者在此刻也纷纷出手,趁着西陀修行者还在发怔的时候,剑气如虹,纵横交错,布满整个天际。

    不少西陀修行者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直接挂了彩。

    “杀…”很快,就有西陀修行者反应过来,对着剑域修行者展开围剿。

    对,是围剿,两者的人数实在太过悬殊,更别说这些西陀修行者的实力都强于剑域修行者。

    一时间,大战毫无征兆的虚空中掀起。

    在交战的上空,那名老僧在出手了,他看了杀向阳昌的洛灵,口中念了一句,慈悲慈悲,原本搁在身前的手抬起,一指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