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才纨绔 > 第1822章 觉醒的血脉
    摇头过后,巫不言便不再言语,嘴角咧开,很突兀的,极为诡异的一笑。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呼!”

    旋即便是见到,巫不言张开大嘴,朝着掌心那滴圣人血轻轻一吹,那一滴血被吹的散开,化作浓郁血雾。

    一滴血在散开之后,却是化作一片血雾汪洋,生命精气澎湃,巫不言立身不动,沐浴其中,那血雾将巫不言包裹,而后便是,透过体表肌肤,极快渗透,进行融合。

    那般渗透并不暴烈,有如春风化雨,肉眼可见,巫不言破碎的肌体在修复,而后,就是可听到,如雷鸣一般的沉闷之声,一声一声的炸开来。

    那是五脏共鸣,意味着这一刻,巫不言在发生蜕变,这样的蜕变,仍旧肉眼可见。

    在那数十息过后,这一融合的过程,就是彻底完成,巫不言完整蜕变,直接撕裂一道大境界,晋入大乘期,成就真人。

    “血脉觉醒的力量!”

    目睹这样的一幕,在眼皮子底下发生,江枫有所震撼,能够确信,在那一座圣迹,巫不言有过堪称逆天的机缘。

    不仅仅是掠夺了诸多圣人器,也不仅仅是得到了一滴圣人血,更是沐浴圣辉,经历临照。

    江枫不清楚为何巫不言没有在这之前选择突破,或许巫不言有别的方面的考虑和顾虑,但现在,呈现于江枫面前的,当真是震撼之极。

    “巫不言突破了?”

    “那一滴血是什么?”

    “巫不言竟是一直以来,压制境界?”

    ……

    同样感受到震撼的,是巫家观战诸人,这注定是意料之外的一种情况,即便巫不言祭出更为强大的圣人器,也比不上此点来的震撼。

    成就真人,太难太难。

    就算是新圣家族,真人的数量,也是有数的。

    但巫不言这般撕裂额壁障的过程,则是容易的不能再容易,很是令人怀疑,在此之前,巫不言境界压制,与江枫一战,迫不得已,方才是显露出真实修为。

    诸人议论纷纷,无法平静,真人是一个新圣家族的中坚力量,这意味着,巫不言将跳出风神榜的桎梏,一骑绝尘而去。

    “该死的家伙!”巫红萝咬牙切齿,眼睛都红了,不是羡慕,也不是妒忌,而是出离的愤怒。

    她在风神榜之上排名第二,一贯以来,都是以巫不言为超越的目标,但这时,目标不复存在。

    巫红萝内心的感受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表现出来的,就是无名怒火。

    “巫不言跳出风神榜,从今往后,你就是风神榜第一。”巫凯揶揄说道。

    “这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巫红萝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这个风神榜第一,含金量远远无法与巫不言相比不说,更像是被巫不言施舍而来,若是她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同样跳出风神榜的桎梏,那么终此一生,很有可能要活在巫不言的阴影之下。

    这一点,也正是巫红萝最为愤怒的一点。

    她不服气,不甘心,她要的是堂堂正正与巫不言一战,堂堂正正超越后者,而不是被施舍。

    这不是荣幸,而是羞辱!

    “不管值不值得高兴,第一名总要比第二名好很多。”耸了耸肩,巫凯轻笑道,巫红萝的感受,他感同身受,但本身与巫红萝就是竞争对手,倒也不介意,借此机会,大肆打击巫红萝一番。

    至于,巫红萝看不上这个风神榜第一,他却不同;巫红萝不要,他要!

    “所以,你最多只能企及前三。”巫红萝冷笑道。

    “是吗?”

    巫凯脸色骤然一变,哪会不知,算计被巫红萝识破,只是他不会承认,淡淡说道:“失去了巫不言的风神榜,注定无趣,已没有任何值得我追求之处。”

    “希望你真是这样想的。”巫红萝说道。

    ……

    巫不言修为境界突破,全场瞩目,他本就是非凡人物,这时更加非凡。

    与圣人血相融,血脉觉醒,修为突破,能够感知道,巫不言的身上,释放出肉身合道的气息。

    这表示巫不言不是普通的真人,异常不凡,假以时日,再度横压一个大境界,不再话下。

    新圣血脉一代代延续下来,实际上已然无比稀薄,一次血脉觉醒,便是一次生命形态的跃迁,成就不可限量。

    这是生而不凡的存在,只要不半途陨落,有大概率,成就半圣。

    “除了那一滴血之外,我还有一件东西。”巫不言在这时候说道,他一举一动,流露神圣气韵,已然不同,而且会更加不同。

    巫家诸人注意到这一点,惊诧莫名,产生无限联想,他们意识到巫不言未必是有意压制境界。

    而是血脉觉醒,事关重大,好处固然很多,但并非没有弊端,毕竟,这是将来能够成为半圣的存在,哪怕是在巫家内部,也注定遭受排挤和打压。

    话音落下,巫不言大手一张,一张破碎的符?呈现而出。

    “这张符?很破碎,但我感觉不太一般。”巫不言这样说道。

    江枫缓缓点头,他在这张符?上,感受到了和那卷无字手札一样的气息,这表示,符?承载了圣道意志,映照圣人思想。

    一旦祭出符?,便是圣道倾轧。

    虽然这一点,不可与巫不言血脉觉醒相提并论,但巫不言祭出这张符?的用意不言而喻,他无意拖延,要一击结束战斗。

    “现在,你可以认输。”巫不言说道,周身自负气息涌动,很神秘。

    “如果你还有第二张符?,我直接认输。”想了想,江枫说道。

    符?太过破碎,威能有限,江枫不可能因此认输,有一定的把握,能够抗住一次圣道意志的倾轧。

    “你很不错,可终究不会是我的对手,未来在那圣道高峰,你我相竞岂非更有意思?”巫不言说道。

    江枫笑了笑,说道:“今日若是认输,我江枫谈何与你共竞圣道高峰?”

    “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也有几分道理。”巫不言点头。

    随之,巫不言将符?催动,勾连天地的圣道意志,如同天幕一样,临头笼罩向江枫。

    但江枫早有准备,召唤出异种生灵替在身前。

    倾轧瞬间降临,异种生灵瞬间破碎,近乎瓦解,看在眼中,江枫那叫一个心疼,但是很无奈,不得不这样做。

    与此同时江枫更是心中大震,区区一缕圣道意志的倾轧,便是可怕如斯,若是一张完整的符?,只怕他必须要祭出那无字手札,方才是能够抵御。

    “傀儡?很不错!”

    巫不言讶然,自信这张符?一出,江枫绝无侥幸,万万没有想到江枫有这样的后手。

    那是半圣异种生灵,哪怕只是低级异种生灵,但肉身不毁,能够抵御一道圣道意志的倾轧。

    这时候巫不言明白为何江枫不认输,他的手段再度被破解。

    破碎的符?在使用过后,更加破碎,最终,化作齑粉,散落于地,巫不言轻叹,感觉江枫像是自身的宿命之敌。

    因为,若江枫没有更多的圣人器,早就溃败;若江枫没有这一尊异种生灵,也是早就溃败。

    江枫对他完美克制,诸多强大手段,一一被化解。

    “现在,你可以认输了。”江枫说道。

    “哦?”

    巫不言意外,他修为突破,成就真人,江枫也敢大放厥词?始料未及,几乎以为听错。

    “诚如你所言,圣道高峰相竞,更有意思。”江枫说道,对巫不言有些惺惺相惜,倒也是不想让后者,败的太惨。

    巫不言哈哈大笑,明白了江枫的用意,他说道:“出手吧,我可是很长时间,没有领教过失败的滋味。”

    “满足你。”江枫低语,提着那张长条桌就是往前冲去,对着巫不言猛然一拍,将巫不言拍翻在地。

    “这?”

    巫不言惊骇莫名,他修为突破,竟然仍旧抵挡不住这张长条桌的攻击。

    江枫不语,提着长条桌一抽,将巫不言抽的如那断线的风筝一样,跌落战斗擂台。

    “结束了。”江枫提醒道。

    巫不言怔住,久久无言。

    观战的巫家诸人,此刻也是无言以对,本以为巫不言修为突破之后,将会爆发一场精彩纷呈的大战。

    谁能想到,战斗的最终,依旧是这样的简单粗暴,江枫直接将巫不言给抽飞了。

    他们大眼瞪小眼,完全不明白是怎样一种情况,就是巫不言,也很迷惘,他溃败的太突然,毫无心理准备。

    无字手札映照思想,江枫早就想过,长条桌也不会是普通的圣人器,验证过后,果然如此。

    只是这样的战斗风格,太过粗暴,却是与他的剑修身份,很不相符。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既然巫不言想要一击结束战斗,那么江枫便也是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结果,让江枫相当满意。

    也是在这时,一道身影踏步而来,出现于战斗擂台。

    “江枫,跟我来。”那人伸手一招,吩咐道。

    这是巫家的一位长老,江枫完成了对风神榜的挑战,巫家的待客之道,就也是随之发生变化,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一位长老现身。

    江枫并不意外,缓缓点头,情知,自身在巫家的行事,也是时候进入下一步了,他为拯救司昙音而来,可也是不想,浪费更多时间。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横空而去,过了一会,修行广场的边缘,方才是爆发出巨大的哗然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