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家boss是只攻 > 番外之叶boss的生日(3)
    叶正华并不打算跟他绕圈子,不客气地直接坐到了沙发上,喊周轩坐下。?ranwe?n? w?w?w?.?r?a?n?w?ena`com周轩在旁边手足无措,说了句我先去换身衣服,便跑进了房内。

    待到人出来的时候,换了一身干爽的白衬衫,扣子正经地扣到了上方第二个。又去厨房顺手泡了一壶茶出来。他和叶之渊都不怎么爱喝茶,找茶叶还花了他好些时间。

    “喝茶。”规规矩矩地坐下,周轩生硬地说了一句,半响又加了一句,“叶叔叔,李叔。”

    “周轩,你知道,我并不待见你。”叶正华端起茶喝了一口,微微拧了拧眉头,“太浓了。”

    “我来吧。”李厉适时的说道,接过周轩手上的茶具,意有所指:“茶还是要心平气和地泡,心平气和地喝来的好。”

    “咳。”叶正华咳了一声,接过李厉手中的茶杯,却没有看向周轩:“之渊今年生日,我给他带了些礼物。”

    “那个孩子还在跟我怄气,你帮我拿给他吧。”

    两年前,叶之垣丢下美国的事物,让叶正华不得不放下叶之渊和周轩的事,紧急地回到美国焦头烂额了好一阵,然也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他自是知道那是他儿子在跟他无声的抗议,只是,他却不知道他的大儿子跟小儿子关系还如此密切,居然沆瀣一气,胆敢一起忤逆他!

    却是为了个那么平凡的小鬼!叫他如何不气!

    他一时顾不上这边的事,又加上那段时间耗费了不少精力,身体大不如从前,到底是年纪大了,只不过熬了几个通宵,人便扛不住了。跟大儿子妥协了,他居然丝毫没有音信。叶正华急火攻心,更是不想管这两个儿子了!

    辛辛苦苦打下的这片江山,与其留给这两个忤逆子,还不如捐给慈善机构!

    他没去管管叶之渊,叶之渊却是找上了门来,他才知道周轩那小子居然主动走人了。

    “还给我。”叶之渊直接的说道。

    彼时叶正华坐在办公椅上,满心以为小儿子是来给他道歉的,谁知一来便兜头兜脑地不知说些什么话。

    “还什么?你便是这样对你父亲说话的?”叶正华生气地拿起一旁的烟灰缸丢了过去,“联合外人来整自家的公司,你小子胆长肥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今日还来说些什么!”

    “周轩。”叶之渊一脸憔悴,揉了揉眼睛,不耐烦地说道:“请您不要跟我玩花样了,把他还给我。”

    “我没见过他。”叶正华这才反应过来,冷笑了声,看来听到的传闻并非虚假,“人丢了,是你的事,你来找我有何用?”

    “父亲!”叶之渊一把走上前,“我跟你说过的!不准动他!”

    “我没动他。”叶正华平静地看着叶之渊,与叶之渊相似的眼眸带出一丝复杂:“你连人为什么不见了,就来找我,不觉得鲁莽吗?之渊,你的冷静自持呢?为了区区的一个小鬼,值当你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叶正华打量着叶之渊,满脸憔悴,胡须也没剃,没有一丝的风度,更没有一丝的冷静。仿若一个落魄的人,怕是不知道的人,怎么也无法把他联系到他叶正华的儿子身上。

    叶之渊愣住了,握紧手臂,又焉得放下,只冷淡地道:“我知道了。”说完,便头也不抬地往门外走去。也正华在他打开门的时候喊住了。

    “你当真如此喜欢那个小孩?”

    “不......我爱他。”叶之渊轻声说道,却包含着懊恼,悔恨,以及不知名的情绪。只留了这么一句,门便砰一声关上了。

    叶正华心绪不禁一震,他从未看过他小儿子这般失态,更是从未听过他这般痛苦的声音......

    “为什么?”周轩接过那几袋东西,抬起头不解地问道,“您为什么不自己交给他?”

    叶正华哼了一声。

    “往年的时候老爷都会送到宴会去的。只是今年听闻二少爷并不打算举行庆祝活动,而二少又......所以,得麻烦你一趟了。”李厉缓缓说道。

    “那就这样了,李厉,我们走吧!”叶正华站了起来,只草草打量了一下他们的住处。对于周轩回来的事他不打算过问了,他低估了他的小儿子的感情,看到他行尸走肉了将近一年,自己也在旁边干着急。恨他不争气!更恨他怎能为了一个男孩这般消沉!叶之渊消沉了多久,他便想了多久,后来还专门丢下工作飞回中国,恨子不成龙地把他教训了一顿,结果却是把两人的关系弄得越发僵硬。

    后来,他也想通了,要跟男人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他老了,再也管不动那么多的事。李厉说的对,儿孙自有儿孙福,容不得他们操心了。

    后一段时间里叶之渊总算恢复了精神,叶正华才知道周轩回来了。

    “等等!”周轩放下东西,连忙拦住他们,“再坐回吧,叶、叶之渊很快就回来了。”周轩为难地看着叶正华,才发现叶正华发间多了好些白发,比起他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矍铄,苍老了许久。

    “不了,便是不要见到他,才挑这个时候来。”叶正华低低的说道,突然警告周轩:“我今日不说什么,不代表我同意了你们,你懂吗!?可不要得意,小子!”

    “我并没有这样想。”

    “你知道就好!要是你敢再让那小子没有精神气,到时别怪我心狠手辣。”叶正华拿着拐杖敲了敲周轩的头,气呼呼的走了出去。李厉朝周轩微微一笑,合上了门。

    “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