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 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向问天暗暗收紧手指,很不得一拳下去将谢文东表情无辜的面孔击个粉碎,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身份和地位都不允许他这样做,停顿了好一会,做了数次深呼吸才勉强让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他身后的周挺不明白生了什么事,不过向问天如此激动是少见的,猜想一定生了非比寻常的大事,而且十有**和谢文东有关系。他把心一横,腾得向前猛跨一步,伸手入怀,打算掏枪。他一动,谢文东身后的高强也不是傻子,一个跨步到了谢文东旁边,肩膀一甩,暗藏在袖子内的开山刀自然滑落于掌中,五指如钩,扣住刀把,脚下丁字步一站,随时有将开山刀飞射出去的可能。向问天反应极快,一把按住周挺的胳膊,微微摇头,接着仰面而笑,缓缓坐下来,说道:“谢兄弟的手段我记得了。”

    谢文东耸耸肩膀,道:“我的手段还很多,向兄想全部记得,恐怕还得花上一段时间。”二人话中有话,听得在旁的众人一头雾水,特别是白紫衣,他感觉自己象是一个傻子,人家说什么,自己根本搭不上腔。在坐的其他大哥级人物也停止了喝酒,纷纷将目光投到谢文东与向问天身上,加他二人针锋相对,一触即的模样,有人欢喜有人忧。

    白紫衣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强颜欢笑道:“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事情可以坐下来慢慢谈嘛,什么手段不手段的。”

    谢文东点起一根烟,眯眼道:“白兄说得没错,我完全赞同,常言道万事和为贵,向兄,你说呢?”

    如果不是向问天修养好,能沉得住气,若是换成别人,早忍不住跳脚破口大骂了。他点点头,身子一震,气笑了,说道:“谢兄弟此话有理。”二人都给足白紫衣面子,他哈哈大笑,或许以为自己真得很被别人看重,拍拍两人肩膀,一副很有经验老成的样子,感叹道:“你俩要是能合在一起,那将天下无敌,要是明争暗斗,恐怕会两败俱伤啊!”

    “哦?”谢文东微摇肩膀,不留痕迹的将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甩开,悠然道:“我怎么听说过一山难以容下两只虎的话!”

    白紫衣老脸一红,干笑道:“一山未必能容二虎,可不一定装不下两条龙嘛!”谢文东看了看手表,将手中的烟蒂掐灭,站起身说道:“向兄才算得上是一条龙,而我,连龙的边都粘不上!”话锋一转,又道:“白兄,时间不早,兄弟告辞了。”

    见他要走,白紫衣忙道:“谢老弟,你急什么,陪我喝两杯再走也不迟啊!”谢文东晃头,眨眨眼睛说道:“酒慢喝,情长处,等以后有机会的吧,而且,家里还有事等我处理!”谢文东去意已绝,白紫衣还没痴呆到硬拉住他不放的地步,借坡下驴,笑道:“既然谢老弟还有事情要办,那我也不勉强了……”他话未说完,向问天也站起身,从周挺手中接过外套批在身上,道:“白兄,正好我和谢兄弟一道。”“怎么,向兄也要走?”白紫衣还真有点恋恋不舍的意思。向问天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如果白兄有雅致,抽时间到洪武堂来咱们再叙。”他说的洪武堂是南洪门在**的总部,位于市区的中北部,占地尽万于坪,上下加一起共三十六层,外人看来,那只是一座称得上豪华的星级酒店,实则是南洪门的中枢龙头。

    白紫衣亲自将谢文东和向问天送出大门外,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才‘恋恋不舍’的回去。周围再无外人,谢文东和向问天之间也无需掩饰什么,后者仰望天际,喃喃道:“你知道你这一把火对我的损失有多大吗?”

    这个问题谢文东也想知道,能让向问天失控,不是轻易可做到的。他笑而摇头,默默不语。向问天叹了口气,说道:“你本可以不用做得这么绝。”谢文东点头。向问天又道:“既然事情已经生,无法再挽回,我必须得给自己人还有外人一个交代。”谢文东点头表示明白。“所以,我会报复的!”向问天脸上没什么表情,平静得如一潭死水。谢文东再次点头表示理解。

    向问天露出一丝笑容,悠悠道:“今晚是初月。”谢文东仰面,果然,新月如钩。向问天侧头正视谢文东道:“希望,下个月的这个时候你和我还有一起看初月的机会。”谢文东明白他话的意思,咧嘴一笑,终于开口说道:“我不是轻易会倒下的人!”

    谢文东说完,对向问天摆摆手,一拢衣襟,上车了。高强回头问道:“东哥,回家吗?”谢文东沉声道:“对!走,赶快走!”

    高强见他脸色凝重,不敢再多话,启动轿车,飞驰而去。一路并未耽搁,直到鲜花酒店。等到了酒店门口,周围的景象把谢文东吓了一跳,窗户碎了,门也掉了,往里看,零碎的东西散落得遍地都是,隐约可见丝丝血痕,暗叫一声糟糕,他以为家里遭到南洪门的人报复,这时,只见东心雷从大厅内走出来,指挥下面小弟收拾残局,一看见他,谢文东算是长出一口气,把心放下,跳出汽车,笑眯眯说道:“这里是不是遇到龙卷风了?”

    一见谢文东,东心雷顿时脸苦下来,摇头道:“龙卷风没光顾,倒是忠义帮刮起了一阵旋风。”

    谢文东微微一皱眉,奇怪怎么又和忠义帮撤上了,正色问道:“忠义帮?他们来找我们的麻烦吗?”

    “何止啊!”东心雷一把将金眼拉过来,说道:“东哥,你还是问他吧!”金眼没好气的横了他一眼,心中暗骂,犹豫片刻,才道:“不止找麻烦那么简单。这次他们来了不下二百人,看样子是想一口把我们吞掉!”虽然他不愿意说,可不得不提一下东心雷,又道:“如果不是老雷回来得快,我们恐怕一个都跑不掉。”谢文东揉揉腮下,喃道:“想把我们吞掉?忠义帮的胃口可不小,但是,他们应该不会有这个胆量,要知道此次成功与否,都会遭到我们的报复,上次把他们打得那么惨都没敢轻举妄动,怎么这回……”“哦……”金眼沉吟一声,说道:“听忠义帮老大博展辉的意思,好象东哥把他儿子的手臂弄断了,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甚清楚。”没等谢文东开口,江琳不知何时走过来,接着金眼的话头说道:“那只是欲加之罪,谢先生怎么可能认识他的儿子呢?”金眼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博展辉编得这个理由太幼稚了!”

    谢文东眨眨眼睛,喃喃道:“一个向问天已经够受了,如今又加上个博展辉,真是多事之秋。”言罢,他转目随口问道:“博展辉的儿子叫什么名?”金眼双目上翻,想了半天,恍然道:“好象,好象叫什么博力吧!”“博力?挺耳熟的!”谢文东好象完全没把这个名字放在心上,打个呵欠,看看手表,说道:“张哥他们也快回来了,老雷,你让下面人准备一下。”

    “怎么?”东心雷一楞,不知道东哥让自己准备什么。谢文东轻按额头,说道:“有向问天一个敌人已够刺激的了,我经受不起其他人的打击,所以,该除根的就要除根!”“东哥的意思是现在就动手?”东心雷不敢肯定的疑问道。谢文东一笑,反问道:“如果你是博展辉,你会想到我们现在就对他进行反击吗?”东心雷摇头,实话实说道:“做梦也想不到。”

    “呵呵!”谢文东轻笑,说道:“连你都想不到,那更何况博展辉呢!”东心雷和金眼听后,互视一眼,相对而笑,江琳也乐了,而且乐得比谁都开心。谢文东瞄了她一眼,脱掉外套,倒在沙上,精神略微有些萎靡,道:“我困了,等张哥回来叫醒我!”“恩!”东心雷答应一声,见谢文东脸色泛白,心中一抖,忙上前拿起外套盖在他身上。

    谢文东刚假寝不一会,三眼带领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大胜而归,一群人等刚到酒店门口时也被吓了一跳,李爽跳下车,上下左右观望了好一会,瞪大眼睛自语道:“我不是走错地方了吧?”三眼随腿在他屁股上来了一脚,斥道:“瞎说什么?!”他大步走进酒店内大厅,一眼看见了东心雷,张嘴刚要问话,后者忙竖起手指放在唇边,小心的指指沙上的谢文东,细声说道:“东哥累了,毫不容易有机会睡一小会,咱们别打扰到他。”“哦!”三眼连忙点点,将声音压低,一边和东心雷往外走一边问道:“老雷,家里生什么事了?”“唉!”东心雷叹息道:“别提了,咱们让忠义帮偷袭,酒店被砸得乱七八糟,还死伤了十几个兄弟!”“什么?”李爽听后提高声贝,又惊又怒,吼道:“被忠义帮偷袭?他***不想活了吗?”

    三眼阴沉着一张脸,问道:“东哥的意思呢?”“准备现在动手把忠义帮‘喀嚓’了,就等你回来呢!”东心雷嘿嘿冷笑道。

    “哼哼!”三眼紧了紧手上的黑皮手套,道:“那还等什么?正好兄弟们的武器还没离身,我去叫东哥。”

    三眼刚要转身,被东心雷拦住,说道:“东哥累了一整天,而且这一阵子一直没得清闲,我怕他身体受不了啊!这次,咱们是不是……”三眼立刻明白东心雷的意思,沉思了一会,点头道:“也好!就让东哥在家休息吧,忠义帮交给我了。”

    东心雷笑道:“不是你,应该是我们!”二人击掌而笑,开始分头行动。三眼整顿下面人手,同时下达进攻忠义帮的命令,而东心雷挑选一些精明能干的汉子留下守家,又了忠义帮这一吓,他不敢再有丝毫大意,更何况还有谢文东在呢。

    北洪门训练有,纪律严明,一声令下,上下齐动。刚刚同三眼等人一起回来,屁股还没坐热的小弟们一听到进攻的命令,顿时来了精神,没用上五分钟,众人准备妥当,整装待。三眼和东心雷查看了一番,二人同时一挥手,喊道:“上车,走!”

    忠义帮,三眼和东心雷都没把它放在眼里,认为此去根除忠义帮只是手到擒来的小事,连事前激励手下的讲话也省略了。他俩都这样,下面的小弟们更是轻松,一路上说说笑笑,向忠义帮的本部驶去。三眼,东心雷,甚至包括谢文东,都认为博展辉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在今晚刚被他攻击过又这么快的反击回去,但是,他们三人恰恰错了,后者想到了,而且也做好准备。

    博展辉外表看似粗人,实则心细如丝,城府极深,既然他能对北洪门下手,就证明已做好足够的应变之法。

    忠义帮的本部不算大,可也绝对不小,位于**接近南郊的位置。此处低广而人少,属工业园区。

    有刘波的指引,三眼等人根本不会为路径愁,刘波的脑袋就如同一张大地图,哪里有什么建筑,此地有什么特征,都记得清清楚楚,分毫不差,加上姜森暗组的协助,三眼放心的头枕双臂,靠坐在车椅上,对身边的东心雷笑道:“更一会开战,博展辉就交给我了。”东心雷豪放大笑,半玩笑半认真道:“谁抓到算谁的!”

    “哈哈!”三眼道:“我抢人的度一向是很快的!”副驾驶座的李爽大点其头,道:“这点我可以证明!”数年前,三眼将刚加入文东会的新人大批拉进龙堂的事,李爽到现在还记忆由心。

    几人正边说边笑,前方猛然传来急刹车声,接着,三眼等人所在的汽车突然停下来,车内的人收身不稳,向前急冲,特别是李爽,整个人贴在前窗上,险险没把车窗撞碎。“怎么回事?”三眼急忙稳住身躯,睁大双目,向前了望。{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