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此人正是乔装改扮的无名,他对魂组可谓是深恶痛极,赤军是无政府主义组织,而魂组恰恰又是日本政府右翼派系的,双方的矛盾由来以久,只是由于各种关系,相互间皆有所忌,沸腾的火山才一直没有爆,而上次由无名领导的赤军在北京刺杀来访的日本相以失败告终,他一直都深信是魂组告的密,这无疑成了双方矛盾由暗斗上升成明争的导火线,愤怒的赤军对魂组在国外的各分部连连动进攻,双方丝杀不断,打得不可开交,死伤的人力也不断增加,之间的仇恨越积越深,已到了无法容忍对方存在的地步。所以这次谢文东找无名帮忙,他丝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

    无名走出大楼,楼内早已经开了锅,人声鼎沸,嘶叫连天。他提着手枪,换上新弹夹,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身后大厦的玻璃门一开,打里面冲出三名大汉,对着无名高声叫道:你站住。

    无名回过头,冷漠的看了看三人,什么话都没说,抬手就是一顿连射。那三名大汉连叫声都没出,身中数弹,倒地身亡,手指粗的玻璃门被打得支离破碎,满是窟窿。这时,道路上的行人听见枪声,无不大惊失色,纷纷夺路而逃,大厦前整条街道乱成一团。这也正是无名想要的效果,越乱,他平安逃离的希望就越大,脱掉身上的工装,仍进路边的垃圾桶内,一脸平静的挤在人群中,好象刚才死的三个人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人人都急于逃命,谁也没注意开枪的杀手就混在自己的身边。而从大厦内6续跑出来的保安和魂组成员们再想到他,无疑是大海捞针,放眼望去,街道上到处都是拼命奔跑的行人。

    无名走出好远,在一处街道转角停下,探回头向大厦方向看了看,嘴角一挑,冷冷道:good-bye。

    在他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只亮银色细长模样的金属遥控装置,拇指轻轻一按金属顶头的黑色按扭,耳轮中只听得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整个地面都为之一震,以山口科技大楼为中心,周围数百米范围之内,所有高楼大厦以及汽车的玻璃窗在一瞬间被震得粉碎,强大的气流将停靠在大厦附近的汽车卷飞起足足数米高,行人更是当其冲,被气流冲撞到墙壁上,地面上,爆炸造成的短时间的真空,人体无法承受,好象炸弹一般分裂开来,血肉模糊散落一地。爆炸的威力连远来街道拐角的无名也被殃及,气浪将他弹飞出四五米远,落地后又滚了十几米,才勉强停下,浑身的骨头象散架子一般,半天爬不起来。他似乎也没想到炸弹的威力能如此之大,至少比他所见识过的一般性的导弹威力要强上几倍甚至十几倍。

    爆炸是从山口科技大厦的十五层开始的,也就是爆的刹那间,整个十五层楼顿时飞灰湮灭,被炸平了,以至于上面的十几层楼塌陷下来,可惜里面的人连逃生的时间都没有,塌下来的十几层楼已开始生倾斜,没过两分钟,整个大厦拦腰截断,从中间开始一折为二,庞大的楼梯从半空中一头栽下来,其声势之可怕,仿如末世降临。

    轰隆隆……半截楼落地,又是一阵巨响,浓烟四起,地面上下颤动,街道上哭喊的、嘶叫的、求救的声音加上汽车报警的鸣叫声混合在一起,此起彼伏,震人心魄。无名好不容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咋舌道: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威力?!魂组,嘿嘿,这回可够你们好受的了。

    炸弹是谢文东提供给无名的,而前者又是从俄罗斯最大黑帮组织#o39;黑带#o39;那里高价收购的,名为#o39;毁灭s2#o39;,威力巨大,杀伤力强。当无名离开时,大楼附近仍不断有爆炸声、轰塌声传来。魂组的总部瞬间被移为平地,另整个日本朝野上下震撼无比,这一次大爆炸到底炸死炸伤多少人,已无从统计,但有一点内部知情人士都知道,魂组的精英与领导层高干基本消亡殆尽,整个魂组虽然还有分支,也属于名存实亡。最近日本极右派系是排斥魂组不假,可一旦它遭到灭顶之灾时,日本政府的高层还是坐不住了,国家安全厅接手此案,全力调查事情的始末,最后,目标定在两股势力身上,一是早被政府视为恐怖组织的赤军,二是与魂组仇恨极深,身在中国的谢文东。其中,前者作案的机会较大,但也不排除两者勾结,合伙作案的可能。其实不用调查,明眼人早已经看出此事和谢文东,和赤军都有关系。两者关系一向交好,而且又都与魂组存有积怨。

    日本政府将枪口对准谢文东,通过外交,向中国施压,希望中国政府逮捕谢文东,查明真相,并引渡日本国内,给本国数百条#o39;无辜#o39;牺牲的生命一个交代,由于日本当局提供不出可另人信服的证据,所以中国政府用这个借口将此事暂且压住,利用外交官的舌头与日本周旋。日本国内新闻媒体大肆报道,称来自中国的恐怖主义分子偷袭日本无辜平民,造成千余人死伤等等,而中国的媒体也不甘落后,各大报纸页均有占半个版面大小的标题字样:日本受袭,无理指责中国合法公民所为。

    本来已经在风雨中左右飘摇的中日关系又陷入冰点,两国民众纷纷举行示威游行,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将魂组的总部炸上了天,谢文东的心情格外的晴朗,知道这事不会简单的善罢甘休,但魂组一去,心头的一块石头总算卸掉,压抑在心中的闷气也随之而消失。他靠坐在病床上,将报纸放下,笑眯眯道:看样子,这事闹大了。

    三眼低头削着苹果,轻笑道:何止啊闹大!简直是天翻地覆啊!还好,咱们用的是赤军,日本找不到咱们的把柄,不然,咱们虽然为国家为政府了去魂组这一块心头病,但说不准政府为了缓解中日关系,还是会把咱们卖出去。

    没有证据……谢文东苦笑道:即使没有证据,如果上面的人觉得有必要,我仍然逃不掉。

    啊?三眼一惊,停下手中的动作,张大嘴巴看着谢文东。后者仰面笑道:一个人的生命,与国家的利益比起来,是微不足道的,即使真把我抓起来交给日本,也可以理解。政府会这么做吗?天知道。谢文东摇头。

    二人正说着话,电话铃声响起,谢文东的手机。知道他电话号码的人并不多,而现在又有很大一部分住进了医院。他微微一楞,接起一听,原来是他在政治部里的顶头上司东方易打来的。这家伙竟然还没有被#o39;干掉#o39;。谢文东心中暗笑,嘴上却客气笑道:东方兄,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东方易语气不善,说道:小子,你这回玩得有些过火了吧?魂组被炸那事是你做的吧?!

    谢文东知道瞒不住他,故意无奈道:有人成天琢磨着如何暗算你,连觉都谁不消停,你说我应不应该将祸根除掉?

    可是,东方易冷道:手法过于强硬了,整整一坐楼,好几百人在里面,你知不知道?现在日本给我们的压力之大,不是你能想象得到的。

    谢文东嗤笑道:我知道里面的人不少,我也知道他们都该死,而且,我还知道,这正是国家、政府最想要的结果,你们当初逼我进政治部,给了我无限的特权,不就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吗?!

    好一会,电话另一头的东方易才说道:我没有说你做的是对还是错,我只是出于……就算是上级对下级的关心吧,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做事要留些退路,一旦做绝了,你自己也快倒霉了。

    是啊!谢文东苦笑道:现在魂组灭亡了,我想我也没有任何可利用的价值了吧。

    既然你明知道,为什么不三思而后行。东方易和谢文东交情不算深,但他毕竟是把谢文东带进政治部的人,从内心里,不希望看到他有事。而且,他现在的地位并不坚固,上面人对他颇有怨言,而下面还有一位虎视眈眈的张繁友,一旦谢文东出事,他很有可能受到牵连。你的意思是说,国家已经想拿我开刀了?谢文东挑起眉毛,一字一顿的问道。

    东方易叹了口气,说道:我还没听到风声,不过,日本若真是紧逼不放,你很可能成为牺牲品。

    谢文东头痛的排排额头,这正是他所顾虑的,心里虽说担忧不已,表情上平静如故,笑眯眯道:无所谓,反正我孤家寡人一条命,已经换了魂组数百条,知足了。这叫什么话?!东方易气道:难道你觉得自己活腻了吗?顿了一下,又说道:告诉你一件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惹上姓杜的,杜庭威现在在**,而且十有**是针对你去的,你知道小心吧。

    哦?谢文东眯了眯眼睛,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魂组能跑进军队里,为什么军方会帮助魂组的人,原来是杜庭威在搞鬼,他问道:杜庭威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能操控军方。哼!东方易冷哼一声道:他或许算不上什么,但他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子。是谁?是谁你就不要问了,我只能告诉你,他家老爷子掌管着全国的兵权。

    谢文东寻思半晌,仰面呼了口气,笑道:嘿嘿,算了,左右已经一身腥了,也不再乎多大一个。

    你想怎么样?可不能做傻事,如果你……那你可就真的要和这个世界上再见了。东方易嗅出谢文东话里的血腥味。

    一些事情,总是要去解决的。好了,谢谢东方兄的关心,也谢谢你带来的休息,真的。谢文东半真半假道。

    唉!我一直都把你当成自己人,喜欢你没事才好。东方易言语诚恳道,可是不是出于真心,只有他自己知道。

    挂断电话后,谢文东疲惫的揉揉涨痛的太阳穴,柔声说道:张哥,杜庭威你还记得吗?

    三眼一楞,不知道东哥突然提起这个人干什么,说道:当然记得,东哥,你为什么……?

    他来**了。谢文东道:而且,上次魂组顺利的跑进军队中,十有**也是出于他的手。

    噢!三眼长长叹了一声,嘴角一弯,露出森白光的牙齿,冷道:原来是他!想找还找不到,竟然送上门来了。

    谢文东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来回把玩,说道:此人当除掉。三眼点下头,起身接口道:除掉自然当趁早。他走到门边,又道:这事交给我和老雷去做就好了,东哥,你放心休息吧。

    恩……谢文东凝神片刻,思前向后还是摇头道:军队毕竟非一般等闲,和道上杂七杂八的帮会不一样,等等再说。{飘天文学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