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三十八章 人工呼吸
    杨秋池说道:“那好,事不宜迟,你们退到五步以外。”又强调了一句:“无论我做什么,你们都不要吭气,否则,救不活不要怪我。行吗?”

    白千总和白夫人都点了点头,殷德狠狠地盯着杨秋池,到也不敢违抗,与众人一起,退到了五步以外。

    杨秋池将白素梅的脖子后仰,好让气管通顺,一只手捏住白素梅的鼻子,一只手往上托住白素梅的下颌,深吸一口气,俯身吻住白素梅的柔柔的嘴唇,往里呼气。

    殷德踏上前一步,怒道:“你搞什么?……”

    白千总一把抓住殷德,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殷德放低了声音:“可他在亲……”白千总又摆摆手,小声说道:“先看看再说。”殷德只得住嘴。

    杨秋池将那口气呼进白素梅的嘴里之后,双手按住白素梅鼓鼓的胸部,有节奏地按压着。

    “啊!你搞什么……”殷德大吼。

    白千总见杨秋池一伸手按在女儿的**上,虽然女儿已经死了,却也不能如此欺辱,便也沉不住气来:“喂!你做什么?……”两人就要上前阻止。白夫人一脸泪花拦住了二人:“老爷,殷儿,你们先让他救救看啊。说不定能救活呢!”

    白千总想想也对,当即站住,同时一把拉住了殷德。殷德指着杨秋池吼道:““你小子救不活我夫人,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杨秋池已经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自己在人家死去的女儿胸部乱按,又亲她的嘴,而且这是在封建礼教最盛行的明朝,如果自己救不活白素梅,自己的下场如何,他想都不敢想。

    不过,杨秋池判断白素梅是假死,应该说依据是充分的,如果的确是假死,就应该能救活。他判断的依据主要有三点:

    第一点,是尸体温度,白素梅已经死亡了二十四小时,一般情况下,尸体此刻的温度应该已经降到与环境气温差不多,这殓房潮湿阴冷,温度估计只不过十五六度,刚才他将白素梅的手掌握在两手之间,就是在感觉她的体温,白素梅的体温没有明显下降,她的手虽然有些凉,可杨秋池一试就知道,死亡一天一夜之后的尸体的温度,应该比白素梅手上的温度要低得多。

    第二点,白素梅尸体上没有出现尸僵,人死亡之后通常情况下,会在两小时左右开始出现尸僵,到十二小时尸僵达到高峰,四天左右缓解消失,这白素梅死亡不过二十四小时左右,尸僵不仅没有缓解,而且应该还处在最高值。

    方才白夫人拿着白素梅的手哭的时候,白素梅的手是软软的;杨秋池之所以扭动白素梅的下颌,那时因为人的下颌部位是尸僵强直度真厉害的地方,但白素梅的下颌活动自如。连尸僵强直度最厉害的下颌部位都没有出现尸僵,可以肯定,白素梅身体根本没有出现过尸僵。

    尸斑更能说明问题,除非极其个别的病死的垂暮老人,由于血液流动几近停止,会在还没有真正死亡的濒死期,就开始出现少量尸斑之外,活人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尸斑的,反过来说,出现了尸斑,几乎就可以百分之百断定,这个人已经死亡了。

    与白素梅一起死亡的白小妹的尸斑现在已经高度发展,可白素梅身上连一点尸斑都没有出现,方才杨秋池抬起白素梅的头颈部查看,就是要检查有无尸斑出现,结果发现白素梅的身体低位,没有出现任何尸斑的痕迹。

    对于这一点,昨天晚上杨秋池挑灯验尸的时候,没有发现尸斑,就有一些奇怪,只不过,毕竟死亡时间还不长,而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会出现这种问题,所以当时也没多想。现在想来,白素梅的身体就从来没有出现过尸僵和尸斑。

    第三点,也是最主要的一点,那就是刚才他挤压白素梅的眼睛瞳孔,发现瞳孔在挤压变形之后,一旦放开手指,马上就恢复原状,这是典型的人的生活反映。也就是说,如果是死人,那他的瞳孔在被挤压变形之后,放开手指,变形的瞳孔不会变回原来的圆形。只有活人才能恢复。

    当然,如果有脑电图仪的话就最好了,检查一下还有没有脑电波,如果还有,那就可以下定论,这人还没有死亡。因为如果没有脑电波,就说明人的脑细胞已经停止活动,已经死翘翘了,而脑细胞的死亡是不可逆转的,可不像心脏,停了还可以重新跳。这就是所谓的脑死亡标准。

    可现在去哪里找这机器呢?

    虽然没有脑电图仪,根据上面这三点,尤其是瞳孔的生活反映,已经足以让杨秋池认定这白素梅是假死。

    在假死状态下,人的脉搏会变得非常的低微,微弱到人的手指都无法感应到。心跳也是如此,所以,宋知县才感觉不到白素梅的脉搏。其实,假死情况下,人的生命体征只不过变的非常微弱而已。及时抢救,是能够救活过来的。甚至不需要抢救,有的也能自行活过来。

    杨秋池判断,白素梅之所以会假死,是因为她脖子被掐,喉骨碎裂堵塞了气管,引起机械性窒息,造成白素梅大脑缺氧而休克,由于破碎的喉骨没有完全堵塞住气管,还有少量的空气可以进入,维持着她对氧气的最低生命需要,这才没有窒息死亡,而进入了假死状态。

    现在杨秋池面临的问题,是怎样把假死的白素梅救醒。

    要抢救这种假死病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马上让她的气管恢复通顺,解除脑部缺氧,并实施心脏复苏术。这里,人工呼吸是首选,如果还不能恢复心跳,那就可能需要注射肾上腺素,使心肌兴奋,重新跳动。可是,现在手边没有这些药和心脏复苏器械啊,因此,杨秋池唯一能够寄希望的,就只有人工呼吸了。

    杨秋池往白素梅的嘴里呼气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一种阻碍被冲破的声音,心中一喜,这证明自己的推测很可能是对的。如果白素梅呼吸通道恢复畅通之后,应该能慢慢苏醒过来。

    于是,杨秋池一遍又一遍地给白素梅进行人工呼吸,然后作心脏复苏按压。可是,十多分钟过去了,白素梅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冷汗开始从杨秋池额头慢慢淌了下了。但他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努力着。呼气~~按压~~呼气~~按压……

    白夫人看着躺在木板上仍然毫无反应的女儿,慢慢陷入了绝望,开始低声抽泣。宋芸儿在一旁安慰着。殷德看着杨秋池白忙活,一个劲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