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五十五章 检验
    冯小雪和杨母离开之后,杨秋池将房门关好,找来了一根铁棍,将铝合金柜子上的锁撬开,里面是三个纸箱子,完好无损,打开其中一个,正是自己的手提电脑!与电脑装在一起的,还有一台微型打印机和一个微型无线针孔摄像头,不过这种无线摄像头有效距离只有两百米。

    杨秋池将另外两个纸箱子拿过来,打开了其中一个大的纸箱子,里面装的是太阳能电池板和蓄电池,这是考虑到西藏阿里地区经常要下乡勘察现场,特意提供的。看见这玩意,杨秋池心里就踏实多了,至少,手提电脑不用担心没电用不了了。

    这电脑里不仅有自己辛辛苦苦下的一大堆A片A图,还有非常重要的几个法医软件,如指纹等痕迹对比软件,头像还原软件等。

    另外一个纸箱子装的是一个法医物证勘查箱,一看见这玩意,杨秋池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

    这法医物证勘查箱可是宝贝,别看他体积不大,但一般常用的法医勘察设备和试剂都有,包括微型显微镜,指纹刷、胶带、手术刀、采血针、双凹面玻璃片、放大镜等各种小型法医物证提取设备,荧光指纹粉、ABO血型检验试剂、标准血清、陈旧血痕检验试剂等各种法医检验试剂、粉末。有了这些东西,一般的法医检验都没问题了,而且,这些都不需要用电。

    看来,被压扁在巨石下面的,主要就是DNA全套设备,包括DNA提取仪、PCR扩容仪、310型基因分析仪等十多种仪器。不过,就算这些设备没丢,拿回来也用不了,那个太阳能蓄电池提供的电量远远不够带动这些东东。

    失去了DNA检测设备,杨秋池多少有些失望,一个好的法医如果没有这套DNA设备,仿佛被砍掉了一只胳膊,但有什么办法呢,总算没有全军覆没。卡车也报废了,不然的话,单单是这辆卡车,就可以让明朝直接进入到蒸汽时代,现在梦想完蛋了。

    感叹完了,该干活了。杨秋池决定先检查那草帽里的那根短发,要判断短发的性别,这样就可以为锦衣卫省掉一半的工作,说得好听一点,把扰民程度尽可能减小,同时也减少对寺庙佛事活动的影响。

    杨秋池从大立柜里找出了那顶草帽,将那根短发小心地取了出来,对这短发毛根部的有核细胞,进行了Y染色质及X染色质检测,发现这是一根男性头发。这项检测告诉杨秋池,可以告诉马渡,不用抓尼姑,只抓和尚就可以了。

    下面的检测有些麻烦,但非常重要,有可能确定殷德究竟是不是凶手。关于这个问题,目前需要鉴定的物证主要有三个,一个是死者白小妹**里的内容物,一个是她手指甲里的皮肤组织残片,还有一个,是白小妹左**上的那一枚咬痕。

    白小妹**上的这枚牙齿痕迹,目前看来,是三个证据中最有价值的,因为失去了DNA检测设备,因此无法对**内容物和皮肤组织残片作DNA检验,只能作ABO血型检测,而后者,只具有排除意义,却不能作为同一认定的证据。

    但是,牙齿痕迹与人的指纹一样,是可以作为同一认定的证据的,因为人的牙齿的大小、形状、缝隙、排列位置和牙弓形状每个人是不可能完全相同的,目前还没有发现有两个人完全相同的牙齿咬痕,所以,咬痕能够成为同一鉴定的有力物证。

    但麻烦的是,这枚牙齿痕迹是在尸体的**上,按现代社会的法医物证要求,可以将**切下,放在福尔马林里保存,但在明朝这显然是行不通的。另外一种办法,就是放在冷冻室里冻结后,用硅橡胶制作模型,这也不好办,一来没有冷冻室,二来也没有硅橡胶。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数码相机拍下来,制作成幻灯影像,将来提取到嫌疑人的牙齿痕迹之后,再作对比检测。

    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先要提取对比检材,胡三、殷德的血液样品,对牙齿痕迹进行拍照。

    殷德的血液样品,这一点没有问题,昨天下午,殷德在殓房里被吓摔在地上时,被铁钉扎伤了手,铁钉上和殓房的地上、椅子上都留得有他的血。

    杨秋池来到正房,从大立柜拿了那个数码相机,然后来到殓房,先将殷德滴落在地上、椅子上的凝结了的血滴粉末,用小刀刮下,用白纸包好,然后拍摄了白小妹左****那个咬痕。

    杨秋池到监牢里提取了胡三的血样样本和牙齿痕迹,回到家,先对比了牙齿痕迹,与白小妹**上那枚牙齿痕迹明显不同,这咬痕不是胡三所为。由于没有殷德的牙齿痕迹作参考,所以无法进行对比确定是不是殷德咬的。

    接着,杨秋池将刮回来的殷德的血液凝结粉末进行了血型检测,测定出殷德的血型为A型,胡三的血型是AB型。

    可是,当他检测出白小妹**内容物白小妹指甲里那残留的皮肤组织残片的血型为O型之后,他的眉毛拧到了一起,怎么会这样呢,人的血型是终身不变的,这说明,白小妹**里的精液和指甲里残留的皮肤组织残片的血型,与殷德的和胡三都不相同!

    他站起身来,慢慢在房间里踱着步子,难道是自己检测出了问题。

    杨秋池很是惊异,他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那殷德很明显是凶手,要不然,他也不会那样神经质,一切的征兆都是指向殷德的,可为什么检验结果与预料的不一致?难道自己的判断失误了吗?杨秋池绝对不相信这一点,他对自己很自信,以往多少次的检测出现意外,可都没有出乎他的预料,这一次是怎么了?他不明白。

    或许,是方才的检验过程出了问题。杨秋池把方才的检测试验重新再做了一遍,结果与前一次的一模一样。

    杨秋池的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他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这与他的直觉完全不符,但他找不到原因,不过,他相信,自己的检测是正确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结果,他弄不明白。

    杨秋池将显微镜等器材试剂全部收好放入箱子,然后把那把七七式手枪、小藏刀和数码相机也放进箱子,将箱子锁进了那个铝合金大柜子里,用一块黑布将柜子蒙上。

    这些东东可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说不清楚。检验结果也不能作为证据提供出来,因为明朝的人不可能相信什么血型之类的,得用他们习惯的证据来证明犯罪,照片就更不能拿出来,否则被当成妖怪烧死那才冤枉。

    收拾完之后,杨秋池将房门锁好,和杨母、冯小雪说了一声,就出了门。路上,他一直在思考方才的检测结果,原来,这个案子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