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七十八章 买凶杀人的后果
    白千总冷冷道:“我不清楚。”

    白须老者道:“好,那我就直说吧,千总大人是应天府京营千总,我想请千总大人带领京营兵在应天府起事!”

    京营兵是明朝初期镇守京城南京的主力部队,靖难结束后,明太宗迁都北京,南京(时称应天府)成了陪都,为了镇守这个陪都,明太宗将一部分精锐军队留在应天府。白千总就是应天府京营领兵千总。

    白千总一怔:“你是何人?我起兵造反对你有什么好处?”

    “你答应了之后,我自然会告诉你!怎么样?”

    白千总笑道:“我不会起兵造反的,你死这个条心吧!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罢,扭头一边,再也不理。

    白须老者冷笑:“我已经猜到了,不过,你不怕死,你老婆呢?你女儿呢?”旁边一个蒙面黑衣大汉奸笑一声,看着白素梅:“你女儿细皮嫩肉的,咱们兄弟好久没尝过这种鲜味了哦!”其他几个也嘿嘿淫笑起来。

    白须老者叹了口气:“白千总,我这些兄弟都是些色鬼,要是你不答应,他们要拿你女儿解闷,我也拦不住哦!”又看了看白夫人,故意夸张地咽了一声口水,“你娘子虽然年纪大了点,可身材模样还都不错,还算水灵。我想我的兄弟们也会有兴趣的。”那几个手下顿时哄笑起来,有人淫笑着就要过去扯白夫人。

    “住手!洪老大,你怎么能这样?”跌坐在一边的殷德实在忍不住,叫了起来。

    “洪老大?”殷老爷子惊叫了一声,错愕地看着蒙面老者。蒙面老者见行迹已经暴露,嘿嘿笑了笑,慢慢拉下面罩,露出一张枯瘦的马脸,下巴飘着一小撮白胡须。

    殷老太爷惊叫:“洪老大,怎么是你?”洪老大笑道:“正是洪某,殷老爷子你好啊!”

    宋知县等人惊呆了,宋知县问道:“殷,殷公子,殷老爷,你,你们认识他们?”

    殷老爷子迟疑了一下,说道:“他们是贺家村贺老爷子的护院。”

    殷德推开指着自己的刀剑,站起身走到那洪老大面前,低声说道:“咱们说好了,只杀……只杀……”

    “只杀你老婆,对吗?”洪老大嘿嘿一笑。

    “你!……”殷德神情十分狼狈。

    白千总阴沉着脸问道:“殷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洪老大笑道:“哈哈哈,怎么回事?你的宝贝女婿出高价要我们装山贼杀掉你的宝贝女儿!”

    这句话如同半空中打了一个霹雳一般,白千总被惊呆了。白夫人、殷老爷子夫妻、宋知县也全都惊呆了,只有宋芸儿冷笑:“我哥早就猜到,殷德是杀死白姐姐姊妹两的元凶!”

    听到这话,白千总等人更是震惊,但还是有些不相信地看着殷德。殷德有些惶恐地往后退了一步,转头向白须老者骂道:“洪老大,你不讲信誉!”

    洪老大笑道:“殷公子,我这也是为你,光杀你老婆顶屁用,要杀就全部杀掉。”

    殷德嘴角歪斜,赤红着一双眼:“你……你……”

    洪老大嘿嘿一笑:“我什么?你找我们找对了,我们本来就要找白千总的,是你给了我们这个机会,你将他们引出来之后,你要杀你老婆灭口,我逼他老爹造反,各取所需嘛!”

    “你答应我只杀……其他人都放过的!”殷德全身开始发抖,嘴角冒出了带血的白沫,样子很是恐怖。

    “我要是不答应,你会把他们引到这里来吗?嘿嘿嘿。”洪老大得意地笑道。

    这一番话,已经很明白了,白千总死死盯着殷德,两只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刚才你冲出洞口乱砍,我还道你是拼命,原来你是故意乱我们阵脚,好让他们趁虚而入!”

    “白千总聪明!这殷公子还真是个有心计的人哦。”洪老大嘿嘿笑道。

    白千总死死盯着殷德,怒吼道:“殷德,我女儿白小妹,是不是你杀的?”

    殷德惊恐地后退了一步,颤抖得更加厉害,突然咕咚一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两眼上翻,全身又开始抽搐。

    “他又搞什么?发羊癫疯吗?”洪老大皱了皱眉头。

    殷老爷子爬过几步,紧紧搂住殷德,叫道:“我的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殷老太太也爬过来搂住了殷德,连声呼唤。

    殷德抽搐得更加厉害,仰着脖子拼命地喘着粗气,嘴里呵呵连声,双手在喉咙部位乱抓,抓得整个脖子都是鲜血,嘴角一股股带血的白沫淌出。两眼翻白,眼看就不行了。

    白千总也不明白殷德这是怎么了,也许是发了什么疾病或者中毒了,不管怎么,还没问清楚原委,绝不能让他就此死去。白千总抓住殷德的双肩一个劲乱晃。急声问道:“你这畜生快说啊!是不是你杀了小妹?”

    在白千总的摇晃中,殷德抽搐渐渐平息了下来,随后,他用散乱的眼睛看着白千总,低声说道:“岳父,小妹和我娘子……都是我……掐的,对不起……”

    白千总右一声怒吼,手一抬,就想一掌将他击毙,但眼见他已经是回光返照,活不了了,自己还有话还没问,便放下手掌,急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她姐妹俩?说~!”

    殷德没有回答,只是惨惨地笑了笑,举起那只被钉子刺穿红肿变形的手看了看,又无力地垂落在身边。殷德转头看着殷老爷子夫妇:“爹、娘,……你们……多保重……”

    殷德又慢慢扭过头去,看看缩在白夫人怀里的白素梅,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突然,身子猛地一挺,急促地抽搐起来,全身乱颤,面孔因抽搐而扭曲变形,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脖子,拼命掐着,鼻口鲜血流淌,两眼上翻,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身子又猛地挺了几挺,然后慢慢瘫软下来,再也不动了。

    殷老爷子搂着殷德,哭喊着:“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儿啊你醒醒啊!”摇晃着,殷德仍然直挺挺一动不动,两眼上翻。白千总拿起殷德的一只手,伸两指搭在殷德手腕内侧,感觉到殷德脉息全无,已经死去。

    白素梅怔怔地看着夫君的尸体,又看了看殷老爷子,没有哭,却把头埋进白夫人的怀里,猛烈地咳嗽起来。

    洪老大奇怪地看着殷德的尸体:“他这是怎么了?犯了什么病吗?”没人回答,也没人知道答案。

    “不管他了。”洪老大手中单刀指向白千总,“千总大人,我揭发了杀你女儿的凶手,也算于你有恩吧,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呢?呵呵呵,怎么样,我刚才的建议考虑得如何?”

    白千总冷笑一声:“多谢你了!只可惜不知道殷德为什么要杀我女儿。”说罢,扭头过去,冷冷看着殷老太爷:“殷老爷必定知道其中缘由吗?”

    殷老太爷正趴在殷德尸体上哭嚎着,听这话,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殷儿为何要如此,我的儿啊~!”又接着嚎啕大哭起来。

    白千总又询问地看着洪老大,洪老大也摇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只是要我们帮忙装成山贼,杀他老婆,至于原因嘛,他没说我也不好问。”

    “他为何要找你,他与你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