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八十二章 真情流露
    宋芸儿和百千总都是心头一凛,这洪老大武功好强,幸亏他先前要生擒活捉,否则,只怕二人此刻也已尸横就地了。各举兵刃,小心戒备。其余的锦衣卫更是吓得肝胆欲裂,心想这一次不仅立不了功,恐怕脑袋都得搬家。但不敢后退,各举兵刃盯着洪老大。

    洪老大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只是死死地盯着杨秋池,整个右肩已经被鲜血滲透,他一步步走向杨秋池,冷冷问道:“方才是你放暗器伤我?”

    杨秋池不断后退,点点头:“正是,你……”话没说完,只见天空中黑影闪动,洪老大已凌空扑来,一道寒光闪现,直劈向杨秋池的面门。

    “砰~!”又是一声巨响,洪老大空中的身体猛地一顿,象断翅的老鹰,跌落在草丛里,挣扎着扭动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幸亏这一次杨秋池的手枪是一直拿在手里,虽然用宽大的衣袖隐藏着,却是子弹上膛,随时准备击发的,见洪老大凌空向自己扑来,根本来不及考虑要不要留活口,本能地抬手就是一枪,从洪老大栽落草丛来看,这一枪击中了他,但不知道打中了什么部位。

    不过,杨秋池对打中了他什么部位一点都不好奇,因为他知道,太好奇了是要死人的,用手枪对付这样的武林高手,距离才是最安全的,他急步往后倒退,距离洪老大有十多米,这才站住。

    锦衣卫们已经挡在了杨秋池面前,将洪老大团团围住,各持兵刃,却没人敢上。

    那名持刀挟持殷老爷子的青衣蒙面人高声叫道:“洪大哥,你怎么样了?”另外两个腿部中箭倒在地上的蒙面人也叫喊着。

    没有反应,洪老大还是一动不动。

    杨秋池吩咐锦衣卫:“你们检查一下这老家伙死了没有。”

    此刻,洪老大虽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围着的几个锦衣卫已经吓破了胆,不敢逼近。有两个掏出飞镖,向草丛中的洪老大打了几镖,射中了洪老大头顶、后背,洪老大还是一动不动,这才大着胆子围拢上来,仔细查看,发现洪老大的额头以上半个头盖骨已经被打飞了,鲜血脑浆都流了出来,早已经死了。

    “他死了!”锦衣卫们欢呼道。听到这话,白千总、杨秋池等人才长舒了一口气。杨秋池将手枪插入腿部的枪套里,走过去查看,见洪老大头顶中弹,顿时感到十分幸庆,自己慌乱中打出的这一枪,如果没打中,或者打中的是其他非要害部位,自己恐怕难以躲过他这致命的一击,那躺在地上的恐怕就是自己了,不由得感到一阵的后怕。

    既然洪老大已经死了,锦衣卫们也就没有什么恐惧的了,向另外两名重伤的蒙面人发起群攻,将二人打倒制服。只剩下那名没受伤的青衣蒙面人,因为用殷老太爷夫妻作人质,暂时没有被攻击。

    方才洪老大那一击的威力宋芸儿当然知道,可她腿部受伤,不及救援,刚要喊哥哥小心,一声巨响之后,洪老大已经掉在草丛中死去。

    尽管如此,却也把宋芸儿吓出了一身冷汗,待看见杨秋池好好地站在那里,惊喜地低呼一声,一瘸一拐跑过去,猛地扑进杨秋池的怀里。

    杨秋池搂住宋芸儿,见她腿上有伤,一身的血污,又是心惊又是心疼:“芸儿,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宋芸儿紧紧搂着杨秋池的脖子,扭动身子又是笑又是哭:“你怎么才来!芸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呜……”

    虽然只是这普普通通的一句话,杨秋池已经深深感受到了宋芸儿对自己的依恋之情。

    宋芸儿毕竟才十四五岁,还只是个孩子,虽然身有武功,却从小娇生惯养,首次经历这样的生死博杀,苦苦支撑一直盼着杨秋池来救援,却一直未见踪影,生死存亡之时终于看见了杨秋池他们,可紧接着又是一场血淋淋的恶战,眼见杨秋池死里逃生,惊喜交加之际,才不顾少女的矜持,扑进了杨秋池的怀里,把心里话也说了出来。

    白千总受得伤也不轻,强忍着痛,走过来施了一礼:“杨兄弟,谢谢你又一次救了我女儿,还有我们。”

    杨秋池一边安抚着怀里的宋芸儿,一边向白千总谦逊了几句,宋芸儿听到白千总说话,才发现自己还搂着杨秋池的脖子,赶紧放开,涨红着脸,抹了一把眼泪,转身走到宋知县身边,问道:“爹,你没事吧?”

    方才那一幕宋知县看在眼里,微微一笑,轻轻抚摸着女儿的头发:“爹没事,你,你快把腿上的伤裹,裹好。”

    宋芸儿答应了一声,从锦衣卫那里要来了金创药,自己清洗了伤口,敷上药,撕了一条衣襟开始包扎伤口。

    现在敌人就剩最后一个,虽然挟持了人质,却已经被团团包围,无处可逃。宋芸儿对殷德没有好感,连带对殷家的人都没有好感,所以对殷老太爷夫妇被挟持并不放在心上。再说了,方才交手宋芸儿就知道,最后这个青衣人武功不怎么样,比自己差了老大一截。所以,她现在的心情很轻松。

    宋芸儿一边包扎一边问杨秋池:“对了,哥,你方才是用什么暗器伤的那洪老大呀?我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那洪老大就完蛋了,这暗器这么厉害,给我看看行不?”

    白千总也很好奇:“就是,杨公子,你的暗器好不霸道,要是没有你使出这暗器,我们恐怕全部都难以幸免。到底是什么暗器这么厉害?”

    杨秋池胡诌道:“是一种名叫霹雳弹的暗器,就两枚,我已经全部用了。幸亏没失手。”

    “霹雳弹?你怎么打出去的?你会弹指神通?”宋芸儿有些惊讶。

    “弹指神通我不会,我会弹泥球。”

    “德性!”宋芸儿白了他一眼,眼泪还挂在眼角上,嘻皮笑脸说道:“你这暗器怎么来的?帮我弄两枚玩玩,好不好?”

    “这是一个云游僧人送我的,我帮了他一点小忙,他就送了我两枚,方才用完了,他早就离开广德了,你让我去哪里给你找去?”

    “哼!瞎编,不给找就算了,谁稀罕!”宋芸儿埋下头专心包扎伤口,不理杨秋池。

    白夫人此刻坐在草地上,将女儿白素梅紧紧搂在怀里,刚才亲眼看见女儿差点被砍掉脑袋,又一次差点失去女儿,使她惊恐不已,搂着女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杨秋池看见白夫人搂着白素梅,两人都是惊魂未定的样子,很是同情,走到白素梅面前,低声问道:“白小姐,你还好吧?”白素梅脸色煞白,全身发抖,还没从刚才生死劫难中恢复过来,什么话也不说,只是傻愣愣看着杨秋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