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章 一粒小煤渣
    杨秋池摇了摇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好啊,你敢骂我是熊掌,我不理你了!”宋晴俏脸一板,转过头去看窗外。

    杨秋池从后面搂住了她,双手在她曲线玲珑的身体上游走,用嘴唇轻轻咬住她的耳垂,用舌头舔弄着。

    宋晴嘤咛一声,向后软倒在杨秋池怀里。两人缠绵了一会,不过,这马车之上,车棚外面还有赶车的伙计,实在不是合适的亲热之所。

    宋晴依偎在杨秋池怀里,抓住了杨秋池伸进自己怀里的魔爪:“秋池哥哥,我娘在应天府,我们什么时候去找娘说退婚的事情呢?”

    “我回去还有一点案子上的事情要办,办完之后看情况,然后咱们就去应天府,去找咱娘说退亲的事情。”

    宋晴一听,杨秋池称自己的母亲为“咱娘”,已经把自己当作一家人了,心里甜甜的,点了点头,又问:“咱们不托媒去说吗?”

    “不,我要亲自去找咱娘说,这样才说得清楚,这可是关系到我们两终身大事的事情,不能马虎。”

    宋晴见杨秋池如此郑重,心里感动,点点头,搂住杨秋池的脖子,献上香唇,两人深吻一番之后,宋晴说:“秋池哥哥,别担心,咱娘人可好了,特别疼我,你又这么好,比那郝家好上一百倍,娘一定会同意的。”

    听宋晴这么一说,杨秋池心里也充满了信心。

    天黑时分,一行人终于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杨秋池和宋晴两人还没成亲,所以宋晴还是和宋芸儿他们到内衙里住。

    杨秋池给龙子胥和春芽安排了住处,拿了些银子给他们自己操办喜事,告诉龙子胥这段时间暂时不用跟班。

    杨秋池和杨母、冯小雪打过招呼之后。让丫环月婵在房间里增加了几盏灯笼,将房间照得跟白昼一般,然后把自己关进了放铝合金柜子的那个房间。

    杨秋池先将郝倩送的那幅画放进了铝合金柜子里,然后开始检测。

    先检查那银锭。杨秋池将钱袋子里面的银锭倒在桌子上。一共有四锭。先用放大镜仔细观察,没有发现指纹。因为一般情况下,汗垢指纹是无色的,肉眼不容易发现。杨秋池从铝合金柜子里取出法医物证勘查箱。打开后取了一把磁性指纹刷,用指纹刷轻轻扫了每一个银锭的四周。混有铁粉地磁性粉末粘附在了银锭上的汗垢手印上,指纹就显现出来了。再用透明胶粘取下来,然后贴在一张纸上,这样。指纹就提取到了。

    用这个方法杨秋池一共从四个银锭上提取到了数枚指纹。经过对比确定了相同的指纹之后,还剩下六枚不同指纹,但这不能说就是六个人的。因为还有可能是一个人不同手指留下地。杨秋池用从屠老四和许氏两人尸体上提取到地指纹进行对比,确定其中四枚是屠老四的。还剩两枚可疑指纹。

    杨秋池仔细观察这两枚指纹,其中一个是螺型纹,正时针方向旋转,根据规律应该是右手指纹。并且,这一枚比另外一枚要略大一些,估计是拇指指纹。而另外一枚是箕型纹,而且是反箕,说明很可能是食指指纹。

    将这两枚指纹与现场提取的血手印指纹进行了简单比对,发现明显不同。与死者屠老四和许氏两人的指纹进行比对,也不相同。这血手印应该就是凶手留下地。杨秋池将这两枚可疑指纹打上标记放进了铝合金柜子里。

    对于在屠老四家大立柜里提取到的那个东西,杨秋池只是很好奇,并没有想太多,暂时也不准备进行深入分析检测,也把它锁进了铝合金柜子里。

    接着检验那针屁股大小地黑色颗粒,将它放在显微镜下观察,发现这小不点是一个小小的煤渣。

    这个发现让杨秋池非常的兴奋,明朝煤炭尚未大量使用,煤炭主要是用于冶铁,一般家庭生活主要还是使用木材,几乎没有使用煤炭的。这个人地鞋底有煤渣,肯定与煤矿开采或者煤炭的使用场所有关。范围一下子缩小了很多。

    如果依照常规办法,这时应该对这煤渣的化学成分进行微量物证检测,然后提取宁国府附近所有煤矿开采和使用地点地煤渣进行化学成分分析,如果这粒煤渣是从这些地方中的某一处带来地,通过成分分析作出同一认定之后,就能够准确发现这粒煤渣的来源地,从而明确侦破范围。但是,要进行煤渣之类的微量物质化学成分检测,需要专门的大型检测仪器和设备,所以杨秋池只能干瞪眼。

    好在从凶杀现场提取到了凶手的血手印,既然不能进行微量物证检测,就只能用笨办法——提取宁国府附近所有使用煤炭的地方的人的指纹进行比对,希望能从中发现凶手。好在明朝煤炭还没有大规模使用,使用煤炭的地点应该比较少,这个工作明天就得找周知府布置进行,防止凶手逃逸。

    其实,侦破工作就是这样的枯燥:根据现场勘查走访,圈定侦破范围之后,需要进行大量的调查访问,逐一排查,确定重点嫌疑人,才能采取相应的侦破措施。所以侦破工作实际上远没有电影小说里描写的那么浪漫,很多时候,纯粹是繁琐而枯燥甚至是无聊的。

    尽管要做的工作很多,但至少有了明确的侦破方向,这粒小小的煤渣的发现太重要了,杨秋池非常的高兴,将检测设备等锁好之后来到客厅。

    杨母和冯小雪见杨秋池满面春风,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也很高兴。杨秋池坐下之后,丫环月婵给杨秋池到了一杯茶。

    人逢喜事精神爽,杨秋池笑问:“娘,小雪,你们两刚才在聊什么?”

    杨母笑着说:“我们正在商量给你纳妾的事情呢!”

    啊?杨秋池有些意外。难道自己还没说出宋晴的事情,他们就已经知道了吗,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是不是宋晴偷偷和你们说了?”

    杨母和冯小雪两人诧异地相互看了一眼。杨母问道:“宋晴说什么了?她来过吗?”

    一听杨母这话。杨秋池马上知道自己猜错了,更不好意思,说道:“这件事等一会再说,你们方才说给我纳妾是怎么回事?”

    杨母说道:“芷慧被那武林女前辈带走已经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唉~!”杨母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我的身体眼看也一天不如一天。也不知道能不能抱上这孙子,要是抱不上,叫我怎么有脸去阴曹地府见你爹啊。”

    冯小雪轻轻叫了一声:“娘~!”低下头不说话。

    杨秋池笑道:“娘,你又说这些。你担个什么心嘛,您老人家随便就能活个一两百岁,等儿子给你生上一大堆孙子。孙子又生儿子,儿子又生孙子。生一大堆让你一次抱个够!”

    “你就会打岔!听娘说完。”杨母笑了笑,儿子虽然说的是笑话,可听在心里暖洋洋的,儿子可比以前孝顺多了,杨母慈爱地看看儿子,续道,“我和小雪一商量,不管芷慧回不回来,咱们杨家传宗接代这件事情不能耽误,还是给你再纳一房小妾才稳当。”

    杨秋池有些哭笑不得,这杨母想孙子想疯了,不过,老人家的用心也是好地,反正自己年轻力壮,家里也有钱了,纳他个七八房小妾都没问题,笑问:“你老人家这次又托了谁给说媒啊?不过,咱们话可说到前头,再不能托那肥猪王媒婆了,上次还鼓捣着让我休了小雪呢,我一见她就来气!”

    “这孩子!”杨母笑了,“人家王婆婆也是一番好意。”见杨秋池要开口争辩,接着说道:“好好好,咱们不找这王婆婆了,其实也不用找了媒婆了。”

    “不用找媒婆了?”杨秋池有些奇怪,笑问,“那,您老人家给我满大街打听谁家嫁姑娘去吗?”

    杨母转头看了看冯小雪,呵呵一笑:“瞧他说的!你来告诉他。”

    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杨秋池看着冯小雪。冯小雪说道:“夫君,今天一大早,宋知县的五姨太就来咱们家,闲聊中说芷慧已经失踪那么久了,应该再给夫君你说一房小妾,早点让娘抱孙子才好,也是一份孝心。我和娘也早有这个心思。”

    冯小雪转过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地丫环月婵,接着说道:“我和娘本来说是想让你将月婵收了填房,但月婵说原来芷慧姐姐已经和你说过,可你嫌月婵年龄太小,要过两年再说,娘和我一商量,夫君考虑得也对,正寻思着给夫君另外托媒找个好人家地闺女。这大老爷的五姨太忽然来提起这件事,也正是娘和我心里想的。”

    杨母笑了笑接过去说道:“这五姨太说了,她有一个亲妹妹,比她小一岁,今年十六了,想说给你做小妾!”

    啊?杨秋池头都大了,宋晴还有郝倩还没搞定,现在又来了一个媚娘的妹妹,搞什么?都快凑足一桌麻将了!

    媚娘地妹妹?这媚娘就是**一个,那妹妹能好到哪去?绝对也是一个骚狐狸,将来指不定要给自己戴几顶绿帽子呢。

    不对,这骚狐狸怎么这么关心自己起来了?杨秋池心里雪亮,这媚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自己这个山水而已,前两次勾搭自己没得手,现在想曲线救国,还不是想借这个机会多亲近自己,找机会把自己给米西了。

    这小**还真有点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地意思。不过,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早已下定决心,无论风云如何变幻,自己决不能迷失了方向,一定要站对立场,端正态度。不能辜负了宋知县对自己的知遇之恩。

    杨母见杨秋池傻愣愣在那里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便问道:“儿啊,你说,这五姨太提的这门亲事可还使得?”

    杨秋池这才回过神来,问道:“你们是怎么回答的?”

    “我们没问过你,当然不好直接答应了,就等你回来决定呢。”

    杨秋池苦笑:“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们,等说完之后再决定怎么办吧。”

    “什么事?”杨母和冯小雪都有些紧张起来。

    杨秋池平静了一下心思,说道:“我和宋晴好上了,就是宋芸儿地那个堂姐。”

    冯小雪抬起手在自己的脸颊上画了一个小圈,意思是问夫君是不是说的那个脸上有小酒窝地那个美女。杨秋池点点头,续道:“她也喜欢我,我想纳她作小妾,她也同意了。”

    “太好了!”杨母拍掌笑道,“我和小雪也很喜欢宋晴这丫头,人也俊俏,又懂事,我们也看出来了,这女孩子挺喜欢你的,可就是担心人家不愿意作妾,就没敢说。”

    冯小雪也微笑着说道:“是啊,夫君,宋晴姑娘挺不错地,……就怕人家家里不答应。”

    杨秋池说道:“是啊,我要说的就是这个问题,宋晴的父母在她小的时候就给她定了一门亲事,是宁国府一个作买卖的大户人家,姓郝,因为别的事情,两家一直没完婚。我们两好上之后,我们就想……”

    “让宋晴他们家退婚!”杨母很干脆。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准备明天和宋晴去应天府,和她娘说退婚的事情。”

    “好啊!”杨母高兴地说道,“知县老爷的五姨太那边咱们就先搁着,等宋晴丫头这事定了,咱们也好和她有个托词。这样吧,我还是和你们一起去一趟,不然娘不放心。”

    杨秋池当然很高兴,这样至少不用自己出面说,有老人家出面,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

    宋晴的事情说好了,可还有郝倩的事情,这必须要说的,杨秋池想了想,说道:“还有一件事,”杨秋池有些不好意思,他不知道自己这段时间怎么这么走桃花运,要来就一串一串接着来,“刚才说的郝员外家,想把他的女儿郝倩嫁给我作小妾。”

    杨母和冯小雪都睁大了眼睛,宋晴与郝家的关系方才杨秋池已经说了,虽然没有将郝家走马换将的目的说出来,但明眼人都知道,两人不由得有些担心。

    杨秋池不指望能同时娶到宋晴和郝倩,他心里很明白,自己抢了郝家的儿媳妇,假如郝家还会把女儿嫁给自己的话,那蟑螂可就要称霸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