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迷惑
    宋知县咳嗽了一声:“贤侄,宋,宋晴的娘不是不答应,她有她的顾虑,毕竟宋晴的爹曾,曾经是京师池州同知,官宦之家,如,如果女儿给了别人做妾,尤其是你,你又只是个……,咳咳,最后他娘勉强同意说,如,如果你能考中举人,就,就把宋晴给你作小妾。”

    啊?叫我考科举?杨秋池瞪大了眼睛,被这个消息一下有点打懵了。

    宋知县转头看了杨母一眼,续道:“我,我和你娘一路上商量,宋晴娘说,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再说了,伯父我,我也早就和你说过,你很有本事,但,但要想当官做大事,恐,恐怕还得走科举这条路……”

    杨秋池一颗心已经凉了半截。科举?科举是什么概念杨秋池没有具体的感受,只记得中学课本里的那篇课文《范进中举》,范进考举人考到头发白,还差点发了疯,自己可不想变成他那样。再说了,这古文是最让他头痛的,之呼者也绕来绕去搞不明白。这四书五经人家古人学他妈的十年二十年都没考上,自己想一两年速成?恐怕真的是失心疯了。

    “贤侄!贤侄!”耳边传来宋知县的声音,杨秋池才从苦闷的思绪中清醒过来,看着宋知县。

    宋知县说道:“贤侄,你,你在发什么呆啊,上次周知府就,就答应要帮你的,可你拒绝了,你知道吗,要,要是有周知府帮忙,可,可以省好多事情呢,我和你娘一琢磨。我们还,还是备一份礼,再去找找周知府,他。他很看重你。应该没问题的。”

    杨秋池苦笑,就算有周知府帮忙,可上考场还得靠自己吧,自己连繁体字都还没认全。毛笔字都写不整齐,拿什么考?总不能指望自己象《连升三级》里面的张好古一样走狗屎运吧。

    虽然自己是锦衣卫指挥使特使。但这玩意不能说的,锦衣卫指挥使纪岗虽然看重自己,恐怕也不会帮自己这个忙,而且这也不是他职权范围内的事情。靠自己硬考?考到勾腰驼背胡子花白也不一定能考上。那时候还纳妾?纳来干什么?哭坟吗?

    杨母见儿子愁眉苦脸的样子,很是心疼。她是最了解儿子不过的了,儿子只上过一年乡村里地私塾。虽然认识些字,可比睁眼瞎也强不了多少。要他去考科举中举人,相比之下,恐怕赶母猪上树还要容易一些。

    可人家宋晴的娘说的也有道理,人家官宦之女,能随便给你一个差点当了忤作的小老百姓作小妾吗?换成自己地女儿,那也不会干地。看来,这门亲事是攀不成的了。

    宋晴猜到了杨秋池的心思,搂着他的脖子说:“秋池哥哥,别着急,娘一时半会想不通也没关系,咱们慢慢和她说,她就我一个女儿,把我逼急了,我就出家当尼姑去,看她怎么办,末了还不是要同意咱们两地婚事呀!”

    杨秋池苦笑,心想你这真是小孩子想法。

    宋晴又说道:“咱们先考着,你不是收了龙子胥那个秀才跟班吗,让他教你啊,考不上举人,咱们先考个秀才,也算有了功名,娘一高兴,说不定就同意了呢。”

    宋知县点头赞同:“是啊,有,有伯父和周知府帮你,这童试应该是没问题的,到,到时候找找学政,走走门路,你再花点时间多,多学一学,这秀才还是问题不大地。”

    “那好吧,”事到如今,还能说什么呢,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杨秋池勉强点点头同意。

    答应虽然是答应了,可杨秋池心里有些纳闷,宋晴娘已经知道自己以前只不过是个忤作小学徒,现在呢,是个聘用的牢头,哪有半点学问,非要指定让自己考中举人,这明明是强人所难嘛,她为什么要强人所难,让自己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呢?难道她根本就不打算让女儿嫁给自己作小妾?那为什么不明说?

    宋晴见杨秋池又在傻乎乎发呆,粉拳在杨秋池的胸脯上轻轻砸了一下:“喛~!想什么呢?”

    杨秋池回过神来,支支吾吾道:“没,没想什么。”

    宋晴神神秘秘说道:“还有一件事情,秋池哥哥你听了一定高兴。”

    “什么事情这么神秘?”杨秋池有些好奇。

    宋晴转头向宋知县说道:“伯父,还是您老人家告诉秋池哥哥吧。”

    宋知县也是满面春风:“贤侄,我们去郝家退婚地时候,这,这郝员外真是大人大量,不,不仅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还,还提出如果贤侄愿意,他还是希望能将,将他的女儿郝倩也嫁,嫁给你为小妾。”

    啊?杨秋池这下简直惊呆了,难道蟑螂真地称霸世界了吗?简直太让人,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自己如果是公爵王爷之类的,或许还能理解这是攀高枝,可自己只是一个小牢头,一个乡村小地主,而象他这种小地主,简直就是河滩上地一块石头,太普遍了,并且,他们郝家本来就那么有钱了,难道还图自己的钱吗?

    不图钱不图地位,这郝老爷图个啥呢?难道,自己的身份泄露了,他们是冲着自己的锦衣卫指挥使特使来的吗?不可能,这属于绝密,除了皇上和颁旨的李公公之外,就只有锦衣卫指挥使纪岗和少数几个最高领袖知道了,王同知虽然知道,可他马上就被他弟弟杀死了。其他人知道的,也只是锦衣卫派出了特使,并不知道这个特使就是自己。

    既然郝老爷子不知道,凭什么儿媳妇被自己抢走了,还要厚着脸皮把女儿也送给自己呢?难道真是为了自己什么“天纵英才”吗?鬼才相信。

    这时候,心中那早已存在的疑虑象魔鬼一样袭进了杨秋池的心头:会不会他们两家早就已经串通好了呢?郝家知道宋晴娘会给了自己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用这种方式婉言拒绝自己的提亲,等宋知县去退婚,郝家就很大方地答应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根本完不成那个任务,没有办法抢到他们的儿媳妇,所以宋晴还会是他们郝家的。

    如果是这样。这里面猫腻就大了:为什么宋晴地娘要绕着弯子让自己赶母猪上树?难道是为了让宋晴与自己保持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吗?这种关系对他们有什么好处?郝家又为什么厚着脸皮非要让郝倩成为自己的小妾?郝倩成为自己的小妾。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

    宋晴见杨秋池又傻呆呆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奇怪地问道:“秋池哥哥,你不高兴吗?你不仅可以娶我,还可以娶了咱们宁国府第一美人哦。”

    杨秋池心中地不安无法言表。这些不安让这娇媚地宋晴在他的眼里,好像突然变得有些陌生了。笑了笑,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我已经发现了杀死屠老四灭口的真凶的下落,现在马上要去抓捕。”

    宋知县一听。高兴极了:“贤侄,你说地是真的吗?”

    宋晴也很高兴:“秋池哥哥你好厉害!这凶手是谁?我要和你一起去抓。”

    杨秋池向宋知县说道:“伯父,我查出这凶手是应天府白千总手下地一个把总。叫邓有禄。幸亏您们今天赶回来了,我正要禀报周知府。派人和我们一起去应天府抓凶手呢。”

    宋知县非常高兴,也来不及问杨秋池是如何侦破的,急急忙忙拉着杨秋池就要去找周知府。

    宋晴赶紧拦住,噘着嘴说道:“早知道还要去应天府,我们就不回来了,这一路上累死我了,吃了一路的灰尘,身上脏得要命,我得洗个澡换个衣服,你们一定要等我哦。”

    “行~!一定等你。”杨秋池答应道,眉宇间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疑问。

    杨秋池等人找到了周知府,说了发现凶手地事,周知府高兴极了,立即派了一队捕快,与杨秋池等人骑马前去应天府抓人。

    这邓有禄是白千总的手下,杨秋池是白千总一家的救命恩人,虽然两家后来因为白千总要求杨秋池休妻另娶白素梅地事情,差点闹翻,但后来白千总夫妻还是登门道了歉,算是和好了。所以通过白千总抓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杨秋池和捕快们准备好之后,宋晴也洗好澡换了衣服,一身淡红色紧衣短打,显得格外飒爽英姿。杨秋池请周知府安排人送杨母回广德县,然后带着大队人马直奔应天府。

    明成祖是永乐十九年(1421年)才迁都北京的,现在是永乐七年明朝京城还在南京,也就是应天府。

    这是杨秋池第一次去京城,不是去面圣当官,而是去抓捕凶手人犯,不管怎样,这第一次进京,到底还是心跳跳地,再说还要见到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白素梅呢。

    宁国府距离京城应天府差不多有两天的路程,杨秋池等人紧赶慢赶,也在第三天早晨才赶到了应天府。

    京城就是京城,到底不同于小地方,比宁国府不知道要大多少倍了。城墙高大雄伟,城里热闹非凡,人流如潮,摩肩擦踵,熙熙攘攘,一派繁华都市景象。

    杨秋池象个刚刚进城的乡巴佬,看什么都很稀奇。他从现代社会穿越过来,又是第一次来到明朝最繁华的都市京城应天府,这可是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之一,当然让杨秋池目不暇接了。

    宋知县他们可没心思看这些,也习以为常了,问明了白千总的千总府所在地,一路找去。可这京城实在太大了,他们七绕八绕绕了半天,这才找到了千总府。

    俗话说,到了京城才知道官小。白千总的军队属于京营(中央军),是内卫部队,京城共设有京营三十五个卫,负责京师的守备;卫由卫指挥使率领,每个卫下辖五个千户所,白千总只是其中一个卫之下的一个千户的首长,相当于现在的武警总队第某大队第某支队的支队长,所以他这千总,别说与王公大臣们相比了,就在京营里也只算是一个中层领导干部,在这大官如地上的蚂蚁一般的京城里,实在是最普通不过的一个小芝麻官。

    不过,这千总府还是很气派的,门口四个亲兵站岗。杨秋池递上拜贴之后,等了一会,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爽朗的笑声,白千总笑呵呵迎了出来:“杨公子,可把你们给盼来了。”出到门口,一把抓住杨秋池的胳膊一个劲摇晃,显得十分的亲热。

    宋知县和宋芸儿等人上前见礼,白千总笑呵呵还礼。这些人中只有宋晴他没见过,杨秋池赶紧介绍说这是自己未过门的小妾,娘家也在应天府。白千总一听小妾,神情有些黯然,随即还是很热情地将他们迎进了千总府里。

    杨秋池没有看见白素梅,微微有些失望。顾不上寒暄,直截了当说明了这次前来的目的。白千总听完,脸色很凝重,立即叫了两个亲兵去将邓有禄带来。

    亲兵走后,白千总一直阴着脸不说话。这可以理解,他的手下犯了杀人大罪,他面子上当然不好看。杨秋池侦破案件的手段他是亲眼见过的,绝对相信杨秋池的判断不会有错。特别是这邓有禄又是自己的手下,如果杨秋池没有真凭实据,是绝对不会来找自己的。

    过了好一会之后,那两个亲兵气喘吁吁跑回来,说邓有禄凌晨五更时,已经强行离开军营,不知去向。

    邓有禄潜逃了?他是强行离开军营的,而且是在凌晨五更,也就是现在的凌晨四点,难道他已经得到消息有人要来抓捕他,才匆匆逃走了吗?

    会不会是碰巧邓有禄因为别的原因离开了呢?不对,如果是别的原因,不会那么凑巧深夜离开,那会引起怀疑,只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才有可能顾不了这些,强行逃走,这样看来,消息泄漏的可能性非常大。

    是有内奸还是无意中泄漏了消息?杨秋池在脑袋里飞快地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