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手印的秘密
    宋同知问庞管家:“现在证据确凿,你还不从实招来,难道要我动刑吗?”

    庞管家脸若死灰,点点头:“是,山儿是我和三姨娘生的。”

    “从实招来!”宋同知喝道。

    “是,三姨娘一直被大奶奶她们欺负殴打,我经常替她找郎中治伤,她说这日子太苦了,想去死。我见她可怜,就劝她。她感激我,就……就主动和我好了,才怀了这孩子。”庞管家低着头说道。

    庞管家承认和三姨娘通奸,对于通奸,《大明律》规定只是杖八十,而且规定:“奸生男女,责付奸夫收养。”很明显,庞管家想用八十大板换回儿子。

    杨秋池道:“你说是三姨太主动和你通奸?”

    庞管家点点头。

    “你不是对女人没有兴趣吗?怎么会和别人通奸呢?再说了,就算三姨娘感激你关心她,就凭你这个干瘪猴子模样,母猪都不会和你通奸的,更别说如花似玉的三姨太了。”

    “那也说不定!”大奶奶插嘴道,“这骚狐狸天生是个**货,看见男人就上,姓庞的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货色正合她意。”

    “婆婆说的一点没错!”周氏插嘴道,“如果这骚狐狸不是犯贱,她会发花痴吗!”

    杨秋池接过这话,问庞管家:“你知不知道三姨太为什么发花痴?”

    “我不知道,”庞管家全身发抖。

    “你不说没关系。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三姨太是被你下了一种药,才使她发花痴的。”

    “不,不是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庞管家慌乱地说道。

    “因为你要杀死她,你下药本来是想让她见厉鬼吓死,没想到引发了她地潜在疾病,才导致她发花痴,而她发花痴之后。神志昏聩乱,昏睡不醒,不知怎么的并没有产生幻觉见到鬼,也没被吓死。于是,你这才决定潜入小阁楼将她勒死。”

    庞管家说道:“不对,我没有钥匙。怎么进小阁楼院子?”

    “翻过去。”杨秋池说道,“方才仆人们与你争夺山儿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了,你虽然身材干瘪,一脸松树皮,但早年跑船的经历,让你有了一付坚强体格,力气很大,而那小阁楼的墙只有一人多高。凭你的身子骨,要翻过去还是不费劲的。”

    “你事先在小阁楼下面隐藏了浆糊和窗户纸,准备深夜动手。让你没想到的是,大奶奶叫你到二姨娘房间里谈论三姨太。你走不开,才没有机会下手。”

    杨秋池心里知道,庞管家曾经通风报信。揭发了大奶奶她们对三姨太的暴行,所以。大奶奶叫庞管家去,并不是与他说话投机,而是因为庞管家下午被**裸地三姨太抱,吓得摔倒,也出了丑,大奶奶叫他去,是想一并嘲笑解气,只不过,这话现在不能当面说,否则大奶奶下不了台。

    “对啊,”庞管家如释重负,“我一直和大奶奶她们在一起,除了上茅房,就没出去过,哪有时间去杀三姨太呢?”

    “没错,你故意当着她们面把三姨太狠骂了一顿,又骂到点子上,你的用意本来是想将来三姨太出事之后怀疑不到你,没想到你的话讨得了大奶奶她们的欢心,才一直让你伺候着不让离开。”

    “你为了让大奶奶她们放你走,好去作案杀人,你耍了一个小花招,趁上厕所的一点时间,跑出去找了更夫老牛头,给了他一两银子,让他缩短时间,提前打了五更,其实,那时候才刚刚到四更!”

    “你怎么知道?”庞管家非常惊恐,怎么连自己给更夫的钱数他都一清二楚,不过这句话也就等于承认了这件事。

    杨秋池没有回答,指了指窗外,问道:“现在天已经黑了好久了,这时辰应该差不多都二更天了吧。不过,好像一直没听到打更地声音,你不觉得奇怪吗?”

    庞管家竖着耳朵听了听,也发觉了这个问题,就在他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刚才地问题,脸色不由变得煞白。

    杨秋池微微一笑,说道:“很好,你猜出来了,没错,打更的老牛头被我请来了,所以他今晚上没办法打更。因为有件事情他要出来作证!”转头对南宫雄说道:“把人带上来!”

    “遵命!”南宫雄拱手施礼,转身出去,不一会,和另外一个护卫一起,将一个老头带了进来。这老头五十来岁,走路一瘸一瘸的,是个跛子。

    庞管家一看这跛子,煞白的脸上更是没有一丝血色,哆哆嗦嗦低声叫了句:“老牛头!”

    “对!”杨秋池说道,“他就是咱们杨家村打更的老牛头。”

    杨秋池对老牛头说道:“杨老太爷家三姨太死的那天,庞管家来找过你吗?你要如实回答,否则,哼哼!”

    老牛头捂着的一边脸很明显挨过打,脸颊青紫,嘴唇破了个口子,高高肿起。

    原来刚才南宫雄出去就是去找这更夫老牛头,稍稍动刑审讯,就查清楚了庞管家贿赂他让他提前打更地事情。

    老牛头跪下磕头道:“小人不敢,小人如实交代。三姨太死的那一晚,庞管家来找我。给了小的一两银子,让小的提前打四更和五更。”

    “你提前了多久?”

    “总共提前了一更”

    杨秋池提醒大家注意:“根据老牛头地证词,这就是说,那一晚打五更的时候。实际上才刚到四更。”

    杨秋池根据尸体检验估算出来地死亡时间是晚上两点左右,也就是正常情况下地四更,但由于老牛头将四更和五更提前打了,提前了一更时间,这就是说,晚上两点的时候,老牛头本来应该打四更,却打了五更。

    所以,大奶奶她们解散地时候。实际上是晚上两点,也就是估算的作案时间。这样算下来,庞管家是有作案时间的,当然,同样道理,其他四个女人也都有作案时间。

    庞管家让更夫提前打更。并不是刻意要让自己取得没有犯罪时间的证据。因为明朝的时候,尸体检验的水平还没有达到把死亡时间精确到几更地程度。更何况只提前了一更(两个小时),如果不是杨秋池,根本不能确定三姨太是四更左右死的。因此,庞管家根本想不到要找个证据证明自己五更还与大奶奶她们在一起,从而证明自己没有作案时间。

    合理的解释,应当是庞管家被大奶奶她们揪住不放,他是仆从身份。又不敢未经许可私自开溜,这才贿赂更夫提前打更,让她们好解散,否则。过了五更,天就要亮了,那时候就不好下手杀人了。

    虽然庞管家不是故意制造不在场证据。但这个提前打更,的确让杨秋池陷入了歧途。庞管家也因此一直没有进入杨秋池侦破重点嫌疑范围。

    庞管家并不轻易认输,说道:“我没有杀三姨太,你说我杀了她,有何为证?”

    宋同知、罗县丞等人听杨秋池分析得头头是道,都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忽听庞管家问有何为证,心中都是一怔,对阿,说了半天,好像都只是杨秋池的分析,证据呢?

    杨秋池道:“我问你,在三姨太死之前,他小阁楼上窗户纸是谁贴地?”

    “过年的时候丫环仆人贴地。”

    “你贴了吗?”

    “没有,”庞管家道,“这种事情向来都是仆人们做的。”

    “对,我忘了,你不是仆人,你是管家。”杨秋池讥讽地笑了笑,“既然你不是仆人,没有给三姨太贴窗户纸,那怎么会在窗户纸上留下你的手印呢?”

    “手印?什么手印?”庞管家一头雾水。这一下宋同知等人也听不明白了。

    “那天下午为了躲避发花痴的三姨太,你碰碎了花盆,手掌和手指被划伤,对吗?”

    “是啊,郎中还替我包扎了手指。”

    “替你包扎了哪一根手指?”

    “中指。怎么了?”

    杨秋池没有回答,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才说道:“请你把手举起来,看看指拇上有什么?每个人手掌和手指上都有的东西,你看看是什么?”

    庞管家搞不懂杨秋池是什么意思,下意识地翻起手掌看着。

    宋芸儿等人也不由自主也翻起自己的手掌查看,疑惑地说道:“没有什么啊。”

    杨秋池抓住宋芸儿的纤纤手掌,指着上面地纹路说道:“你没看见你手掌和手指上有各种各样的纹路吗?”

    手掌和手指上有纹路,这在中国古代早就有了认识,还发展成了一种看手相算命的方法,汉代神相许负所著专著相手篇就有这样的说法:“手纹乱挫,合有福禄,永无灾害。手有横理纹,杀害不须论。手有纵横纹,爵位至三公。”而古人还用在文契上打手印作为一种证明。

    由此可见古人对人地手掌和手指的纹路有了一定程度的认识,不过,古书上却从来没有通过指纹对比来认定罪犯地记载,说明古人并没有认识到人的指纹具有唯一性,没有将指纹鉴定作为刑事犯罪证据使用。

    发现指纹地唯一性的,是十九世纪日本的亨利.福尔茨医生和英属印度殖民地的威廉.赫谢尔。两人几乎同时分别在不同地方揭示了这个刑侦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发现。

    但他们的发现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直到二十世纪初,世界各地的司法部门才开始正式认可指纹可以作为同一认定的证据使用。我国也是那时候才引进了现代意义地指纹鉴定技术。

    宋芸儿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说道:“对啊。有好多纹路。”说到这里,宋芸儿嘻嘻一笑,“哥,难道你是通过看手相发现庞管家是凶手的吗?”

    杨秋池摇摇头:“不是,庞管家杀完人钻出来重新糊窗户的时候,他粘有浆糊的手掌和手指又粘上了灰尘,在按压平整窗户纸的时候,留下了这些浅灰色的手印。但这些指纹中,有几个手指印是没有纹路的。如果不信。咱们马上可以去小阁楼查看!”

    庞管家已经猜到杨秋池这番话的意思,两眼露出了恐怖神情。

    宋芸儿也猜到了,惊喜地说道:“哥,你是说,这庞管家那天中指受伤,用布包了伤口。因此窗户纸上那手印地中指位置上并没有纹路,证明那窗户纸上的手印是他的。所以,他就是凶手!”

    “聪明!”杨秋池赞道。

    宋芸儿得意地笑了:“难怪下午你用我的头发扫那窗户纸上的灰尘,还趴在那里左看右看的,原来是在观察这个啊。”

    杨秋池用某个特定手指纹路地有无来证明罪犯,并不涉及指纹的同一性问题,所以,是能够被宋芸儿那时代地人所理解和接受的。宋同知等人听了杨秋池的分析。都点头赞同。

    杨秋池点点头,然后转身对庞管家说道:“你用迷香迷昏了小丫鬟知春和奶妈吕氏,然后撕掉三姨娘房间外面的窗户纸,锯断窗棂横木。钻了进去,用随身带来的绳子勒死床上昏睡的三姨娘,伪装她自杀。钻出窗棂,重新架好横木。糊上窗户纸,然后潜回了你自己的房里。我说地没错吧?”

    庞管家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杨秋池的话,而是在侧耳倾听什么,脸上露出了恐怖的表情。

    大少爷杨清水见庞管家不回答,走上前又一脚踢在庞管家下巴上,庞管家正张着嘴四下看,冷不丁挨了这一脚,上下牙猛一合,嘎嘣一下,将舌尖狠狠咬了一口,疼得他惨叫一声,鲜血顿时流了出来,神志也恢复了清醒。

    杨秋池对庞管家奇怪的神情并不意外,好像已经预料到了。问道:“庞管家,你还不承认吗?”

    “承认什么?”庞管家捂着下巴。

    “承认你杀了三姨太!”

    “我没有。”庞管家要做最后地垂死挣扎,“她是我儿子的娘,我为什么要杀她?”

    对啊!宋同知等人都觉有理,一起看向杨秋池。

    “你强奸了三姨太,生下了山儿,从那时开始,你就谋划着让你的儿子继承杨老太爷整个家产。三姨太不知怎么地知道了你这个想法,坚决反对,因为实现这个目标的方法是杀死大少爷!你怕消息走漏,这才杀死了三姨太。”

    大少爷杨清水吃了一惊,想不到这庞管家用心如此恶毒。

    杨秋池续道:“你要杀大少爷当然不能直接杀,那会引起怀疑,最好地办法就是下毒让大少爷产生幻觉,让他见到鬼,吓死他,就象你给老太爷和我下毒,让我们见到鬼一样!”

    什么?杨老太爷和杨清水都惊呆了,相互看了一眼,杨清水问道:“真是他下的毒?这世界上难道还有毒能让人看见恶鬼吗?”

    “具体是什么毒我不清楚,不过,我知道这世上一些植物或者药,吃了可以让人产生奇怪的幻觉,对了,有些毒蘑菇也能产生这种幻觉。”

    能让人产生幻觉的植物叫做致幻植物,例如产于墨西哥北部荒漠上的仙人掌类中有一些是被当地人称为“魔球”的致幻植物,人们若吃了它被称为“乌羽玉”的嫩茎或嫩芽苞,就会出现种种幻觉:会看见各种奇形怪状的鱼;或者万紫千红的花朵;或者色彩斑斓的蝴蝶。致幻植物是巫师们最钟爱的东西。

    毒蘑菇比较常见,杨秋池提到一些毒蘑菇也能产生这样的幻觉,对此,杨老太爷等人倒是听说过,也就明白了杨秋池说的是什么样的药了。

    “我没有!”庞管家声嘶力竭喊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为什么大少爷没死?”

    “因为大少爷见到鬼的第二天就离开家外出游学去了。”

    “那为什么老太爷没死呢?他一直在家啊!”庞管家声音凄厉。

    杨秋池冷笑:“大少爷没死之前,如果老太爷死了,杨家家产就归大少爷了,怎么会轮到你的儿子呢!所以,没杀死大少爷之前,你是不会杀死老太爷的。”

    “那老太爷那一晚怎么也见了鬼了呢?”说完这话,庞管家突然答应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好像身后有什么人再叫他名字。

    杨秋池笑了:“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估计最有可能是老太爷误食了你下给大少爷的药,由于药被两人分食了,所以大少爷和老太爷都见了鬼,却都没有被吓死。”

    庞管家再没有接腔,又恐怖地回头张望,随即四处乱看,好像四周有个什么可怕的东西。

    见庞管家这样子,众人都有些诧异,只有杨秋池会心一笑,说道:“庞管家,你在看什么呢?”

    庞管家眼睛瞪得大大的,尽是恐怖之色,还是没有答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