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二百二十章 定亲
    红绫摇头道;“红绫感激少爷对我等的垂怜,红绫身如浮萍,几经转手,前次有幸得到少爷的眷顾,没有再被魏国公要走,否则只怕此刻已经身陷囫囵,甚至已是刀下之鬼。红绫感激涕零,为报答少爷大恩,红绫恳请当少爷身边的婢女,时时服侍在少爷左右,万望少爷恩准。

    其他几个女孩子一听,都很惊讶。

    她们当然会惊讶,因为刚才杨秋池说得已经很明白,她们这梨园也就相当于杨秋池的私人歌舞团,又不用搞什么“三陪”,只是喝酒的时候歌舞助兴而已,这待遇几乎与官家大小姐没有什么两样,这红绫怎么放着这么好差使不干,要去当伺候人的下人呢?

    杨秋池也是微微一愣,随即脑袋一转就已经明白了红绫的想法,先前自己对她情有独钟,这小女子怎会不知,她之所以不当小姐当女婢,就是她已经看准杨秋池年纪轻轻就如此了得,将来一定出将入相,所以她要进入杨秋池的生活圈,时刻和他在一起,凭借她自身的魅力,希望将来杨秋池能够青眼有加,给她个通房大丫鬟甚至小妾的地位,攀上这棵大叔,也就终生有靠了。

    说实话,杨秋池也很喜欢红绫姑娘,不过,上午柳若冰对他说“你那么多妻妾,再加上我,你一双手抱得过来吗”这句话对他震动很打,他也觉得,凭自己的地位,将来这小妾人选会一个接着一个,如果自己把握不住,会很麻烦的,也会伤害现在这几个妻妾的心,也违背了自己纳妾的原则。

    所以。杨秋池已经决定了除了三年之后娶白素梅之外,不再纳妾,专心致志等秦芷慧和宋晴两人给他生个儿子,实在不行,等三年之后,让白素梅给自己生。反正这小妾是不想纳了。

    不过,要是柳若冰肯回来和她们四人共事一夫呢?这当然是杨秋池最希望的,不知怎么的,柳若冰虽然走了,可她那哀怨的眼神总是在杨秋池脑海里盘旋。心里一直想着如果柳姐姐能回来跟了自己就好了,那样的话自己就这一妻四妾,然后专心搞事业,以后就算遇到天仙都不纳了。

    可宋芸儿怎么办?这小丫头一片痴心,自己如何处置?还有月婵?小丫头可一心想着大一点自己把她收了房呢。哎!头大!

    虽然自己已经打定了注意不再纳妾,不过,红绫姑娘现在是提出要做自己的女婢。只要自己坚守原则,应该没问题的,再说了,这小丫头挺招人喜欢的,如果时时能看见她,倒不失为一件快事,不过这纳妾之事绝不能松口。当下点点头。说道:“嗯,既然这样,我的三姨太宋晴还没有贴身小丫鬟,你以后就跟着她,好吗?”

    红绫心中欢喜不已,连连磕头感谢。

    杨秋池派人将宋晴叫来,和宋晴说了之后,红绫赶紧跪下磕了个头:“红绫给三少奶奶见礼!

    宋晴见红绫长得抚媚俊俏。嘴又甜,倒也很喜欢,便领着红绫走了。

    杨秋池问剩下的七个小女孩:“你们谁的年龄最大?”

    一个眼睛大大的清秀女孩子出列施礼:“奴婢珂儿,今年十八,是我们七个中年龄最大的。”

    杨秋池说道:“那好,你们七个以后以你为首,负责梨园歌舞事宜。”

    “珂儿遵命。”

    七女退下之后,龙师爷来报说新家地安置工作大体布置好了,杨秋池和家人的内宅也收拾停当,可以到内宅去了。

    这内宅是大宅院里单独的一处小宅院。用高墙隔开,供杨秋池和家人居住。

    杨秋池进到内宅,先大致查看了一下。这内宅规模也够大的,是整个宅院的精华部分。里面装饰布置之豪华奢侈,让杨秋池都感到自己住在这样的宅院里,简直太**了。

    秦芷慧和宋晴她们还在外面大堂上处置那些米家被贬为奴的人。

    杨秋池这新家地内宅是家眷住的地方,属于重点保护单位,严格控制进出人员,连南宫雄、夏萍带领的锦衣卫和大内侍卫也都只能在内宅外面四处布置警戒,没有特许,谁也不能进内宅来的,所以这里面空荡荡的。现在里面只有宋芸儿、白素梅和白夫人带着小丫鬟荟儿,还有自己的小丫鬟月婵,当然,还有小黑狗。

    杨秋池来到内宅,宋芸儿等人见杨秋池回来了,都很高兴,一起到客厅坐下说话。

    宋芸儿道:“哥,你这新家太大了,我和白姐姐我们几个转了半天都没转完呢。

    小月婵看看空荡荡的房子,也笑道:“是啊,这宅子真地好大,就咱们几个,好害怕的。”

    杨秋池笑道:“没关系的,等你二奶奶、三奶奶她们将那些丫环仆人安置好了,丫环仆人一来,这宅子就会热闹的。”说到宅子,杨秋池想起米员外金屋藏娇的那个金屋花园小宅院,转头对白夫人说道;“白夫人,我想将这次接受的一座花园宅院送给您作将来的住宅。”

    白素梅回来之后,已经将与杨秋池定亲之事告诉了白夫人,白夫人心里很是欢喜。现在听杨秋池这么说,马上猜到了与这有关,不过。杨秋池没开口提亲之前,她是不好主动开口讯问的,只是微笑着问道:“杨公子此举为何呢?”

    杨秋池看了看旁边羞答答地白素梅,站起身躬身施礼,郑重说道;“白夫人,我已经和白姑娘定下了白头之约,恳请能将白姑娘赐予我为妾。”

    听到此言,白夫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今后女儿终身有靠,自由得又是欢喜又是悲伤,点头落泪道:“好好,我答应了……可惜素梅他爹,看不到今天了。”

    白素梅眼圈一红,也落下泪来。

    杨秋池拱手道;“多谢,等白姑娘尽孝三年期满,我就迎取白姑娘过门。”

    白夫人含着泪欣喜地点点头。

    宋芸儿与白素梅也可谓生死之交,也知道当初白家要将白素梅许给杨秋池的事情,虽然她不喜欢杨秋池纳妾,可也很同情白素梅的悲惨遭遇,杨秋池那么帮她们,目的很明显,所以她内心也知道白素梅嫁给杨秋池只是迟早的事情,现在终于确定了,虽然心里有些怪怪的,却也替白素梅高兴。

    现在看见白素梅母女喜极而泣,走到她们身边说道:“伯母,白姐姐跟了我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好了,我哥一定会好好对待白姐姐的。”

    白夫人连连点头称是,对杨秋池说道:“我和素梅还是流犯,这个……”

    杨秋池抢先说道:“这个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们俩受苦的,我将这个花园宅子给您,就是要你三年流期满了之后,能住在我们身边,也相互有个照应。这宅子就算是我的聘礼吧。”

    古代嫁女之后,父母与女儿女婿生活在一起那是很丢人地,所以,杨秋池将那个花园小宅院当作聘礼送给白夫人,这样,将来白夫人住的是她自己的家,也就没人说闲话了。白夫人当然明白杨秋池地想法,心里对他考虑如此周到很是感激,便也不再推辞。

    这时候,秦芷慧和宋晴她们两都已经处置完了来到了内宅。杨秋池把刚才的事情和两人说了,她们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当然没有异议,这样,白素梅这未过门地四奶奶身份也就正式确定下来,只是这纳妾文契要等三年丧期满了才能签,所以,丫环仆人也只能先称白素梅为姑娘,还不能叫四奶奶。

    杨秋池将那一大叠文契拿出来,找出金屋花园小宅院的房契地契,郑重交给了白夫人,然后将剩余文契交给秦芷慧保管。

    此前秦芷慧和宋晴都已经知道杨秋池新任湖广镇远州青溪县知县,现在正要赶去赴任,宋晴最关心的就是带谁去赴任这个问题,不过不好明说,先问道:“夫君,你什么时候去赴任呢?”

    “休整两天,两天后出发。”杨秋池回答,看了看宋晴怪模怪样的样子,马上明白了她这样问的真正用意,故意笑着问道:“你们大奶奶和咱们在宁国府大理那个家,还有那边的生意,现在武昌的新家也必须有个主事的,要不然那么多生意家产没人打理可不行。你们俩谁留在这里呢?”

    宋晴和秦芷慧互看了一眼,都垂下头不说话.

    宋芸儿对杨秋池笑道:“你这不是摆明了为难她们俩吗?她们心里当然都想和你去赴任,可又不好意思,这件事当然由你自己决定呗。”

    这种事情不好开玩笑的,杨秋池也就不再逗她们,说道:“我是这样想的,泥娃娃的娘一直住在我宋伯父家也不是个办法,我想请她主持照料我们在宁国府的家宅和生意,然后让娘和小雪她们来武昌料理这里的家产生意。这样离我们就近得多了,我公差道武昌也能和他们相见。至于泥娃娃和芷慧你们俩谁跟我去赴任……我哪一个都舍不得撇下,干脆两个都和我去吧!”

    宋晴高兴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拉着秦芷慧又蹦又跳。秦芷慧也很高兴,毕竟两人都还只是十六七岁的半大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