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二百四十章 给红绫提亲
    宋晴、秦芷慧下了轿,杨秋池简单介绍了一下,然后和李承明并肩走进大门。南宫雄等六名贴身护卫寸步不离。李承明的夫人龙氏带着小妾们迎上前,亲热地拥着秦芷慧、宋晴两人也跟着进了房门。夏萍带着女护卫也是寸步不离左右。

    院子里跪了一溜的丫环仆人,看来这李承明为了这场家宴,全家上下老小齐动员了。

    一行人先来到客厅叙话见礼。

    李承明先介绍了自己的妻妾儿女,让他们正式给杨秋池见礼。接着,杨秋池也介绍了秦芷慧和宋晴。

    当介绍到宋晴的时候,杨秋池发现李承明的长子李映和次子李杰两人都是两眼放光,盯着宋晴,微微有些奇怪,顺着他两的眼神看过去,这才发现,原来李映、李杰兄弟两是在盯着宋晴身后站着的小丫鬟红绫。

    杨秋池微微一笑,红绫的确很美,难怪这李映一付猪哥样,不由得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看见红绫的样子,恐怕比他们强不了多少。

    不由得想起柳若冰,柳若冰与红绫相比,各有千秋,只不过,杨秋池敢肯定,如果柳若冰来了,她那冷艳的神情,如电的眼神,这些猪哥们绝对不敢直视,偷偷看一眼都要害怕半天。

    介绍并相互见了礼之后,正式入席。

    杨秋池坐了首座,李承明在主座相陪,两个儿子李映、李杰和其他儿女依次而坐。李承明的娘子和几个小妾陪着秦芷慧和宋晴。

    酒席上,李承明刻意奉承,他的老婆小妾儿女们也都很会说话。气氛很快就融洽了。

    酒宴上,李承明提到了钱布政使,还特意为门房王柯有妻另娶的事情向杨秋池正式陪罪,并让他地残疾侄女和杨秋池见了礼。

    杨秋池对这李承明印象很好。只是对李映、李杰两兄弟时不时偷偷看红绫的猪哥样有些倒胃口。

    萧管家安排了歌舞助兴。乐队演奏苗疆乐曲,婉转悠扬的舞曲声中,一队身着苗装的少女来到场中翩翩起舞,其中两个领舞地少女不仅舞姿翩翩,而且衣着容貌一模一样,显然是对双胞胎,长相姣美轻柔,眼波顾盼,脉脉含情。

    杨秋池和秦芷慧、宋晴都没看过这种民族舞蹈,直看得如醉如痴。连声叫好。

    歌舞结束,李承明说道:“杨大人,你我一见如故。我很佩服杨大人的人品才学,有心想送几件象样的礼物给杨大人作见面礼,可听布政使钱大人说,杨大人富甲一方,所以。恐怕咱们这穷乡僻壤的也没什么能让杨大人看得上眼的。我和贱内思前想后,想到一个小小的礼物要送给杨大人,万勿推却才是。”

    杨秋池喝得有些脑袋晕乎乎的。笑呵呵道:“李员外,咱们既然一见如故,也就不用客气了。承蒙你如此厚爱,还要送我礼物,我这人脸皮比较厚,别人送我东西,我到从没有拒绝过。嘿嘿嘿。”

    “如此甚好!”李承明抚掌笑道,向刚才领舞的那两个容貌姣美的苗装少女招了招手,那两个少女低着头小碎步上前跪倒。

    李承明道:“杨大人。这两姐妹名叫霜儿、雪儿,是一对双胞胎,今年十六岁,是我从苗寨买来的苗人,不过她们汉话也还不错。大人觉得如何啊?”

    杨秋池微笑着看着这对双胞胎姐妹,说道:“粉雕玉琢一般可爱,舞姿婆娑,歌喉婉转,让人叹为观止。”

    李承明笑呵呵道:“既是如此,鄙人就把这一对可人儿送给杨大人作为见面礼吧。”

    杨秋池没想到李承明送给自己地礼物居然是两个小姑娘,看她们着实可爱,倒也很喜欢,可以让她们参加珂儿领衔的杨氏私人歌舞团,那可就锦上添花了。

    杨秋池笑呵呵道:“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李承明笑道:“这对姐妹能歌善舞,又懂苗语,既能在大人繁重的公务闲暇之余,看她们歌舞解闷,调剂一下精神,又能对杨大人以后下乡公事什么地有个帮助。所以我和娘子们想了又想,恐怕只有这件礼物方能讨得杨大人欢喜。”顿了顿,又凑过头去神秘兮兮说道:“杨大人,她们可都还是黄花闺女哦。”

    杨秋池哑然失笑,心想,你这肥冬瓜把老子想成什么人了?老子身边现在美女成群,除了妻妾,别的美女都没碰过。不过,刚想到这里,柳若冰幽怨的眼神又浮现在了眼前。

    赶紧摇摇头,把思绪找了回来,转头看看秦芷慧和宋晴,只见她们两虽然也笑嘻嘻看着自己,眼神中分明有着警告:你自己可是说过不再纳妾的,别看见人家小姑娘漂亮,又动了心思哦。

    杨秋池眨了眨眼睛,意思让她们放心好了。这才拱手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李员外了。”

    李承明拱手还礼,对跪在地上的双胞胎姐妹霜儿、雪儿说:“你们今后就是知县杨大老爷地人了,以后要尽心尽力服侍大老爷。”

    两姐妹脆生生答应了,给杨秋池和秦芷慧、宋晴三人磕头见礼,然后起身站在她们身后。萧管家将两人的卖身契交给了杨秋池。杨秋池递给秦芷慧让她收着。

    李承明想了想,满脸堆笑说道:“杨大人,犬子李映今年已经三十好几了,可他们夫妻至今尚未生下一儿半女,老朽很是着急,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杨秋池笑道:“那还不好办吗?公子他一表人才,府上又是家财万贯,纳一房小妾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是啊,老朽也是这个主意。只是这合适地人选一直没有。”抬眼偷偷看了看杨秋池的神情,这才续道:“我听说杨大人有一个小丫鬟,名叫红绫,长得妩媚绝伦。国色天香,还难得有一手绝佳地厨艺,可有此人?”

    杨秋池一怔,转头看了看红绫,见她也正诧异地看着自己。杨秋池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这胖冬瓜难道是打红绫的主意,要纳她做李映的小妾?

    宋晴抢先说道:“多谢您老地夸奖,红绫就是我身后这小丫鬟。”

    “唉呀-!瞧我这老眼昏花的,早该看出来了,”李承明笑呵呵上下打量了一下红绫。啧啧赞叹了几声,“真的是沉鱼落雁之容,羞花闭月之貌!果然名不虚传!”顿了顿。又问道:“不知红绫姑娘是否婚配呢?”

    宋晴笑答:“尚未婚配,我们老爷宝贝着呢。”

    “哦?是啊,这等俊俏地姑娘,难怪杨大人宠爱。”李承明又上下仔细看了看红绫,问道:“老朽冒昧。请问杨大人,红绫姑娘今年芳龄几许呢?”

    杨秋池淡淡答道:“十六。”

    “哦,呵呵-!很好啊。”李承明搓了搓胖乎乎的手掌,想了想,这才鼓起勇气说道:“杨大人,呵呵,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既然红绫姑娘尚未婚配,老朽倒有一个主意,只是有些唐突,不好意思出口。”

    “但说无妨。”杨秋池已经猜到这胖冬瓜要说什么事情。

    果然。李承明一张胖脸笑得都眯成了一条缝,恭恭敬敬说道:“老朽冒昧向杨大人提亲,想请杨大人将红绫姑娘许给犬子为妾,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杨秋池心中暗骂,原来你这老小子送我两个小丫鬟是别有用心啊。

    没等杨秋池张口回绝,宋晴已经抢先说道:“好啊!这可真是门当户对的一门亲事!”转头对杨秋池道:“夫君,红绫今年十六,也老大不小的了,咱们总不能留她在身边一辈子吧,总得给她谋个好人家不是?现在李员外提了亲,李员外乃是堂堂举人出生,李府也是数的上号的大户人家,李家大公子又一表人才,配咱们红绫正好。你说呢?”

    杨秋池心头火腾就起来了,宋晴没有问过红绫就擅作主张答应了这门亲事,甚至都没事先问问自己,杨秋池狠狠瞪了宋晴一眼,哼了一声,不过,这种场合他不好给自己的妾室发火,转头看向红绫,只见她神色凄凉,低头不语。

    秦芷慧看了看杨秋池,又满是怜惜地看了看红绫,想说什么,可到底还是没说出口。

    杨秋池按压下心头火,随即也心想,自己已经决定不纳妾,总不能让红绫一辈子当自己地奴婢吧,她迟早是要嫁人的,如今这大财主李承明提亲要红绫嫁过去做他们家长子的小妾,这对一个女婢来说,应该算得上是上上佳地归属了。自己总不能因为喜欢她就耽误了她的前程。要命的是,这宋晴都已经把话说出去了,红绫是她的丫鬟,她都作了主,就算自己舍不得,可还怎么说?

    杨秋池希望红绫能推翻这个决定,只要红绫不愿意,那自己就好说话了,咳嗽了一声,说道:“红绫,你过来。”红绫低着头,慢慢走到杨秋池身前,跪下。

    杨秋池问:“红绫,我以前就说过,你的事情你自己作主,现在李员外为她地公子提亲,要纳你作他家大公子的妾室,你可愿意?”顿了顿,又强调道:“没关系,你怎么想就怎么说。不愿意也没关系的,有少爷我在这里呢。”

    红绫微微斜眼看了看李映,只见他欣喜若狂地看着自己,两眼放光,哈拉子都快流下来了,恨不得马上和水将自己吞了似地。

    这样的眼神红绫见得多了,凄然一笑,回过头来,向杨秋池磕头道:“少爷,从来没有人象少爷这样对红绫这么好过。红绫本是决意一心一意服侍少爷一辈子的……”

    说到这里,一颗泪珠慢慢滚落腮边,低低的声音续道:“可红绫知道,少爷有难处。红绫心里很明白的……,所以……红绫愿意嫁到李家。”匍匐在地,消瘦的双肩轻轻耸动,低低悲泣。

    听了红绫地一番诉说。杨秋池傻眼了,本以为红绫会拒绝,没想到她已经看出来,宋晴不会让她有机会成为自己的小妾的,她不愿意让自己为难。

    既然红绫自己都当面答应嫁到李家,杨秋池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又狠狠地瞪了宋晴一眼。

    李承明却高兴得两眼放光,大喜道:“太好了!红绫姑娘,你放心,你嫁到我们李家。我们会象杨大人一样对你好地,把你当自己亲闺女一般。嘿嘿嘿”

    李映更是心花火放,上前跪倒磕头。向杨秋池表示感谢。李映地弟弟李杰站在远处,虽然高兴,嘴角却带着一丝嫉妒。

    杨秋池抬手让李映起身,心里很不是滋味,说道:“红绫姑娘的奴婢文契还在我内衙。今日天色已晚,明早再送来吧。”

    “无妨无妨,明早我派萧管家去衙门府上取吧。”李承明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吩咐萧家带红绫姑娘下去安排住处。

    红绫给杨秋池、宋晴和秦芷慧磕了几个头。这才起身,低着头跟着萧管家走了。

    李承明不住嘴地表示感谢,杨秋池已经兴趣索然,无心喝酒,借口醉了,起身告辞,一众人等回到了县衙。

    夜已深,杨秋池让秦芷慧安排霜儿、雪儿姐妹两的住处之后,没理宋晴。一个人气冲冲回到了房里。

    宋晴知道自己惹祸了,畏畏缩缩进了房里,看着坐在床沿上铁素着脸的杨秋池,低声问道:“生气了?”

    杨秋池瞟了他一眼,没说话。

    宋晴小心翼翼地坐在杨秋池身边,扯了扯他的衣袖:“对不起啊,是晴儿不对,没征求你的意见就答应把红绫嫁到他们家,晴儿给你道歉还不成吗?”

    杨秋池终于爆发了,吼道:“不是这个问题!你这样做不仅仅是没有尊重我,更没有尊重红绫!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心里有没有把她当作一个人来看待?在你眼里,她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头牲口?”

    宋晴从没见过杨秋池发这么大的火,她惊呆了,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是李员外的妻妾悄悄给我说了他们要提亲让红绫做大少爷的小妾,求我答应,我……我这也是为她好啊,她迟早要嫁人的嘛!”

    “嫁人?嫁人!她要嫁人那也是人家地事情,关你什么事?你这么上心干什么?人家喜欢上谁了,告诉了咱们,咱们再替人家操办婚事,这才是正经人家应该做的,你现在这算什么?”杨秋池不轻易发火,可一旦发起火来很吓人。

    宋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嘛……呜呜”

    杨秋池瞪着她吼道:“你错在没有把别人当人看!这就是你们官宦之家大小姐惯出来地毛病!”杨秋池呼地站起身就往外走。

    宋晴慌了神,急忙追了上去,一把拉住杨秋池:“秋池哥哥,你去哪里?”

    “我去书房睡!”杨秋池甩开了她的手。

    宋晴又一把抓住了他,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夫君,求求你,不要,晴儿错了,晴儿错了啊,求求你不要把晴儿一个人扔在这里,呜呜呜呜”

    “我心烦,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放手!”

    宋晴没有放,反而抓得更紧了:“夫君,晴儿错了,晴儿知道你心里喜欢红绫,是晴儿妒忌,生怕你有朝一日把她收了房,这才答应他们把红绫嫁过去,晴儿也是女人……晴儿只想守着夫君你,希望夫君你只是我一个人的夫君!每次我想着你在别的女人的床上地时候,我心里就象刀割一样,这种滋味你知道吗?呜呜呜呜……”

    杨秋池没想到整天嘻嘻哈哈的宋晴,内心里却有着这么多的苦,是啊,爱都是自私地,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丈夫爱自己的同时还爱着别人呢?宋晴这样想,秦芷慧何曾不会这样想?就算善良贤惠的小雪,也这样想过的。

    自己每纳一个小妾,就会多一个人受到伤害,也会多一次伤害到她们三个!

    宋晴这样做,说到底,也是出于对她自己情感婚姻的维护,男人当然希望自己找别的女人的时候自己的老婆小妾只是笑嘻嘻说没关系,如果老婆小妾一旦嫉妒,顿时就要暴跳如雷,可将心比心,如果自己地女人爱上了别的男人呢?自己也能笑嘻嘻说没关系吗?

    理解到了宋晴的心思,杨秋池也就心软了,他回过身,将她扶了起来,擦了擦她的眼泪,放缓了声音说道:“晴儿,我知道你的心思,我说过不纳妾了的,你不必为这担心。别哭了啊。”

    宋晴抽泣着点了点头。

    顿了顿,杨秋池又续道:“不论你出于什么原因,今天你擅自答应将红绫嫁给他们就不对,至少你没有尊重红绫。虽然红绫是咱们的奴婢,可她也是一个人,是个活生生的人,咱们应该尊重她,就算要给她找个人家,也应该事先征求她的意见不是?”

    宋晴抽抽噎噎哭着说:“你不是问了她了吗,她也答应了啊。”

    “答应?那种情况下你让她怎么办?你是她的主人,你说要把她嫁出去,她能说个不字吗?”

    宋晴抹了抹眼泪,抽噎了一声,道:“那,那咱们明天还是把她要回来吧,反正卖身契还没给他们的。”

    杨秋池哭笑不得:“这又不是小孩过家家。”

    宋晴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不由得又哭了起来。

    杨秋池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好了,或许这真是红绫姑娘的一个好归属呢,她跟着我没名没份的,有什么盼头。”

    宋晴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才答应了的。”

    杨秋池又道:“这样吧,我明天一早去一趟李员外家,私下里问问红绫,看她过得怎么样,如果她满意,那就最好不过了,不满意,咱们还是接她回来。”

    “嗯-!”宋晴含着眼泪点点头,“明早我和你一起去。”

    第二天早上,天才朦朦亮,杨秋池和宋晴还没睡醒,秦芷慧突然急冲冲跑进房里来,一把撩开了罗帐,急声地叫道:“夫君……不得了了!快起来……出大事了!”声音颤抖,把人的心一下子揪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