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二百五十章 刀下留人
    什么?柳若冰也吃了一惊,却不看棺材里那死尸,只是盯着杨秋池,诧异地问道:“你说这死尸不是王典史?”

    “对!王典史是个跛子,他因为企图强奸云愣的娘子,被云愣打断了腿.就算骨头接好了,腿骨上也会留下骨折愈合痕迹,可这人两条腿的腿骨全部都是光滑完整的,根本没有骨折过!”

    柳若冰马上明白了,也好好瞟了一眼那棺材里的尸体,又说道:“这具尸体的双手也是被分筋错骨手扭脱臼了的.”

    杨秋池哦了一声,仔细刮开骨关节,果然是脱臼了.再检查这男尸的手腕脱臼情况时,意外发现男尸左手小指缺了一小节,从骨头断截面来看,是陈旧伤.

    这男尸和女尸生前都被人用分筋错骨手制服,这人武功应该很厉害,猛然想起云愣不是说过,他被一个女人骗到小巷,那女人突然向他出手,将他制服击昏,醒来就到了典史内衙里.而这两具死尸当晚也出现在了内衙,看来,制服云愣的那个女人与制服这两个死者的人很可能是同一个人,而且,这个会武功的女人很可能就是典史内衙里的人,甚至可能就是王典史的那个小妾!找到这女人,就能揭开一切秘密.

    不过,现在没时间去细细思索这个问题,柳若冰催促道:“咱们快回去停止行刑!”忽然又说道:“芸儿他们到了.”

    随即,便远远听到宋芸儿的声音:“哥~!师父~!你们在哪里!”她们终于赶到了.

    杨秋池大叫道:“芸儿,我们在这里!”跳下长凳子,跑到门口,就看见宋芸儿和南宫雄等护卫往这边跑了过来.

    没等宋芸儿说话,杨秋池已经抢先说了:“云愣的确是被冤枉的,棺材里死的那个人不是王典史!南宫雄,你派两人留下,将棺材钉好,我随后派民壮来将棺材运回衙门殓房停放.我们要赶去停止行刑!”说罢,和柳若冰冲想寺庙山门.

    “等等我!”宋芸儿急步追了上来.

    来到山门外,柳若冰对宋芸儿道:“你骑枣红马带杨大人先去!”

    “是!”宋芸儿抓住杨秋池扔上马背,然后自己飞身上马,搂着杨秋池的腰,一抖马缰,枣红马向山下飞奔而去.

    上山的时候是师父柳若冰搂着自己,下山的时候是徒弟宋芸儿搂着,自己可谓艳福不小,只不过,这种艳福自己该如何承受?恐怕将来的某一天,她们俩注定会有一个人受到伤害,不管受伤的人是哪一个,都不是杨秋池愿意看到的.

    往下奔驰的速度可比往上快得多,杨秋池斜眼看看旁边的悬崖,更是心惊胆颤,干脆闭上眼睛.

    “嗳~!我问你!”宋芸儿在杨秋池耳朵边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师父有这急如闪电的枣红马?”

    既然杨秋池说不认识当初劫走他的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有是蒙着脸的,所以,杨秋池应该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柳若冰,也就不知道柳若冰有这枣红马,可是,他刚刚怎么又知道有这匹马呢?那不是前后矛盾吗?

    杨秋池心里咯噔一下.一个劲叫苦,刚才自己情急之下来不及细想.这可怎么办,随口编道:“昨晚上你去弄吃的去了,我问她这一路上跟着我们是不是走路,那好辛苦的,她就告诉我说她有匹枣红马,能日行千里,夜走八百.”

    宋芸儿还是有些疑惑,迟疑了一下,试探着道:“在武昌你被劫走的时候,那个人骑的好像也是一匹枣红马……”

    “我当时被那人点昏了,醒来的时候没看见什么枣红马啊?难道那人和师父认识?师父把马借给……”杨秋池故意疑惑地转脸过来看她.

    /“不不,我是联想到的,嘻嘻,”宋芸儿赶紧打断他的话,又岔开话题问道:“对了,你刚才在法场怎么叫我师父是柳姐姐?”“我……我总觉得你师父好年轻,叫前辈把她给叫老了,还是叫姐姐合适,可能当时着急,随口就叫出来了.”

    “我师父是年轻,可你也不能叫她姐姐啊,你叫她姐姐,她是我师父,那你不就比我大一辈了吗?那将来……你存心占我便宜!我不干!以后不许叫了,听见了没?”

    “哦~!下次不敢了.”杨秋池装傻苦着脸说.其实,他心里明镜似的,宋芸儿哪里是在担心自己占她便宜,她是在担心如果自己和她师父平辈论交,那自己与她就是尊幼关系,尊幼通婚那可是**,那样的话她就不能嫁给自己了.

    杨秋池对宋芸儿这一番苦心如何不知,心里有些感动,随着马的奔驰颠簸,杨秋池能感觉到宋芸儿已经发育的身体的曲线,心中一荡,却不知如何处置这乱麻的情丝.

    这枣红马真是匹神驹,两人说话间,便已经如旋风一般下山来到了法场.

    赵把总欣喜地说道:“杨大人来的正好,刚刚午时三刻,可以行刑了吗?”

    杨秋池手一摆:“这件案子另有蹊跷,本官需要详查上报,现在停止行刑,将死囚云愣押回衙门牢房!”

    哗~!杨秋池这个命令一下达,众人都惊呆了,“刀下留人”这法场上最有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围观百姓更是纷纷议论,那十几个等着收尸的苗众更是惊喜交加,咕咚跪倒,口称青天大老爷,连连给杨秋池磕头.

    正跪在地上搂着儿子的苗寨寨主云天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了儿子云愣一眼,也正看见云愣同样又惊又喜的目光,知道自己没听错,猛地放开儿子,跪爬几步,对杨秋池拱拱手,泪水哗哗直流,话语哽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将脑袋猛地磕向地面,咚咚有声.

    杨秋池急步上前将他搀扶起来,说道:“云寨主不必如此,看来,你儿子的案子的确另有隐情,本官回去立即侦查,力争尽早破案.”

    “多谢……!多谢……!”云天擎终于能说出话了,却找不到比这两个字更能表达自己心情的话语.

    杨秋池又道:“不过,案件侦破前,云愣还不能走,要先羁押在衙门里,云寨主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令公子的.”顿了顿,又凑过头去低声道:“我给你看的那个锦衣卫腰牌的事情和我的身份,云寨主一定要保密,却不可泄露出去!”

    云天擎躬身道:“云某省得其中厉害的,大老爷放心好了,云某决不敢泄露半句.大老爷对我云家恩重如山,以后赴汤蹈火,只要大老爷言语一句,云某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杨秋池笑了笑:“好说,好说!”

    云天擎这才跑过去抱住儿子说:“你这个憨崽,还不快给杨青天杨大老爷磕头,感谢大老爷救命之恩呐!”

    云愣这才反应过来,鬼门关上走了一遭,这死里逃生的滋味,同样让他欢喜得几乎要荤死过去,双目含泪,嘶声道:“谢谢!谢谢青天大老爷救命之恩!”他双手反绑挣扎着要给杨秋池磕头.

    杨秋池摆了摆手,吩咐松绑,将他押上囚车带回衙门.

    赵把总这时也下了凉棚来到杨秋池身边,迟疑了一下,问道:“杨大人,你没弄错吧?”杨秋池道:“那个死了的王典史的腿被打断的事情没错吧?”

    “没错啊,当时还是我带兵将他从苗寨救回来的,左腿小腿整个给打折了,怪模怪样翻在一边好吓人的.抬回县城找了郎中给他接了骨,足足在床上躺了好几个月呢.”“这就对了,那这件案子肯定另有隐情,等我查清楚再说.”

    杨秋池吩咐将囚车和云天擎押回县衙,又等了一会,柳若冰和南宫雄等六名贴身护卫才赶到法场.

    由于今天斩了那江洋大盗,所以杨秋池按规矩先到城隍庙去烧了香,然后才回衙门,衙役们跟在后面大放爆竹,杨秋池升堂“排衙”,三班衙役齐声吆喝驱赶鬼魂祟气,这监斩才算完.

    杨秋池随即发出票牌,拘捕给王典史验尸的忤作、王典史的跟班长随钱贵,并派出民壮去镇江寺将那两具棺材运回衙门殓房停放.

    这忤作就在县城里,不过跟班长随已经回乡下去了,捕快们兵分两路去抓人.

    趁这功夫,杨秋池退堂回内衙吃饭休息一会.宋晴、红凌等人听说杨秋池刑场上演了一幕惊心动魄的“刀下留人”案之后,又像一群小麻雀一般兴奋地开始唧唧喳喳议论起来.

    杨秋池刚刚吃完饭,喝了一盏茶,门房张妈来报,说忤作抓回来了,老爷可以升堂问案了.

    杨秋池带在和跟班护卫师爷,前呼后拥来到大堂,升堂之后,吩咐将忤作押上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