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有喜了
    酒宴上推杯换盏,杨秋池刻意加深与这位一呼百应的苗寨寨主的关系,而云天擎父子对杨秋池又是十二分的感恩戴协,所以这酒宴喝到尽兴而散。

    四里八乡的苗寨的苗从得知老寨主和少寨主都无罪开释,蜂拥而至,几乎挤满了清溪县城的大街小巷,他们来到了衙门前磕头感谢了圣恩和县太老爷杨秋池的恩德,然后簇拥着老少两位寨主,敲锣打鼓回苗寨去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已经是下午时分,月婵虽然早就来报说秦芷慧已经起床了,可杨秋池直到这一刻才得空,醉醺醺回到了内衙。

    众女都在客厅说话,秦芷慧和宋晴见杨秋池醉眼朦胧东侧西歪,又好笑又心疼,赶紧吩咐小丫鬟红绫准备醒酒汤。秦芷慧搀扶着杨秋池坐下,先给他端了一杯浓茶喝了,这才说道:“老爷,宋姑娘昨晚上临走之前才一再嘱咐你,别喝太多的酒,你怎么大中午的就喝成这个样子了。”

    杨秋池眯着个醉眼,树起指头摆了摆,笑道:“今天这酒不能不喝啊高兴呢!”

    宋晴坐在杨秋池身边,好奇的问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

    杨秋池没有回答宋晴的问话,而是笑嘻嘻看着白素梅问:“素梅,你猜猜看,是什么事情值得我这么高兴呢?”

    白素梅和白夫人互视了一眼,摇了摇头:“我猜不出!”

    “猜猜!你猜猜!”杨秋池脑袋直晃,手指头在空中乱舞:“这个消息与你有关的,也是你和伯母你们两最希望捉到的!”

    白素梅和白夫人又相互看了一眼,白素梅突然喜道:“一定是朝廷升了你的官!”

    “不对!”杨秋池脑袋也在摆,手指头也在摆,“你再猜猜——我提示你一点,这公文是大理寺发来的,管刑名案件的大理寺发来的!”

    白素梅偏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欣喜的叫道:“那个害得我爹惨死的吴阳俊定了死罪?”

    杨秋池笑嘻嘻点了点头:“对了!吴阳俊已经被凌迟处死,高兴吧?嘿嘿。”

    白素梅和白夫人欢呼了一声,她们最恨的就是这个当初白千总的副手吴阳俊,正是他的谋反,连累白千总被缘坐处死,如果不是杨秋池相救,白夫人母女两也已经做了鬼了。现在听说他已经凌迟处死,为白千总报了仇,都是大敢快意。

    白夫人欢喜得两眼含泪,双手合什,向冥冥中的夫君默默禀告着这个消息,以宽慰他在天之灵,白素梅挽着母亲的手,盈盈落下泪来。

    杨秋池等白夫人母女情绪稍稍平稳了一些,才笑呵呵说道:“素梅,你刚才只猜对了一半,你再猪猪,还有一半是什么?也是与你们有关系的!”

    白素梅眼里含着欣喜的泪花,微微有些意外,想了想,慢慢摇了摇头。

    宋晴扯了扯杨秋池的衣袍,嗔道:“夫君!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白素梅和白夫人听说这件事还与她们有关,都瞅着杨秋池。

    杨秋池环视了众女一眼,这才对着白夫人和白素梅母女两笑呵呵说道:“皇上下旨大理寺,下文赦免了伯母和素梅你们母女两的缘坐之罪,你们现在自由了!”

    哇~~!宋晴第一个叫了起来,白夫人和白素梅却还没反应过来,怔怔的看着杨秋池,不。

    杨秋池以前并没有将自己为她母女二人请求赦免的事情告诉她们,所以,她们不知道因为为什么而被赦免。

    杨秋池笑着解释道:“上次抓获吴阳俊,是伯母和素梅你们的功劳,我在上报的时候说了,还特别皇上赦免你们的罪责,果然皇恩浩荡,赦免了你们的缘坐之罪,你们不用胣流刑了,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了!”

    白夫和白素梅两人这才明白,欣喜的紧紧搂在一起,高兴得眼泪哗哗直流。

    杨秋池摇摇摆摆走到白素梅面前,俯身说道:“素梅,请原谅,秋池以前没有告诉你请求皇上赦免的事情,因为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赦免。”

    白素梅离开母亲的怀抱,满眼泪花凝视了杨秋池片刻,忽然站起身,扑进了杨秋池的怀里,欣喜的呜呜哭了起来。

    白素梅是杨秋池未过门的妾室,只因要居丧三年,所以没有与杨秋池圆房,秦芷慧等人虽然叫她白姑娘,其实已经将她视作姐妹一般,现在眼见她搂着杨秋池哭泣,倒不觉得有何不妥,而是为她母女重获自由而感到高兴。

    杨秋池搂着白素梅的细细的腰肢,本想趁着酒兴和她亲热一番,见她哭得向日葵代雨,倒不好意思就此轻薄于她,再说还有众女在侧呢。

    白夫人站起身,含着眼泪对杨秋池说:“杨公子,多谢你为我们请命,皇上才赦免了我们的罪责。”福身就要施礼,杨秋池急忙一手托住她的手臂:“这可使不得,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您还这么见外,你是长辈,给我这晚辈施礼,这不是要折我的寿吗?我可还想多活几年呢。”

    白素梅的杨秋池的怀里正喜极而泣,听了这话,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赶紧擦掉了眼泪。

    杨秋池笑道:“既然大家高兴,咱们今天不醉不散!”

    红绫早就端着醒酒汤进来了,见杨秋池他们正心情激荡,不敢打扰,此刻得空,赶紧端了上来。杨秋池很高兴,接过来一口饮干,吩咐红绫:“你快去准备一桌酒菜,把你最好的手世拿出来,咱们庆贺一下!”

    嗯!红绫欣喜的点点头,小碎步奔了后堂,杨秋池又吩咐小丫鬟月婵去后花园将这件事情告诉枊若冰,请她也参加酒宴,枊若冰听说这等喜事,也来到客厅,向白夫人道了喜。

    酒宴很快摆下,众女围着杨秋池坐下,杨秋池心情高兴,本来已经和云天擎喝了个酩酊大醉,现在科技情报红绫准备的醒酒汤,便已有了三分清醒,待得看着红颜在侧,一个个莺莺燕燕,心中欢喜,又醒了两分,加上枊若冰破例参加酒宴,更是高兴,这酒又醒了两分。

    杨秋池举起酒杯,说道:“来来来!各位美女——还有伯母,枊前辈,咱们共同为白夫人母女两大仇得报,重获自由,干此一杯!”

    众人齐声说好,站起身端着酒杯,向白夫人和白素梅道了喜,一饮而尽。

    杨秋池放下酒杯,发现旁边的秦芷慧虽然举了酒杯,却没喝酒,微微一怔,问道:“芷慧,你怎么不喝呢?”

    秦芷慧俏脸一红,端起酒杯,犹豫的看着杯中酒不知如何是好。

    站在她身后的小丫鬟月婵碎步上前,接过秦芷慧手中的酒杯,笑道:“少爷,我们二奶奶这些天身体倦怠,这杯酒就让奴婢替奶奶喝了吧。”说罢,没等杨秋池开口,已经一饮而尽。

    杨秋池听了这施加在,猛然想起上午的事情,给了自己脑门一巴掌,叫道:“哎呀!真该死!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拉着秦芷慧的手,当着这么多人,不好意思直接问,便含糊的道:“芷慧,你是不是是不是不舒服啊?找个郎中给你瞧瞧,好吗?”

    秦芷慧的脸更加红了,正要说话,忽然皱着眉头,捂着嘴跨进了内堂,贴身小丫鬟月婵紧跟着进去了。

    过了好一会,月婵才抵扣着秦芷慧回到酒桌旁坐下。

    枊若冰好好的看了看秦芷慧,说道:“秦姑娘,把手伸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按道理,宋芸儿和杨秋池以兄妹相称,枊若冰是宋芸儿的师父,长一罪,所以,枊若冰应该称呼秦芷慧,宋晴两人为二倒媳妇,三倒媳妇,可是,自从枊若冰来到杨家内宅,对秦芷慧,宋晴都只称姑娘,也只让她们叫自己前辈,这个中缘由,只有杨秋池心里明白。

    秦芷慧红着脸把手伸过来,枊若冰伸两指搭在秦芷慧的手腕上,过了一会,才淡淡说道:“秦姑娘,恭喜你了,有喜了!”

    “真的?”杨秋池惊喜的大叫一声,抓住秦芷慧的手腕,也摸了一下,他中医没好好学过,不懂号脉,自然摸不出什么名堂来,问秦芷慧:“芷慧,你有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我又不知道”秦芷慧欣喜而又羞涩的回答。

    “你的月事不是两个月没来了吗?还说不知道!”

    秦芷慧大羞,这下脸蛋更成块大红布。

    这下确定,了众女和伺候的丫环仆人们都纷纷向杨秋池和秦芷慧恭喜,杨秋池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杨秋池说道:“既然如此,欺上压下慧就以茶代酒好了。”

    大家知道这件事之后,更是喜上加喜,这顿酒宴喝得十分的畅快,直到杨秋池彻底酩酊大醉,这才作罢。

    秦芷慧有喜,为了后代着想,自然不能侍寢,当下还是由宋晴和红绫将他抵扣回去睡了。

    第二天,杨秋池又另外安排了两个有经验的老妈子照顾秦芷慧,把她当成大熊猫一般好生照顾着,就怕出点什么差错,害秦芷慧都有些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