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线贯通
    联想到圆妙认罪的情景,杨秋池越想越不对劲,当时自己并没有找到圆妙杀人的直接证据,只是发现了圆妙与圆慧两人同性恋,而这件事情充其量很丢人,却不是犯罪,不会被判刑,相对杀人而言,更不会掉脑袋,为什么圆妙要承认杀人?

    难道是丑事被揭露,伤心之下想自杀?不对,她想自杀也不可能选择这种方法,她完全可以体面的上吊,而不是被关进大牢,游街示众之后在众人面前被砍头。

    最有可能,是她在替别人扛罪!替谁呢?圆通吗?

    一想到圆通,杨秋池脑袋里噔的一下亮了,前面圆觉说了,圆通会武功,这尼姑庵里恐怕也就只有她才能独自一人活活扼死圆慧,并将尸体扛到陡峭的三四里以外的山顶上去!如果凶手就是这尼姑庵里的尼姑,那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个会武功的圆通!

    圆通为什么要杀圆慧?为了情?什么情?同性恋的三角纠葛?

    从前面圆觉所说来看,圆通听着也象是个同性恋,既然她能与死者圆慧有这种关系,当然也可能与圆妙有这种关系,而且很可能两人的这种关系在死者圆慧上山之前就存在了。也许正是后来这种关系被死者圆慧知道了,圆慧生气了,才与圆通断绝了关系,以至于后来虽然圆通从地痞手里救了圆慧,圆慧也不承她的情和她重归于好。

    如果能查清楚圆通与圆妙有同性恋关系,那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圆妙要扛罪,也能解释为什么案件发生后圆通就马上下山化缘,还能解释为什么圆妙要穿死者圆慧的衣裙假了圆慧上山。种种疑惑就一笔贯通了!

    可如何证明圆通与圆妙也有同性恋的关系呢?杨秋池拍了拍脑袋。忽然眼睛一亮,对啊,昨晚上提取的圆妙**上地擦试物还没有进行检验,假如自己前面的推测是真的。那么圆妙的**上地唾液斑就很可能是混合唾液斑,是圆慧和圆妙留下的,当然,如果圆妙与圆通有这种关系之后洗浴过,或许不会留下唾液斑,只能看看自己的运气了。

    杨秋池让宋芸儿在房间里缝补官袍,自己提了法医物证箱和昨晚上提取的擦试物检材,来到隔壁房间,进行了血型检测。

    果然不出所料,圆妙**上的唾液斑是混合斑痕。检出了两种血型,一种是BO型血,与死者圆慧的相同。另一种却是A型血,而圆妙的是OK型血,由此可知,圆妙**上一共有两个人的唾液斑,一个是死者圆慧的。另一个很可能就是圆通的!

    如果是这样,那圆妙与圆通、死者圆慧都有同性恋关系,很可能就是这种关系处理不当。导致了这场凶杀!

    杨秋池回到房间,见宋芸儿还没缝补好官袍,便坐在床上看她忙碌。继续思考这其中地关节。

    如果真是圆妙替圆通扛罪,这就说明,圆妙心中对圆通还是有感情的,这种感情很深,不仅可以原谅圆通与死者圆慧好,甚至还达到了让圆妙主动为她扛罪的地步。

    当时杨秋池威胁说如果不认罪,一旦查清楚。会判凶手死罪。杨秋池找到圆妙与圆慧同性恋地证据让圆妙清楚地知道了杨秋池破案手段的高明,也深信杨秋池能够侦破这件案子,杨秋池也威胁一定要继续查下去,这种情况下,圆妙决定李代桃僵,自己出面认罪,让杨秋池不再继续查下去,从而保护圆通。

    如果是这样,那真相就可能是这样的:最先圆通与圆妙好,圆慧上山后,圆通又与圆慧好,但圆慧喜欢的却是圆妙,纠缠圆妙,圆妙不知用了什么法子让圆通回心转意,圆通还杀了圆慧,或者与圆妙两人合谋杀了圆慧,然后圆通下山化缘,再偷偷跑回来处理尸体伪造了奸杀现场。总之,这是死者圆慧上山之后,破坏了圆通和圆妙的同性恋关系,死者圆慧地第三者插足,导致了这场情杀。

    其实,这里面的破绽还是很大的,昨晚上也曾经在杨秋池地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当时无暇细想,现在冷静下来,也就发现了。

    宋芸儿已经将官袍缝好了,虽然她这个官家大小姐以前从没做过针线活,但见过家里的丫环仆人做过,而且这种事情女孩子本来就有天份,做得一会也就熟练了。

    虽然缝得不能跟人家那些绣娘相比,但也还不错,至少看得过去。宋芸儿欣喜地将官袍伸展开,自己歪着脑袋欣赏了一下,转过头看了杨秋池一眼:“嗳-!芸儿缝补手艺怎么样?”

    没听到杨秋池的回答,宋芸儿这才发现,杨秋池没有看她,而是傻愣愣在想着什么事情,微觉诧异,捅了他一下:“哥!想什么呢?都想傻了!”

    杨秋池这才反应过来,说道:“这件案子肯定另有隐情,必须提审圆通!”

    听了杨秋池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宋芸儿这才知道杨秋池是在想案子,嗔道:“一天到晚就知道案子案子!这可是芸儿我第一次缝补衣袍,你也不看看。”

    杨秋池这才发现宋芸儿已经将衣袍缝好了,有些愧疚又有些感动,接过官袍瞅了瞅,点头赞叹道:“芸儿真不错,这缝补手艺嘛-!我想,天上的七仙女也不过如此了。”

    “德性!”宋芸儿欣喜地白了他一眼,“快穿上吧,破案去!”

    宋芸儿服侍杨秋池穿好官袍,两人洗漱完毕,出了小禅院。

    在大雄宝殿摆下临时公堂,提审圆通。金师爷做在旁边师爷席上,准备制作口供笔录。

    在这熟悉的大堂上,杨秋池不由又想起,昨天晚上柳若冰还站在自己身后,今天,她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唉-!柳姐姐,秋池何时才能与你共剪西窗烛?

    这时候,南宫雄等护卫已经将圆通带上了大堂。圆通向杨秋池合十施礼。

    这圆通身高一米七左右,浓眉大眼,身体的确很强壮,如果不是她胸脯高耸,没有喉结,乍一看还以为是个男的呢。

    杨秋池不急着问话,他先提取了圆通的血样,回到房里进行了血型检测,果然是A型!与圆妙**上发现地混合唾液斑中血型相同,证明了圆通与圆妙两人很可能是同性恋关系。死者圆慧很可能就是圆通为了情而杀死的。

    不过,截至目前,杨秋池并没有直接证明圆通犯罪的证据。怎么办?现在有了这个检验结果,让杨秋池心中有了底,所以,他只沉吟了片刻,就立即找到了一个撬开圆通的嘴,让她认罪的办法。

    杨秋池回到大堂,盯着圆通看了半天,不说话。

    圆通知道上面坐的是知县大老爷,不敢抬头。

    杨秋池终于问话了,声音冷冷的:“圆通,你可知罪?”

    “贫尼不知。”圆通合十,声音倒还算悦耳。

    “大胆!”杨秋池桌子一拍,“你因为恼怒圆慧骚扰威胁圆妙,这才与圆妙串通好了杀死了圆慧,然后借口化缘下了山,想借机潜逃,是也不是?”

    “贫尼冤枉,贫尼没有杀圆慧,也没有潜逃,贫尼是回庵的路上遇到各位官爷,这才被抓回来的。”

    杨秋池哦了一声,转头看了看南宫雄。南宫雄点点头表示圆通说的没错。

    “好!就算你没有潜逃,你也是心存侥幸,以为本官没有抓住你和圆妙合谋杀死圆慧的把柄,所以大着胆子回来了。”

    “贫尼没有杀圆慧,请大人明察!”圆通不温不火,不紧不慢地回答。

    这假小子尼姑倒还有点分量,临危不乱,杨秋池心中赞了句,说道:“本官问你,圆慧上山之后,你是否与他要好。”

    “是,我们是老乡,她身子比较弱,所以我常常帮她。”

    这个不能说明什么,杨秋池当然知道,话锋一转,沉声问道:“那后来你们怎么又闹翻了?”

    “哪有此事?贫尼和圆慧关系一直不错,其实,贫尼与庵里各位的关系都不错的。”

    “是吗?你和庵里所有的师太都是一起吃饭、做功课,打雷下雨她们害怕了你都去陪着她们睡觉吗?遇到地痞欺负她们,你都拿棍子赶他们跑吗?”

    圆通微微一怔,她没想到杨秋池知道这么多事情,低头不语。

    杨秋池冷冷道:“你不要以为你不说话,本官就拿你没办法!你是不是想尝一尝大刑的滋味呢?”

    圆通抬头瞥了一眼杨秋池,眼中闪过一丝讥笑,还是没有吭气,好像这等事情威胁不了她似的。

    杨秋池心头火往上冲,桌子一拍,喝道:“来人!把她拖下去,脱了裤子,重打五十大板!然后上夹棍,再上拶指……”

    两个锦衣卫上前就要拖圆通,圆通一抖手,这两个锦衣卫护卫猝不及防,竟然被震得蹬蹬倒退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