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二百九十三章 绣花鞋垫
    歌场上众人见杨秋池回来,都欢呼雀跃,刚才杨秋池接了苗家寨寨主女儿的定情信物绣花鞋垫,在他们看来,这门亲事就已经定下来了,自然高兴,都怂恿着云露继续和杨秋池对歌。

    后面的对歌霜儿再不敢乱来,都想了一些答谢的歌,歌词切合身份又不失礼,教给杨秋池唱了,大家都鼓掌叫好,觉得这知县大老爷一点都没架子,把他们当自己人一般,大伙对杨秋池都感到十分的亲切。

    这场赛歌一直赛到深夜这才慢慢散了。

    当晚,杨秋池住在云天擎寨主家里,他们一家现在对杨秋池的态度由原来的恭恭敬敬便成了十分的亲热,已经将他视为苗寨寨主的乘龙快婿了。

    尤其是云露,对杨秋池就像对自己的夫君一样无微不至的体贴照顾,不让霜儿,雪儿插手,都是自己亲自动手,又服侍洗漱又准备醒酒汤醒酒,还抽空把杨秋池的床也铺好了,晚上口渴喝的水,甚至红漆马桶都准备妥当,这才脉脉含情的离开了。

    这下杨秋池更是不知所措,霜儿,雪儿服侍他睡下之后,躺在床上心想,明天一定要把这件事解释清楚,要不然,这可就麻烦了。

    第二天早上,杨秋池还在睡梦中,宋芸儿就跑进他房间了,摇他说道:“嗳!起床上,大懒虫了,该练功了,我不是说过了吗,练功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每天都要练,丝毫不能耽误的。”

    杨秋池头有些痛,闭着眼睛吟道:“真是浓睡不消残酒,试问郑卷帘人,却道海紫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吟罢,这才一骨碌爬起身。

    宋芸儿哼了一声,道:“昨晚上刚定了亲,难怪今天这么高的兴致。”

    杨秋池见她噘着个嘴,便拉着她的胳膊摇了摇:“小气包!都说好了,等一会洗漱好,我就去找云寨主说清楚这个误会,好不好?”

    宋芸儿见他睡了一觉还没把正事给忘了,欣喜的点点头:“快起来,现在还早呢,洗漱完了咱们先练功。”

    嗯!杨秋池答应了,这内功关系到自己和妻妾的幸福,那可不能耽误。

    杨秋池起了床,霜儿,雪儿两姐妹睡在外间,早就起身了,见杨秋池起了床,急忙打开门窗透透气,云露好像就等在门外面一样,浑身散发出青春的气息,兴冲冲跑了进来,扑闭着大眼睛说道:“秋哥,你起床了?”

    杨秋池点点头:“云姑娘,你这么早就起来了啊!”

    云露展颜一知,如绽开的山茶花:“我早起了,过来看看你,我去给你打水洗漱。”说罢,转身就要走。

    杨秋池道:“别!这种活让霜和,雪儿她们小丫头去做吧。”

    “没关系,我们苗家不讲这些的。”说罢,出了房门,很快,用木盆端了水回来。

    杨秋池道了谢,问道:“你爹他们呢?起床了吗?”

    “爹昨晚上喝醉了,还在床上躺着叫呢,我哥已经起来了,要不我去叫爹起来。”

    “不用了。”杨秋池道,“我有话和你说。”转头看了看宋芸儿和霜儿,雪儿两姐妹。

    宋芸儿说:“这山寨的空气真好,我们出去走走。”说罢,背着手出了房门,霜儿,雪儿很乖巧的跟在后面出了门,顺手将门带上。

    云露羞红了脸,偷偷看了看杨秋池,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杨秋池在他旁边坐下,一时不知从何开口。

    云露又看了一眼杨秋池,微微一笑,低下头,轻轻说:“秋哥,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听着呢。”

    杨秋池期期艾艾道:“我昨晚我不知道那绣花鞋垫”

    “你不嫌弃我,我可高兴了,昨晚上我高兴得一夜都没睡好呢。”云露飞快的瞟了一眼杨秋池,羞涩的说道:“我爹娘,我哥都可高兴了。”

    杨秋池心里一个劲叫苦,硬着头皮说道:“其实,我不知道那是定情的信物,所以我,真的很抱歉”

    云露抬起头,涨红着脸不信的看着杨秋池:“秋哥,你是嫌弃我们苗家吗?”

    “不不!你误会了!”杨秋池连忙摇头摆手:“我和你爹,你哥哥都情投意合,我挺欣赏你们直率坦城的性格,真的!”

    “那,你是不是嫌弃我得的难看?”

    “不不!云姑娘娇美如花,就算山里最美的鲜花全部堆在一起,也没你漂亮。”杨秋池不由自主说出了心里话,说完又后悔了,自己这样夸她,虽然说的是心里话,可是会让她误会的。

    “谢谢你的夸奖。”云露娇美的脸上飞起了两朵红霞,“那秋哥你刚才说的意思是”

    杨秋池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便道:“我,我家里已经有了几房妻妾了”

    云露笑了:“这我已经知道,我爹都告诉我了,说你有一妻三妾,其中一房妾室在守教,还出过门。”云露抬起一张俏脸直视着杨秋池,略带羞涩的说道:“秋哥,你放心,我过门后,会一心一意服侍婆婆和你的,我也懂得廖怎么与四位姐妹相处,我虽然是苗家女子,却也懂得你们的规矩的。”

    杨秋池心中感动,可现在必须硬着心肠拒绝,要不然,后面就更难收拾,说道:“你一个苗家寨寨主唯一的千金,嫁给我做妾室,你爹娘,你哥会同意吗?”

    “当然同意,这还是我爹娘他们的主意呢!”

    “啊?”杨秋池吃了一惊:“他们的主意?”

    “是啊,我爹和我哥被释放之后,天天在家里有事没事就说你,把你夸得跟神仙似的,说你不仅救了他们的命,人也很不错,又仗义又有本事,说想把我嫁给你。”

    杨秋池故意愤愤的说道:“这这云寨主怎么能包办婚姻呢?也不征求你的意见,真不像话”

    “我爹娘征求了我的意见了的。”云露打断了他的话,“可当时我也只是听他们说起你,有几分不相信,他们知道我的脾气,便让我自己去打听一下,自己做决定。那时候我就想,这个年轻的知县大老爷真有这么大本事吗?后来我每次进城都打听你,这才知道了你好多事情。”

    “哦?你偷偷打听我?”一个女孩子这么关心自己,杨秋池有些自豪,“你都打听到什么了?”

    “县城里的人把你说得更神,不仅说你破案如神,还说你连县衙门的土地爷都能请来帮忙断案,说得神乎其神的,我不信你真有那么神,问了好些人,都这么说,说好多人亲眼看见的,我这才信了,秋哥,你真厉害!”

    云露眼中闪出钦佩的光芒,有点像宋芸儿看他的眼神,杨秋池有些慌乱,忙道:“这么说你还了解我不少哦。”

    “是啊,我爹本来要亲自向你提亲的,我不干,我说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办,前两天才说的,你就来了,也许是老天爷帮忙,昨晚上你来歌场,我们依照苗家的规矩唱山歌定情,你收了我的定情信物,我好高兴!”说罢,云露眼中闪出喜悦而幸福的光芒。

    杨秋池知道,心谤腹非当机立断,斩断这情丝,说道:“你真的喜欢我吗?”

    “嗯!你救了我爹,我哥,他们本来就想将我嫁给你作为报答的”

    “那不是喜欢,那是感谢。”杨秋池打断了她的话。

    “可我也喜欢你啊。”云露很认真的说道。

    杨秋池心中很感动,恐怕只有苗家少女,才敢于这样直白的表露自己的情感,说道:“你那都是听别人说的,你和我见面还没别到一天呢。”

    “可我已经很了解你了,我这些日子到处都打听你,大家都说你好,那还错得了吗?”

    “那是他们说的,你并没有真正和我接触过,其实很不了解我的。”

    云露脸上有些迷惑,她不知道杨秋池说的听别人说和直接直接了解有什么区别。

    杨秋池低声道:“你知道我有一妻三妾,还不准确,你方才也看见了那个宋姑娘了,她对我一往情深,我迟早会娶她的,还有另外两个姑娘,都对我待机宄,我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娶她们过门的,所以,准确的说,我会有一妻六妾(这一次杨秋池也没算月婵,毕竟那也只是月婵的一厢情愿)七个女孩,如果你嫁给我,那就是八个。”

    杨秋池盯着云露的眼睛,说道:“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云露茫然的摇摇头,她毕竟才十六七岁,对夫妻家庭生活没有什么了解。

    “这就是说,你要与七个女人抢一个夫君——你知道这又意味着什么?”

    云露眼睛暗淡了许多,又轻轻摇了摇头。

    “这意味着,如果五天一轮的话,你要三十五天之后才能和我亲热,但相聚呼人五天,五天之后,你又要等三十五天,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云露慢慢低下了头,半响,才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