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二百九十六章 死一个死两个还是死全部
    杨秋池哈哈哈大笑:“你当我是傻瓜吗?我杀了皇上,我也就死定了,那时候我被凌迟处死,苦不堪言,你们还不如现在把我杀了好了。”

    程济冷笑:“你怕凌迟?嘿嘿,要知道,不公朱棣会凌迟,我们也会!而且,如果需要,我们现在就可以将你凌迟处死,祭奠被你害死的弟兄们。”顿了顿,又道:“你很聪明,只要你愿意杀朱棣,我们相信你会想到办法杀死他,然后从容逃脱的。”

    “哦?你们把我看得太高了吧。”杨秋池笑道。不过,说实话,自己连立大功,真要杀朱棣然后从容逃走,并不是不没胡机会的。杨秋池问:“你们就不担心我假装答应了,脱身之后就反悔吗?”

    “你不会的?”程济笑道。

    “为什么?”

    “因为我们会给你服一种毒药,两个月之后发作,两个月内,你还杀不了朱棣,就会毒发而死。”

    “嘿嘿,你们倒很会算计,不过,任何毒药都能找到解药的,皇宫集中的太医恐怕是全国最有好的郎中了,难道还解不了你的毒药?”

    “解不了,除去路途的时间,你就没有多少时间了,所以没那么多时间给他们慢慢研究。等他们找出这毒药的解药,你恐怕早就毒发而死了。”程济很自信地笑了笑。

    “万一他们及时发现了这解药呢?你们的计划不就落空了?”杨秋池冷笑,其实,他心里很明白,他们绝对不会把这步关键的棋押在运气上。必然还有其他方法来钳制自己。

    果然。程济淡淡笑道:“所以,我们只能留下宋姑娘。”

    “你们……你们要留下芸儿作人质?”

    “是的,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程济作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哈哈。”杨秋池大笑,“这有什么用?宋芸儿又不是我妻妾,我凭什么管她的生死!哈哈哈。”

    宋芸啊了一声,颤声道:“哥……你说什么!”

    杨秋池硬着心肠不去看宋芸儿,冷笑道:“除非是我自己地妻妾,别的女孩子的生死关我什么事情。”

    宋芸儿悲声叫道:“哥……!你……你……!”

    程济哈哈大笑:“宋姑娘,你别着急,杨大人故意装出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你是他心肝宝贝,他宁可自己死,也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的。”

    宋芸儿刚才眼泪都快下来了,听了程济这话,竟然忘了这是敌人,欢喜道:“真的?”

    “当然是!”程济笑呵呵道,“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走上高台。从旁边那看守手里接过单刀,放在宋芸儿的一条小腿上,对杨秋池道:“杨大人,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吹断宋姑娘这条腿。”

    宋芸儿惊恐地大叫了一声,想把腿缩回来,可是,她的双腿被牛筋绳索结结实实捆在一起,并绑在地上的一个铁环上,根本缩不回来。

    杨秋池傻眼了。面对这种现实地威胁,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了大气,说道:“你别伤她,我答应就是。”

    程济将单刀交还给看守,笑呵呵对宋芸儿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这时候,宋芸儿也已经知道,杨秋池刚才那样说,其实是不想自己作人质有危险。不过,既然都落在了他们手中,作不作人质又有什么区别呢。

    杨秋池道:“就算我杀了皇上,还有太子朱高炽。皇们也轮不到建文的。又有什么用呢?”

    “这你就不用管,我们要的就是朱棣死后的混乱。总之。你杀了朱棣,就算大功告成。”

    “可我怎么知道我杀了皇上,你们就能放了芸儿呢?”

    程济嘿嘿笑道:“你没有选择,只能相信我们。不过,我们一定会说话算话的。再说了,你很有才,破案很有一套,对我们很有用,所以,我们不仅会释放宋姑娘,如果你能加入我们,我们会举双手欢迎,复国之后皇上一定会重重赏赐你的。”

    就凭你们这点力量想复辟江山,真是做梦!杨秋池心想,随即问道:“你人准备让我立一个什么功劳呢?”

    程济说道:“我们会拿皇上的贴身物什给你作证,再带一颗与皇上相貌相同的人头去,你是破案高手,皇上一定会相信你地。”

    这个计谋到也还使得,可是,杨秋池心中雪亮,就算自己真正钉了朱棣,连一支像样的军队都没有的建文余党也绝不可能与朝廷抗衡,到头来,自己凌迟处死不算,杨母、冯小雪、秦芷慧、宋晴、白素梅,红绫都要陪着自己死。

    而宋芸儿也绝对不会活着走出这个山洞,他们绝对不会让这个精心经营多年的老巢暴露的。

    因此,不管自己是否去杀朱棣,宋芸儿都会死!区别在于如果不去,只有宋芸儿和自己会死,如果去并且杀了朱棣,不仅两人都会死,而且自己的家人也全都要死。

    当然,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自己假装答应,出去之后领兵来救宋芸儿,不过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不可能就这样将自己放出去,肯定会弄昏之后再将自己运到某地村庄里,并且,会有人一直暗中监视自己的,恐怕还没等自己领兵来找他们,他们就已经将宋芸儿杀掉了。

    综合平衡,无非就是死一个还是死两个还是死全部的选择,当然,谁都会选择死一个,可是杨秋池不会,要让他单独逃生,把宋芸儿孤零零一个人留在这里等死。他做不到。

    怎么办?

    杨秋池脑袋里转得飞快,可还没等他想到办法,程济已经看出了他的想法。说道:“杨大人,你不用动脑筋了,告诉你,我们手里还有一个人,这个人一定会让你知道该怎么做地!”

    程济低声和虚乙道姑说了几句,虚乙点点头,转身走了。程济一挥手,几个看守上来,给杨秋池和宋芸儿盖了两床黑布。然后用核桃压住两人的舌头,再用汗巾塞进嘴里,让两人不能叫喊,随即用两个黑罩罩在两人地头上。

    不一会,就听到角落里一个小山洞口有人说话:“师姐,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师父临终前没有让我将武功传授给你,所以我不能教你的。”

    一听这话,杨秋池心头仿佛被重锤猛击了一下:是柳若冰柳姐姐!杨秋池想喊,可是,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咽,同时,他也听到了宋芸儿发出地低低的呜咽声,想必她也听出来了。

    “我知道了,师妹,我不求你就是了,咱们到这大山洞里坐一会。这里宽敞。”虚乙笑呵呵说道。

    说话间,虚乙和一个身着白衣的姑娘走到了山洞中间的桌子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十五六岁地男孩子,也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

    借着火把的光亮,杨秋池定睛一看,那位美丽的姑娘,果然正是自己日思夜想地柳若冰姐姐!

    柳若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从刚才她们两的对话来看,这虚乙是柳若冰地师姐,虚乙一直要求柳若冰教她武功,柳若冰没有答应。

    旁边那少年说道:“这山洞虽然宽敞,还是比不上外面宽敞。柳姐姐,我陪你去山上玩,我们去看山花烂漫,好不好?”

    柳若冰皱了皱眉。没理那少年,对虚乙道:“师姐。你这些年不见,究竟在干什么?这些又是什么人?你们躲在这深山老林的隐蔽山洞里做什么?”

    那少年抓住柳若冰的手,一脸得意地说道:“柳姐姐,实话告诉你,我父皇就是建文帝,我就是太子朱文奎,这里是我们藏身之所。”

    顿了顿,软语哀求道:“柳姐姐,你就答应了嫁给我吧。”

    杨秋池闻言大吃一惊,眼前这少年,就是建文帝当年的太子朱文奎?当初在广德县自己差一点就抓住的那个朱文奎?看样子,这逃亡的太子对柳若冰一见钟情,狗皮膏药似地缠着要娶她。以柳若冰的绝色容颜,自然将太子迷了个神魂颠倒的。

    柳若冰也吃了一惊,凝视了朱文奎一眼,轻轻挣脱他的手,淡淡说道:“朱公子,请你自重,我前面都已经说过了,我不会答应你的。不管你谁,我都不会答应的。”

    朱文奎惊问:“为什么?你要知道,将来我父皇复国之后一退位,我右就是皇上,那时候你就是皇后,母仪天下,这还不够好吗?”

    柳若冰淡淡道:“因为我已经有了夫君,所以,就算你现在就是皇上,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听了这句“我已经有了夫君”,杨秋池欢喜得一颗心仿佛要炸开一般,尽管柳若冰表面上冷若冰霜,可其实她心中已经将自己视为他的夫君了。这怎不让杨池欣喜若狂呢。

    朱文奎这下子傻眼了,愣了片刻,哀求道:“就算你已经嫁了人,也可以让他休妻嘛,他只要肯休妻,我送他十个八个女人作为补偿,他还不笑掉大牙?”

    柳若冰慢慢低下了头,伤感道:“不用你送,她就已经有了十个八个女人了……”

    “哼……!这等负心薄幸之人,柳姐姐你还想着他干什么?告诉我他是谁,我派人将他一刀杀了就是。”

    柳若冰一拂袖,站起身来,冷声道:“你要杀他,我就杀你!”

    朱文奎愕然,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