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297章 爱的结晶
    虚乙道:“好了,太子殿下,师妹,咱们不说这些了……”

    柳若冰冷冷对虚乙说道:“言尽于此,也不用等明天了,师妹就此告辞!”转身就往洞外走。

    洞口闪出六七个人,手持兵刃指向柳若冰,看身形就知道都是一流的好手。

    柳若冰站住了,慢慢转过身来,盯着虚乙,冷笑一声,道:“师姐,怎么,想动武吗?”

    虚乙道:“师妹,我好心邀请你来,这么就匆匆走了,师姐我多没面子啊。”

    柳若冰转身,盯着虚乙:“你怕我出去告发你们?”

    “是有这么一点。”

    “你以为这几个人能拦得住我吗?”

    “拦不住,”虚乙微笑,那笑容里充满了得意,好像一只狐狸看见了三百只小鸡似的,“不过师妹,你没感觉到你的真力提不起来了吗?”

    柳若冰默默一运气,脸色微变,沉声道:“你搞什么鬼?”

    “嘻嘻,”虚乙更加得意了,“方才在里屋,师姐给你倒的茶里,不小心掉进了一点东西,好像这东西无色无味,人吃了之后,会全身筋骨酸软,提不起真力哦。我记得师父说过,好像叫什么‘软筋散’。”

    柳若冰咬了咬银牙,冷冷道:“你给我下了‘软筋散’?”

    “对不起哦,师妹,这山洞里黑咕隆咚的,师姐我看不太清楚,不小心掉进去的。嘻嘻,不过,师妹武功盖世,天下无人能敌,倒也不怕这‘软筋散’哦!嘻嘻嘻嘻。”

    杨秋池心中大急,如果柳若冰中了毒使不出真力,那面对虚乙和那六七个高手,还有这山洞的那么多建文余党,怎么办?

    柳若冰却一点都不着急,慢慢坐下,说道:“你想怎样?”

    “师妹,别把师姐想得那么坏。”虚乙非常得意。

    “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还有什么可客气的。”柳若冰冷冷道,“不过,你要知道,既然你先对我动手,我一旦脱困,你就没好果子吃。”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虚乙笑得脸都烂了,“所以,我只有两个小小的要求。第一,把师父留下的武功秘籍交给我,第二,我要废掉你的武功。”

    “不行!”朱文奎大叫道,“你不能伤柳姐姐,我还要娶她当太子妃的!”

    “是是,”虚乙躬身道,她可不敢得罪太子。“太子请放心,贫道只是将她武功废除,却不会伤她身体,再说了,她身有武功的话,太子也不好驾驭不是?”

    朱文奎满脸欢笑点点头,“嗯,这还差不多。”转头对柳若冰道:“柳姐姐,你没了武功,总该从了我吧。”

    柳若冰还是淡淡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这一辈子只有我夫君一个男人,生死都不会嫁第二个男人的!”说罢,柳若冰突然皱着眉,弯下腰干呕了几声,俏脸通红。

    虚乙疑惑地看着柳若冰。片刻,哈哈大笑:“师妹,你有喜了吧?哈哈哈,没想到冰清玉洁的柳若冰也会怀上孩子,哈哈哈。”

    一听这话,杨秋池又惊又喜,柳若冰真的怀了自己的孩子了?太好了!他仔细看了看柳若冰的小腹,原来平坦的小腹的确已经微微凸起,不由得欢喜异常,就想大喊大叫。忽听得宋芸儿呜咽了两声,只见她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你~”朱文奎气急败坏指着柳若冰吼道:“你!……好好好,你怀了孩子也没关系,怀了孩子我也要,大不了将你的孩子打掉就是,反正老子娶定你了!……哼,你现在落在了我的手里,又没了武功,你除非乖乖答应嫁给我,否则,我会慢慢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柳若冰仿佛没听见,转过头去,对虚乙道:“师父的武功秘籍我全部学会之后已经毁掉了,不过,我是不会教你的,你也死了这条心吧。”

    虚乙道:“师妹,这没关系,我会慢慢让你答应的。”顿了顿,上下打量着柳若冰,说道:“我现在更加好奇的是,究竟是哪个男人有如此魅力,让我师妹不惜委身相许呢?”

    说到这件事,柳若冰眼中闪出了一丝柔情,不由自主轻轻抚摸了一下小腹。

    虚乙大笑:“你不说,我也猜得到。”

    柳若冰微微吃了一惊,看向虚乙。

    虚乙道:“是镇远州同知兼清溪县知县杨秋池,对不对?”

    杨秋池大惊失色,急忙转头看向宋芸儿,只见她正怔怔地望着自己,眼中已经充满了无比的绝望。不由得大急,想说话,却只能呜咽两声。

    柳若冰也是全身一震,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虚乙大笑:“要使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师妹难道没听过这句话吗?一指峰上,你从一指庵里顶,杨大人随后呼天抢地地冲上来追你,跌倒了又爬起来,手肘都划破了也全然不顾,跟发了疯似的狂喊你的名字。哈哈哈,是个人都能猜到你们俩什么关系了!哈哈哈!”

    杨秋池顿时明白了,建文余党一直派有人暗中监视自己,看见了那晚的一幕,自然能猜到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虚乙又道:“只不过,我没想到你居然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哈哈哈,师妹,你难道不知道吗,咱们练的可是童子功,一旦破了身,会功力大减!”

    杨秋池心中又是一震,心中又是愧疚又是感激,柳若冰明知道这个结果,见自己生死一线,还是脱光了衣裙,用体温温暖自己,结果**于己。

    想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如果柳若冰心里不是对自己有好感甚至爱慕,断不会这样子的。难道,她以前就已经暗中喜欢上了自己?

    想到这里,杨秋池感到了无比的幸福和喜悦。可是,这种幸福立即又被对宋芸儿的担心整个笼罩了。

    杨秋池焦急地看着宋芸儿,只见她眼中已经满是泪水,低低地呜咽着。

    这时,又听得柳若冰说道:“就算我功力减了,要击败你还是绰绰有余!”

    “我相信,”虚乙叹了口气。“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你破了童子功,以你剩余功力,这世上还是无人能敌,这也正是我要废掉你武功的原因,不除掉你,我也就永远无望这天下第一。”

    “那你怎么还不动手?”柳若冰冷冷道。

    虚乙一征,随即微笑着说道:“不着急,这‘软筋散’的药效有两天呢,有的是时间。”

    顿了顿,虚乙又道:“刚才太子殿下也说了,要折磨你直到你答应嫁给他。嘻嘻,知道吗?我们这里有一个人最喜欢做这种事情,他最喜欢的就是折磨你这样成熟而又美丽的女人,我这就派人去叫他回来,把你交给他。你放心,他是个太监。所以不会玷污你圣洁的身体惹得太子殿下不高兴,又能实现太子殿下的愿望。”

    朱文奎大喜:“对对!叫厉贵来做,一定能让柳姐姐答应嫁给我的。虚乙道长,你这主意很好,哈哈哈!”

    杨秋池已经明白了,这个厉贵肯定就是那个变态连环杀人狂,自己一直在追踪的专门杀成熟女人的死太监!照这看来,这厉贵不在这山洞里。

    虚乙道:“多谢太子殿下夸奖!”转头对柳若冰道:“趁他还没来,如果你答应了指点我武功,答应嫁给太子,我就亲自废掉你武功。相信我,让我动手要比那不男不女的死太监舒服一万倍。——现在,你答应了吗?”

    柳若冰还是淡淡说道:“我不会教你武功,也不会答应嫁给他的。你们别做梦了!”

    朱文奎大怒。正要喝问,被虚乙拦住了:“太子殿下不要着急,我敢打赌她一定会答应的!”

    朱文奎喜道:“你有何妙计,快说!”

    虚乙转头看向高台,打了个手势。高台上的两个看守伸手将杨秋池和宋芸儿头上的黑布套去掉,将他们嘴中的汗巾和核桃取了出来。

    柳若冰诧异地转头看向高台,惊呼道:“秋……杨大人!芸儿!”

    “柳姐姐!”杨秋池喊了声,又转头看向宋芸儿。事到如今,已经无从隐瞒了。

    “师父~!”宋芸儿哀怨地呼唤了一声,却征征地落下了眼泪。

    虚乙得意地对柳若冰说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敢和你打赌了吧?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也就是这个杨大人,现在在我们手里,如果你不答应,你知道我们会怎么办!”

    程济也哈哈笑着对杨秋池说道:“杨大人,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们手里有什么牌了吧?——给你下毒,留下宋姑娘当人质,再加上柳若冰和她肚子里你的孩子作人质,不知道这些个筹码够不够份量让你下决心去杀朱棣呢?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