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三百零四章 佳期如梦
    这时,小太监们抬进来一口装饰精美的箱子,打开之后,李公公道:“按道理,杨爵爷和伯爵太夫人,夫人应该入朝亲自受领皇上册封的,但杨爵爷另有要务在身,即刻就要前去赴任,所以,皇上这才特命咱家前来代皇上册封。这箱子里的都是太夫人,夫人的命妇衣冠霞帔,这就穿上吧。”

    上来几个小丫鬟,将箱子抬进了抬堂,杨母和冯小雪喜洋洋进了后堂换衣服,不一会,转了出来,只见她二人头戴命妇彩冠,上面缀着珠翟,花钗,肩披霞帔如两条彩练,绕过头颈,披挂在胸前,下垂一颗金玉坠子,真是雍容华贵,仪态万千。

    大家又都齐声道喜。杨母和冯小雪已经慢慢适应了这浩命夫人,夫人的身份,笑呵呵吩咐摆在酒宴招待贵客。

    现在的杨府,已经不是当年吃火饭都要犹豫再三的时候了,很快丰盛酒宴都就摆下了。

    除了秦芷慧怀孕不能饮酒之外,其余众女都替杨母和冯小雪高兴,无不举杯畅饮,杨秋池陪着李公公和钱布政使等人喝了个痛快淋漓,这才尽兴而散。

    送走了宾客之后,一家人这才聚在客厅里说话。

    杨秋池说了自己已经升任四川巴州知州的事,杨母,冯小雪等人又都非常的高兴。

    冯小雪好久没见到夫君了,坐在杨秋池旁边,喜不自胜,刚才喝了些酒,脸上红扑扑的,虽然有上有块黑斑,却也遮掩不住绝色小美人的风情。

    杨秋池爱怜的拉着她的手问了些家中的情况。

    说话间,杨秋池发现冯小雪不时瞟一眼红绫,便笑嘻嘻向红绫招了招手。

    红绫妩媚绝伦,容颜俏丽无比,如同月夜下沙滩上的夜明珠,能立即吸引住他人的目光,红绫很乖巧的碎步上前跪倒:“红绫见过老太太,太太。”

    杨母转头对问杨秋池:“这位”

    “这是我上次破获武昌城米员外谋反案收的小丫鬟,名叫红绫,现在是宋晴的贴身小丫鬟。”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也是通房大丫鬟,已经说好了,如果她能为我怀上孩子,就将她收房。”

    杨母和冯小雪都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慈爱的看着红绫,见她模样很妩媚,真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胚子,都很是喜欢。

    冯小雪招呼她起来,拉着她的手说:“我听芷慧说起过你,说你人聪明,会体贴人,还做了一手好菜,是吧?”

    红绫有些害羞,低着头回答:“多谢老奶奶,二奶奶夸奖。”

    宋晴在一旁提醒道:“太夫和夫人都是册封的浩命夫人,可不能再沉叫。”

    “是,”绝对急改口,“多谢太夫人夸奖,多谢二奶奶夸奖。”

    宋晴又说道:“这又不对了,这家里只有一个奶奶,那就是夫人,至于芷慧姐姐和我,你们都只能叫姨娘。”

    “是!”红绫答应了,说道:“多谢秦姨娘夸奖。”

    杨秋池道:“哪有那么多规矩,就叫二奶奶,三奶奶多好的,红绫,你还是这么叫拐。”

    红绫急忙答应:“是,少爷。”

    “没规矩!”宋晴走到杨秋池身边,接着对红绫说道:“都回了家,太夫人,夫人都在,怎么能叫少爷呢,应该叫老爷,如果还是少爷少爷浑叫,那将来芷慧姐姐孩子出生了,该怎么叫、”

    “是!老爷!”红绫脑袋都让宋晴给指使糊涂了。

    宋芸儿扯了一把宋晴:“你哪来那么多规矩!像往常那样随便叫多好的,自由自在。”

    “这就不对了。”宋晴道,走到杨母身边,扶着她的手臂说道:“太夫人,现在如今不同以往了,咱们老爷已经封了伯爵,太夫人,夫人也册封了浩命夫人,咱们现在也是朝廷里数得上号的人家,如果关起门来,大家浑叫那倒也无妨,要是有个外人来了,听这样不成规矩的称呼,会让人暗地里笑话咱们的。”

    杨母点点头:“晴儿说得有理,这样吧,你就定下规矩,以后就按规矩办,可不能给你们老爷丢脸。”转头望向白夫人:“亲家以为如何呢?”

    白夫有是大户人出生,对这尊卑伦常看得还是很重的,微笑着说道:“太夫人所言极是,一个大家子没个规矩可不成。”

    “那就好。”杨母笑呵呵对宋晴说道:“晴儿,你就定个规矩好了。”

    有了杨母和白夫人的支持,宋晴也有了尚方宝剑,欢喜的点头答应了,转身环祯了四周一眼,说道:“我奉太夫人之命,定下规矩,令后如果有违反的,家法伺候!”

    众丫鬟,老妈子和仆人们都答应了。

    宋晴续道:“老太太,太太是浩命太夫人,夫人,当外人咱们得称号封号,自家屋里,倒也可以称呼老太太,太太,小雪姐姐当然可以称呼太夫人为娘,芷慧姐姐和我,就没这个资格了,只能称呼太夫人了,老太君,或者老太太。我们老爷现在是伯爵,当外人要称呼爵爷,自家屋里也可以称呼老爷,但不能再称呼少爷,那都是没规矩的。”

    顿了顿,又指着秦芷慧和白素梅接着说道:“对芷慧姐姐和我,要称呼秦姨娘,宋姨娘,将来白姑娘过门了,也要称呼为白姨娘,自家怀里倒也可以称呼一声奶奶,但不能称呼太太。”

    说到这里,又轻轻牵着杨秋池的胳膊,对秦芷慧和白素梅两人说道:“这夫君或者相公,只有小雪姐姐才能这样称呼,咱们只能称呼老爷或者爵爷,尤其是当着外人,千万不可乱了分寸。”

    杨母满意的拉过宋晴的手,说道:“很好,家里要有个你这样能帮着你们奶奶主事的人才行。”

    “谢谢太夫人夸奖。”宋晴喜滋滋说道。

    杨母看了看宋晴和红绫两人,低声问道:“你们两现在有喜了吗?”

    宋晴和红绫两人脸上微显苍白,都轻轻摇了摇头。

    杨母宽慰道:“没关系的,你们两还小,慢慢来。”转头对杨秋池道:“这次你去巴州,还是带上宋晴和红绫她们两个,争取下次回来的时候,都和芷慧一样怀上孩子,那娘就高兴了!呵呵呵!”

    宋晴和红绫的脸都红了,听说能和杨秋池一起去巴州,心里很高兴。

    趁她们说话的时候,杨秋池来到了秦芷慧身边,见她已经显怀很明显了,要低头去听听肚子里的孩子,把秦芷慧弄了个大红脸,可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毕竟,她是第一个替杨秋池怀上孩子的,如果是个儿子,她今后在这个家里的公次于冯小雪的地位也就无可动摇了,她却不知道还有一个枊若冰,比她早几天怀上了杨秋池的孩子。

    杨秋池问:“咱们的儿子调皮吗?”

    秦芷慧吃吃一笑:“当然调皮,老踢我。”顿了顿,低低的声音说道:“就像你在床上的时候一样!”

    杨秋池故意很委屈的样子说道:“我怎么调皮了?我和你第一个晚上,连衣袍都没有脱,老老实实陪在你身边睡了一晚上呢。”

    两人成亲新婚之夜,秦芷慧被迫要用毒酒毒死杨秋池,没想到阴差阳错,杨秋池没中毒,她却差点死掉,杨秋池守着她一晚上,秦芷慧感动之余,让他上床,两人相拥而虑,度过了新婚之夜。

    秦芷慧羞红着脸笑了,说道:“那是你人好心好,是芷慧前世修来的福气,能嫁给了你,有时候想来,都觉得好幸运。”

    “说到幸运,我才是幸运呢,我要碰不到你,我的儿子恐怕现在都还没影呢。”

    “你咋知道是儿子了,要是个女儿呢?”秦芷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女儿?女儿更好!我更喜欢,文文静静的知道心疼人,不像儿子,整天打架生事,不让人省心。”

    秦芷慧扑哧一声笑了:“看你,尽拣好听的说。”一暼眼看见白素梅母女两在看着她们,便道:“白姐姐也一直牵挂着你呢,快去和她说说话吧。”

    白素梅母女两坐在旁边一直微笑着听她们说话。,白素梅时不时偷眼看着杨秋池、

    听了秦芷慧的话,杨秋池望向白素梅,想起自己和她在悬崖顶上的雨夜山洞里**着身子搂在一起的那一幕,心中一热,走过去坐在她身边,问道:“素梅,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吗?”

    白素梅性格柔弱,她可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杨秋池说这些贴已的话,可心里对杨秋池充满了思念,终于还是情不自禁点点头,羞红着脸低低的声音说道:“好就是好想你”

    杨秋池握着她的手,低声道:“我也好想你,想我们在悬崖上的日子。”

    势不可挡索然无味的望着杨秋池,这个日后会成为自己夫君的男人,这个让她充满了牵挂的男人,真想扑进他的怀里,在他耳边白说衰肠。

    杨秋池已经从白素梅的眼睛里看出她的心思,低声道:“明天一早,我到小花园来看你,好吗?”

    白素梅大喜,一又美目闪现出喜悦的光芒,点点头:“嗯!我等你来。”

    当晚,杨秋池和冯小雪洗漱完进了房间,杨秋池就迫不及待的将冯小雪剥了个精光按在了床上。冯小雪已经好久没有和夫君亲热,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激动,她的身子微微颤动着,热切的迎合着杨秋池。

    宋芸儿教给杨秋池的变通内功心法他已经习练很多日,略有小成,用来对付多时未经**的冯小雪,那简直可以算得上游刃有余,很轻松的便将冯小雪几次送到了愉悦的巅峰,最后共赴巫山之后,香汗淋漓的冯小雪这才依偎在杨秋池的怀里安静了下来。

    冯小雪害羞的低声问道:“夫君,你你比以前厉害了许多呢”

    “喜欢吗?”杨秋池逗她。

    “嗯!”黑暗掩饰住了冯小雪的红霞,纤纤素手在杨秋池的胸膛轻轻抚摸着。嘻嘻一笑,腻声道:“我还担心你纳了两房小妾,再加上小丫头红绫,你会累坏身子呢,现在看来我白操心了。”

    “我学会了一门功夫,不仅能强身健体,还可以办那事之后很快恢复体力,还能保持精神旺盛,所以不用担心的。”

    冯小雪哦了一声,又问:“夫君,这次你去四川巴州赴任,我真想陪你去。”

    “好啊,明天我和娘说,你跟我去吧,我也希望有你在身边。”

    冯小雪叹了口气:“可思前想后还是不去了。”

    “为什么?”杨秋池侧过身子,搂住了她。

    “娘的身体不太好,现在芷慧又怀着孩子,我要走了,谁来照顾呢?”

    “家里不是有那么多丫环仆人老妈子吗?”

    “不一样的,你在外当官不能在娘的身边尽孝,如果我也不在的话,怎么都说不过去的。再说我也想好好照顾芷慧,这可是咱们杨家的第一个骨肉,可不能有任何闪失。”

    杨秋池心想,冯小雪的话还真在理上,不由得也叹了口气:“我只希望能早日抓住建文,不用再去那些偏远地方当官,回武昌来或者宁国府去,那咱们就能在一起了。”

    冯小雪在杨秋池的怀里扭了扭,让自己睡得更舒服一点,说道:“是啊,娘和我们也都经常这样说呢,真希望那天早点来临。”

    “会的,一定会的。”杨秋池在冯波动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第二天一早,杨秋池带着贴身护卫来到小花园,小环荟儿开门后,说小姐在小阁楼上等着呢。

    南宫雄的护卫们分散在各处警戒,杨秋池独自一人上了楼,轻轻敲了敲门,门就开了,白素梅仿佛就在门后一般,喜悦的盯着他,嘤咛一声,纵身扑进了杨秋池的怀里。

    杨秋池紧紧搂着她,两人深吻在一起,杨秋池将她抱到了床上,解开她的衣裙,吻着她的脖颈,高高的玉峰,纤细的蜂腰。

    白素梅散发着清香的身子是那样的迷人,杨秋池克制不住要去解自己的衣袍,白素梅突然睁开眼睛,紧紧将他的手抓住,颤声道:“秋池,不,不要我不能”

    杨秋池用了很大的毅力,终于将自己如火山般的**压住了。

    白素梅见杨秋池饥渴难耐的神情,又是心疼又是感激,搂郑他的脖子低声道:“再有两年多,我就是你的人了,那时随便你怎么样我都依你好吗?”

    杨秋池怜惜的吻了吻她的红唇,点了点头,将她的衣裙整理好,搂着她躺在床上,两人说着悄悄话。

    白素梅说:“我好想你能早点回来当官,那样我就可以天天看见你了。”

    这话昨晚上冯小雪刚刚说过,现在听白素梅又说起,杨秋池不由叹了口气,仰面朝天,双手枕在脑后,说道:“我也想啊,真想早点回到你们身边来,当不当官的不重要,能和你们快快乐乐在一起就好。”

    白素梅翻过身,趴在杨秋池的身上,轻轻道:“你现在的官比我爹都大,现在又是伯爵了,我希望你以后能当更大的官。”顿了顿,嘻嘻一笑,“不是有句话叫夫贵妻荣吗,你当了大官,小雪我们都脸上有光呢。”

    杨秋池用手轻轻摸着她粉嫩的脸蛋:“好罢,那就再辛苦些日子,继续努力破案,抓建文余党,如果抓住了建文,我这大官恐怕想躲都躲不掉哦,嘿嘿嘿。”

    白素梅没有笑,眼中不知怎的闪过了一丝忧虑。

    杨秋池有些奇怪:“怎么了?”

    “我总有点担心,如果你将来抓住了建文,把建文余党都清剿干净了,皇上会不会”

    杨秋池心中一凉,想起了那句名言“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想起了古人韩信,李牧,还有明朝跟着朱元璋打天下的那些名将们的命运,不由一阵胆寒。

    白素梅宽慰道:“或许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胣了,你破案如神,就算剿灭了建文,皇上还要依重你侦破别的案件,保一方平安呢。”

    杨秋池长叹了一口气:“但愿如此只不过,咱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提醒得很好,我得好好想想这个问题,别到时候给烹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顿了顿,在白素梅的红唇上吻了一下,盯着她笑道:“我死了不要紧,把我如花似玉的毒梅给连累了,那才万死莫赎呢。”

    白素梅素手掩住了杨秋池的嘴,急声道:“不许乱说!”又急忙念了几句:“菩萨保佑,坏的不灵好的灵!”然后嗔道:“看你说的什么!你要死了,我我还能活吗?”

    杨秋池见她急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便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说道:“我说错了,我们两要恩恩爱爱到白关呢,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白素梅全身无力的依偎在杨秋池的怀里,轻声说道:“是啊,只要我们两能恩爱白头,还有什么可奢望的呢。”

    杨秋池轻唤了一声素梅,两人深情的凝视着,拥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