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美丽的刺梨花
    京城,赵王府,彩灯高挂,爆竹声,热闹非凡。

    赵王朱高燧已经喝得七分醉,摇摇晃晃被送进洞房,坐在圆桌前,喝了一壶茶,醉眼朦胧看着坐在床上披着红盖头的新娘。

    听父皇说,这女子是苗寨寨主的女儿,是苗寨里最鲜艳的一朵鲜花。

    朱高燧很好奇,仅仅是好奇,他不是好色,因为对他来说,有比女色更让他着迷的东西,那就是权力,至高无上的权力,生杀予夺的至尊皇权。

    不过,他只是明成祖的第三个儿子,皇上即位之初,就已经立他的大哥也就是明成祖长了朱高炽为太子,除了太子,朱高燧的上面还有一个二哥,轮也轮不到他,但是,他有信心让皇上废掉太子,改立他朱高燧。

    在他看来,皇上批示让他纳苗王的女儿为侧纪就是最好的证明,由此可见皇上对他的器重。他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做出点样子来,博得皇上的进一步赏识。

    这门婚事是皇上钦定的,漫说这苗王的女儿是一朵鲜花,就算她是一头母猪,他朱高燧也要挽着她的手招摇过市,让天下人看看他们有多么的恩爱,只有这样,才能报答父皇的器重,也只有事事遵从皇上的意思,才能一步步的建立起通往梦寐以示的最高权力的阶梯。

    朱高燧了两杯酒,说道:“去姑娘,不,受妃,父皇夸你是苗寨最美最娇艳的一朵鲜花,你能嫁给本王,本王感到非常的高兴,也备感荣幸啊。”

    顿了顿,瞧了一盡床边坐着的新娘,没有听到她的回应,微觉诧异,听说苗家女子性情直率。这苗王的女儿怎地羞答答的不说话呢。

    朱高燧端起那两杯酒,摇摇晃晃走到床边,俯下身看了看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打了个酒嗝,随即歉意的笑道:“爱妃,本王有点喝多了,站父皇亲临我们的婚庆,这可是天大之喜,可也由不得本不啊。”将手中两杯酒举到新娘子面前,笑呵呵续道:“来来。咱们两该喝合欢酒了~”

    红盖头下地新娘身子动了动,却还是一言不发。

    朱高燧不些奇怪,弯下腰看了看那红盖头,这才若有所悟,身子摇晃两下,歉意地说道:“我可真是喝醉了,怎么……怎么连盖头都不揭,这合欢酒可怎么喝呢……嘿嘿,难怪爱妃不理我。呵呵,切莫生气,切莫生气,本王这就揭盖头来。”

    朱高燧摇晃着走回圆桌边。将手中酒杯放下。嘿嘿一笑,觉得有些头昏。使劲晃了晃脑袋,稍稍清醒,这才摇晃着走回床边。慢慢弯下腰,说道:“爱妃!本一给你揭红盖头啊……”

    说罢,伸手指轻轻拈住红盖头的!真不愧为苗寨最娇艳的一朵鲜花……”

    云露慢慢抬起头,看着朱高燧,惨然一笑,手腕一翻,一把亮闪闪的剪子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啊!朱高燧吓得大叫一声,噔噔噔倒退数步,撞在了那圆桌子上,将桌上那两杯合欢酒也撞翻了,洒了一桌,又滚了几滚,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朱高燧一持扶着圆桌,一手指着云露,惊叫道:“你……要干什么?”

    朱高燧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苗寨女子要行刺自己,正要高声呼喊护卫,又觉得不对,这女子只是用剪刀对着自己,并没有要过来行刺的意思,微觉放心。

    可这颗心刚刚放下,却又被另一个念头马上提了起来,这苗五的女儿要自杀、完蛋了,这可不行,这门婚事是皇上饮定的,是汉苗和亲,是父皇为了安抚苗疆彻底征服苗疆的重要一步棋,如果新娘自杀,皇上肯定会怪罪自己办事不力,如果苗王因此谋反,那可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那时候,别说太子位,只怕连自己这五爷的位子也保不住!

    这保是一闪念,朱高燧就已经知道事态地严重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顿时酒也被吓醒了,连声道:“爱妃……不,云姑娘,别,别这样,千万别这样,有话好好,本王什么都答应你!”

    云露惨然道:“王爷,对不起,我不能嫁给你……”

    “好好好好,不嫁,不嫁就是,你先把剪刀放下来,咱们有事慢慢谈说,千万别寻短见啊。”朱高燧几乎是在哀求。

    他并不是可惜这朵鲜花就这样调零了,而是为自己担忧,为了自己的太子之位的梦想,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云露自杀。

    云露当然不知道他的心思,只是觉得有些愧疚,悲声道:“王爷,实话告诉你,我已经有了意中人,虽然他……可我心意已决,我生死他的人了,所以,我不能嫁给你,请你原谅。”

    朱高燧慢慢在凳子上坐了下来,哀求道:“云姑娘,我明白的,你这么美丽,当然会有意中人。你要不愿意嫁我,我不会逼你的,你放心啊。”

    云露感激地笑了笑,眼中泪水盈盈而下,手中的剪刀微微离开了脖颈,刚才激动之余,刀尖已经将脖颈刺了一个小口,鲜血顺着她白雪一般洁净的脖颈慢慢流了下来。站朱高燧看见云露脖颈上那触目惊心的血痕,暗自在庆幸自己反应迅速,大祸尚未将临,如果自己惊恐之下,将护卫们叫进来,也许地会逼得这苗王女儿当即自杀,那可就一切全完蛋了。

    朱高燧知道,现在必须要尽快与云露建立起信任,让他相信自己不会逼迫她,她才不会自杀。

    他朱高燧现在需要的不是云露这个女人,而是这门婚事,这门皇上钦定的婚事,影响到他太子梦想地婚事,再说了,对于女人。他堂堂的王爷,要多少就有多少。又何必为硬碰云露这朵美丽地刺梨花,把自己太子梦想给碰灭了呢。

    所以,朱高燧努力在脸上堆起笑脸,说道:“云姑娘,你的间中人是谁啊?一定是个英俊薄酒、风流倜傥的苗家小伙子,对吧?”

    云露本来已经抱定了必死地决心,只要这王爷用强,就立即自尽,不过现在见他和颜悦色地,微微放了一点心,听他问起自己的情郎。想起杨秋池,想起他地怀抱,他的吻,他的手掌留在自己身体上的滋味,心中升起无限柔情:“他不是我们苗家男子,也不算英俊潇洒,甚至还有点傻傻的,可是……可是我偏偏就喜欢他。”

    朱高燧笑呵呵道:“是啊,傻傻的男人本份,不花心,当然能讨得云姑娘的欢心了。”

    云露见他并不生气,反倒安慰自己,感激之余。却又有些担心他是不是故意装样子,趁自己不备。抢自己的刀,如果自己的清白被玷污了,那时候就算死,又有什么用。她已经下定决心,死都要保住自己的贞洁,所以,她手中地剪刀又紧紧抵着自己的咽喉。

    朱高燧是何等人物,立即猜到了云露的心思,他知道,必须要让云露明白自己的真实想法,否则,一个小小的误会,也会要了云露的命,那也要等于要了他的命。

    朱高燧微笑着说道:“云姑娘澡慕荣华富贵,一心痴爱自己的郎君,本王心里对姑娘好相敬,又怎会用强呢。”顿了顿,又叹了口气,“本王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再说了,嘿嘿,说句不好听地话,本王想要地女人的话,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所以,既然云姑娘不愿意嫁给本王,本王绝对不会碰姑娘分毫。这一点请云姑娘放一百个心。”

    云露听他说得真诚,噙着眼泪感激地点点头:“多谢王爷。”

    朱高燧摆摆手,尽力微笑着说道:“不过,云姑娘,你也知道,咱们这两门婚事是皇上钦定的,是为了汉苗永远和好,皇上刚才也亲自来参加了咱们的婚典,所以,名义上,你已经是本王的侧妃_____不过你放心,这仅仅是名义上的,咱们恐怕在外人面前还得维持这个名义,这一点希望云姑娘能理解。当然,私底下我会象对待亲妹妹一样的对云姑娘地,绝不越雷池半步。

    云露也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说道:”多谢王爷,我也是考虑到这一点,为爹娘着想,这才答应嫁给你,但我只能名义上嫁给你,我的身子却不能给你,要不然,我宁可死!”

    朱高燧连忙说道:“对对,我们两能够想到理解,那就太好了,那以后我们两在皇上,在外人面前是夫妻,在家里是私底下的兄妹,将来等本王……等本王能作主了,我就将你还给你地情郎,可好?”

    云露大喜:“多谢王爷,云露来世做牛做马,再报答王爷的恩典。”

    朱高燧笑了笑,说道:“那咱们就说定了!妹妹。”

    云露听他称呼自己为妹妹,又是高兴又是感激,说道:“多谢王爷哥。”手听剪刀却一直没离开脖颈。

    朱高燧知道她还有戒心,转头看看地上摔碎的酒标,笑了笑:“这合欢酒也喝不成了,看来,咱们俩洽注定做不成夫妻的。”又扭头往屋外瞧了瞧,“今天咱们新婚,我要离开,恐怕别人会说闲话。”

    云露手中剪刀紧,盯着高朱燧。

    朱高燧摆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今后我恐怕还是要来你房里的_______你放心,你这侧妃房间大的很,有的是睡地地方,以后我来就睡外边,给我的好妹妹当看门的,好不好?”

    云露这才笑了,点点头:“多谢王爷哥哥。”

    “呵呵,你今晚上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声谢谢了,好了,本王到外间睡去了,你也早些休息。”

    云露感激地看着朱高燧,目送他出了房门。

    朱高燧摇摇晃晃走出门外,回过头来朝云露微微一笑,这才将房门带上。云露拿着剪刀冲过去将房门拴好,又仔细检查子一遍所有的窗户,见都关得好好的了,又赶紧拿过顶门杠将房门顶好,摇了摇,结结实实的,一颗心这才放下,慢慢滑坐在地上,握着剪刀,嘤嘤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