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333章 神秘的铁骑
    现在局势对杨秋池他们非常不利,周百户的锦衣卫有两三百人,这些锦衣卫训练有素,其中不乏武功好手,战斗力可比一般的军队要强得多。

    自己这一方徐石陵等五人都是锦衣卫和大内侍卫的精英中的精英,毕竟只有五个人,加上宋芸儿,加上小黑狗,也才七个,另外四名护卫武功相对要低一些。如果他们要自行强行突围,倒也不成问题,关键是他们还要保护只会一点三脚猫功夫的杨秋池和不会武功的红绫。

    周百户本来想等这几个贴身护卫与杨秋池分散开之后,进行分割包围,可这五人寸步不离杨秋池左右,无奈之下,只好下令让一个锦衣卫出手行刺,没想到杨秋池从红绫的反应中发现了危险,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眼看形势危机,徐石陵等护卫和宋芸儿心中都很清楚,他们现在的任务不是杀伤敌人,而是保护杨秋池和红绫的安全,所以,围成一个防守圆圈,只能守,没办法攻击,一旦攻出去,被分割包围就更加危险,而且杨秋池和红绫就会有危险。

    这几人都是武功一流的高手,他们只守不攻,周百户的锦衣卫一时也奈何他们不得,有的锦衣卫攻得急了,反倒被他们所伤,地上已经躺了好几具锦衣卫的厚体。

    周百户眼看这样不行,吩咐散开包围,远处用弓箭、暗器招呼。

    这一招十分的毒辣,徐石陵他们的防守圈不可能迅速移动,也就没办法追击和快速逃离,锦衣卫一旦散开。他们也就伤不到对方了。

    锦衣卫的弓箭和暗器如雨点一般射了过来,徐石陵等人挥刀剑隔挡。只挨打不能攻,这下就麻烦了,而且面对箭雨。谁也不敢保证每支箭都能被准确地磕飞,一旦有漏网地,那可就非死即伤。

    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徐石陵一咬牙,让宋芸儿等人留心保护杨秋池和红绫,自己带着一名护卫冲了出去,杀掉了十多个弓箭手,使得弓箭进攻稍稍减弱。但是,两人却也被锦衣卫分割包围了。

    常言道,猛虎还怕狼群。徐石陵等贴身护卫虽然武功高强,可对方锦衣卫也不是弱者,其中也不乏武功好手。再加上人多势众,跟着徐石陵杀出去的那名护卫在力毙十数人之后,终于力尽被杀。徐石陵也多处受伤,拼死杀开一条血路,冲了回来。

    宋芸儿他们也不轻松。在那箭雨、暗器的进攻下,两名武功稍差的护卫中箭而亡,另外两人先后中箭受伤。徐石陵杀回来之后,护卫队三人战死,只有五名贴身护卫加一名普通护卫一共六人,再加上宋芸儿,勉强维持防守阵势。

    红绫才十五六岁,眼见徐石陵等人全身上下都被鲜血染红,四面箭雨横飞,她如何经历过这等阵仗,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杨秋池三脚猫地功夫帮不上忙。不敢乱出手,生怕越帮越忙,见红绫这样,便紧紧将她搂在怀里,用身子护住她,说道:“没事的,红绫,别担心,芸儿他们武功高强,咱们很安全的。”

    话虽这样说,杨秋池心里很明白,从眼前的局面来看,恐怕他们凶多吉少。

    小黑狗在杨秋池的脚下打着转,守护着主人。

    看见小黑狗,杨秋池心中一动,蹲下身抱起小黑狗,往嘉陵江边的方向指了指,说道:“快去叫他们来救我们!快去!”

    放下小黑狗,在它屁股上一拍,这小黑狗很通灵性,一溜烟钻出了防守圈,躲开箭雨、暗器和锦衣卫们的刀剑,迅速往外冲去。

    锦衣卫们只当这条小黑狗是杨秋池养着玩的小宠物,眼看它往外跑,砍了几刀没砍中也就算了,所以小黑狗有惊无险地冲出了包围圈,顺路还咬了几个锦衣卫的脚踝,这才往嘉陵江边飞奔而去。

    杨秋池指望着南宫雄他们赶来增援,可是,南宫雄他们也正指望着杨秋池带领保宁府锦衣卫赶去增援他们,因为他们也被重重包围了。

    原来,漏网之鱼船家商行的帐房先生王雄剑逃到了保宁府之后,将苏管家被抓地消息告诉了大掌柜陆渐离。

    陆渐离知道大事不好,杨秋池要对付他们,他虽然不知道杨秋池的锦衣卫指挥使特使这个身份,但凭杨秋池年纪轻轻就当了伯爵这一点判断,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王雄剑逃离巴州之时,已经布置了多个眼线对杨秋池进行跟踪。见到杨秋池他们兵分两路,有一路赶往嘉陵江边,急忙派人报告了陆渐离。

    陆渐离立即猜到杨秋池要对他的贩运私盐地船队动手,他不知道苏管家已经被衙门禁弈唐绍射死,以为是苏管家当了反骨仔,泄露了私盐船队的消息。

    紧接着,陆渐离接到了保宁府锦衣卫樊总旗的密报,杨秋池要锦衣卫对他们进行布控,另外,让周百户带着大部锦衣卫赶往嘉陵江。

    这下子陆渐离再无怀疑,杨秋池要对船帮动手了。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陆渐离决定全力一搏,将杨秋池等人全部诛杀,后面如何处理,反正有船帮在层层官府建立的若干靠山帮忙,陆渐离相信,这一次也一定能象上一次杀死沈知州妻儿一样,轻松搞定。

    于是,陆渐离下令立即召集保宁府各级骨干开会,通报了情况,让他们立即组织船帮帮众,就说有强匪打劫船帮的运输船,让帮众携带弓箭等武器,立即赶赴嘉陵江边增援。

    这些帮众中只有少数骨干分子知道真实情况,一般地帮众被告知是强匪打劫,顿时蜂拥而至,赶到了嘉陵江边。

    这之前。南宫雄等人在江边征用了渔民的渔船,在嘉陵江上对上来的船只进行搜索,在投诚地船帮商行掌柜林祥的辨认下,没用多长时间。便发现了船帮贩运私盐的船队,并抓住了私盐船队负责人陆渐离的弟弟陆渐钟。

    南宫雄、詹正等人亮明了身份,要扣船拿人地时候,遭到了船帮押运帮众的围攻反抗。双方由此展开了激战。

    南宫雄等护卫武功高强,但这船队押运人数众多,又是在他们熟悉的江面上作战,而且他们知道他们干的是掉脑袋的事情,被抓住了也一样要死,所以拼命往上攻。

    双方缠斗在一起,南宫雄等人虽然杀了不少拒捕帮众。却还是控制不了局面,不仅如此,他们地几艘渔船也被潜水的船帮帮众从水底戳穿或者掀翻。南宫雄、詹正等大部分护卫、捕快抢得快,跳上私盐船队的大船上,但还是有少数护卫和捕快掉进了水里被击杀。

    南宫雄等眼见己方将士出现伤亡,顿时红了眼,犹如猛虎下山一般。在私盐船上杀了不少船帮帮众。

    但船帮的帮众们也发现了这些护卫们不会水,便纷纷跳进江里戳船。

    如果私盐船队被戳沉江中,那证据就没了。南宫雄十分焦急,可他们不会水,弓箭对水下的船帮帮众又杀伤不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在这时,嘉陵江边响起了喊杀之声,出现了无数地渔夫打扮的帮众,手中弓箭如雨点般向私盐船上的南宫雄、詹正他们护卫和捕快们射来。

    护卫队身有武功,从岸上射来地弓箭距离比较远,伤他们不得。但几个武功比较差的捕快还是中箭掉入江中。

    增援的帮众越来越多,不仅岸上箭如雨下,嘉陵江上下也出现了多艘渔船,近距离向南宫雄等人用弓箭、暗器发动了攻击。

    南宫雄、詹正等人虽然早就亮出自己的锦衣卫腰牌和捕快腰牌,大声宣布了他们的真实身份,但是他们都是身穿便装,加上距离远难以分辨腰牌真假,船帮骨干们又都大吼着他们是假冒地,那些帮众当然也就不相信南宫雄等人的话,依旧不停进攻。

    不过,亮出腰牌之后,倒也有不少帮众担心他们是真的锦衣卫和捕快,但上头地命令也不敢违抗,所以,这部分帮众没有死命进攻,南宫雄等人的危机这才稍稍减少。

    尽管如此,南宫雄等人在成百上千不明真相的船帮帮众攻击下,还是险象环生,正在苦苦支撑,等待救援。他们不知道杨秋池等人也遇到了危险,就算知道,此刻也分身乏术了。

    还有谁能解救杨秋池他们于危难呢?恐怕只有奇迹了,但这世界上真的有奇迹吗?

    就在杨秋池他们被周百户的锦衣卫围困在层层包围之中,在如雨的弓箭袭击下,苦苦支撑无法突围的万分危急之际,听到了远处传来隐隐的马蹄之声,尘土扬起老高,从马蹄踩踏地面发出的轰鸣来看,恐怕有数百之众。

    杨秋池脸上微微变色,这铁骑来地方向不是南宫雄他们所在的嘉陵江边方向,南宫雄他们也没有这么多人马,而自己在巴州能调动的力量全都调动了,原指望保宁府锦衣卫能成为自己的生力军,没想到,已经大部分被船帮腐蚀变节,不仅帮不上忙,反而成了自己的敌人而被其所困。

    所以,这数百铁骑绝不可能是自己的援兵。反倒很可能是船帮的帮众,得到消息赶来增援了!

    周百户虽然也有些诧异,随即明白,十有**是船帮得到消息赶来,这下子抢攻硬打,一定要拔掉杨秋池这根眼中钉。锦衣卫们也停止了射箭,等着增援队伍来了,发动最后的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