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340章 回家
    明成祖还特旨嘉奖了清溪公主云露,鉴于云露带领亲兵铁骑在这次战斗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成功保护了镇远伯杨秋池,只是由于云露是女孩子,不能当官,所以在封赏她若干金银财宝之余,还破格任命云露的哥哥云愣为保宁府锦衣卫百户所百户,正六品,并授权其重新组建新的保宁府锦衣卫百户所。

    明成祖这个安排的用意显而易见,一方面嘉奖云露的功劳,另一方面对苗王云天擎表现出用人不疑的姿态,进一步坚定苗王云天擎对朝廷的忠心,从而稳定苗疆,另外,杨秋池是云愣的救命恩人,让云愣在杨秋池任职地担任这样重要的角色,无形中进一步增强了杨秋池对付建文余党的力量。

    鉴于杨秋池护卫队在这次战斗中折损了不少,明成祖和纪纲都发现了以前调拨给杨秋池的护卫队力量还是太过单薄,便分别从大内侍卫和各地锦衣卫中抽掉了若干高手,充实杨秋池的护卫队。

    经过这次充实,杨秋池的护卫队达到了两百人,而且全都是百里挑一的大内侍卫和锦衣卫中的精英组成。其中男护卫一百五十名,女护卫五十名,仍然分别由南宫雄和夏萍带领。分别保护杨秋池和杨秋池的随身家眷。夏萍在精心调养之下,身体恢复很快。

    与此同时,为了解除杨秋池的后顾之忧,纪纲专门增加调拨了一百名男女锦衣卫到武昌杨秋池的伯爵府,加上武昌锦衣卫罗千户和湖广布政使派出的防卫队,进一步加强了对伯爵府的安全保卫工作。

    杨秋池破获船帮系列案有功,吏部下文升任其为保宁府同知。顶替被砍了脑袋地原同知罗慕天。同时,杨秋池依旧兼任巴州知州。这有点象当初在清溪县的情景,说明明成祖和纪纲都还在怀疑巴州是建文的据点之一,但这一次船帮系列案并没有发现建文的踪迹。让人有些疑惑。

    这些日子云露一直陪着杨秋池在巴州内衙里小心照顾宋晴。她知道,要想赢得杨秋池地心,仅仅救了他的命是不够的,还要对他的家人好。她相信人心都是肉长的,自己的真诚总有一天会打动杨秋池的。

    云露从京城到巴州来的这一趟,本来是想探望一下杨秋池就回镇远清溪县的,可总舍不得离开,并且那段时间杨秋池护卫队折损很大又大部分都负了伤,云露有借口带亲兵保护他们,所以留下来也有理由。

    待到增派给杨秋池的护卫到达之后。已经不需要云露地亲兵保护,云露有些黯然,自己一个大姑娘家。还是堂堂的公主,又不是杨秋池的什么人,有什么理由长时间赖在人家家里呢,日子久了,那别人会笑话地。

    既然没有了留下来的理由。就该到了该离开的时候,正当她伤心地准备和杨秋池辞别返回清溪县的时侯,传来了他哥哥云愣被任命为保宁府锦衣卫百户的消息。不由得让云露喜出望外。

    她高兴地不仅仅是哥哥当了锦衣卫百户,主要还是高兴自己有了理由留在了这里。她住在哥哥那里,谁都没话说了,也可以时时见到杨秋池。

    杨秋池当然知道云露为什么高兴,听说云愣被任命为保宁府锦衣卫百户所百户,他也很高兴,有一个自己的亲信担任这个重要职位,自己既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多了一支重要的力量。

    只是。宋晴地伤让杨秋池心急如焚,半点都开心不起来。

    宋晴重伤昏迷多日时睡时醒,待到后来,连汤药都已经难以下咽。杨秋池花重金从保宁府、顺庆府甚至重庆府请来的当地最有名的名医都给宋晴诊治过,都是毫无起色。

    杨秋池一直衣不解带在一旁照顾,眼见宋晴伤势一天不如一天,心情沉重到了极点。

    虽然宋晴任性,时不时耍点小姐脾气,又喜欢吃醋,可宋晴毕竟是杨秋池穿越到明朝后第一个爱上的女孩子,一想起两人以往甜蜜,杨秋池心如刀割一般。

    红绫一直陪着杨秋池照顾宋晴,宋晴虽然曾经因为嫉妒红绫的美丽而自作主张将红绫许给了他人,差点害死了她,可宋晴作为一个主子,对待丫鬟红绫还是很不错的,红绫跟随宋晴多时,两人感情很深,如今眼看宋晴不行了,经常跪在床边,握着宋晴的手哭泣。

    这一日,从重庆府重金请来的最有名的郎中“许神医”再次给宋晴把脉之后,摇摇头,对杨秋池道:“爵爷,估计……估计奶奶怕是熬不过今晚了,还是尽早准备后事吧……。老朽无能,救不了奶奶。”说罢,又长叹了一声。

    红绫一听,匍匐在宋晴床边,放声大哭。宋芸儿、云露和霜儿、雪儿围在床边,听了这话,也嘤嘤地哭了起来。

    杨秋池心中那酸楚袭满了全身,慢慢在床沿坐下,抓住宋晴地手,望着她原来圆圆的脸蛋已经瘦成了瓜子脸,眼窝深陷,嘴唇干裂,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不由得怔怔地落下泪来。

    正在这时,内衙门房张妈匆匆跑了进来:“禀报老爷:驿站送来一封四百里加急信。说是……说是成都柳姑娘写来的。”

    原来,杨秋池回到巴州之后,发现宋晴所受内伤极重,他是医科**医系毕业,也学过临床医学,但主要学的是西医,而明朝到哪里去找西医的诊断设备和西医医药呢,真可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他也只能是束手无策干瞪眼,而中医虽然在医科大也学过一点,可都是皮毛,能认识些常用草药就不错了。

    请来的几个名医没能治好宋晴,杨秋池心里十分焦急。这时候,他想到了柳若冰。

    柳若冰是绝世高手,也十分精通医术,尤其是对外伤的诊治。所以。他立即给远在成都柳若冰写了一封信,说了宋晴的受伤情况,并附上几个郎中地详细诊断和处方,通过锦衣卫用四百里加急急报柳若冰。

    现在,在这最紧要的关头,柳若冰回信了,杨秋池真是大喜若狂,打开信一看,仅仅廖廖数语,都是对伤症的分析判断。信中还附了一张处方,杨秋池急忙将这信和处方递给那重庆府的许神医看。

    许神医看罢,冥神苦想了一会。一拍大腿,赞了一句:“高!真是太高了!老朽怎么就没想到呢!佩服-!佩服-!这下子奶奶有救了!”

    一听这许神医地话,杨秋池等人都是大喜过望,却又生怕这只是许神医的安慰之言。

    许神医满脸钦佩,随即又摇摇头:“唉-!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等神医。相比之下,老朽这神医的招牌可再也不敢挂出来了。”转身吩咐他带来的药童依处方抓药,立即给奶奶服下。

    药汤端来。杨秋池亲自给宋晴喂服。当宋晴一点点将那碗暖暖的浓浓的药汤慢慢喝下去之后,杨秋池等人心中的希望如朝阳般升起。

    柳若冰的药方果然管用,当天下午又服了一碗之后,晚上,宋晴虽然还是昏迷不醒,但许神医号过脉之后,欣喜地点点头,说道:“奶奶这条命恐怕是拣回来了!”

    听了这句话,杨秋池高兴得眼睛都湿润了。红绫更是拉着宋晴的手高兴得不停地哭着。宋芸儿和云露也落下了欣喜的泪水。

    第二天黎明,宋晴终于苏醒了过来,朦朦胧胧看着杨秋池,嘴唇轻启,弱弱地唤了声:“老……爷……”

    这一句,把杨秋池眼泪都唤了下来,贴着她地脸,欣喜得像个孩子般哭了起来。

    依照柳若冰开的药方,加上那许神医开药调剂滋补,宋晴的身子一日好过一日已经能进一些流食了,也能断断续续说点话了。

    这一日,许神医给宋晴号过脉之后,对杨秋池道:“恭喜爵爷,奶奶性命已无大碍,只是她这次受伤太重,身子极度虚弱,可能要慢慢调理很长一段时间。”

    杨秋池笑呵呵摸了摸宋晴地脸蛋,说道:“晴晴,等你好了,我陪你上街买新衣服,好不好?”

    宋晴现在已经有些精神了,只是病怏怏的斜躺在床头:愧疚地慢慢说道:“都怪……晴晴……不好,没听……老爷的……话,晴晴……以后……再也……不敢了。”说到这里,眼圈都红了。

    杨秋池爱怜地拧了她的脸蛋一下:“幸亏这次芸儿师父柳前辈的药方救了你,还有许神医等几个名医给你调养,才把你地小命从鬼门关抢了回来。”

    宋芸儿和云露在一旁听着,都露出了微笑。

    宋晴感激地望着宋芸儿,轻轻道:“等晴晴……好些了……一定……要去……感谢……柳前辈的。”

    宋芸儿笑道:“好了,泥娃娃,我师父不用你感谢的,你好好把身子养好就行了,我哥还等着你给他生个大胖小子呢!”

    大家都笑了。

    许神医也对杨秋池笑道:“老朽正要说这件事情,这件事前些日子不敢说,是奶奶情况危急,怕更加增添爵爷地伤心。现在奶奶伤情已经稳定,性命已无大碍,所以已经可以说了。”

    杨秋池听他话中有话,心中一动,莫非是……,急忙问道:“神医,你是说的事情是……”

    “根据老朽诊断,三奶奶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许神医捋着胡子笑呵呵说道。

    “真的?”杨秋池惊喜地问道。

    “是,老朽如果连这都拿不准,那可真是妄称了这神医二字了,嘿嘿嘿。”

    “太好了!”杨秋池笑的嘴都合不拢了,望向宋晴:“晴晴!我们有孩子了!”

    宋晴怔怔地望了杨秋池一眼,又转头看向许神医,她还没从这个消息中反应过来。

    红绫已经抓住了她的手,欣喜地说道:“奶奶!你已经怀上了小少爷了!我就说嘛,奶奶早该来月事了,怎么一直没来。原来是已经怀上了,真是太好了。”

    “是……是真的吗?”宋晴患得患失,生怕这只是一个安慰的消息。

    许神医点点头:“老朽敢用性命担保。嘿嘿嘿。”

    宋晴一下子坐了起来,把手伸向杨秋池,握着他的手,想要说话,心情激荡之下,引来一连串的咳嗽。

    红绫急忙轻轻拍着宋晴后背,扶着她慢慢躺了回去。再看时,宋晴已经是泪流满面:“老爷……我……我有咱们地……孩子了……她重伤后昏迷了差不多一个月,所以,对此也没法自己感觉。

    “是啊!”杨秋池欣喜不已,握着她的手,“所以你要好好保重身子,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嗯-!晴晴一定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宋晴已经欣喜地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杨秋池高兴地说道:“晴晴,既然你怀了咱们的孩子,等你伤情稳定了,我派人送你回武昌,有娘和小雪她们照顾你,我也就安心了。好不好?”

    船帮这次差点杀了杨秋池,还差点杀掉宋晴,杨秋池对他们恨之入骨,发誓一定要彻底铲除整个船帮。由于与船帮和建文余党的斗争太过残酷,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现在宋晴又怀了孕,杨秋池决定把宋晴送回去。

    宋晴听了杨秋池的话,虽然舍不得离开他,但她既然已经知道自己怀了杨秋池的孩子,现在一颗心都放在了肚子里的孩子身上,处处都要为孩子着想了。便点点头,说道:“嗯,晴晴听老爷的。”

    云露道:“干脆这样吧,等三奶奶伤情稳定了,我带护卫队护送三奶奶回去,顺便拜见太夫人、夫人她们。然后顺路回一趟镇远州看看我爹娘。秋池哥,你说好不好?”

    杨秋池望了一眼云露,见她脸色羞红,顿时明白了她的心意,她利用护送宋晴回去的机会,想走一条曲线救国的路,在武昌家里努力表现,先攻破老太太和小雪那一关,让她们先接受她,然后让老太太、小雪来逼自己娶她。也难为她用心良苦了。

    杨秋池点点头,微笑着说道:“那就有劳云姑娘了。”

    “举手之劳,没关系的。”云露听杨秋池答应了,脸上的红晕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