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341章 恩阳老码头命案
    在柳若冰神奇处方的医治下,在许神医和其他几个名医的精心调理下,在杨秋池雄壮财力的坚强后盾支持下,在成堆成堆的人参、虫草等名贵药材的轮番轰炸下,宋晴的身子一日好过一日已经可以下床,在红绫的搀扶下慢慢行走了,只是身子还很虚弱,时常咳嗽。

    杨秋池也好长时间没有好好的睡上一觉,现在宋晴身子慢慢康复,又知道了她怀了宝宝的消息,心中欢喜不已。

    欣喜之下,杨秋池要亲自照顾宋晴,但现在宋晴这身子骨,可是金贵得很,不能碰的。所以,晚上睡觉,虽然杨秋池都是和宋晴一起睡,却都是衣不解带的。

    这期间,云露的哥哥云愣带着数十名精挑细选的精干苗兵赶到了巴州。两兄妹见面很是高兴,云愣知道自己的妹妹当了清溪公主,现在自己又托妹妹的福当了锦衣卫不大不小的官,笑得他嘴都合不拢了。

    为了以后工作方便,杨秋池向云愣和云露出示了自己锦衣卫指挥使特使的腰牌。两兄妹更是欢喜,云愣心想有了杨秋池这个特使罩着,凡事听他的就行了,多请示多汇报,这官就好当了。

    北镇抚司授权云愣组建新的锦衣卫队伍,所以这一次云愣带了数十名亲信苗兵来,组成新的百户所的锦衣卫骨干力量,另外,经过严格的组织查,招募了当地一些与船帮没有任何关系的,祖宗八代家庭社会关系清楚,根正苗红的人参加了锦衣卫。

    这云愣以前就是苗寨的少寨主,有相当强地组织领寻能力。又利用锦衣卫强大的经济实力,使用收买、利诱等各种手段,上任不久,很快就在保宁府城乡建立起自己的情报网络。

    杨秋池现在是保宁府同知兼巴州知州。所以,保宁府知府衙门里也有他的内衙,这保宁府知府赵新乐很会做官,虽然表面上他是杨秋池地上司,可是,他们两究竟谁是上司他心里当然清楚得很,所以,对杨秋池这个少年伯爵那是刻意奉承,想着法的巴结,杨秋池这同知内衙。当然也就布置的跟皇宫差不多了。

    这一天,经过许神医和其他几个名医的会诊,认为宋晴的身体虽然还十分的虚弱。但已无大碍,就只剩慢慢调理的问题,肚里的胎儿情况良好。几个名医一致认为宋晴的身体可以经受去武昌的长途跋涉了,如果再往后,一天冷过一天。天冷了再启程,反而会影响身体。

    杨秋池采纳了几位名医地意见,决定第二天出发。

    这几位名医对宋晴的康复还是出了很大的力地。杨秋池很高兴,封了高过他们平时出诊几倍的丰厚诊金给了几位名医。名医们也都很高兴,连声感谢之后,告辞各自回去了。

    出发前的准备工作早就已经做好了。龙师爷专门定做了一辆超豪华的大房马车,这一路的官道也比较平坦。不会太过颠簸。

    经过商量,决定将红绫留下照顾杨秋池地生活,宋晴带霜儿、雪儿两姐妹作贴身丫环回武昌。

    在临出发的头一天晚上,宋晴是依偎在杨秋池的怀里睡着地。

    半夜,杨秋池被宋晴的一阵激烈的咳嗽声给吵醒。这他已经习惯了,急忙轻轻给她拍着胸口。

    住在外间的红绫端些熬好一直放置在暖炉上的贝母梨汁给宋晴喝了。

    一碗贝母梨汁喝下后,宋晴感觉好些了。歉意地说:“老爷,要不,您还是去红绫丫头的房里睡好了,我这样你没办法好好睡得了。”

    杨秋池用手轻轻堵住宋晴的嘴:“明天你就要回武昌了,还说这话,我多陪陪你,也许下次我回来,咱们的孩子已经会咬着手指瞧我了。”

    宋晴听他说得动情,也仿佛已经看见自己抱着孩子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暖,依偎在杨秋池地怀里:“老爷,你对晴晴真好。”说着,轻轻地哭了起来。

    “别哭,乖乖,名医也说了,怀孕的时候可不能哭,要不然对孩子可不好。”

    宋晴抹了抹眼泪,说:“我只是觉得,老爷对我这么好,还救过我的命,可我不仅没能帮你什么,还老是给你添乱,心里总觉得好对不起你。”

    “傻丫头!”杨秋池爱怜地了亲了亲她的脸蛋,“你以后乖乖的在家里,好好把咱们的小宝贝生下来,就比什么都好了。回去了要乖一点,别再任性了啊。”

    “嗯,老爷你放心吧……只是……只是晴晴好舍不得你……呜呜呜呜……”宋晴禁不住又哭了起来。

    “好了啦,乖,不许哭了,听话,我会努力破案,争取早日调回你们身边来,那时候咱们不就又能在一起了吗。”

    “嗯。”宋晴含着眼泪点点头,“红绫丫头挺不容易的,你别漫待了她,指望她也能早点怀上孩子就好了。”

    “你不吃醋了?”

    “我吃醋又能怎么样呢?你还不是小妾一个接着一个往家里娶……”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和芷慧只要给我生了儿子,我就再不娶了的啊。”

    “那云姑娘呢?人家对你一往情深的,又救了你的命,你总不能辜负了人家吧?”

    宋晴有了孩子,也就有了依靠,这颗心也就不全都放在如何保护自己在杨秋池心中的地位上面了。

    说起这个问题,杨秋池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宋晴幽幽说道:“云姑娘人挺好的,我回去之后给太夫人、夫人她们说说,她们要是同意了,你就娶了云姑娘吧。”

    杨秋池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反问道:“我娶了这么多小妾回来,可就没多少时间陪你了哦,你不担心啊?”

    宋晴脸靠着杨秋池的胸膛,轻轻咳嗽了几声。说道:“反正晴晴现在有了我们的孩子,将来你要不理晴晴不要晴晴了,晴晴也可以守着我们地孩子过一辈子……”

    “傻话!”杨秋池在她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就算天荒地老,我也会和你在一起的!”

    “嗯-!”宋晴感激地看着杨秋池,“晴晴不指望能和老爷天荒地老,只要晴晴将来死的时候,还能看见老爷,晴晴……晴晴就知足了……”

    说了这话。宋晴心中一酸,眼泪一颗颗顺着眼角滚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宋晴带着小丫鬟霜儿、雪儿。与杨秋池、宋芸儿和红绫他们依依惜别,在云露带着的五百重装铁甲护卫队地保护下,启程出发去湖广武昌了。

    送走了宋晴、云露之后,一切又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

    十月,巴州恩阳镇。

    恩阳镇是千年古镇。在巴州很有名,它的巴河水码头盛极一时它是这里老百姓几乎所有的生活来源。可以说,水是这个镇老百姓祖祖辈辈的灵魂。

    这里有很多美丽的传说。比如位于恩阳河大桥内侧的琵琶滩河滩上有五块大石头立于滩尾,每块高约六至七米,组合成琵琶状,当水位上惩从中流淌时,便会有美丽的琵琶之音从中传出优美婉转,胜似天音。

    另外,还有恩阳古镇南侧的义阳山红梅仙子下凡、蒲道官斩巴蛇等美丽传说,也让人十分向往。尤其是一年一度的“仙女节,,更是将各方人士都吸引集聚到了它地身边来。

    天还没有完全的亮,老场码头的雾气很重,让人感到身上湿漉漉地。

    码头上已经隐约有了好些人了。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男人,身材矮小,佝偻着身子在码头上一边摸着脑袋一边走动着,他在老场的码头检查今天需要运走的货。

    这时。岸上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孩童大声地叫着:“彭四,我爹叫你去一下!”

    彭四低头查看着船头的散货,没有抬头,只是含糊的应着:“晓得了,水牛子给你爹说,我马上就去!”

    那个叫水牛子地孩童没有罢休,快步走了下来,一件素色的长夹袄,穿在这个孩童身上明显大了许多,一双青色的布鞋已经被早晨的露水打湿了,一张清秀的脸庞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双清澈的大眼睛,头发只留了额前的一小撮,显得一双耳朵更加的硕大了。

    “叫不动了吗,你要造反哇?”孩童说着,跑过来一脚踢了上去。

    彭四正认真地看眼前的货,没有注意,腿上被狠狠地踢了一脚,生疼。他抬起头来,举起手,做了一个打人的动作,但很快笑了,蹲下身,把手放在水牛子的脸上,轻轻地捏了一下:“你个死牯牛子,看老子不收拾你!”

    水牛子瞪了彭四一眼,拍开他的手,跳起来在彭四的脑袋顶上捶了一拳:“你是谁的老子?”

    这一拳并不重,却疼得彭四斯牙咧嘴蹲在地上双手抱头哎哟直叫唤。

    水牛子踢了他屁股一脚:“我爹又不在这里,你装这熊相给谁看呢!还不给老子爬起来!”

    彭四摸着头挣扎着站起来,赶紧冲着这个孩童讨好地笑着,小心翼翼的扶着这个孩童上了台阶:“您就别在这么湿的地上踩着了,一会儿让你老子见到,我就死惨了,你赶忙回去,就说我清完货,马上就回去啊!”

    水牛子朝码头上喊着:“喂!下来背我!”话刚落,很快从浓雾中的台阶上跑下来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身上的衣服很是单薄,还缝有很多补丁,他跑到孩童身边,赶紧蹲了下来:“少爷,上来吧!”

    孩童鄙夷地看了看身边这个男孩子,眼珠一转,对彭四说道:“彭四,把你的衣服给老子脱下来!”彭四蹲在地上没有明白,正疑惑着,孩童一个耳光扇在了彭四的脸上,清脆而响亮。

    “你眼睛瞎的吗?没有看见他的衣服都湿了吗?你把衣服搭在他的背上,这样我的衣服才不会打湿啊!笨,真是笨到一起了!我爹怎么就找来你们这么一群猪来呢?一天就知道吃!”孩童喋喋不休地说着。

    彭四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还刻意的用手啪嗒了几下,小心的搭在蹲在地上的男孩子的身上,然后把水牛子抱到了他的背上,踢了一脚蹲着的男孩:“还不快把水牛子背回去,这么冷的天,要是把他冻到了,小心彭老爷拨了你皮!”

    男孩子背着那小孩站起身,回头看了一眼彭四,眼睛里透出一股寒光,随即垂下眼帘,背着那少爷水牛子往回走。

    水牛子在男孩背上转过身,指着彭四:“告诉你很多次了,我的名字叫彭家福,你再敢叫我小名,我把你的舌头割下来!”

    彭四微微的弓着背,看着他们消失在雾中,这才摸着脑袋,又哎哟了半天,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擤了擤鼻子,低声的骂道:“妈的,今天这个天怎么有些冷啊?——这龟儿子竟然敢瞪我,看老子不找机会狠狠收拾他龟儿子一顿!”

    转身刚走了两步,叫住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一个背货的小工,“赶快把你的衣服给老子脱下来,老子快冻成木头桩桩了。”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彭四不由分说就上前去脱了那人身上仅有的一件褂子,穿上后,发现对方还怔怔地看着他,便在对方的脸上啐了一口:“不想干?就给老子滚,想从老子这里拿铜钱的人多的是!”

    对方这才哈着腰无趣的离开。彭四笑了,嘴里的那颗金牙在初升的太阳照耀下显得格外的晃眼。

    深夜,彭四沿着河边小路往码头上自己的住处摇摇晃晃慢慢走去。

    为了方便监工,彭四的住处就安在码头上面,他有些喝醉了,一边走一边打晃。走到码头阶梯边上,忽然撑住双腿,干呕了几下,接着,又摇摇晃晃走了几步,便觉得天旋地转,扑通一声栽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