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355章 出奇制胜
    春红姑娘已经得到了那彭贺喜的事先点拨,知道今晚上这杨爵爷是正角,想着法给杨秋池敬酒,而杨秋池正琢磨怎么才能单独询问这春红姑娘而又不太过于张扬,便问她除了歌舞乐器之外,还有什么擅长,彭贺喜也喝得有些醉了,又开始替春红充面子,说春红琴棋书画无一不精。

    杨秋池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主意,便提出和春红下一局围棋。大家一听杨爵爷还有这等雅兴,顿时都是欢声雷动,早有服侍的丫环摆下了棋局。

    彭贺喜拍马屁要拍到家,又提出既然赌,就赌个彩头,各出白银五百两为赌资,春红是彭老七已经定下的小妾,准备春节赎身收房的,所以,春红姑娘的赌资当然是他彭家来出了。

    彭贺喜不仅想让杨秋池在这棋局中露露脸,还趁这机会想给杨秋池送点礼,所以这赌资定的还是比较高的。一局棋五百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五十万元呢,也算得上是豪赌了。

    彭贺喜给那春红使了个眼色。这春红何等聪明,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杨秋池根本就不在乎这区区五百两银子,他也知道自己会赢,只不过,他想找个借口单独和这春红姑娘问问情况。便又提出增加一个赌注,输的要喝一瓶酒,另外,如果自己赢了,还要让春红答应和自己单独做一件事情。

    彭贺喜和彭老七都是一愣,喝酒没问题,可他们两搞不懂杨爵爷怎么又打起春红主意来了?都猜想杨爵爷肯定是喝醉了看上了娇媚的春红姑娘,想来个一夜风流。虽然彭老七已经和这春红姑娘说好了,将来要替她赎身纳为小妾,但毕竟现在还没赎身,还是青楼女子。是男人肯出钱都可以上的。

    再说了,既然人家爵爷看上了,漫说这春红姑娘还没嫁到他们彭家,算不得自己家的人,就算已经过门了,这两人也决定双手奉送。

    彭贺喜兄弟两这么决定是有原因地。前不久,他在四川省做布政使的表侄吴慈仁来信邀请彭贺喜去成都,他带着小娘子水婉淇去了一趟,吴慈仁告诉了他杨秋池这个人物不简单,要彭贺喜想方设法和他拉关系、套近乎。彭贺喜已经将吴慈仁的意思告诉了彭老七。

    彭老七虽然喜欢这春红姑娘。甚至不惜为了她与本家彭四翻脸,但是,他当然知道轻重缓急。在他的心目中,女人也真地就只是件衣服。现在听杨爵爷对这春红有意,只能硬着头皮将这绿帽子戴在头上了。

    彭贺喜和彭老七对了一个眼神,两人都已经心领神会,当然是双手赞成。当下将五百两白银放在棋盘旁。又放了一瓶上好的花雕美酒。

    春红姑娘看见彭老七并没有半点难过,反倒是兴高采烈的样子,心里十分的伤心,

    春红要嫁给彭老七的事情。这恩阳镇已经老幼皆知,她自己原以为这次从良了能有个好归属,已经说好了春节就迎娶过门,没想到现在这彭老七还把自己当成赌注。

    昨晚上,彭老七为了和彭四争夺春红,将彭四打了,那时候,春红还以为自己找对了人,找到了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男人。没想到才过了一晚上,现在这彭老七就要将自己当作赌注故意送给这少年爵爷,要用自己的身子去讨好这爵爷。

    扭头望杨秋池看去,只见他得意洋洋坐在棋盘旁边,春红心中升起一团怒火,心想刚才她和彭老七给杨秋池敬酒的时候就已经说了自己是彭老七许了的未过门的媳妇,现在这爵爷灌饱了黄汤之后,居然打起自己地主意来了,真是禽兽不如。

    想起这彭老七如此天性良薄,春红不禁万念俱焚,再加上误以为杨秋池是那种朋友妻不客气的无耻之徒,更是鄙夷。她虽然身在青楼,却是宁折不弯的性格,从这件事上,她已经对这彭家彻底死了心。

    她已经喝得有七分醉,心中凄苦之下,把心一横,决定一定要胜了这一局,打碎他们地如意算盘。至于这之后怎么办,春红没有多想。

    他们三人的心思杨秋池却不知道,这春红姑娘虽然娇媚,却也比不上自己的柳若冰和红绫美貌,他想的只是赢了这一局,好借此机会和春红单独了解一下昨晚上那彭四的事情。

    这春红围棋得到过高人指点,棋艺可谓一流。单轮绞杀实力,杨秋池不是对手。棋局展开之后,两人在一角展开对杀,杨秋池地这一角被对方一举全歼!

    这一下,彭贺喜和彭老七大是窘迫,一个劲咳嗽提醒春红。春红只当没听见。

    对这个结果杨秋池也很意外,却也激起了他的好胜心。这围棋杨秋池只是在大学的时候学过,那时候时兴下围棋,没事地时候他就抱着围棋书狂啃,最喜欢的就是武功正树的“宇宙流”大模样。

    杨秋池看的围棋书可比春红多得多,中国古代围棋不讲究布局,只注重绞杀,所以,绞杀水平春红比杨秋池强,因此,一开局杨秋池与对方对杀,惨败。

    虽然一个小角被吃,但杨秋池的黑棋却也因此取得了外势,当下略一沉吟,决定用宇宙流对付春红。

    杨秋池布局飞快,迅速占据了各个制高点。春红根本不懂现代围棋大局观理论,也不知道布局的重要性,眼看着杨秋池根本不理睬剩下的孤棋,而是满盘到处乱放黑子,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有些诧异,望了他好几眼。

    可是,后面的步调,春红已经在跟着杨秋池走了,待到她发现中腹已经围成了一个大空的时候,这汗水才下来了。

    她那个时代地人下围棋,都是对杀个天昏地暗的,从来没有遇到过杨秋池这样下围棋的,也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样下围棋的。可就是这看不懂的招数,已经将她逼到了失败的边缘。

    春红发现不对劲了,顿时有些慌了神。咬着银牙想了好一会,这才决定打入中腹。

    无奈,她动手实在太晚了,而且根本没有打入做活这样的经验,加上杨秋池在中腹已经形成了坚实的厚壁,没有丝毫的破绽。对于春红空投进来的孤龙,也只是若即若离,不给对方贴身肉搏的机会,并迅速占据了对方大龙有可能形成眼位的战略要点。

    杀到赵新乐进来的时侯,春红空投进来的两条孤龙连一个眼位都没有,四周都是黑棋坚硬的厚壁,既不能就地存活,更无路可走。

    看到这里,彭贺喜和彭老七这才舒了一口气,他们两棋艺不高,但这胜败之势还是看得出来的。

    赵新乐更是夸张,连声喝彩:“好好!杨爵爷棋力高超,这等下棋的手段,鄙人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当世恐怕无人能敌,勘称国手也!”

    春红姑娘重新审视了一下棋盘,将手指尖夹着的一枚白棋扔回了棋篓,红着脸惨然一笑:“爵爷棋艺高绝,怪招频出,春红不是对手,认输了。”

    彭贺喜和彭老七两人鼓掌欢呼,好像是他们两胜了似的,浑然忘了春红输了,他们不仅要输银子,还要将彭家未过门的媳妇送给杨秋池一夜风流。

    看见彭贺喜和彭老七这付模样,春红更是心凉,默默拿起棋桌边上的那瓶花雕酒,一仰脖子咕咚咚往下喝。

    满屋子的人都一起拍手欢笑着称好。本来赌注是春红输了喝半瓶酒,可这春红气苦之下,一口气将那一瓶酒喝了个一滴不剩。众人诧异之余,更是震天价地叫好。

    春红姑娘将那酒瓶往棋盘上一扔,嘴角露出了一丝凄凉,笑道:“愿赌服输,春红既然输了,就是爵爷的人了,爵爷就请跟春红来吧。”起身往门外走。

    杨秋池一愣,什么输了就是我的人,我可没这么说过啊,正要说话,彭贺喜、彭老七和赵新乐三人已经笑呵呵七手八脚将杨秋池扶了起来,不由分说簇拥着他跟着春红来到了一间闺房,将杨秋池往房里一送,笑呵呵带上了门。

    整个梨春圆都经过了南宫雄他们仔细搜索,无关人员根本进不来,挑选出来服侍杨秋池他们喝花酒的青楼女子和龟公,也都是经过搜身了的。要保证杨秋池的绝对安全。所以,把杨秋池单独留在这房里,倒也不用担心。

    这间房四角挂着大红灯笼,桌子上是高高的一对红烛,放着两碗醒酒汤。一张檀木雕花大床上,大红锦被叠得整整齐齐的。满屋都是香喷喷的让人浮想联翩。

    明明看见春红进了这房间的,怎么不见了,杨秋池有些醉了,摇摇晃晃到处找:“咦-!奇怪了,春红姑娘,你跑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