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370章 鸳鸯绣花鞋
    龙老汉说道:「她来看跌打……因为小人懂一点跌打损伤…

    「胡说!」杨秋池惊堂木一拍,「哪有五更天来看跌打的!你当真以为本官拿你没办法嘛?」

    「小人知罪,小人招了,她不是来看跌打,她说彭老爷子有个物什掉在楼上房里的,她要去找找。我问她是什么东西,她不肯说,我也不敢多问,就让她进去了。那时候我正困得很,又都是熟人,我就说她找到东西之后出去时把大门拉上就行了,我稍后会去关的,然后我就睡了。」

    「她进去了多久?什么时候走的?」

    「小人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啊。我那时候瞌睡正香,倒下就睡着了。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我见大门拉上的,也没想太多,就把门闩好接着睡了。」

    杨秋池喝问:「刚才调查的时候,你为何不说?」

    「快中午的时候,才知道春红姑娘出事情了,我也不知道会这样,我害怕牵连到自己,再说了,我心想,翠环是彭府上的小丫鬟,春红是他们彭府七爷未过门的姨娘,她杀春红姑娘做什么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凶手,所以方才那位小姑娘来问的时候,我这才没说。」

    现在明白了,这翠环有重大犯罪嫌疑,必须马上抓捕归案。杨秋池吩咐将龙老汉押起来,出房门下了楼。

    彭贺喜和彭老七两人见杨秋池下来,急忙迎了上去。

    刚才杨秋池将彭老七看押起来,着实让彭贺喜吓了一跳,连声追问护卫们这是为何。护卫只是不理。这可把彭贺喜急得团团转,想要上去找杨秋池问个明白,可护卫们阻挡不让。

    后来见杨秋池上上下下忙着审讯、提取指纹,忙得不亦乐乎,有心要搭讪一下问问。杨秋池只是和他点头示意,根本没空搭理他。

    待到后来,大队捕快到达,更让彭贺喜心惊胆战。接着又是到处搜鞋子,还把园子里所有人的鞋子统统都拿走了,包括脚上的鞋,这更让彭贺喜惊诧不已。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

    眼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就在彭老爷子彷徨无计的时候,彭老七无罪释放了,这让彭贺喜大喜过望。急忙追问了经过。彭老七大致说了,可两人都搞不懂究竟为何将彭老七无罪开释。

    不管怎么,彭老七这一趟可谓有惊无险,只把两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过不多久,又见杨秋池提审了看大门地龙老汉,这之后便下来了。彭贺喜、彭老七两人急忙迎上前。彭贺喜点头哈腰说道:「爵爷。案件侦破如何?要不,咱们先回去吃个晚饭,慢慢再查吧?」

    彭贺喜一提晚饭,杨秋池这才想起来,自己连中午饭都还没吃呢,就一直忙到现在。他这人就是这样,一旦忙起来,可就什么都忘了。现在彭贺喜一提起,杨秋池顿时感到肚子里咕咕叫。不过。现在好不容易有了重大突破,他哪有心思吃饭,一心将案件侦破了再说。

    杨秋池道:「彭翁,不好意思,我现在发现的重大犯罪嫌疑人。居然是府上的一个小丫鬟,现在我要带人去抓捕。请彭翁谅解。」

    彭贺喜这一惊非同小可,与彭老七两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问道:「爵爷,是谁呢?」

    「等一会你们就知道了。」

    彭贺喜和彭老七听说凶手居然是自己家里的人,顿时又如同掉进了冰窟窿一般,都在心里思索着究竟会是谁。

    正在这时,宋芸儿已经神情沮丧地回来了,向杨秋池禀报说自己在围墙内外检查了,还上到围墙上一点一点仔细都检查了,没有发现有什么攀爬痕迹。

    说完之后,宋芸儿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发现杨秋池满面春风,微微一愣,随即省悟了过来,蹦跳着说道:「哥,你一定是有什么发现了,对吧?」

    「是,根据看门的龙老头交代,昨晚五更,是有一个人进来过,是个女人。」

    「女人?」宋芸儿疑惑地说道,「那不对啊,谢德顺不是说是个男人在春红床上和她……那个吗?」

    「没错,但这个女人可能是凶犯地同谋,究竟怎么回事抓到她查清楚就知道了。」

    宋芸儿带着大队人匆匆忙忙回到彭家庄,直奔彭贺喜和水婉淇的住处。

    彭老爷子跟在后面,这一下更是惊诧,脑袋上冷汗直冒,难道,凶手会是自己身边的人吗?迅速将这些人想了个遍,却想不到会是谁。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水婉淇正在房间里绣着()女红。听到园子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有些诧异,放下女红走出门口,就见到一大队杨秋池的护卫冲了进来。

    水婉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惊恐地看着这些护卫们。

    杨秋池、宋芸儿和彭贺喜、彭老七走了过来。水婉淇急忙迎上前,对彭贺喜叫了声:「老爷,您们回来了。」

    彭贺喜还没说话,杨秋池已经沉声问道:「彭夫人,请问你的贴身丫鬟翠环在吗?」

    「翠环?」水婉淇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问起翠环,说道,「福儿中午被我打了一巴掌之后,一直哭闹,我让翠环带他出去玩去了。」

    说完这话,水婉淇这才想起来,对了,天都已经黑下来了,翠环带小少爷怎么一直没见回来,有些慌张地说道:「就是啊,怎么他们两一直没回来呢?是不是回来了,在园子里什么地方玩吧。」

    杨秋池心中一沉,吩咐南宫雄立即派人到门口询问门房,看看翠环是否回来了。同时,派人在园子里寻找翠环和小少爷彭家福。

    接着,杨秋池问道:「翠环的房间在哪里,带我们去。」

    水婉淇还惦记着他的儿子彭家福,说道:「福儿呢?福儿怎么办?」

    彭贺喜跺脚道:「你快带爵爷去翠环的房间!我自会派人出去寻找福儿的。」

    水婉淇赶紧点头,迈碎步带着杨秋池等人来到翠环地房间。

    翠环是水婉淇的贴身丫鬟,为了召唤方便,所以她的房间就在彭贺喜他们卧室旁边,一个人住。丫环们点亮了屋里的灯烛。

    房间不大,摆设得比较简单,杨秋池让其他人在外面等候,自己进了房,第一个搜索的,就是翠环床下的鞋子。

    鞋子不多,只有五双。杨秋池拿起来仔细观看,这五双都没有粘血,杨秋池眉头微微一皱,环视了一下房里,并没有其他明显用来放鞋地柜子。便又仔细地将那五双鞋详细察看了一遍。还是没发现端倪。

    杨秋池放下鞋,站起身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没什么特别地,低头想了想,迈步出门。

    宋芸儿和彭老爷子等人都站在门外院子里瞧着他。

    杨秋池环视了一下四周,一瞟眼,看见了翠环房间窗台上放着一双鞋,心中一喜,急忙走了过去,拿起来瞧了瞧。这是一双手工纳制的绣花鞋,鞋面上绣了一对鸳鸯戏水图。拿在手里微觉有些潮湿,用手背摸了摸鞋底,更感到潮湿。就着灯光查看了一下,鞋底干干净净的,并没有什么异样。

    杨秋池拿着那鞋走到水婉淇身前,问道:「彭夫人,这双鞋子是谁的?」

    水婉淇仔细瞧了瞧,说道:「是翠环的,怎么了?」

    杨秋池没有回答,又追问了一句:「你能肯定是她的吗?」

    「没错,这是上次我带她陪老爷去成都,经过保宁府,我们逛街的时候,逛到保宁府昌鸿鞋铺,她看见这双鞋,很喜欢,就买了。当时我和老爷还笑她说这鞋土气得很,可她喜欢。」水婉淇转头对彭贺喜道,「对吧?老爷。」

    「是啊,当时还有赵新乐赵知府陪同我们逛街,他也可以作证。爵爷要是不相信,等赵知府从琵琶岩看完仙女会回来,您一问就知道了。」彭贺喜知道杨秋池在查案,尽可能说得准确一些。

    杨秋池听他说起赵新乐,想起了宋芸儿偷看见水婉淇与赵新乐两人的芶且之事,不由自主望向宋芸儿。正好看见宋芸儿瞧过来的目光,两人相视一笑。

    杨秋池从南宫雄手中接过自己地法医物证勘察箱,说了自己要就地检验,让他们在外面等,便进了翠环的房里。

    由于春红的血流得非常多,形成了血泊,如果翠环踩在血泊里,那不仅鞋底会粘上血痕,很可能鞋帮等处也会粘上。杨秋池取出放大镜,拿着那双鞋子在灯下仔细查看。

    终于,在鞋帮的缝隙里,她发现了少量红色斑痕,针屁股大小,如果是血痕,这一点点,就已经足够自己进行鉴定了。

    他小心地提取了那一点血痕,作了血型鉴定,发现与死者血型相同。但他还必须作进一步检测,看看翠环自己的血型是什么。万一也相同,那还有点麻烦。如果能作DNA鉴定那就好了。

    可翠环已经带着那个小崽子彭家福失踪了,到哪里去提取她地血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