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382章 鹊桥相会
    四川成都,右布政使衙门内衙,立冬后的一个早晨。

    天已经大亮了,天空下着小雨,成都的冬天不能只说是阴天,它是由铁灰色的厚厚的云层扣成的一个盖子,然后,阴影像被稀释后的墨汁一样渗到这个古城的每一个毛孔里。

    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端着一个盆子,走进一个幽静的院子,辗转来到一个房门前,隔着门喊到:“小姐,天已经大亮了,老爷和夫人说是晌午之后我们还要去文殊院上香呢。”

    半晌,房间没有动静,这时,另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大约十四五岁,捧了一大束红梅一蹦一跳走了过来,门口的丫头,赶紧示意她声音小点。

    手拿红梅的丫鬟走上前,轻轻地问:“紫烟,小姐还没有起来?”

    门口叫紫烟的丫鬟点了点头:“平日里,小姐早起来练功了,前日匡先生来,还说最近小姐的剑术大有长进呢——环儿,你到哪里摘的梅花?真好看。”

    那叫环儿的手拿梅花的丫鬟得意地晃了晃手中梅花:“我一大早专门到后花园摘的,送给小姐的。”走上前,将耳朵贴到门上听了又听:“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呢?”

    紫烟见时间不早了,那边老爷和夫人还等着小姐一起吃饭呢,于是又敲了敲门,比之前的重了些,“小姐,不要再睡了,老爷那边等急了。”

    正叫着,右布政司夫人夏氏,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由两个丫鬟扶着,走了过来。

    最近夏氏总是不能好好的睡觉,但凡睡着。便是噩梦不断,总是黑白无常和一大堆的吐着信子的毒蛇,于是早上便和老爷商量,带着自己的女儿巧贞去趟文殊院,那里地法圆住持和老爷是世交。去上个香,期望能好些。

    “紫烟,怎么回事情呢?还不叫小姐起来啊,都什么时候了。我们的午饭怕是要在文殊院吃斋宴了。”

    紫烟和环儿见夫人来了,赶紧退到一边,低着头。紫烟回答道:“回夫人的话,我已经在小姐门口等了好些时候了,小姐没有回话。我也不敢大声的叫她,您知道小姐的脾气地……”

    夫人上前轻轻地用手指头戳了一下紫烟,这个丫头自从进了吴家,已经好些年了,因为乖巧实诚。一直跟着自己,后来女儿大了,就将紫烟拨给女儿做侍女。

    夫人走到门口:“巧贞,贞儿,起来了,今天我们要去文殊院的。乖!”

    夫人叫了几遍,屋子里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

    夫人恼了:“这个孩子是越发的玩劣了,马上都是要出嫁的人,怎么还像个孩子似地?”

    “紫烟,小姐会不会偷偷溜出去了你不知道呢?”环儿手拿着梅花问到。

    “对对。环儿说的对,紫烟你是不是没有发现小姐出去了呢?把门打开看看。”夫人仿佛从梦中惊醒。

    紫烟觉得不可能。但是一想自己也曾经离开过院子到夫人那边去过,所以想想也对。于是走上前,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动静。推了推门,从里面闩上了。

    “这个死妮子,肯定又跳窗户出去玩去了。”夏氏皱了皱眉。自己这女儿生性顽劣,喜欢舞枪弄棒的,请的教书先生一个个都被她打跑了,直到后来请了匡弥,这先生能文能武,将女儿治得服服贴贴的,这才老实了。

    可女儿不好好读书,整天缠着匡先生要他教武功,自从习练武功之后,她就常常不走门,而是从窗户进出,现在都十六岁了,还这样,真是太不象话了。

    紫烟绕到屋后,发现窗户关地好好的,这更不象小姐的风格了,她从来都是跳下就走,这些关窗户的事情一向都是丫鬟的事。

    紫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她走到窗前,用手指粘了一点口水,在窗纸上抠了一个小洞,贴上前去看。

    夫人在门口等,突然听见屋后一身凄厉地尖叫,她赶紧和丫鬟走过去,只见紫烟瘫在窗户下,身体簌簌发抖。

    …………

    ————————————————————

    杨秋池一行人日夜兼程赶到成都,大家都很疲惫。

    进了城,宋芸儿问杨秋池:“哥,咱们是先去看我师父,还是先去查案?”

    这个问题杨秋池早就想好了,抬头看了看天边,见已夕阳西下,说道:“咱们先去看若冰,然后去锦衣卫千户所看看沈仕生他们对布政使家的监控情况,最后再去布政使衙门找吴巧贞查案。”

    宋芸儿欣喜地叫道:“太好了!马上能见到师父了,我就知道我哥最好了!”

    一行人来到柳若冰的那个精致小园子外,看门的是杨秋池派来的锦衣卫女护卫,见到杨秋池等人来了,又

    惊又喜,急忙单膝跪倒,抱拳道:“属下参见爵爷。”

    杨秋池抬手让她们起身,问道:“柳前辈呢?”在外人面前,杨秋池从来都是称呼柳若冰为前辈。

    “在园子里呢。爵爷请进!”

    杨秋池迈步进了小园子。绕过照壁,穿过客厅,走过弯弯曲曲的九曲长廊,长廊下地池塘里的荷叶已经调零了,成都的冬天有些湿冷,池塘边的水面结了一层薄薄的白冰,几尾红红黄黄地鲤鱼躲在碧蓝的湖水下,也不游动,好像画上去地一样。

    穿过假山草地,迎面就是柳若冰住的小阁楼,在一片依旧郁郁葱葱的绣林之中若隐若现。

    来到阁楼下,杨秋池迈步往上走,走了几步,没发现后面有人跟上,停住脚转身一看,只见宋芸儿和红绫站在楼下。望着自己。

    杨秋池奇怪地问道:“咦,你们两怎么不上来?傻站在那里干什么?”

    红绫甜腻腻的嗓音说道:“老爷,红绫等一会再上去拜见柳前辈吧。”

    杨秋池脑袋一转,马上明白了红绫是想让自己单独和柳若冰相处一会,微微一笑。点点头,望向宋芸儿:“你呢?你不想见你师父吗?”

    宋芸儿轻轻咬了咬银牙,展颜一笑:“哥,还是你先上去吧。等一会我再上来。”

    杨秋池噔噔噔下了楼梯,走到宋芸儿面前,拉住她的手:“捣什么乱,走,咱们三人一起上去!”

    宋芸儿素手一抖。便轻轻挣脱了杨秋池的手掌,亮晶晶的黑瞳望着杨秋池:“哥,师父都快临盆了,你们两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地,你们先说一会。一盏茶时间,我和红绫就上来,好吗?”

    杨秋池知道这宋芸儿也是个倔强性子,便不再勉强,伸手在她高挺的鼻梁上轻轻刮了一下,疼爱的说道:“小妮子。就你主意多,好罢,一盏茶,你们两就上来啊。”

    宋芸儿和红绫互望了一眼,点点头。

    杨秋池迈步上了楼梯。走过长廊,来到柳若冰的卧室门前。轻轻叩了一下,唤了声:“若冰!”

    门吱呀一声应声而开,柳若冰一袭宽松的白衣站在门口,若秋水一般地瞳眸充满了喜悦:“秋池,真的是你!”

    杨秋池跨进门槛,伸出双手:“若冰,秋池来看你了!”

    柳若冰深深地凝视着杨秋池,眼中充满了爱恋,一下子扑进了杨秋池的怀里,颤声道:“秋池……”

    杨秋池小心地搂着她,用嘴堵住了她的红唇,两人深吻在一起。良久才分开。杨秋池轻轻抚摸了一下柳若冰地已经高高鼓起的小腹,说道:“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了?”

    两朵红晕飘上了柳若冰的双颊:“他调皮着呢,老是乱踢乱打的……”

    杨秋池笑道:“哈,在娘肚子里就已经开始练武了,将来又是一个盖世高手呀!”

    柳若冰满脸幸福,双手搂着杨秋池地脖颈,仰着头望着他的双眼:“你终于来了,我和孩子都好想你……”亮晶晶的美目已经湿润了。

    “我也好想你们!”两人再次深吻之后,才依偎着走到窗边的桌前坐下。

    柳若冰依偎在杨秋池的怀里,默默感受着他地温存,良久,才坐正了身子,微微一笑:“好了,快叫芸儿她们上来吧。”

    刚才他们在楼下的说话,柳若冰已经听到了,杨秋池急忙走到门口,叫了声:“芸儿,红绫,你们两上来吧!”

    就听到脚步声响,宋芸儿首先象一只轻盈的小燕子一般,飞进了房里,叫了声师父,扑到柳若冰的怀里,柳若冰爱怜地搂着她,嗔道:“都那么大了,还像个孩子似的呀。”

    宋芸儿嘻嘻一笑,拿了根凳子,紧挨着柳若冰坐着,替柳若冰整了整衣袍,问道:“师父,宝宝好吗?”

    “好,挺好的,过不多久你就能看见他了。”

    “太好了!”宋芸儿亲热地挽着师父地手。

    这时,红绫走了进来,给柳若冰福了一礼:“奴婢红绫,见过柳前辈。”柳若冰微笑点点头,招呼红绫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