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383章 瓜藤断蔓
    宋芸儿一转脸,看见床上有做了一半的女红,走过去一看,是件小衣服,拿起来,惊喜地笑道:「真好看!师父,这是给宝宝做的吧?」

    杨秋池一听,哈地叫了一声,跑过去,这才发现床上摆着一些小衣服,小帽子,小鞋子,大部分都已经做好了,样子都是乖乖的。欣喜地坐在床边,拿起一对虎头童鞋,两手指伸进童鞋里,举起来在自己脸颊上学走步的样子,逗得三女咯咯笑。

    柳若冰道:「闲在家里,左右无事,我就慢慢做一些小衣服之类的,还行吧?」

    宋芸儿用两只手指头拈着一件小绵祅,说道:「这么精细的手工,我还从没见过呢,师父的手真巧。」

    柳若冰微笑道:「秋池,你们这次来,不单单是为了来看我的吧?」

    宋芸儿抢先说道:「我哥说了,咱们这一趟是公私兼顾,一方面来看看师父和没出生的小宝宝,另一方面,有个棘手的案子要在成都查访。」

    柳若冰一听案件棘手,忙问道:「怎么?很难办吗?」

    「涉及到省右布政使吴慈仁的千金小姐。」

    柳若冰微微一怔:「吴慈仁家?我听说这两天,吴慈仁家正在操办丧事,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杨秋池心中一沉,问道:「丧事?他们家谁死了?」

    柳若冰歉意地摇摇头:「我很少出门,也没仔细打听。」

    杨秋池隐隐觉得不妙,与宋芸儿对视了一眼,起身道:「若冰,既然这样,我们要先去布政使吴大人的内衙查看一下。晚上再来看你,好吗?」

    柳若冰站起身,走到杨秋池面前,替他正了正衣襟,拍了拍肩上的尘土:「嗯。我做好饭菜等你们回来。」

    「不,若冰,你别太劳累了,也不知道这案子会怎么样。如果情况紧急,我们可能要连夜查案,你别等,早点休息,身子要紧。」杨秋池爱怜地抚摸了一下柳若冰若梅花般娇艳的脸。「我这次来,要等到咱们的宝宝降生之后,才会离开的。」

    一听这话,柳若冰美丽地丹凤眼闪显出欣喜至极的光彩,点点头:「好。你们一切小心。」

    离开柳若冰的小园子,一行人直接到了右布政司衙门吴慈仁的内衙。

    内衙大门的一对石狮子地脖子上赫然是两朵白色的纸花,门上也挂着长长的挽幕。

    杨秋池等人一见这情景,心中更是一沉,右布政使吴大人家里果然发生了丧事。

    下了马,递上帖子通报进去。不一会。吴慈仁带着随从迎出了门外。

    吴慈仁急步上前,虽然满脸堆笑,可眼神尽是哀愁和落寞,施了一礼:「爵爷,下官没想到您会不期而至。真是喜出望外,快快请进!」

    杨秋池见他五十来岁年纪。身材清瘦,一缕花白胡须,听他自称下官,微微一怔,这布政使可是正二品的高官,自己虽然是超品伯爵,但实职仅仅是从五品知州而已,两人实职品秩上差老鼻子远了。他生性随和,急忙躬身道:「吴大人,下官承蒙大人邀请,到恩阳镇享受了一番乡村地惬意。感激之余,想亲临拜访,以表谢意。」

    吴慈仁听他也自称下官,也是微微一愣,随即会意,勉强一笑:「杨爵爷真是太客气了。快快请进,里面说话。」

    进到园子里,只见里面哀愁满园,家仆人人戴孝,问道:「大人,恕下官……恕我冒昧,敢问尊府是否有白事啊?」杨秋池觉得两人都说下官,到底有些好笑,毕竟自己是超品伯爵,虽不好意思大刺刺地自称本官,却也直接说「我」了。

    吴慈仁叹了口气:「爵爷能够光临,下官本应当好好设宴款待,只是……,只是数日前,小女不幸亡故……」

    杨秋池心中一惊:「什么?令嫒亡故?……不敢请教吴大人,令嫒闺名可是吴巧贞?」

    吴慈仁微微有些吃惊,道:「正是,不知爵爷如何得知?」

    杨秋池不答反问:「吴大人,令嫒是怎么死的?是被人杀的吗?」

    「正是,不知道爵爷是如何……」

    「令嫒是哪日去世的?」杨秋池打断了他的话。

    「十一月初三。」

    杨秋池猛地站住了,吴慈仁说地吴巧贞去世的时间,正是抓捕翠环和龙老汉的第二天,怎么这么巧呢?一定有问题,但是,就算是恩阳镇的船帮眼线探听到了消息,用八百里快报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从巴州赶到成都啊!

    信鸽!难道船帮的人在恩阳镇得到消息之后,用信鸽告知了成都船帮地人,然后成都船帮的人将吴巧贞杀人灭口?如果是这样,杨秋池只能苦笑,自己千里策马扬鞭来成都,要找的行刺自己的幕后真凶嫌疑人,居然被灭口了。

    吴慈仁见杨秋池忽然停步不前,傻呆呆站在那里想心事,便站在一旁,静等着他。身后的一队人也都停了下来,悄无声息静等着杨秋池发话。

    杨秋池脑袋里在飞速旋转着,这时间也太凑巧了,从时间上算,如果这两者有联系,那自己抓捕翠环和龙老汉,这件事恩阳镇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这也隐瞒不了,恩阳镇地船帮眼线肯定已经将这个消息用飞鸽传书告诉了成都的船帮的人。

    如何才能抓住这个通风报信的人呢?杨秋池仰着脑袋思考着,恩阳镇数千户人家,养鸽子的不计其数,怎么才能查出来究竟是谁家地鸽子通风报信的呢?而且,知道消息地人,也不一定用的是恩阳镇上地鸽子传送情报,完全可以将消息报送乡村或者其他地方的船帮联络员。由他们传送。

    看来,船帮的势力网还是很大的,这通风报信的人不好查清楚。

    杨秋池低着脑袋迈步往前走,吴慈仁急步跟上,杨秋池这才意识到布政使吴大人还跟在一旁呢。急忙吩咐南宫雄派护卫出去置办白事祭拜应用礼品,然后歉意说道:「吴大人,我这次前来,不知道府上发生这等大事。实在有些冒昧,还请见谅。」

    吴慈仁急忙客气了两句,引着杨秋池来到客厅,客厅里坐满了前来吊唁地宾客,吴慈仁这一介绍。居然都是四川省各界政要,有左布政使胡舰,提刑按察使王凌昆,都指挥使李治业,锦衣卫千户所千户沈仕生也在这里。还有些同知、通判、推官等佐官。

    各位一听来的这年轻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伯爵杨秋池,都是十分的惊讶,一一与杨秋池见了礼。

    分宾主就座后。奉上香茶。

    杨秋池道:「吴大人,我等仓促拜访,没想到正遇到令嫒惨遭横祸,真是令人扼腕叹息。」说罢。远远看了沈仕生一眼。沈仕生轻轻摇摇头,表示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情况。

    吴慈仁眼圈都红了,抽泣了一下,说道:「小女惨死,下官心中悲愤。组织缉拿元凶,无奈手下皆是一些能力低微之辈。时至今日,也未能将元凶缉拿归案。」

    杨秋池道:「吴大人劫哀顺变,如果有需要小弟效劳地地方,吴大人尽管直言。」杨秋池见他在大哀之下对自己还礼节甚恭,心中有了好感,眼看他都已经花白胡子,自己这话语也就谦恭了一些,自称小弟了。

    吴慈仁悲伤之下倒没发觉,闻言抬起头,感激地望着杨秋池,患得患失问道:「爵爷此话当真?」

    「小弟一番肺腑之言,如果能帮吴大人些许小忙,也是小弟的荣幸啊。」

    吴慈仁急忙起身,向杨秋池深深一礼:「多谢爵爷!爵爷破案如神,下官早有耳闻,如能出手相助,侦破此案,为小女报仇雪恨,不仅下官一家上下都感激爵爷恩德,就是小女在天之灵,也会倍感爵爷大恩大德的!」

    这正合杨秋池的心意,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船帮的线索,顺藤摸瓜摸到了吴巧贞这里,没想到她忽然被杀,正好借侦破吴巧贞被杀案,发现船帮线索。

    杨秋池谦逊了几句。

    这时,派去采买吊唁物品地护卫回来了,杨秋池带着宋芸儿、红绫等来到灵堂,行了祭奠之礼。

    出了灵堂,杨秋池问吴慈仁道:「令嫒在何处被杀?」

    「在她的卧室里。」吴慈仁答道。

    「卧室打扫了吗?」

    吴慈仁虽然是布政使,主要处理政务和少量民事纠纷,但还是懂得保护现场的,说道:「没有,发现小女被杀之后,除了成都府捕快曾经进行过现场勘查,忤作稳婆进行过尸体检验外,没有别人进去过。」

    那还是遭到了一定的破坏的,只希望破坏程度不要太重才好。杨秋池吩咐将当时勘查现场地捕快和检验尸体的忤作稳婆叫来。然后由吴慈仁带路,来到了凶案现场吴巧贞的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