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纳妾记 > 第一卷 第411章 不得已的条件
    杨秋池兴高采烈说道:「太好了,这是咱们一家三口过的第定要热热闹闹好好庆贺。」

    柳若冰想了想,盯着杨秋池,慢慢说道:「我要你答应一件事情,你如果做不到,那我就带儿子走。如果你做得到,我就留在你身边。」

    「真的?永远留在我身边吗?」杨秋池惊喜地拉着柳若冰的手,热切地说道。

    「永远!」柳若冰点点头。

    「太好了!」杨秋池高兴地大叫了一声,搂住柳若冰的脖颈,在她红唇上深深一吻,然后使劲点了点头:「你说!什么事情?我一定做得到!」

    「我要你回去之后就娶芸儿,从今以后,把我当真正的长辈一样,不能和我亲热,更不许透露儿子的真实身份,将来也不能告诉儿子你就是他父亲,你做得到吗?」

    杨秋池一呆,没想到柳若冰提出的是这件事情,娶宋芸儿他当然愿意,但是,以后不能和柳若冰亲热,也不能与儿子相认,这可真让他为难。

    冷静一想,这两件事倒的确只是一件事,娶了宋芸儿,柳若冰也就成了自己的长辈,如果与长辈勾勾搭搭的,那成什么话了,自己就算脸皮厚,却也应该顾忌到柳若冰和宋芸儿她们的感受啊,既然不能与柳若冰公开关系,当然也就不能认儿子。

    这恐怕是没有选择的选择。杨秋池无奈地点点头,黯然道:「好,我答应你,娶了芸儿之后。我就再不碰你,也不与儿子相认。」

    柳若冰心里也很不好受,搂着孩子,低头不语。

    虽然答应娶了宋芸儿之后再不碰柳若冰,这让两人都很难过,但是,至少能将柳若冰留了下来,不至于带着孩子四海飘泊。

    接下来。这一天时间进行各项准备工作,杨秋池将衙门的事情也交给了佐官料理。第二天,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出发了。

    这一次为了赶时间,尽可能精简行囊,白天黑夜赶路,终于在大年二十九,赶到了武昌。

    进了武昌城,直奔杨秋池的伯爵府。来到大门口。看门地家丁一见杨秋池他们,顿时又惊又喜,一路狂奔着跑进去通报去了。

    片刻,杨母、冯小雪、秦芷慧、宋晴还有清溪公主云露,一路喊着「儿啊」、「夫君」、「老爷」,迎了出来。

    小黑狗是第一个汪汪叫着跑进家门的,冯小雪一见小黑狗,就知道夫君当真回来了,惊喜地叫了声:「小黑!」

    小黑狗绕着冯小雪的脚边,亲热的摇着小尾巴蹦蹦跳跳撒着欢。

    杨秋池已经进了门。在天井里遇到了杨母等人。

    杨秋池抢步上前,给杨母跪倒磕头。杨母高兴的老泪纵横,急忙将杨秋池搀扶了起来。冯小雪眼含热泪,拉住了杨秋池的手,叫了声:「夫君」。眼泪禁不住簌簌落了下来。

    马上就要过年了,杨秋池等人赶回家过年,这怎不让杨母、冯小雪等人欣喜若狂呢。

    杨秋池搂着冯小雪的肩膀,替她擦掉了眼泪,柔声道:「小傻瓜,我都回来了。你还哭什么啊。」

    宋晴在一旁说道:「老爷,夫人那是高兴呢。」

    杨秋池这才转眼望去,只见秦芷慧和宋晴两人都挺着大肚子站在一旁,也是眼含热泪瞧着自己,欣喜地问道:「芷慧。孩子还没出生吗?」

    秦芷慧红着脸,不好意思。杨母道:「郎中瞧过了。估计这几天就要生了。」

    「哈哈,我回来的正是时候嘛。」杨秋池笑道,一眼望见云露,急忙放开冯小雪,走过去,拂了拂衣袖,深深一礼:「卑职见过清溪公主!」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酸了,秋池哥哥,」云露嘻嘻一笑,眼望抱着孩子地柳若冰,问道:「那位姑娘是谁啊?」

    杨母等人都没见过柳若冰,秦芷慧、宋晴见过,在镇远州清溪县的时候,就知道柳若冰是宋芸儿的师父,只不过,她们不知道柳若冰就是当初劫走她们两的那个老虔婆。

    杨秋池急忙躬身介绍道:「这位是芸儿的师父,柳若冰柳前辈。」

    柳若冰将孩子交给宋芸儿,上前给杨母福了一礼:「若冰见过太夫人。」

    路上,杨秋池已经给柳若冰介绍了家里的情况,柳若冰知道杨母和冯小雪是浩命太夫人和夫人。

    杨母呵呵笑着还了一礼,柳若冰既然是宋芸儿的师父,而宋芸儿与杨秋池现在是兄妹相称,所以,虽然柳若冰比杨母小得多,算起辈份来,杨母与柳若冰也就是同辈了。

    杨母拉着柳若冰的手,上下仔细端详,赞道:「妹子长得好俊俏。」

    柳若冰忙道:「多谢太夫人夸奖,就叫我名字若冰吧。」

    杨母也觉的这:妹子「的称呼有点土,便点头称好,转过身对小雪他们道:「你们也来见礼吧。」

    冯小雪领头走过去,给柳若冰福了一礼:「小雪见过柳前辈。」秦芷慧和宋晴也都施了礼。

    柳若冰是长辈,不用还礼的,所以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宋芸儿是从来不讲究这些礼节的,再说两家都那么熟了,也就不客气地抱着孩子,甜甜地叫了声「伯母!嫂子!」算是见了礼了。

    冯小雪走过来,问道:「芸儿,这孩子长得真可爱。我抱抱行吗?」

    宋芸儿将孩子递给冯小雪,冯小雪小心翼翼接了过来,横抱在怀里,那婴儿睁着个大眼睛。瞧着冯小雪,竟然裂嘴一笑。

    宋芸儿惊叫了一声:「师父!孩子会笑了!」

    啊!柳若冰又惊又喜,走过来瞧了瞧,正看见儿子瞧着冯小雪笑,不由得欣喜地对杨秋池道:「这孩子,我怎么逗他他都不笑,这会儿才笑了。」

    杨秋池也很高兴:「说明这孩子与小雪有缘呀。」

    冯小雪一听这话,也很高兴。抱着孩子一个劲逗他笑,这孩子也真给面子,也一直咧着嘴笑着。逗了好一会,这才恋恋不舍地将孩子还给了柳若冰。

    红绫这时才上前给杨母、冯小雪等人磕头见礼。宋晴欣喜地将红绫扶了起来。两人主仆情深,欣喜得眼圈都红了。

    杨母吩咐家仆快去把杨秋池他们回来了的消息通知白素梅母女,然后一只手拉着杨秋池,一只手拉着柳若冰,说道:「咱们快进屋吧。外面好冷的。」

    一群人前呼后拥进了大厅。

    到大厅,家仆们先端了热水给杨秋池他们简单洗了洗风尘,然后坐下说话。

    杨秋池拿出了那道圣旨,简单说了奉旨进京的事情,并没有说自己和柳若冰说地那些真真假假的猜测,杨母和冯小雪听了皇上要见她们,又是高兴又是紧张。

    撇开什么兔死狗烹的猜测,单论皇上邀请杨秋池一家人过元宵节,那可是何等荣耀的事情啊。秦芷慧等人都给杨母和冯小雪道贺。

    杨母这浩命太夫人都当了半年了,真要进京见皇上。到底还是紧张。

    杨母拉着杨秋池地手道:「儿啊,娘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这要见了皇上,怎么磕头怎么说话都不会,丢了你的人不说。惹恼了皇上,那可怎么办啊,我……我还是不去了吧……」

    杨秋池乐了:「娘……,瞧你说的,你不去那可是抗旨不遵,那是要砍……。那可更不行的。别担心,一切有你儿子呢。」

    冯小雪坐在一旁,也宽慰道:「是啊,娘,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夫君和咱们在一起,到时候咱们多听少说就行了。」

    杨母摇头道:「多听少说是没错。可我一想到皇宫,想到皇上,这腿肚子就直打哆嗦,恐怕到时候连站都站不稳了。」

    杨秋池和冯小雪禁不住笑了起来,众人也都笑了。

    宋晴在一旁宽慰道:「太夫人,您老别担心,到了京城里,要先去礼部言礼,那里会有官员教您相关礼节地。再说了,咱们老爷是伯爵,又立了那么多地功劳,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有什么礼节不周之处,皇上也不会怪罪的。您就放心好了。」

    杨秋池笑道:「是啊,娘,您老现在可是超品的浩命夫人,得拿出点派头来才行哦,还没见皇上腿肚子就打抖,那象什么话啊。」

    云露在一旁笑道:「伯母,我父皇其实没你想得那么凶的,他很慈祥的,以前我在京城,父皇经常叫我进宫去玩,听我唱山歌,还和我行酒令喝酒呢。一点都不凶。」

    大家这样一说,杨母渐渐的也就不太紧张了,笑呵呵对云露道:「你是公主,是皇上地女儿,皇上对谁都能凶,又怎么会凶你呢。」

    云露想了想,说道:「要不这样吧,我陪您和小雪姐姐进宫去,反正父皇下旨说了,准许我随时进宫。我陪你去,有什么事情我给您挡着,您看好不好?」

    杨母大喜:「那敢情好!有公主您陪着我去,我这心里也就有了底了。」转头对冯小雪道:「小雪,你说是不?」

    冯小雪笑着连连点头,她听说要见皇上,这心里原来也是一个劲打鼓地,听说云露公主要陪同进宫,这心里也踏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