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四章 财去人安全
    一个可能卖上上百两白银的小玉佛就这样被送了出去,换来了千户的一道命令,批准王千军他们休整六天的命令。而在这六天时间里,前两天官军就把大部分的攻城器械都准备好了,第三天就开始了对白莲真宗叛军的进攻。

    七百名壮丁,三百名官兵,一千人抬着数十架长梯冲了上去,奋战了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就剩下五百多人退了回来,死伤过半,军营中不断有受伤者痛苦地哀号声和因为亲密同伴战死而哭泣的哀痛之声,看到和听到这些情景后,高大壮他们看向王千军的眼神越发的热切了,搞得王千军全身不舒服。

    这样惨烈的进攻在一天之内进行了三次,官军战死者将近一千七百多人,但如此的损失对于知府大人来说并不算什么,因为大败了白莲真宗的主力,大小豪门得到消息后马上率领各自的私兵前来协助,各地豪门私兵与地方上抽调的壮丁四千多人已经到达了军营。

    第四天,不顾伤亡的进攻依旧在继续,不断地在箭楼上观察的王千军一边在学习,一边在让自己快速地习惯这个世界所要发生的一切,知府的意图很简单,那就是用人命来消耗县城内白莲真宗军队的物资储备,特别是箭支、热油、石块、滚木这些东西。

    第五天,战死者超过了四千人,而白莲真宗的人也明显顶不住了,最后一次进攻时,城墙上的人不再射箭,也不再扔石块和滚木,不锅锅地热水不断往下倒,热水倒完了就是最简单的,人与人之间的战斗,将爬上来的官兵一个又一个的砍下去,就算是死也要抱住一个官兵,一起从城墙上滚下去,用自己的身体将长梯上的官兵也一起压下去。

    马上就要总攻了,从白莲真宗叛军的表现和碗里的食物就能推断出来。为了提升士气,本来只是粟米饭,也就是小米饭被全部换成了白米饭,军中的所有人三顿全成了白米饭,晚饭的时候还多加了块肉,王千军这个队长还被分到了一小瓶酒,一切都是为了鼓舞士气,为总攻做准备。

    白米饭加野菜汤,看着高大壮他们吃得那么高兴,王千军真不想多说什么,对于很多人来说,可以吃到白米饭就很不错了。还好高大壮他们随身带了很多肉干,这才让王千军每顿饭都吃得下去,至于那块新鲜的熟肉还有那小瓶酒,王千军将其送给了最需要的兄弟。

    “我们还可以休息一天,看情况第七天早晨就会发动总攻。妈拉个巴子,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真不想去攻城,太危险了,到时候所有人都要小心点,紧跟在我身后,剿灭白莲真宗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只管怎样活下去。”

    “大哥,可知府大人说了,只要攻破县城,就让所有人劫掠三天,城内的所有人都是叛党,反抗者就地格杀。我们要是冲得慢点就没东西可抢,说不定还能在城里抢到几个女人做老婆呢。”

    被包围的县城并不是被白莲真宗的人强行攻破的,当初寿县白莲真宗教徒起事,县城内一半的居民跟随,县城内外一同起事,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拿下了整个县城,县令被杀,城内富户豪门大半被灭,其余的随同一部分难民逃出了县城,如今县城内的所有百姓都可以被视为跟随白莲真宗的叛逆。

    “大壮,冲在最前面未必是抢得最多的人,城墙上白莲真宗的那些信徒可不是吃素的,冲得越快,死得越快,你们只要跟着我把握住机会,保证有得抢,好好地捞上一笔!”

    以前跟着社团老大,带着手下兄弟,上百人械斗也是战斗经验,那些热血沸腾,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弟往往都冲在最前面,结果到最后死伤的都是那些小弟,社团里的老大们一个比一个狡猾,看准机会才会出手。现在面对的是上万人的攻城战,但道理也差不多,先保存实力,然后再看准机会,一击即中。

    “大家快点吃,吃完了都跟我走一趟,还得帮你们准备一些东西,兄弟们的血绝对不能白流,多一点准备,多一点安全。”

    为了自己手上这唯一的资本,王千军还得继续大出血,王千军一直记得社团老大的一句话:“金钱买不到忠诚,但是没有了金钱,也就无法维持忠诚。”钱该花的时候还是要花。

    高家村这二十七个人只有十七人从白衣军的身上扒下了可以用的残破镶嵌甲,剩下的十人身上穿的还是皮衣,这对王千军来说绝对不行。王千军的要求是每人一件镶嵌有铁片的皮甲,外加一人一件皮盔,左手还要每人一个盾牌,这样的装备才能提高兄弟们和自己的生存几率,没有了镶嵌甲、皮盔和盾牌,随便一支飞来的流矢就能要人命。

    按照规定,王千军这些征调来的壮丁可以从军需官那里得到一些装备的,不过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真正能得到装备的都是各地豪门的私兵与家丁,高家村这些普通的壮丁则直接被无视了,就算是去争取也没有结果,不过俗话说得好:“有钱好办事。”

    “大人,这是一点小意思,六吊钱,不多,我们不到三十人,就想领些装备而已。”王千军可是没钱了,身上的六吊钱就这样直接送了出去,军需官也不客气,收了就让手下小兵领路,让王千军他们进一个帐篷内自己挑选需要的装备。

    镶嵌甲,皮盔、木盾牌,这三样东西全都齐了,每人一套。王千军还顺便从帐篷内拿了一把钢刀出来。砍人王千军还是用刀比较习惯,西瓜刀、菜刀、马刀这些砍人的时候经常用,如今换上了军用的标准钢刀,还比较顺手。

    有了全套的装备之后,本来以为可以静静地坐着等待总攻命令的王千军又站了起来,因为他突然觉得准备还不充足。经过几天的观察,县城内白莲真宗的人虽然已经不再用弓箭对付进攻的官军,但城头上的一些白莲真宗的士兵身上却依旧背着弓弩,虽然这只是王千军在模糊之中看到的,但谁又能保证白莲真宗的人把所有的箭支都用完了呢?!攻城开始的第一天,在冲向城墙的过程中,有些壮丁就是因为中箭倒地,直接被后面的人活活踩死的。

    王千军还得去找那个千户,不过这次不用再送钱了,对方克扣了他的赏钱,又收了那么一件玉佛,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更何况王千军答应他的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因此王千军很容易地带着他的兄弟离开军营,到外面砍材去。

    附近的大部分百姓不是逃掉了就是被白莲真宗地人裹挟成了叛逆,几个村庄都是十室九空,这可为王千军帮了大忙,不用跟主人商量,直接把屋子的门板给拆了下来,这做门板的木头一向是又大又结实。

    拆下了门板,随后再用斧头将门板劈成两半,一扇完整的门板有些太大了,一半刚好,随后就是精细活,要在门板上弄两个把手,一头一个,主要是拿小块木头弄成把手的样子,然后再钉在门板上。弄完了这些之后,王千军这才带着人,一人抗着半块门板,还有烧火的木头回了军营,所有的门板全部放回了帐篷内小心地保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