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七章 官兵对峙
    用也没有,反而会伤了自己手下人的心,对日后的发展也不利。从行脚商人那得来的消息,江南还有中原地区到处是白莲真宗叛乱,失去田地的农民暴动,还有土匪和流寇的劫掠,不过靠着各地官府私招兵,很多叛乱都被镇压下去了,但当地老百姓的日子却过得更苦,原因就是各地的豪门世家都抓住了这次机会抬高粮价,侵吞土地,一些有见识的行脚商人都在害怕,害怕灾年的出现。

    锢县去年算是小丰收,但今年一些老农都在说,今年春季的雨水少了许多,几条河流的水量也在减少,本来一些以前无法涉水过河的地方现在都可以走过去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王千军对此也很上心,不过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那就是出兵准备。王千军不想跟两府的官兵硬碰硬,那不是他的风格,真打起来绝对是让宋金书当炮灰,手下死伤惨重,还没有什么好处可捞,要打就要狠狠地捞上一笔,拣便宜打。

    “各位,我敬你们大家一杯,多谢各位对我王千军的信任,我知道大家这么做心里有些难受,但请各位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各位失望,你们现在不再是为什么真神,为什么圣师打仗,你们是在为自己,为了自己的家人而作战,我王千军一定会带着你们打下一个美好的家园,让各位还有你们的家人们过上好日子!”

    王千军宴请了所有白莲真宗投靠过来的大小头目,这也是战前的最后动员,王千军并不是信不过这些九死一生好不容易才投靠过来的人,而是担心士气问题,这些人经历了太多的死亡,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和麻木,没有了斗志也就没有了士气,只有给这些人新的目标,才能将众人的斗志全部引出来。

    “几亩良田,一个大房子,再娶个老婆,孝敬好父母,最后再生几个小家伙,每年都有余粮,还能弄点钱去买些酒喝,买些布做新衣服,相信这都是大家以前想过的日子,不过这一切已经离大家很遥远了!”

    有些人喝着喝着就哭了,因为很多人的家人都死光了,一些幸运的也都有失去亲人,最后只剩下残破的家庭,如果不是王千军接收了那两万老弱妇孺,那些人到最后还能活下来一千多人就已经是老天爷开眼了。

    “我知道大家心里不好受,因为我现在要去帮助你们的仇人,石河府知府宋金书,不过我们现在所要对付的敌人,也是你们的另外一个仇人,安庆府知府!你们已经失去了很多,但既然失去了很多,那就要靠自己的双手把失去的夺回来,并且守护好现在所拥有的。”

    很多人都被王千军的演讲慢慢地吸引了,对于失去的很多人都不甘心,那是一种埋藏在内心中的仇恨,失去亲人的痛苦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忘记的,刻骨铭心的恨将一直在心中存在。

    “乱世已经开始了,人命变得如同地上的荒草,在那些官府和豪门世家眼中,我王千军就是一个土匪头子,如果不是因为官府有其他的事情要应对,如果不是这次官府内斗,官府早就联合各豪门世家再次进犯我锢县,想把我这个土匪头子赶进山里去。可惜啊,他们偏偏在这个时候内讧了,这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是天赐良机,我们绝对不能就这么错过,现在就是要去把那些人欠我们的夺回来,为了保护好自己还在的家人,为了在乱世中保住性命和最后的家园,为了得到更多,将官府和豪门世家全部踩在脚下,夺取他们的一切,我需要你们的帮助,需要你们重新点燃斗志,跟着我一起去战斗!”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举起了酒杯,一口将酒杯里的酒喝完之后,用力将酒杯全部扔在了地上,这是在向王千军宣布,他们愿意跟随着王千军去作战,有了这样的承诺,王千军满意地笑了。

    一个月后,三个府的官兵还有各自豪门世家的私兵全部集中在了三府的交界处,这鬼天气在一个月内只下了九场春雨,又小,结束又快,豪门世家的人都在担忧着自己今年的收成,不过三位知府却都没空去管这些,因为在各自军营的前方,就是敌人。

    宋金书没有主动进攻,庐州府与安庆府的官兵反而先动了起来,不过这些他们并不是进攻,而是发动上万民夫,先围着各自的营地挖壕沟,随后将挖掘壕沟出来的土壤开始一步一步地向着宋金书的营地堆土墙。

    堆土墙只是第一部,要强攻军营,土墙最多只能垒到跟栅栏一样高,但无法靠

    的军营,而且费时费力,不过如今双方都是以保存实消耗,寻找机会大败对方主力为进攻方针,因此都在慢慢地行动着,而当宋金书军营外的土墙垒到五十步距离时,宋金书的军队也早就在栅栏后面垒起了一道高大的土墙,接下去就是看谁的速度快,谁的民夫多了。

    土墙堆起来之后,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占领制高点,在外的两府联军一旦占领了制高点,就可以从高处将箭射向宋金书的军营中,慢慢地消耗宋金书的兵力,监视军营内的动静,使其日夜不得安宁。

    而如果宋金书的军队控制了制高点,就可以不断地在军营内依靠高度向外射箭,射杀土墙上的两府联军和民夫,慢慢削弱对方的士兵,使其无法发起新的攻势,宋金书多少还是了解王千军的,他要等,等王千军这头狼在安庆府的老家狠狠地闹上一场,保存好自己的实力。

    要使土墙更高,那就要在土墙上建起望楼,从双方土墙各自垒好的那一天开始,双方的弓弩手拿着盾牌全部上了土墙,一边用盾牌挡住射来的弓弩,一边找机会射杀对方在土墙上劳作的民夫,为的就是让对方的望楼建不起来,确保己方的望楼快速完成,从而控制住制高点。

    在这样疯狂对射的第一天,双方的民夫就死伤了两百多人,一座望楼也没有建起来,征召来的民夫都开始害怕了,因为他们在第二天依旧要上土墙建望楼,而且这次两府联军还在民夫的身后设置了督战队,任何像昨天一样逃跑的民夫都将被直接射杀,宋金书这边的情况还好些,因为宋金书手上的民夫数量少,只有六千多人,因此宋金书让上土墙建望楼的民夫穿上了皮甲,还配上木制的小手盾,第二天的伤亡明显比对方什么防护都没有的民夫要小上一倍多。

    双方就这样在你来我往中慢慢地对耗了起来,反正死的都是民夫而不是士兵,而无论对方的箭雨如何的猛烈,总是有望楼被建了起来,双方的速度都差不多,后来为了加快工程进度,干脆连晚上也拼上了,如此一来民夫数量更多的连府联军的优势也慢慢地显现了出来。

    第七天,宋金书终于是收到了王千军军队开拔的消息,不过王千军率领着六千人马却是直接进山,然后就行踪不明,探子们不敢进山,现在千里大山的东部地区和南部地区都是王千军的人,外人进去很容易被发现,已经有很多探子因为进山而彻底消失了。

    宋金书得到消息后不断地观察着地图,当看到了千里大山附近的相临的县乡后,宋金书笑了,他马上就猜到了王千军带着六千人要去哪里,到时候一定会很热闹的,因此宋金书决定,让他手下最精锐的士兵现在就去活动活动一下身体,把制高点抢到手。

    夜晚敌对的双方点燃了众多的火把,弓弩手们依旧在土墙上混战,两府联兵已经建好了十三座望楼,而宋金书的手下只建成了九座望楼,一部分的弓弩手登上了望楼开始新的对射,可每一队士兵上了望楼到最后几乎都是被抬下来的,二十人一般只有七人能够活下去,其他的全部当场被射杀。

    如果就这样继续发展下去,形势将对两府联军十分的有利,而当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双方的民夫和士兵都无比疲惫的时候,宋金书的手下最精锐的三百士兵已经提前清醒了半个时辰,然后突然打开军营大门,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袋火油,一手持盾牌,一手拿起点燃的火把杀出,快速地冲向了五十步外的土墙。

    先将水袋的开口打开,三百袋火油全部扔上了土墙和望楼上,随后再将插在地上的火把再次扔上土墙,一时间十三座望楼被全部点燃,土墙上早十分疲惫的两府联军弓弩手全乱了,看着身边被点燃的望楼和木料,为了活命马上扔掉了手中的弓弩,用尽力气救火。不过另外一边,土墙上的宋金书的弓弩手则是抓住机会猛射火箭,加大火势。

    而在此时,王千军的六千人正休息在花亭湖的湖边,安庆府的太湖县就在众人的山脚下,那破旧的县城城墙完全是一副一踢就倒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