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十六章 正妻人选
    妇,一个可怜的女人订婚了七次,七个未婚夫全部都出意外死了,结果现在二十三人楞是没一个人再敢谈入赘的事情,很多人都认为她有克夫命,后面更是越传越神了,连是什么鬼怪转世的

    如此的身世让王千军想起了一个人,汉初丞相陈平,他娶的是嫁过五次丈夫全死的寡妇,从一个平民变成了地主,那么王千军现在就是要从一个平民加土匪的身份,成为豪门世家的一份子。

    王千军当然不可能去入赘什么大的豪门世家,要也是娶过来当妻子或者是小妾,而这样的联姻是必要的,王千军现在与地方上的豪门世家的关系实在是太过微妙了。

    那些豪强们看不起王千军这个平民出身,现在又成了“土匪头子”的家伙,不过那些人现在也没有力量来反抗王千军,所以干脆全部蛰伏了下来,王千军是多么的希望这群人一个又一个地跳出来,这样就能够以平乱的名义接收其家产补充军资,不过那些豪强也不是笨蛋,在没有把握之前绝对不动手,如此一来反而是更加的危险。

    王千军也想“打土豪、分田地!”王千军也想“追赃助饷!”这两个办法是来筹备军资最快的方法,可问题是王千军真那么做了,那绝对是找死,甚至连老百姓都不会支持。

    这个时代的社会制度很简单,最上面的是皇帝,皇帝下面是官员,再下来则就是豪门世家,最后才是老百姓。如果真的在自己的地盘上来个“打土豪、分田地”,那么就等于是得罪了整个社会的基础豪门世家,这等于是跟全天下的地主作对,似乎这个时代的生产力还没有发展到那么高的境界。而豪门世家往往控制着宗族,真要彻底跟地主阶级翻脸,也会将大部分的百姓推到自己的对立面上。

    这个时代的老百姓所依赖的不是官府,而是宗族。虽然宗族内也有很多不平之事,但也只有宗族能够保护他们不受官府和其他人欺负。而另外一方面,这个时代的有钱人消费的方式也很简单,赚了点钱就买地,一切都是虚的,只有田地才是永远带不走的,可以流传给后世子孙的。

    既然无法将其消灭,那就干脆成为他们的一份子,然后借助其力量夺取天下,最后再将一些势力过为庞大的豪强找各种借口处理掉,无论是王千军原本的时代的历史书,还是这个时代的历史书都是这么记载的,而纯粹的农民起义那绝对是找死。

    司马欣婕是巢湖司马家的第三十七代直系子孙,她的太爷爷当过宰相,并在那时家中出过一位皇妃,不过那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往云烟,因为在皇子争位的过程中失败,司马家全面没落,到了司马欣婕这一代人,不仅只剩下了五十亩田地,连一位直系的男性继承人都没有,其父母也早亡,只剩下司马欣婕和妹妹司马欣茹两姐妹相依为命,苦苦支撑着,不断应对着旁系的亲戚们谋夺其家产的种种阴谋。

    如此的一个身份和身世还真让王千军好奇,可关键还是一个老问题,那就是没见过本人,这没见过本人长什么样子,王千军就安心,至于日后提亲对方是否会答应,王千军根本就不把其当问题,大不了明抢好了,自己身边的两个女人也不是用什么正大光明的手段纳来的,结果现在还不是恩恩爱爱的。

    “主公请放心,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都想办法见过了司马小姐的真容,这三张画像都是出自不同人之手,回来的探子还说,司马小姐很有气质,并且时常帮助有困难的普通百姓,也很会勤俭持家,绝对有大妇风范!”

    高立名总算是明白了,他是实在有点头大,政治婚姻还要先看人家长得怎么样,高立名到现在才碰上王千军这种人,以前一般平民,甚至是好不容易考取了功名的贫苦书生为了能够成为世家豪门的一份子,不仅是入赘,就算是听说对方是丑得不能再丑的女人也马上答应,可现在偏偏出现了王千军这种人,不过想一想其实也错,这个乱世,讲的就是实力。

    “那就先派两队人去暗中保护起来,巢湖紧临合肥,那是庐州知府的地盘,我们现在算是宋金书的人,一不小心会有大麻烦的,我可不想妻子还没娶进门就

    威胁或者杀掉。哮天你让人多注意一下司马大小姐I止,我也要观察一下她是否合适做你们的主母。更何况现在就算是让媒婆去提亲,对方也未必会答应,等熬过了这次的干旱,到了秋收之时,庐州府因为战乱、干旱、大批流民进入到巢湖周边的时候,司马家的情况将会更加的糟糕,相信到了那个时候再去提亲就不会有问题了。至于吴家那边再等一等,先看看他们被我拒绝后是什么反应。哮天,宋金书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宋金书的一万大军已经是兵临合肥城下,不过宋金书还没有狂妄到以一万人去包围合肥城,合肥整个淮西的中心所在,也是通向南北的必经之路,这座古城经历了无数的战火,也因此拥有着高大坚固的城墙,外围更有水这道天然屏障,没有数万大军和内应是无法攻破合肥的。

    因此宋金书做出了一个最合适的决定,那就是趁着庐州知府军队大败,士气低落只能死守的机会,疯狂地劫掠合肥外围那些支持庐州知府的豪门世家,同时分出一部分士兵去占领靠近石河府和六安州的几个县,尽量补回这几次战争的损耗。

    打仗是要花钱的,军粮更是耗费巨大,当时那场大火将庐州府丢弃的军粮烧毁了大半,庐州知府为了军粮不落到宋金书手中,直接命令士兵将油浇在粮草上,结果到最后只剩下了一小半没有烧掉。

    打到了合肥城下,宋金书一直隐瞒着一个消息,那就是他的府库早就空了,粮食也只能维持上万大军一个月的口粮,事先说好的奖赏根本就无法实现,支持他的豪强们也很难再拿出银钱,到了这一地步,为了军队不哗变,为了守住好不容易才打下的地盘,宋金书才不得不如此狂妄的纵兵劫掠支持庐州知府的豪门世家,一个月的劫掠结束后,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光是值钱的珍宝古玩加上黄金、白银、铜钱就有将近二十万,这还不算新占领的那几个县城。

    王千军在关注着宋金书,宋金书这边也在关注着王千军的动向,再得知王千军占领了安庆府的两座县城,并包围了望江县县城后,宋金书很高兴,因为安庆府的知府为此不得不率军离开,可当得到王千军大败安庆知府的官军后,宋金书开始很紧张,并且在考虑是否要回军偷袭王千军的锢县,最后再得到了王千军只占领了望江县后,就再出安庆城用兵后,宋金书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全力对付庐州知府。

    抢得差不多了,再过半个月就是夏季,天气开始变热,并且这段时间一直没有下雨,很多老农都在担心,宋金书也一样,这次的战争宋金书不仅赢了,还大肆收刮了一笔,并且占领了四个县,也是该撤兵的时候。

    宋金书撤退的方式很奇怪,他先让大队士兵押着大批抢来的财宝粮食先行,他则率领部分的精锐依旧驻扎在水边上,等待了三天后,看到合肥城内依旧没有动静,宋金书最后只能很无奈地撤退了,他的大军则一直在远处秘密驻扎着等待他,无法消灭庐州军的精锐所在,真的是很遗憾。

    拿不下合肥城,宋金书并没有气馁,他还有另外一个目标,那就是安庆城,安庆城已被王千军打残了,安庆知府最精锐的士兵损失惨重,而且探子回报的消息是安庆城内随时有内乱的可能,因为此时王千军已经率领着军队的主力回到了锢县休整,敌人不在了,也是该稳定内部的时候了,这就是安庆城内所要发生的事情。

    就这样,宋金书手下的众多探子秘密地进入了安庆城,并且还派了三百精锐分批化妆入城,宋金书也要染指长江水道,控制了长江水道就能够收取过往商船的赋税,并且购买到江南大批便宜的大米,使自己的势力得到更大的扩展空间。

    而当李哮天派到安庆的密探传来这一切的消息后,王千军只是淡淡地回答道:“终于是要动手了,不过安庆剩下的地方本来就是留给他的,如果连这都攻不下来,那么也是该吞掉我们的知府大人的时候了,他这次可在庐州府大捞了一笔,赚得比我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