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三十六章 三河镇陷落
    是宝贵的,如果真傻傻地命人去救火,不仅是浪费体力,还反而帮了宋金书个大忙,帮着其保住了木墙。

    三地联军所有人都撤到了河对岸,看着木墙慢慢地燃烧,估计这火要烧上一天,三地联军退到对岸的三千多人直接在对岸扎下了营地,一旦对岸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马上行动,不过当统计到三千精锐有三百多人死在对岸的结果后,三地联军的三位大人一阵的心疼,这三百人大多数都是被烧死在了木墙下,手上的兵器没有打倒一个敌人。

    宋金书命令军队彻底放弃了第一道防线,所有人退守到第二道简易的防线处,到了这一步,宋金书马上命令自己的二儿子将三河镇内的一半粮食物资,还有一半的银钱装上马车,随时准备运走,至于另外一半的粮食物资与银钱则依旧留在了仓库中,宋存孝此时和大部分的将领都劝宋金书不要太早撤兵,以第二道防线为依仗,他们还能够阻挡住三地联军。

    三地联军的无数士兵就这样在河对岸慢慢看着成片的木墙被烧成了灰烬,而似乎老天爷并不想就这样让三地联军的士兵看热闹,一阵风起,巨大的浓烟裹胁着众多的木灰猛吹到了河对岸,最靠河边的一部分士兵一阵一阵地难受,最后大部分人都躲到了帐篷内,在外面不仅呼吸困难,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第二天清晨,烧了整整一个晚上的火焰终于是熄灭了,甚至连一点点的星火都没有了,三地联军的士兵士气高昂,因为普通士兵还有民夫们都认为,战争就要结束了,死伤了这么多人,每天吃不饱,甚至还在粥里吃恶心的人肉,受伤无法救治的人全部成了众人碗里的菜,随时还要担心自己冲上去后就回不来了,这种该死的日子终于是要结束了。

    先锋四千人,没有任何阻碍地冲过了河,中军一万人,三地联军的三位大人自己带着人杀到了河对岸,随时准备过桥支援,在中军的后面,是更多的普通士兵与民夫,被压制了这么多天,死了那么多人,吃掉了那么多的军粮,等打完仗还要众多的抚恤和奖赏,三位大人需要发泄,他们想看到他们的敌人宋金书兵败如山倒,落魄逃跑的样子,当然如果能活捉到宋金书,或者是宋金书的儿子就更好了。

    可这三位大人还没有看到胜利的场景就接连收到了前锋死伤不断增加的消息。宋金书的第二道防线是依旧三河镇所建立的,而三河镇距离外围流经的河流又有一段距离,而如今这一段距离已经全部被各种陷阱所覆盖,完全成了一片危险地带!

    三地联军的先锋先是很小心地杀进了河对岸的军营中,很快就发现了没有一个敌人存在,领军的将军一看到这种情况,早已憋了一肚子火的他马上下令士兵快速追击,而所有的士兵都认为宋金书的军队已经是败定了,估计现在正不断地有逃兵出现,因此追击得很迅速,也很卖力。结果这速度一快,遍地的陷阱战果极大,到处都是中了陷阱的死者与伤兵。

    无奈之下,先锋的将军只能命令士兵快速地收缩,当清点完人数之后,这一地的陷阱整整造成了四百多人的伤亡,三千精锐就这样死伤众多,而且这次连敌人的面都没见过,三地联军的先锋将军心里那个懊悔,同时他也清楚他必须以一个巨大的战功来挽回自己的地位,不然的话他的前途就彻底完了。

    普通士兵在前,精锐士兵在后,然后前锋军队一路不断地破坏着宋金书军队布置的陷阱,慢慢地向前前进。好不容易终于杀到了三河镇前的栅栏处,迎面就是一阵又一阵的箭雨。

    栅栏后的士兵全都拿起了弓弩,也不瞄准,一群人不断地往外乱射,能射出多少是多少,能多射杀几个是几个,而当三地联军的人杀到了壕沟外的时候,这五百人的转身就跑,根本就不断身后正试图越过壕沟,破坏栅栏的敌人,第二道防线就这样极其简单地被破坏了。

    爬过了壕沟,破坏了栅栏,中军的一万人已经从后面赶了过来,本来一直很警觉的先锋将领马上命令所有士兵快速前进,一直杀到了镇内,一路上不断地碰到了小股敌人的骚扰,可这些人全部都是打就撤,根本就抓不到尾巴,而在这些人的引诱下,三地联军的

    接杀到了宋金书军队的仓库所在。

    一地被丢弃的粮食和各种物资,还有一些散碎的银子和扔了一地的铜钱,看到这么多值钱的东西,三地联军的先锋有些混乱了,但很快就又集中了起来,精锐就是精锐,而且这些人清楚什么才是最大的功劳,先锋将领为了自己的地位而催促着手下士兵继续进攻,一定要追杀逃跑的宋金书,全歼其主力。

    跟在先锋后面的一万主力很快也到达了仓库的所在,当这一大群普通士兵看到如此众多的好东西时,队伍全乱了,到处都是四处劫掠的士兵,对于普通的士兵和民夫来说,胜利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能够活着回去,并且还要有一定的收获,最好是能够带银钱回去。

    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要胜利了,这是他们最后捞上一笔的机会,打胜了活着回去固然好,但没有钱,回去全家人依旧要挨饿,粮食这个时候可贵着呢,甚至是有钱也买不到粮食,而银钱当然也是好东西,就算现在用不了,以后存着也可以用,说不定存够了钱还能够买一块自己的田地,结果整个三河镇到处都是在劫掠的士兵,特别是在仓库处,士兵们为了抢夺到好东西,以各自的所属部队为单位,以其他地方的士兵直接火拼了起来。

    看着士兵们到处在劫掠和争夺战利品,三地联军的三位大人都没有命令亲兵阻止,而是骑在马上看着这一切,这三人也认为这场战争他们胜利了,可胜利之后还有很多麻烦的事情,如果先锋不能全歼宋金书的主力,活捉到宋金书,那么战争就要继续下去,可一旦战争继续,士兵们的士气就会受到很大的打击,因此必须让士兵们发泄一下,得到一些好吃。同时这样在战后的赏金问题上,就算奖金少了点,士兵们也不会有怨言。

    三地联军的先锋直接从三河镇的北面杀到了南面,并且还追上了一队车队,护送车队的士兵一看到是敌人,全都丢下了骡车逃跑了,三地联军的士兵马上登上了马车检查,除了发现大量的粮食物资之外,还发现了一箱又一箱的银钱,这下连先锋将领都动心了。

    之前仓库里的东西不好拿,也不好带走,那一地的东西实际的数量也不是很多,可这些都是已经装好了堆放在车上的,只要拉着就能带走,每个人都能分到不少的好处,甚至已经开始有士兵直接抱着一大箱子的银钱想要归为己有,最后先锋将领再也忍不住,直接命令亲兵将主要放银钱的骡车控制住,至于另外一些装粮食的则让其他士兵自己去争抢。

    钱有的时候比什么都重要,千里为官不就是为了钱,有了这么多银子就算自己的杂号将军不当了,也可以回去买上许多的土地,成为自己家族的族长,过上那些豪强过的日子,这么做绝对比现在拼死拼活要强上许多。

    宋金书派出去的探子都回来,攻入了三河镇的三地联军全都不动了,都在镇子中劫掠,追杀他们的那三千多人抢了那批物资后也不动了,正准备偷偷地把东西都运回去,现在宋金书手上就只有四千人,并且大部分的士兵都有些恐慌,很多人都认为这场战争他们输了,都在埋怨宋金书为什么不趁着敌人不追击而撤退,撤回石河府。

    “父亲,我们为什么还不走,就算现在是反击的好机会,但我们手上士兵也太少了,很多人都不想打了,我们还是快点撤回石河府吧,回去之后我们还能再征召军队,我们还有机会打败他们!”

    宋金书没说什么,他没有回答小儿子的疑问,而是在等待,等待传令兵回来,而很快他最信任的亲兵就把他想要听到的消息给送了回来。

    “大人,王千军让小的转告大人,他的军队已经到达了三河镇的西面,现在还没有被敌人发现,随时可能对三河镇发起进攻,一旦进攻开始,请大人马上率领手下军队杀回三河镇,一起击败三地联军!”

    此时的王千军,手下六千人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所有人都很自信,就算是知道他们所要面对的是将近三万人的三地联军,他们还是很自信,他们相信王千军一定会率领他们战胜敌人,更何况此时在三河镇里的敌人也有够混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