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四十一章 两地陷落
    手下人很可能因为太过紧张而直接发生大的冲突,看到王千军平安回来,柳玉蓉当着众人的面再也忍不住,直接扑向了王千军,被张开双臂的王千军搂在了怀里。

    “好了,没事了,一切都谈成了。你这个样子一点可不像跟着我冲锋陷阵的女杀神。我说过了,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笑一个吧!”

    柳玉蓉没有笑,因为她突然发现了附近的其他人都在看着她和王千军,羞得她狠狠地瞪了众人一眼,然后快步转身离开了,附近的一群人是想笑却不敢笑出来,样子有些古怪,但看着王千军安全回来,所有人都很开心。

    “快去把虎子叫回来吧,好不容易才谈好的事情,可千万别让虎子给搞砸了。现在还真的不是翻脸的时候,至于我跟宋金书到底有什么约定,所有人都跟我进帐篷,我全都告诉你们。”

    王千军就将一开始信的内容全部说了出来,同时也把在酒宴上的谈话内容也说清楚了,这个时候传令兵应该还没到虎子那里,如果真起了什么冲突,王千军多少会有点头疼,但对大局并没有什么影响。

    “主公,我们出兵帮助宋金书打败三地联军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以此来要求宋金书将石河府送给我们我并不觉得有什么过分,那么多的战利品我们只拿了小小的一部分,还把所有的俘虏交给他们,这些根本就不足以补偿我们死伤的那一千兄弟,如果现在还要帮助宋金书去进攻合肥城与州,这代价是否太大了?!”

    高大壮有些反对,但他没有直接说出来,高大壮觉得再这场交易中王千军有些吃亏,而且用自己兄弟的生命去帮别人打地盘,还是关系不怎么好,随时可能翻脸的宋金书,高大壮有些想不通。

    “是啊主公,就算是山里的土匪也不做亏本生意,我老马头认为我们这次的买卖已经有些亏了,如果再帮宋金书进攻合肥城与州,可能亏得更大。这合肥城可不是什么块好啃的骨头,一般府城都是拥有内外两城,数座箭楼的大城,淮西这地方河多水多,合肥城又靠着巢湖,光是那条护城河就不知道要填进去多少人命,主公,这生意我老马头觉得还是不要做比较好。”

    老马头土匪管家做久了,吃亏的生意他不想做,更何况他手下的很多人都是他看着长大,一起从美人峰上下来的,损失大了他会伤心的,因此老马头也劝王千军不要帮宋金书进攻合肥城,并且还打眼色让柳玉蓉说几句,可柳玉蓉就是不开口,只是站在王千军的身边而已。

    “合肥城里面我们没内应,估计宋金书也只布置了一些探子而已,的确是不好攻。不过要打下合肥城未必一定要强攻,大家放心,让兄弟们去攻击送死这种事情我王千军绝对不会做,我们现在只要下手快点,准备多抢些东西就行了!”

    树倒猢狲散,当胜利的一方处在绝对优势的时候,一切就会变得非常的容易。三地联军战败,宋金书武装起了四千俘虏,加上赶来的三千援军与本身的人马,再加上王千军的五千人,总共有两万军队,对外号称五万人。

    因为宋金书与王千军之间极度缺乏信任感,双方都不想在攻城方面损失太多人马,结果两支军队只是将合肥城围困了起来,随后各自向庐州府其他县乡派出了以一千人为单位的军队,招降各地的官员和豪门世家,,这些墙头草几乎是望风而降。

    没有遇到什么抵抗,王千军感觉还不错,最起码士兵没有再出现伤亡,可紧接着,一条又一条不好的消息传了过来,本来想好好的抢上一笔,多捞点好处的王千军得到的消息都是官府府库几乎见底,没有钱粮可抢,都在问王千军抢不抢投降的豪门世家的粮食和银子。

    庐州府之前已经被宋金书抢过一次了,而为了对付宋金书,庐州知府可是把各县的府库全部都搬空了,除了用来招募士兵和维持军队运作的之外,其他的全部集中在了合肥城内,现在那些乡下地方也就只有豪门世家和普通的小地主有点粮食和银子,可这些人还真不好动,因为这些都已经是宋金书的人了。如果王千军做得太过分,宋金书一定会以其他手段来折腾王千军,特别是接收石河府的时候。

    可有好处不捞王千军又不甘心,最后王千军想了一个办法,让就是让他的手下把其占领了的地方上的豪门世家都集中起来

    酒宴,到时候吓吓这些人,让他们帮着出点粮食和银就是补贴军饷,这过程中只是恐吓,最好不要伤人,更不能出人命。结果王千军的手下很快就执行完毕,王千军的手下有很多土匪出身的,干这种事情他们很在行。

    庐州府各地除了合肥城之外,其他的地方全部纳入了宋金书的管辖范围之内,而这个时候,州那里传来的消息,州的知州死了,在三河镇内的战斗中,州知州被弩箭射中,他的亲兵护着其撤退的时候,人在马上就已经断气了。州的知州一死,等遗体送回了州之后,他的手下就因为权力的分配而发生了大规模的内讧,如今几支人马都在互相攻伐,整个州全乱了。

    庐州府知府似乎也在那个时候受了箭伤,唯一幸运没受伤的似乎只有凤阳府知府,凤阳府的知府可是出了名的怕死,除了外面穿的鱼鳞甲之外,里面还要穿一层锁子甲,结果这位凤阳府知府是一点伤都没有,射在他身上的弩箭都被盔甲挡住了。

    庐州府知府是否受了箭伤,这条消息宋金书的探子并不能完全证明,如今很多消息在合肥城内蔓延,有人说庐州府知府受了重伤,已经完全无法指挥军队了。也有人说庐州府知府只是受了点小伤,如今正在想办法打败外面的敌人。更有人说庐州府知府已经死了,现在官府内乱成了一团。而官府放出的消息则是,庐州府知府一点事情都没有,受伤之事只是谣传,并且城内的捕快已经在大抓散布庐州府知府受伤的造谣之人。

    不管庐州府知府是否是真的受了重伤,合肥城一定要攻下来,可一提到攻城的问题,王千军和宋金书就开始扯皮了。宋金书要王千军首先发起进攻,王千军不干,说他的军队很疲惫,没力气。

    接着宋金书退了一步,说要他将负责合肥城外的护城河,庐州府各地已经被完全占领,这个时候要征召到大量的民夫并不成问题,只要有足够的民夫,就算用人命填也可以把合肥城外的护城河给填平了,可王千军还是不干,不要以为没了护城河就安全了,第一支强攻城墙的军队,所要面对的是大量守城之器械,特别是那可怕的热油。

    宋金书有些生气了,责问王千军到底要不要帮他拿下整个庐州府,王千军的回答是一切都按照约定来,可当宋金书问王千军自己有什么攻城的计划是,王千军的回答是没有,只要把合肥城围困起来,慢慢的就有机会了。在愤怒与无奈之下,宋金书只能与王千军一起继续包围合肥城,等待所谓的机会。

    有的时候,机会说来还真的来了,被包围的合肥城内谣言四起,捕快已经抓到所有牢房人满为患,虽然合肥城内存有众多的物资,但士兵们士气低落,再加上合肥城外被收编的俘虏不断喊话,不仅连普通的士兵,就连中下级军官都不想再打了。对于很多士兵来说,到最后的结果只不过是换一个大人而已,给谁卖命并没有什么差别,最重要的是能够活下去,活着混口饭吃。

    人心思变,没有人愿意就这样被一直包围着,到最后被困死,饿死。而庐州府知府手下一些带兵的军官也开始为自己的前途考虑,很多人已经是在内心中认为宋金书的军队是不可战胜的,不过这话没有人敢说出口,如今兵无战心,合肥城的陷落已经是迟早的事,到时候虽然可能保住一条命,但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可就全完了,一穷二白的人不怕什么,可拥有了再失去,没几个人甘愿这样。

    庐州府知府手下的一名千户带头,拉拢几个信得过的人,收买和胁迫给受伤了的庐州府知府看病的郎中,直接用药毒杀了庐州府知府,然后带着手下士兵打开了城门,除了庐州府知府的亲兵和少数亲信之外,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抵抗。宋金书一开始还以为是诈降,最后才确定是真的,城高墙宽,工事牢固的合肥城就这样陷落了,宋金书率领着军队直接开进了合肥城,接收了所有的城防。

    庐州府一完,州也根本就不用怎么打,在内讧中失利的两队支军队直接给宋金书送来了效忠书,宋金书平定了合肥城之后,马上分兵进入州,由投靠过来的人为向导,快速地平定了州,这一切快得让宋金书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一府一州就这样轻易地打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