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五十五章 全歼官兵
    冤大头宰的习惯,可这次明显是王千军被人当成冤大头给忽悠了,一万两买回来的私盐,全部都是大块的粗盐,并且里面裹有大量的沙土,更要命的是这些盐都被严重的弄湿了,用手大力一捏就能捏出卤水来,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从宋金书手上买经过些许处理,绝对没有过多水分的官盐。

    “好了,不关你们兄弟的事,江南的那群盐商们是看不起我,也可能是跟飞鹰堂有点关系,让手下人检查一下,盐里是否有毒,如果有毒的话就更麻烦了。水源!水生!我知道你们两个心里也是一肚子火,但有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忍耐,想报仇就把水师训练好,等咱们的水师成型了,到时候新帐好帐一起算!”

    土匪擅长什么,土匪能够跟官兵斗上几千年,早已有了自己对付官兵的法宝。一千从山里收编的土匪依靠地势只是抵挡了官兵的两次进攻,第三次的时候所有人全部转身逃跑,死伤了三百人的官兵当然是一口气追了过去,一直追在了土匪的后面,而土匪们为了跑得快点,一路上兵器和旗帜丢得到处都是,信阳州的知州把所有的兵力都压了上来,试图一举消灭眼前的这一千土匪。

    土匪们跑得很快,受伤的人早就在官兵的第三次进攻前被运到了后方,剩下的都身体完好的人,一看到官兵发起进攻转身就跑,如果这样还跑不掉的话只能算是运气不好,总是会有些运气不好的家伙,死了也没有办法,总之土匪就这样引着身后的官兵一路狂奔,直到跑不动,在前面的小山坡上停了下来。

    小山坡前的两边都是比较茂密的树林,飞鸟上树林的上空盘旋,不过追击的官兵却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继续向前,追上已经跑不动的土匪,信阳州的知州说过,杀掉一个土匪,奖赏五斗米,现在的行情米可都是其贵无比,比奖赏银钱更让官兵动心。

    土匪对付官兵的老办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假装战败,反正官兵总是认为土匪很好对付,打一下就跑,然后就是一阵地狂奔,把官兵引到事先埋伏好的地方,历史上的官兵吃这个亏已经完全无法计算了,可今天这些官兵还是一样,轻易地进了老马头的口袋里。

    官兵的先锋已经在向山坡直接发起进攻,主力全部聚集在了伏击范围内,两千被武装起来的乱民早已包抄到了官兵的背后,他们的任务就是堵住官兵的退路,而山坡上,柳虎率领着一千民兵从山坡的另外一面上了山,正在组织眼前正在抓紧休息的土匪们准备战斗。

    冲上山坡的官兵完全是来送死,已经严重消耗了大量体力,爬坡的速度跟乌龟差不多,没有任何盾牌保护的官兵在柳虎这一群人眼中根本就是一群慢慢移动,很好射杀的猎物,可柳虎一直让这些官兵冲到只剩下五十步的距离才动手,第一排中箭的官兵倒下后,顺着山坡就滚了下去,直接连累到了后面还在继续向上冲锋的同伴,不是被拌倒了,就是被缠住一起滚了下去。

    看到山上的抵抗有些激烈,信阳州的知州马上命令所有人向山坡发起总攻,可当官兵的主力向山坡前进的时候,老马头身边的亲兵也快速地吹响了号角,无数的箭从两边的树林射出,没有一点防备的官兵一下就倒了一片人,随着惨叫和哀号声,又是一阵箭雨从树林中射出。

    “有埋伏,快进攻两边的树林!”信阳州的知州发现中了埋伏之后,没有选择马上撤退,而是让身边的亲兵去传令,组织士兵去进攻两边的树林,可命令好不容易传了下去,几个百户勉强指挥了一些士兵,直接向两边的树林发起了冲锋。但这些人冲进了树林之后,除了惨叫还是惨叫,但声音很快就又都消息了,树林内的箭雨再次猛烈地降临到了官兵的头上。

    眼前的两片树林就像是两个巨大怪兽的嘴,冲进去很快就消失了,而山坡上的柳虎也开始反起了反击,他第一个向山坡下反起了冲锋,两个大锤子不断地挥舞着,所有挡在他前面的官兵不是被打飞就是被砸倒在地,而且虎子一路冲下来专往人多的地方冲,没有一个官兵可以挡住他一下,看到自己的头领是这么一个可怕的人,山坡上的土匪全部紧跟着冲下来,被武装起来的民兵也是紧随其后,所有人都认为有这么一个勇猛无敌的人冲在前面,他们一定能够打败所有的官兵

    官兵就这样成片成片地倒下,已经完全没有一点胜利希望的信阳州的知州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保住手上的实力,能保下多少是多少,如果他的手下士兵全死在了这里,那么他这个知州也就当到头了,就算土匪不找他麻烦,他的那些同僚甚至是治下的豪门世家也会想办法弄倒他的。

    撤退的命令一下达,所有官兵转身就跑,手上的兵器扔了一地,这个时候还带着兵器只能是拖累自己,可这些人实在是太累了,老马头这个时候也马上下达了全面进攻的命令,风字营的士兵们马上从树林里冲了出来,三面追击想要逃跑的官兵,很多官兵见实在跑不了了,一听到对方喊:“投降者不杀!”,马上就投降了,希望这样能够暂时保住性命。

    一群疯狂逃命,全身上下都是汗,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的溃兵,突然发现逃跑的路被敌人堵住了,有很多官兵实在没有什么力气了,哭喊着坐在了地上,这些人的战斗意志已经彻底崩溃了。不过也有一些官兵,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为了能够逃回去,在军官的指挥下向眼前的这两千敌人发起了进攻。

    这是对这些民兵的考验,这群人连最基本的训练都没有,为了互相鼓励也为了不出现逃兵,民兵中自己推举出来的首领命令所有士兵肩膀靠着肩膀,互相地靠在了一起,阵前的所有士兵手中拿着的都是长枪,第一排的士兵蹲下,第二排的士兵将长枪放在第一排的同伴的肩膀上,最后面是在督战的首领,这并不是这些首领怕死,里面有的是胆子大杀过人的家伙,而是没有人督战的话,官兵一次亡命的冲击,两千人的队伍就很可能被直接冲散。

    看着疯狂冲过来的官兵,有很多民兵的手和脚都在抖,在这些人的下意识里,官兵和衙门的人都是一群不能惹也惹不起的老爷,可如今这些老爷就在他们眼前,还要冲过来杀他们,有一小部分人甚至有了逃跑的念头,可因为人挤着人,根本就无法转身逃跑,并且身后还有专门斩杀逃兵的督战队。

    官兵已经冲到了只有两三步的距离,可当很多民兵闭上眼睛,手脚不断颤抖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又一声地惨叫,很多惨叫都是从前面传来的,很多人赶紧睁开眼睛,原来冲过来的官兵都被钉在了长枪,这些一心想要杀出一条血路的官兵试图用手中的兵器砸开长枪,可民兵手中的长枪实在是太多也太密集了,一些人自己撞了上来,而大部分人则是被后面的同伴推挤而撞在了长枪上。

    第一次杀人在战场上与平时有着很大的区别,平时第一次杀人会十分的惊慌,可在战场上,如此紧张和危险的气氛,很多第一次杀人的人在楞上一会之后,在不断地惨叫声与喊杀声的提醒下,人会变得更加的疯狂,在河南组织起来民兵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很多人看到可怕的老爷们死在了自己手里,没过一会胆子就变得越来越大,看到继续有官兵冲过来,手中的长枪就是向前用力一刺,直接将对方刺穿,然后很费力地将长枪收回来,这在战场上是一种可怕的错误,可现在形势完全对民兵有利,所以很少人会因此而丢掉性命。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人死在了不要命的官兵手上,可这个时候,同伴的惨叫声只能让民兵们更愤怒,手中的长枪不断地向前刺出,不断地有官兵被长枪刺中而停下了疯狂的脚步,时间也就这么一点一滴的过去,官兵身后的风字营主力全部都追了上来,对剩下的不到一千官兵完成了包围。

    信阳州的知州自杀了,事情闹到这一步,跑不掉的他为了自己最后的体面而自杀了,其他人看到这样的情况,马上选择了投降,这次老马头抓到了将近两千的俘虏,他没有杀掉这些官兵,也没有像王千军那样把俘虏当苦力用,而是按照土匪的老规矩,直接强迫着这些人入伙,脱掉官兵的衣服成了乱民中的一员。

    信阳州的知州三千官兵被全歼的消息马上传遍了整个河南,老马头按照王千军的指示,依旧没有去攻打县城甚至是信阳州的治所,而是继续攻打其他地方的豪门世家与村镇,很快那些观望的灾民与流寇全都聚集了过来,一下就聚啸起了十万之众,并开始向信阳州以外的地方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