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五十六章 婚礼之前
    马头,他一定会带着手下兄弟不回山里去,直接率领着这十万之众攻打官兵主力被全歼,随时可能陷落的信阳州治所与各县城,可惜老马头已经老了,而且这几年他也在学习,跟高立名学习,因此他懂得了很多事情。

    十万之众又如何,真正能战的也只有三万人,而且还是老马头的风字营与投靠过来的流寇,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根本就没经过什么正规的训练,没有足够的工匠和内应,也无法去进攻县城。如果强攻县城,到最后只能是损兵折将,时间一长,整个河南的官兵就会蜂拥而至,完全不事生产的乱民到最后只有失败这么一条路。

    老马头带着风字营的人,押运着大量的金银珠宝离开了,不过老马头给这十万人留下了一部分兵器,并且通过跟王千军的联系给了这些人继续闹下去的策略,那就是不攻打一座县城,分成数队直接杀出信阳州,以流寇的方式到处活动,让河南的官兵无法对其进行合围。同时留下一部分的老弱隐藏下来,在靠近千里大山的地方进行屯田,为此这十万人自己推选出了十三个首领,将十万之众完全分开,老马头保证,只要有钱,他就能够从山里卖给他们大量的兵器还有粮食。

    整个河南的官兵都在调动,为的就是快速地围剿信阳州的乱民,可信阳州在短时间内分成了十队,全部杀出了信阳州,向十个方向活动,如此一来河南总督之前的布置全都被打乱了,更可怕的是这些流寇沿途还吸收别的流寇与大量的灾民,势力越来越大,不断地蔓延向整个河南,现在别说向外借兵了,河南总督不找其他省的总督借兵就不错了。

    老马头这次可是满载而归,黄金一万两,白银十三万两,铜钱与各种值钱的首饰珍宝无数,而且这些都是属于王千军的,属于这次行动的者的那份早已被分了下去,王千军为了不让其他营的士兵眼红,所有的铜钱马上被分了下去,赏赐给了火字营和林字营的士兵,并且还奢华了一下,所有士兵来次大会餐。

    河南的事情就暂时这么完了,收编过来的四万多白莲真宗的人已经开始在开荒了,主要是把荒地里的杂草、树根与大石除掉,等来年春天到了就可以使用耕牛犁地了。

    两淮总督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所控制的地盘一点都没有大量集结军队的动向,王千军打探来的消息反而是大量被两淮总督收编的白莲真宗叛逆与乱民都在做王千军手下刚刚收编的白莲真宗叛逆一样的事情,那就是屯田开荒,如此一来两淮总督的意思就很明了了,他要先积蓄力量,然后等到粮食丰收,大量军队被集中起来后再动手。

    面对这样的情况,王千军很头疼,宋金书更头疼,为了激怒两淮总督,宋金书不惜直接命令手下的士兵在边界上制造一些事端,甚至是直接杀了进去,将一个镇子上的三百驻兵全部杀死,可两淮总督除了继续加强边界上的兵力,以小磨擦对小磨擦之外,楞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明显就是要不顾一切地积蓄力量,最后给宋金书和王千军来一个雷霆一击。

    不管怎么说,生活还是要继续,王千军大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挑的是今年最好的日子,如果错过了日子,那可就是连续半年的大凶,这个时代的人对这个很看重,而且王千军的手下也很担心,作为王千军妻子的司马欣婕可是克死了七个未婚夫,这样的夫人就更要注意,已经有好几个人私底下请了风水师与算命师,偷偷地算一算,看一看。

    日子一天比一天逼近,王千军感觉自己的后院越来越有问题,一听到王千军要补办所有人的婚礼,连妻带妾一起拜堂,楚灵感动得哭了,柳玉蓉更是在那天晚上跟王千军玩疯了。可司马欣婕心里却有些委屈,不过表面上没什么表现,但瓷娃娃却一直在对王千军说,她的姐姐有些不开心,小孩子的感觉一向很准。

    接着就是吴琉慧,她可是才女,因此她内心比司马欣婕还要高傲,与其他女人之间的对话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每次吴琉慧都把事情看得很准,也很正确,而且次次都纠正其他女人的错误,楚灵对此并不觉得怎样,她只要伺候好王千军就行了,

    在家里还真缺不了楚灵的照顾;刁霖本来就是一块木冰美人。

    可柳玉蓉那脾气一向比较冲,说上几句说不过就大声起来,直接以气势压人,甚至还小小的威胁一下,但这只是摆在明面上的矛盾。内地里,司马欣婕总是想办法与吴琉慧进行辩论,两人为此是直接对抗上了,所说的话其他女人都不怎么听得懂,但却很明白两人之间的火是烧得越来越厉害。

    面对女人之间越来越厉害的争风吃醋,王千军也只能把很多事情压在表面,以前混社会的时候,看夜总会的场子,女人争风吃醋的事情王千军也见得多了,可真要参合进去解决,只能是越参合越混乱,这是只有女人之间自己才能解决的,只要不在明处爆发,有什么不高兴的说出来就可以了。至于说网络和武侠小说里那种一家子女人跟亲姐妹一样,好得不得了的情景,王千军只能求神仙显灵了。

    大婚的日子终于是到了,王千军这次的排场很不错,有吴家和司马家,特别是司马家这个拥有悠久历史的豪门世家的大小姐安排,一切都做得很合理,就算是宫里的太监过来也挑不出什么大的毛病,不过小毛病还是很多,原因出在王千军的身上,王千军这次既想把婚礼办得隆重,可又不想太过铺张,结果只能难为司马欣婕了。

    客人来了很多,两淮的势力都派人过来,再怎么说王千军也是一个拥有大片地盘,一万兵马的大军阀,虽然说名不正、言不顺,但还是需要刺探一下,同时也多留条路,两淮的很多人都认为王千军与宋金书都可以离间,没有人相信这两人是一对坚定的盟友,以前的离间之所以失败是因为那些笨蛋的无能,一些失败者总是被自动的划分到了没用的废物一方。

    客人中身份最尊贵的当然是两淮总督的特使,而且还带来了大量的礼物,为此王千军请吴淳元专门招待着这位特使,当然也是有任务的,就是尽量套些话出来,可当特使的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就这样天南地北地谈着,但关键的话一句都没从口中说出,有些棋逢对手的感觉。

    江南的盐商也派人过来了,不过这些人全部死在了路上,原因可不是王千军为了报复私盐买卖的事情,如果也报复的话,王千军可不会就这么简单就动手,最起码也要让对方大出血,也绝对不会动这种小人物。而这次动手最主要的原因是盐商派过来的人中混有天鹰堂的刺客,刁霖昨天晚上才处理干净,身上有好几处血迹赶了回来,心疼得王千军专门伺候其洗了个热水澡。至于说要怎么向江南的盐商交代,也很简单,尸体全部送回去,就说是天鹰堂的人杀的,证据也全部被刁霖找了出来。

    女人们都在穿衣服,穿新娘的大红衣服,这大红衣服自己穿还很困难,必须要丫鬟在一边帮忙,同时头发还有头饰也是个麻烦,要专门的老妈子在一边伺候着,总之就是折腾,但那些女人们似乎都很高兴这么折腾,连刁霖都有些动心,瓷娃娃这个时候也在屋子里,看着姐姐和其他大姐姐们穿漂亮的衣服,她很开心,看得小脸红红的。

    而此时穿着新郎衣服不怎么习惯的王千军,衣服才刚刚穿好就走了出来,急得仆人们没有办法,但也不敢多说什么,一走出来,王千军就看到楚云这臭小子正站在门前,盯着王千军看。

    三年过去了,楚云这小屁孩也长大了许多,光是身高就长高了不少,手臂也越来越有力气了,为此王千军还专门请手下擅长武艺的人专门来训练楚云,如今楚云最喜欢用的兵器就是长枪,而且已经学会了骑骡子,甚至还骑过一回马。

    “你已经开始不喜欢我姐姐了吗?”楚云突然开口问王千军,王千军也有些吃惊楚云会这么问,不过他很快就笑了笑,楚云这小子还不是普通的早熟,不过谁让这两姐弟相依为命呢!

    “没有啊,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其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身边会这么快多出三个女人出来,可一切都是必须的,不过我承诺过的事情永远算数,不过楚云你应该很清楚,你姐姐在我的身边依旧很快乐,而我在很多时候也离不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