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六十二章 半夜烧船
    搬进了自家的库房,这件事马上在大江南北船开了,江南的那些大盐商们就像是被人当面狠狠地打了几个大嘴巴,这下这些有身家千万的家伙全都闹腾开了,还有他们背后支持的豪门世家,江南各地的水师都有战船驻地被抽调集中了起来。

    宋金书很担心,王千军这么一闹事情就更大了,他本来还以为王千军会忍气吞声拿出三万两银子赔礼,可仔细一想,王千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把他逼急了就是一个亡命徒,最后宋金书干脆只写了一封和事老的信过去,然后等待着局势新的变化,王千军如果水师全灭就不关他宋金书什么事,宋金书甚至还会开心地喝上几杯,可如果江南的那群家伙趁机把手伸进淮西,那么这可就不仅仅是王千军一人的事情了。

    江南的盐商们动作很快,大笔的银子拿出来犒赏集合过来的水师头目与士兵们,一次就开上了三百桌的大宴席,这一切都是在做给外人看的,因为盐商们也有自己的顾虑,他们都认为王千军的水师很容易就能打败,可王千军开了这个头,难免有些利益熏心的人也会开始打盐商船队的主意,这些年盐商们卖私盐是赚了很多的银子,可得罪的势力也很多。

    王千军也在动,他手下的三个营的士兵全部集中到了望江县驻扎,同时为了防止江南势力派出飞鹰堂的刺客进行突然的,大规模的暗杀,整个沿江一线都被发动了起来,排查所有从江南过来的大小船只,刁霖也一步不离地保护在王千军的身边,很多人都知道,只要王千军倒下了,那么王千军如今所拥有的一切很快就会分崩离析,这比直接派大军进攻要合算得多。

    飞鹰堂还真派来了刺客,并且还不止一批,第一批三十多人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很轻易就被沿江的军队所发现,包围起来就是几阵箭雨,没有一个人逃掉,全部被弓弩所射杀。不过在接到这个消息后,刁霖马上就集中了王千军手下的两百亲兵,再加上姜飞骑三百骡队离开了军营,直接进入了宋金书所控制的地盘,吓得安庆城赶紧关门备战,可刁霖的目标却不是他们。

    这完全是一场遭遇战,刁霖骑着王千军给她的战马走在了前面,很快就发现了一队正在快速行进的队伍,刁霖一马当先冲了过去,只看了一小段时间就确认了对方的目标,而对方似乎也发现了刁霖,两边都是眼力非常好的人,飞鹰堂的刺客很快就确认了刁霖的身份。

    看到一直让他们损失惨重的专诸盟的余孽出现,刺客们很清楚杀掉刁霖对他们这次行动的帮助,两百名刺客之中有三十人是骑着骡子,马上就追了过去,而刁霖此时正好在一个小丘陵的最高处,姜飞骑他们则是在丘陵的后方,没有被飞鹰堂的刺客发现,等到了发现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三百多骑兵就这样站在了马上,从上向下射杀正准备冲上来的敌人,飞鹰堂三十名骑着骡子的刺客就这样在两轮箭雨下全军覆没,紧接着姜飞骑就直接指挥骑兵进行冲锋,飞鹰堂的刺客随时只带着贴身的兵器,那三十骑其实是用来护送其他一百七十人的,只有到了指定的位置才能拿到大量合适的兵器,结果这三十骑一灭,全部都只剩下了步行轻装的刺客,完全成为了姜飞骑他们的狩猎目标。

    刺客最厉害的在于贴身肉搏,因此姜飞骑只是命令骑兵们将其包围起来,然后围成圈不断地催动骡子转起来,从而不断地用骑射来射杀眼前的刺客,这根本就是一面倒的屠杀,骑射水平不好的士兵只管听从命令集中射箭,箭法好的则是专门照顾刺客中轻功好的,快速接近的家伙,结果没有一个刺客能够接近到暗器发射的聚集,全部死在了姜飞骑的骑兵箭下,这可是姜飞骑一直努力苦练下的结果。

    飞鹰堂的刺客又一批人死在了王千军的手下,又是一次巨大的损失,这培养刺客可不是训练士兵,在接连的打击下,王千军真的很想看看飞鹰堂堂主的脸色如何,不过这只是目前形势的一个小小插曲而已,估计是接到刺客全灭的消息,江南的七十艘艨战船终于是全部升帆起航了,目标就是王千军水师所控制的长江水道。

    在这个乱世,银子并不是万能的,可银子却真的能够做很多事情,王千军这次又砸下了大价钱,由李哮

    法,一万两银子把江南水师的航线图买到了手。因I上,江南水师的行进需要靠人力和风力,所以其速度明显过慢,并且必须在一些地方停泊休息,郑家兄弟就这样大着胆子带着一百名水师精锐划着征调来的快船埋伏在了长江南岸。

    一万两银子没有白花,江南水师的七十艘艨战船全部都在该停泊休息的地方停泊了,这些人真的很不把王千军的水师放在眼里,除了七十艘艨战船之外,连用来侦察的小船也没带一艘,并且到了晚上还在喝酒赌博,后半夜的时候更是倒下了一群人,连最重要的了望台上的火把都熄灭了。

    郑水源与郑水生各自指挥着手下人划着小船快速地靠了上去,这次可不是要登船,而是在小船靠上艨战船之后,快速地将小船上的众多装着脂肪油水囊打开后扔到艨战船上,接下去就是点燃火把,将艨战船上脂肪油点燃。紧接着,众多的火球从小船上被扔出,一些人还拿着专门的喷火筒猛烧艨战船的船身,所有小船都在快速地向江对岸驶去。

    喷火筒里面装着都是容易燃烧的火油,靠着空气压力的原理,只要点燃前面的火折子,然后猛压喷火筒的后臂,就向打针一样将筒内的热油从无数的小孔中喷出,燃烧的火油就会附着在船身上,直接将船身点燃。

    十几艘艨战船起火,众多江南水师的士兵被惊醒,但还是有些人喝得醉醺醺的,被人抬起来走上几步后就又倒了下去。还有些人直接摔进了江中,差不多是死定了。

    到处都是在忙着救火的水师士兵,可大火一旦蔓延开了就很难得到控制,几艘燃烧的艨战船更是在慌乱中撞到了附近其他战船,把原本没有燃烧起火的艨战船也给点燃了,这下场面就更加混乱了。趁着敌人混乱的机会,郑家兄弟他们的小船已经划到了江心,可也很快就被没有着火的艨战船上的士兵所发现,不断有箭雨射向正逃向江对岸的十几艘小船。

    有三艘小船的速度太慢了,船上插满了江南水师射来的利箭,无奈之下,只要是没死的还能动的全部选择跳入江中,继续待在小船上只能是等死,跳入江中分散开,这些都是水性极好之人,只要没有遇到大的暗流,他们就能够坚持着游到对岸,对岸有专门的人在接应。

    盐商的水师一片混乱,这些人都是从江南各地水师抽调过来的,指挥本来就乱,如今又是黑夜,又有战船被点燃,没有人敢轻易追击,结果就都忙着救火,主要是控制住火势不殃及其他艨战船,同时也尽快将跳到水里逃命的人拉上来。他们就这样忙活到了天亮,十九艘艨战船最后全部沉到了江中,这十九艘战船里有一半的水师士兵与船工死在了江里。

    郑家兄弟的损失也不小,郑水生后背中了一箭,还好只伤到了表皮,箭钉在了肉里,拔出来敷上药,要绷带绑好就暂时没事了,可如果伤口不断地被裂开,那就会有些麻烦,但所有人也都知道,水师的硬仗马上就要开始了,因此郎中专门对绷带进行了特别的处理。而此次参与行动的一百好手,到最后只有六十四个人活着回来,这里面还包括了中箭受伤的,但一切地代价都是值得的,因为王千军很快就得到了盐商的水师损失了十九艘艨战船的消息。

    指挥盐商水师的水师将军暴跳如雷,还没有见到敌人战船主力的影子,一个晚上就损失了十九艘战船,他可是一位出身拥有五百年历史的豪门世家的直系子孙,也是下一任族长的热门继承人,面对那些出身低贱,只懂得搞偷袭的水寇,一个晚上就让他损失了十九艘战船,如果这个消息传回去,那么对他的声望和地位将是巨大的打击。

    更重要的是,他可是为了能够提升自己的声势,从而成为自己家族第一继承人而主动站出来要担任盐商的水师将军的。因此他必须快速地寻找战机,把小小的失败变成巨大的胜利,就算不能找到王千军水师的主力,也要在长江沿岸血洗一番,从而稳固自己的地位与声望。

    就这样,剩下的五十一艘艨战船快速地向望江县驶来,而王千军的水师六艘艨战船,十艘车舟全部集中在一起,做好了迎敌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