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六十三章 火烧艨艟
    的水师出现在盐商水师了望手的视线中时,突然刮起了强烈的东南风,盐商的水师全部升帆加快速度,向郑家兄弟的水师猛冲了过去。

    水师战斗,靠船、靠风、靠人。结果船比对方少,风向也是对方有利,郑家兄弟马上下达了掉转船头的命令,王千军的水师就这样快速地进入了泊湖进入长江的河道,向泊湖内的水师基地逃窜。

    看到眼前的敌人跑了,盐商水师的将军什么都不管,马上让身边的士兵敲响了进攻的战鼓,五十一艘艨战船就这样追进了河道内,全力升帆追击,盐商水师的将军还许下承诺,冲进泊湖,所有人都可以任意劫掠和屠杀泊湖周边靠水的村庄。在这家伙的眼中,王千军的水师是灭定了,他指挥的五十一艘艨战船可进可退。

    靠着对河道的熟悉,郑家兄弟的水师一直跟后面的敌船保持着距离,不断有艨战船甲板上的投石车所发射的飞石砸落进水中,郑家兄弟的命令是什么都不要管,全力逃跑,一直冲到前面的河道分流处再说。

    盐商的水师一深入泊湖通往长江的河道,埋伏在河道入口的林字营士兵马上忙碌了起来,一车车装满砂石的马车被推到了水中,十几艘小舟也划到了河道入口处,上面同样装着大量的砂石,小舟上的士兵直接将小舟凿沉,整个河道的入口就这样被阻塞住了,只有渔民的小舟才能通过,艨战船则会直接搁浅。

    光是这些装满砂石的马车和小舟还不够,河道两边的士兵在小舟的帮助下将一条条巨大的麻绳横在了河上,两边都用大木桩定死,就这样组成了一条又一条的篾缆,彻底封死了盐商水师的退路。

    前面就是河道的分流处,风字营的士兵已经全部都准备好了,郑家兄弟的水师快速地通过了河道的分流处,到了这里河流就分成了两条,一条是支流,最后之间通向了陆地,另外一条才是通向泊湖的河道,郑家兄弟的水师继续向泊湖前进,而三十艘小舟则从河道的支流进入到了河道分流处,所有的小舟上都装满了浸泡过油脂,撒上硫磺的柴草,盐商的水师也出现在了小舟上风字营士兵的视线中。

    久等的客人来了,当然是要好好地招待一下,三十艘小舟上的柴草被全部点燃,每个人只要用火把碰一下就可以了,紧接着,在熊熊大火之下,每艘小舟上的两名风字营士兵都赶紧跳进了河中,燃烧的小舟就这样顺流而下,直接冲向了正顺风逆流的盐商水师。

    冲在最前面的三艘艨战船上的士兵全乱了,看到顺流而下的火船,甲板上的士兵赶紧换上了众多的水战用长矛,这种长矛比普通陆战士兵所用的长枪要长上将近一倍,是专门用在两船靠近时刺杀所用,也可以合力挑翻靠近的小舟,可问题是河道的范围并不大,三艘艨战船也有些过于靠近,虽然三艘船上的士兵合力挑翻了十一艘火船,可还是有七艘燃烧的火船靠上了这三艘艨战船,并且有五艘小船顺着艨战船之间的空隙继续往下冲,燃烧了后面一时准备不足的另外两艘艨战船。当然这中间也有几艘火船是直接撞在了岸边。

    五艘艨战船被点燃,但这只是刚刚开始,又有三十艘小舟被风字营的士兵划了出来,老马头觉得这火还是烧得越猛烈越好,因此这三十艘小舟也全部被点燃,从河中心就这么顺流而下,不仅让盐商水师已经被点燃的五艘艨战船烧得更加猛烈,还继续漂流而下,又把四艘艨战船给点燃了。

    前面几乎成了一片火海,后面的艨战船赶紧收帆停止前进,直接靠上去的结果不仅会撞到自己人,大火还会直接蔓延到自己的战船上,发现形势不妙的水师将军亲自登上了了望台,快速地命令士兵将他的命令传上去。那就是前面着火的艨战船全力升帆,加快速度将战船驶入另外一个河道,使后面的战船能够直接冲进泊湖。

    这是弃车保帅的常用手法,不过郑家兄弟的水师士兵可不会让河道里的家伙那么好过,除了火船之外,一排又一排的巨大木排终于是从通往泊湖的河道上划了出来,五十多个木排,每个木排的前端都被削尖,刚从车舟上下来的水师士兵划着木排就这样顺流而下,直接撞向了前边正在燃烧的艨战船。

    当木排上的水师士兵

    跳进河中后,那一排排的木排很快就撞在了燃烧的艨,将其船头直接撞穿,同时众多的木排碰撞在了一起,直接堵塞了河道,燃烧的战船又是漏水,又是被木排所阻拦,根本就无法再向前前进,甚至有两艘战船因为帆被点燃而直接顺水往后冲。燃烧的战船上,盐商的水师士兵们全部都跳到了河中向两岸逃命去了。

    向前前进几乎是不可能了,河道两岸,风字营与火字营的士兵全部冲了出来,最前面推着的是巨大的弩车,还有投石车,这两件远程武器对付水面战船最适合不过,一看到自己被埋伏了,盐商水师的将军可不想就这样死在这里,赶紧命令所有艨战船上的弓弩手全部做好战斗准备,同时所有战船下帆,顺着水流后撤,这个时候调转船头已经是不可能了,河道上也没有足够的空间让艨战船调转船头,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靠人划,靠水流倒着向后撤退。

    两岸的士兵并没有太过靠近盐商水师的战船,除了接应之前跳进江中的同伴外,大部分的士兵都站在了水师战船的弓弩射程范围之外,只是用弩车与投石车快速地攻击着水面上正在快速撤退的艨战船,时不时地有巨箭与飞石命中了目标。不过对方撤退的速度很快,春季连续下了几场不大不小的雨,使得河流水量充沛,这才让对方的艨战船逃得那么快,但还是有三艘艨战船在飞石与巨箭的攻击下沉没了。

    最后面的三艘艨战船退得很快,船上的水师士兵正努力地划动着大桨,就怕被前面退下来的自家人的战船撞到,同时也害怕两岸的敌人追上来,盐商水师到现在是军心涣散,一个个都想快点冲出河道,只要逃回了长江就安全了。可当这些船就快要冲出河道口的时候,撤退在最前面的三艘艨战船剧烈地晃动了好几下,船舵被严重的破坏,三艘船全部搁浅了,紧接着又有三艘艨战船撞了过来,六艘艨战船彻底堵死了河道的出口。

    为了不让后面赶过来的艨战船拼死突围,靠着船撞船的方式破坏篾缆与河道下的砂石,林字营的士兵在江明扬的亲自指挥下,五百士兵快速地冲了出来,将一袋又一袋打开口子的油脂扔向了最靠近河岸的两艘艨战船,随后再将手中被点燃的火把抛去,就这样两艘艨战船被点燃了,并且火势迅速地扩大,将其他四艘艨战船也给点燃了,如此一来河道中幸存的其他战船是进也不能进,退也不能退。

    王千军手下的三个营对盐商水师的残余完成了全面的包围,不过在这些江南水师的心中,似乎没有投降这个词,也许是因为水师将军太注重其出身的高贵,还有其背后整个江南的巨大势力吧,总之王千军让人喊话让对方投降的结果是一阵猛烈的箭雨,既然对方不肯投降,让王千军只能打到他们投降,反正到无论缴获多少艘艨战船都是赚到的。

    巨箭、飞石不断地轰击着水面上的艨战船,对方也试图反击,可艨战船上的投石车与弩车的威力都比较小,威力太大的结果将是把甲板震坏,而王千军一点都没有让士兵们冲向前的意思,虽然九千士兵一起冲上去能够快速地消灭掉所有的敌人,可自己的损失也不小,战船上怎么可能没有配备大量的弓弩,因此王千军选择就这么对耗着,反正这些人都跑不了了,王千军也有的是时间。

    已经是第七艘艨战船被轰沉了,王千军身边的郑水源看得是无比的心疼,只要船上的那群混蛋投降了,这些船可就都是他水师的战船,而郑水生此时则听从他大哥的话,回去好好休养了。

    此时有很多落水的盐商水师的人都游上了河岸,可河岸上也到处都是落下的飞石与巨箭,为了能够活命这些人全部都躲在了河岸附近的巨石边,估计这个时候正在求老天保佑,保佑他们能够活着回去,保佑老天快点让还在船上的那个笨蛋让所有人投降,再这么下去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哄!”一块飞石再次击中了水师将军所在的帅船,甲板直接被打穿,甲板下面已经出现了好几个小口子,水不断地往上冒,看着自己随时可能沉没的战船,无奈之下盐商的水师将军终于是命人将帅旗倒挂,命令所有人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