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七十一章 夜袭两营
    死者大部分是在开始进攻与宋存孝命令战车进攻的时候被杀的,两军交锋肉搏后的实际伤亡并不大,但面对超过一万人的伤亡,两淮总督的士兵在战场却只找到了三千人的尸体,如此的战果就是战败,如今不仅士兵士气低落,宋存孝也选择了死守大营不出,其士气更是无比高昂。

    无奈之下,两淮总督的主帅只能停止进攻,同时将手下的两万士兵全部打散,每个千人队为一队,直接绕过宋存孝的大营对附近的几个村镇开始大规模的劫掠,占领重要的据点,附近的百姓整整五万人被抓了回来,围着宋存孝的大营挖掘壕沟和修筑土城,试图困死宋存孝的军队,再对前来支援宋存孝的军队进行阻击,围点打援!

    宋存孝在大营里休息了七天,他现在什么都不管,就想怎么守住大营,而七天之后,看到众多庐州府的百姓被抓回来当成了民夫,宋存孝命令所有士兵继续休息,三天之内军营内的杂号将军与千户级别的军官都劝说宋存孝再次出击,不能让两淮总督的军队将外围的壕沟与土城全部修完,那么大营的粮道就会被彻底切断,最后困死在这大营内。

    宋存孝硬是三天没有动静,他对每一个向他建议的杂号将军与千户的态度都是一样,听完了之后就请出自己的帐篷,然后自己就是喝酒吃肉,如果对方多罗嗦几句,宋存孝开口就是一阵狂骂,最后再让亲兵将其送了出去。

    到了第四天夜里,天降大雨,连续三天的的闷热天气终于是结束了,之前老天爷一直是只有乌云不下雨,天气闷热得难受,虽然没有太阳,但很多人士兵穿上皮甲后的一会就是全身大汗,很多人都期盼着这场雨早点下来。

    这场雨从下午开始下,先是淅沥的小雨,接着到了晚上却一直不停,到了众人快要休息的时候,却突然下起了大雨,所有挖到一半的壕沟都被雨水所淹没,外面的篝火与火盆也全部熄灭,无论是多好的火把与灯笼拿出去就会很快被雨水所熄灭,也就是在这一夜,宋存孝亲自在雨中为三千精锐士兵送行,并且要在雨中继续待着等待这些人胜利回来。当然宋存孝也不可能就这样淋雨,要是生病了可就无法指挥军队,他的头上顶着一个由两名士兵扶着的一顶大罗伞,帮其挡着雨,同时亲兵也将熬好的姜汤送了过来。

    因为大雨的关系,两淮总督手下的哨兵视线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又是黑夜,又是大雨,又没有足够的***照明,能看清楚自己十步之外的东西就已经很不错了。就连宋存孝派出的三千精兵也全部都是蹲在地上,用手摸着地向前前进,这样既可以不暴露身影,又能够弄清楚前面的道路,要是一不小心掉进充满水的壕沟或者是大坑里可就麻烦了。

    这些天来望楼上的士兵每天都在观察着敌人在外围挖掘壕沟与修筑土城的情况,并且每天都会用毛笔将地图上的变化画下来,趁着雨夜潜伏的士兵很快就摸到了壕沟边上,所有的壕沟都还没有连通,但两淮总督的军队却在没有挖通壕沟的地方布置了鹿角与陷阱,最安全的通过方式就是直接通过壕沟。

    三千士兵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面盾牌,五面盾牌用麻绳绑在一起就可以架在壕沟之上,同时为了安全一般都是绑好的盾牌三个垒在一起,再捆上人就可以在上面通过了,这样就算是掉进了充满水的壕沟里也有东西可以抓住,三千人就这样很快在壕沟上架起了上百个浮桥,快速地直接通过壕沟。

    三千人所要进攻的目标就只有一个,四个方向都有敌人,如果分散进攻到最后反而会被敌人各个击破,宋存孝给这三千人的命令就是集中进攻大营东面的敌人,从而打出一个缺口,在这个大营内,外围只有简单的栅栏,里面两淮总督的军队也并不是很多,大约两千多人,但同时却监管着将近一万抓来的民夫。

    在如此的情况下放哨的哨兵反而成了最显眼的目标,靠着大雨的掩护,宋存孝的士兵直接摸到了营地的门口,十个哨兵都在无声无息中被杀掉了,更有士兵直接翻越了栅栏,摸上了望楼,直接控制了望楼,营地的大门很快就这样被打开了,营地前的

    住的都是两淮总督的士兵,营地内部才是被关押的一个乱世,被当兵的抓到就要乖乖的听话,让干什么活就干什么活,要是想逃跑还是做别的事情,都会死得很惨,小老百姓只想活着回家。

    两千在帐篷里休息的士兵竟然在一个时辰内被杀光了,而且还没有引起离这里最近的敌人营地的注意,一切实在是太容易了。因为之前的闷热,突然下起了大雨让空气变得很凉爽,直接导致平时很难才睡下的两淮总督的士兵终于是可以轻松地闭上了眼睛,大部分都直接睡死过去了,宋存孝摸进帐篷中极少会被发现,上去对着床上的敌人就是一刀,杀得干净利落。

    当然这中间也有一些两淮总督的士兵被惊醒,但警钟与铜罗还有众多用来报警的乐器早已被首先控制了起来,一个帐篷里的一些声响也会被雨声所掩盖,这两千士兵就这样绝大部分死在了帐篷里,只有少数人冲出帐篷后被杀,而听到有奇怪声音的民夫却都躲在了帐篷里不出声,当然大部分的民夫早就睡死过去,外面怎么吵都不会醒,因为这些白天做苦力的可怜人早已累坏了。

    既然事情如此的顺利,那么干脆就留下了一百人继续监视,三千人继续对两淮总督其他的军营发起进攻,这次是目标是在宋存孝大营南方的军营,那里是切断了大营粮道的所在,两淮总督的军队在那里驻防有四千士兵,但却没有一个民夫,主要是因为害怕民夫逃走或者是被准备突袭的宋存孝的军队所利用,而只要消灭了这些敌人,粮道就会暂时恢复,大军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与东面的军营相比,南面的军营的守卫要严密地多,因为两淮总督的将领们都认为宋存孝随时有可能从南面突围,因此南面的土城和壕沟是最先开始修筑与挖掘的,不过这才四天时间,偷袭的敌人又是从侧面发起进攻,军营前的众多陷阱全部失去了作用,逼着民夫连续三日夜修建的北面土墙也成了摆设,宋存孝的三千士兵就这样从另外一个方向摸进了营地内,开始了新一轮的屠杀。

    也许是因为南面军营的士兵警觉性比较高,也许因为这四千人里有一千两淮总督军队中的精锐,当宋存孝三千人趁着雨夜摸进去后,在睡梦中屠杀了将近两千余人后,军营内其他两淮总督的士兵都被惊动了,在混乱之中很多人只穿了一条裤子就从军营内冲了出来,但马上就遭遇到了人数比他们多的宋存孝手下士兵的屠杀,但在此同时,军营内部没有受到袭击的两淮总督的士兵也在快速地集合,到了这个时候雨终于是开始变小了。

    警钟被大力地敲响,派出去求援的士兵也快速地离开,军营所有的灯光都要靠帐篷内的火光,为了能够分清敌我,无论是宋存孝的士兵还是两淮总督的士兵都跑进了附近的帐篷内,将帐篷内的火盆与篝火全部点燃,并且让火烧得足够大,到了这个时候,双方才真正看清楚对方的模样,接下去当然是全面的肉搏血拼,宋存孝的士兵想要在敌人的援军到达前将所有敌人都杀死,而两淮总督的士兵则想要活下去,坚守到援军的到来。

    一边是全副武装,已经彻底杀红眼的精锐士兵,一边是被惊醒,只拿起手中兵器,很多人赤膊上身的精锐士兵,虽然双方都是两军的精锐,但靠着盔甲上的优势,两淮总督的士兵对着宋存孝的士兵砍上一刀未必造成多大的伤害,而宋存孝的士兵在两淮总督的士兵身上砍上一刀则很可能要了对方的命,很多人则是直接丧失了继续作战的能力。

    军营内的两淮总督的士兵实在是撑不下去的,不断倒在地上的都是两淮总督的士兵,而援军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其原因军营内的杂号将军根本就想不到,天黑雨还在下,又没有月光引路,派去请求援军的人根本就看不清楚前面的道路与地形,而且这些人跑去求援的地方还是离他们最近的东面军营,结果这些人全部被留守在东面军营的敌人给全部拿下。最后在无奈之中,军营内的两淮总督的杂号将军只能率领着最后的五百人突围,将军营留给了宋存孝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