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七十五章 梯车浮桥
    方不断地这样僵持着对王千军与宋金书反而是更加的不利,如今两淮总督终于要主动进攻了,并且是从正面强攻,这种送死方式的进攻王千军与宋金书当然很欢迎。不过对岸的人也不是什么笨蛋,王千军与宋金书所担心的是,到底两淮总督准备了什么杀手剪,不然的话两淮总督怎么可能采取如此直接的进攻方式。

    旗帜上插着的脑袋是之前主动撤退的将军的脑袋,说起来这位杂号将军还真是可怜,本来不想被吕公车给窝囊地压死的,可最后的结果却是以擅自逃跑的罪名当成了逃兵斩首,这比被吕公车压死还要窝囊,还要悲惨!因此这位将军死的时候,眼睛睁得大大的,最后都没有闭上。

    连同被杀的还有五百多名同样是逃回去的士兵,如此大的杀戮下去,这次的进攻上到将军,下到普通士兵都不敢随意逃跑,因为吕公车全部被毁,两淮总督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制作出吕公车来,为了获得胜利,两淮总督直接压上了一万名士兵,军营内所有的弩车被全部推了出来,同时军营内众多的工匠也开始忙开,不断地制造着由三张强弓所组成的三弓弩。

    敌人已经逼上来了,王千军与宋金书的命令当然是全力射杀,这些可都是送上门来的猎物,怎么可能放过。而对岸的两淮总督也是打定了主意,一万士兵不计伤亡地向对岸射箭,以此来掩护紧接而上的梯车,更多的士兵已经做好了冲过河去的准备,如果是拼人命的话,两淮总督很有胜算,同时他的杀手剪也在慢慢地靠近。

    靠着望楼上的高度优势,宋金书与王千军的士兵完全压制了河对岸的敌人,几乎是对方三人中箭,宋金书与王千军这边才有一人中箭,渐渐的对岸本来密集的箭雨也逐渐地开始变少了,有很多士兵干脆躲在了盾牌后面,好久才勉强露出头来射上一箭。不过在不断地对射与死伤之中,一辆辆巨大的梯车被推了出来,王千军很清楚地看到,准备渡河强攻的是五千送死的民夫与五千身穿重甲,一手持盾一手持刀的精锐士兵。

    也是该千军弩用上的时候了,王千军这次对千军弩的使用比较小心,他这次可是与宋金书一起联合作战,一个不小心那可就危险了。同时千军弩如果用在如此超远距离的对射上,起威力绝对远不如军用弩,这是因为千军弩的弩箭比较轻短的原因,而这次敌人明显是要从梯车上一队一队地冲过来,绝对是使用千军弩的最好时机,至于说宋金书本身防线上的问题,那就是宋金书自己的事情了,宋金书会有办法的。

    所有的梯车在一万弩手的掩护下全部推到了河边,但代价就是这些掩护的一万弩手到现在的伤亡已经超过了两千人,而且还在不断地增加。所有的梯车都是经过了专门的加长加宽,当梯车被推到了河岸边后,旁边原本的弩手马上扔下了手中的武器,准备将折叠的梯车拉直,然后再架设在河面上。

    王千军手上还有一些刚才用来对付吕公车的特殊巨箭,这些巨箭本来就是准备用来对付梯车的。但之前为了对付吕公车而用掉了大半,剩下的只够王千军的阵地上发射一次的了,如今已经全部被送上了望楼。

    数十支特殊巨箭再一次呼啸着射向了河对岸,不过这次对方也有所准备,当巨箭钉在梯车上往后拉的时候,两淮总督的士兵就抽出了钢刀,甚至是准备好的斧头对着粗大的麻绳一阵猛砍,这次梯车的位置可就低多了,对方的士兵站着就能够砍到麻绳,同时还有专门的士兵正用自己全身的力气来固定梯车,不让其被拉进河中,结果有一半中箭的梯车保住了,剩下的那些中箭的梯车连人带车全部被拉进了河中,随即顺着急的河水被冲到了下游。

    被毁掉的梯车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梯子已经将车上的梯子完全拉平,一具具中箭而死的士兵被快速地搬下了梯车,两淮总督的士兵终于是将梯车架在了河面上,而王千军与宋金书都没有让手下士兵将之前准备好的,装在罐子里的油脂拿上去,这次的防御战除了要打退两淮总督军队的进攻之外,还要趁机削弱其兵力,大量地杀伤敌人。

    首先从浮桥上冲过来的当然是那些用来消耗箭支的民夫,不过两淮总督也在这些民夫身上也下了不少的力气,一看就知道这些民夫都是身高体壮之人,每个

    皮盔皮甲,还有外面包着熟牛皮的盾牌,这一切当然让这些民夫死地那么容易,如果在浮桥上就被全部射杀了,那么所做的一切就失去了意义,最起码也要冲到浮桥的对岸去,为后面的人多争取一点时间。同时如果浮桥上的尸体太多,也会将浮桥给压坏。

    “传令,使用千军弩的两千士兵先不要动,三千弓箭手向前,全力射杀妄图通过浮桥的敌人,阵前其他士兵继续射杀对岸之敌弩手,尽量破坏起三弓弩与弩车!”

    如果这个时候动用到千军弩,不用多少时间,正从浮桥上冲过来的人就得全部死在浮桥上,可如果真这么做了,民夫后面的精锐士兵就会害怕而不敢前进,到时候根本就是抓了小鱼,放了大鱼,因此在王千军的命令,已经冲上浮桥的民夫只是遭遇到快速并且数量众多的普通箭支的阻挡,很多人用盾牌就可以抵挡得住,实际中箭而死的人并不是很多。

    中箭控制不住平衡的人都从浮桥上摔了下去,河水如此的湍急,身上又穿着皮甲,如果能活下来就真是老天保佑了。而在浮桥中心被射中的,只要倒下了就根本没有人搭理,被人直接踩死,如果民夫们动作太慢的话,他们后面的弩手就会向他们射箭。

    通过浮桥的民夫只有两成死在了桥上或者是掉到了河内,这些人从浮桥上冲下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快速地将手中的盾牌组成盾墙,既不进攻也不后退,不顾一切地用盾牌保护好自己,同时将两面盾牌合在一起连成了一片,以此来阻挡箭支,这一切都是为了来掩护身后开始过桥的精锐重甲士兵。

    “千军弩士兵上前,全力射杀正在过桥的敌精锐士兵!所有望楼上的三弓弩改变目标,将浮桥桥头的盾墙全部破坏!马上点火,将罐子内的脂肪油烧热,随时准备使用。”

    两淮总督的重甲士兵已经上桥了,王千军的两千千军弩弩手也在向前赶,接到命令的各望楼士兵在旗帜的指挥下,望楼上的三弓弩全部改变了方向,俯视着那一道道的盾墙,直到弩机上的巨箭被射出,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没有一面盾牌能够抵挡住三弓弩所射出的巨箭的强大穿透力,甚至有盾牌被直接射成了碎片,盾牌后面的民夫只是在第一次攻击下就死伤惨重,其中有一半死者是被一支巨箭连环贯穿着两人而死的。

    其实这些民夫距离岸边的望楼真的很近,但他们的作用只是炮灰,现在的职责就是用手中的盾牌和自己的身体来掩护后面的精锐士兵,冲击望楼是后面精锐士兵上来之后的事情。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些根本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民夫又能有多少战斗力,望楼下也有大量的士兵守卫,如果真的直接冲击的话,那么结果只能是一道浪花出现又消失而已。

    简陋的盾墙在不断地受到破坏,使用千军弩的士兵也全部赶到了各自的位置,首先就是在望楼上的士兵帮助下,调整方向采取仰射的方式,对着天空就是五次连射,很多箭落进了河中,但也有很多箭落在了浮桥上,因为这些箭实在是太密集也太快了,在浮桥上精锐士兵整个行进的步伐马上就出现了大的混乱,这次射来的弩箭很多都直接射穿了手中的盾牌,钉死在了盾牌上,而且因为箭支比较小,一些更是直接从人与人中间,直接钉在了一些人的脚掌上,被射中脚掌的人就这样丧失了一半行动能力,直接影响到了整个队伍的前进速度。

    连射五次之后,千军弩的士兵马上改变了攻击目标,三弓弩的威力虽然大,但发射频率却过慢,为了能够快速地清除掉浮桥桥头的敌人,每一具千军弩内剩下的五支箭全部以平射的方式射向了浮桥桥头上的敌人,早已被弩车破坏出众多缺口的盾墙再也抵挡不住如此密集地攻击,盾墙后面的民夫倒下了一片,幸运活下来的人真的很少,已经不能在掩护其身后的精锐士兵了。

    民夫所起到的作用也就暂时到此为止了,箭匣中的箭都射完了,使用千军弩的士兵在快速地换箭,但同时浮桥上的敌人也快要接近桥头了,虽然望楼上的三弓弩都把目标转到了这些敌人身上,可浮桥上的敌人也开始了冲锋,准备一鼓作气直接冲到望楼下,攻占所有的望楼,在河对岸,更多的两淮总督的士兵也开始压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