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六章 借点粮食
    军等人,一桌简单的酒席,然后拨给了军队一点粮食,不过所有的粮食有一半是快要腐坏的陈粮,王千军让士兵把这些粮食都给扔了,这样的粮食只能用来酿酒,吃下去人是会生病的。

    边界小地方,这样的粮食王千军和宋金书还可以接受,主要是这个时候随军带着的粮食还有很多,同时也可以从岸边向一些乡村和镇子购买食物,可当船队过了微山湖、昭阳湖、独山湖、南阳湖这四个连在一起,京杭运河必须要经过的湖泊后,到达济宁城后,济宁知州不仅不让军队进城,还命令附近的百姓不许卖粮食给王千军他们。

    船队这个时候的速度很慢,不过对此随行的传旨太监却一点都不在意,淮西这不到两万人马的军队在山东走得是越慢越好,两淮总督和宋金书能够在什么时候带着军队赶到京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山东境内形成威慑力,这一万七千人的队伍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只要在山东境内,就有足够的能力发动大量的民壮,强迫其攻打几座县城,将整个山东搅乱。如此一来就能够威胁到已经率兵到达京师的齐王,使其不敢轻举妄动。

    “简直是岂有此理!本官堂堂一个两淮总督,率领大军前往京师勤王,他一个小小的济宁知州竟然不仅不让本官的军队进城,不准备军粮补充,还让沿途的百姓不许卖粮食给我们,这实在是太可恶了。公公,这济宁知州根本就不把当今圣上的圣旨放在眼里,他这是抗旨不遵!”

    两淮总督正大声地咆哮着,不过一旁的王千军却依旧在悠然地喝茶,大帐内宋金书还有传旨的公公都在,王千军听到两淮总督一开始说的话,差点没笑出来,不把他这位两淮总督放在眼里的这里就有两个,一个是宋金书这个以下犯上的知府,另外一个就是王千军这个土匪头子,至于淮东的那些人也是阳奉阴违,两淮都这样了,更别说是齐王的地盘山东了。

    传旨的公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主子什么样子,下面的奴才就什么样子,我们的齐王千岁从来就不把当今圣上放在眼里,更何况我这个小小的奴才,在山东这地方,圣旨在所有的官员眼中就是一张废纸,杂家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各位的军粮,各位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这个中年太监虽然贪财,不过却是一个很实在的人,最起码懂得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军队的军粮已经只剩下七天的粮食了,再不补充军粮,估计连山东都走不出去,更别说是京师了。

    “实在不行就用重金收买,只要我们把收购粮食的价格再提高些,杀头的生意绝对有人做,去年两淮是灾年,可山东却是个丰收年,现在又是稻子要成熟的时候了,山东很多人家都有大量的存粮,应该有很多人都急着把粮食卖掉,只要我们的价钱够高,一定会有人卖给我们的!”

    宋金书出了一个笨主意,但却能够解决现在的困难,王千军、宋金书、两淮总督这次都随军带着大笔的金银,为的就是到京师去收买达官显贵,而山东今年明显是粮食太多了,只要出得起高价,不用什么小农民小地主偷偷地卖,济宁的知州就会马上派人将大批的粮食卖给众人,可问题是这样明显就是被人欺负了还得乖乖地送上银子了事。

    “可如果我们这次真拿出银子高价买粮食,那么沿途的山东所有官员都会把我们当成猪宰,说不定等出了山东地界大家就只剩下粮食,金银全部都用光了,到时候也不可能让淮西的人再把大量的金银运过来,如果就这样到了京师,我们这一路的辛苦又能够换回些什么呢?”

    王千军茶杯里的茶喝完了,现在是在商量大事,因此帐篷内没有其他人,王千军只能自己站起来为自己的茶杯加水,还好水已经烧开了,不过王千军这个时候却很没自觉,自觉去帮其他人加水,这让两淮总督和宋金书有些不满,但传旨的公公却一点都不在意。

    “那王千军你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解决我们的粮食问题,直到出了山东地界?!”两淮总督很不客气地询问王千军,他自己茶杯里的茶也喝完了,因此他只能站起来,提起水壶,先帮主坐的公公加满水,再为自己倒上,最后还帮着宋金书倒满了,宋金书很是客气的连说了两。

    “就是出了山东地界这粮食的问题也未必就能够很好的解决了。别忘了齐王千岁的十五万大军已经走在了我们前面,也就是说出了山东德州,沿运河北上沿途的大量粮食都被齐王千岁给征调了,齐王千岁有这个权力,地方上的官员也不敢违背齐王的命令,谁让齐王身边有十五大军。如此一来,就算我们出了山东,沿途的官员想要帮助我们,他们也是无能为力,因为他们也没有粮食了。因此我们现在就必须在山东境内把粮食的问题给解决了!”

    王千军对自己的士兵很有自信,就算饿肚子也不会出现逃兵,可宋金书和两淮总督的军队就不同了,真发生了粮食不足的事情,估计能够跑掉一半人。就算是没人跑掉,饿着肚子也无法作战,虽说游牧民族的主力很可能会被京师的禁军还有齐王的军队纠缠住,可这一路上一定会碰上游牧民族以千人为单位所派出的游骑,这是游牧民族最擅长的作战方式,真到了那个时候,很多饿着肚子的士兵将会白白牺牲。

    “千军,你不会是想干你的老本行吧?虽然那样做的确能够解决粮食的问题,但也可能触怒地方上的官员,我们是在人家的地头上,齐王虽然带走了十五万兵马,但以整个山东的实力,再召集起十万步兵并不是什么难事!”

    宋金书与王千军暗斗了那么多次,也互相合作了那么多次,对于王千军的一些习惯已经是很了解了,而且一直就认为王千军是匪性不改,根本就不是士人官场的正派做法。

    “呵呵,宋大人还真是了解我,不过这一切也不能怪我们,要怪就怪山东地方上的官员做得太过分了,如今沿运河两边都有大量正在成熟的粮食,我们只要将其全部收割上来就可以变成军粮,如果有人吃不惯这种还没有成熟的粮食,我们还可以去找那些地主士绅们,还有那些豪门世家在外的庄子去借粮食,既然是借,我们当然要客气一点,自己动手,然后写张欠条就可以了。公公认为这个主意如何?”

    王千军并不想跟两淮总督争论什么,两淮总督一定会反对王千军这么做,而宋金书则是既想这么做解决军粮问题,又害怕把事情闹大,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如果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还不是宋金书一句话的事情。

    “朝廷有规矩,奉调或者是勤王的军队都可以从沿途地方上征集军粮,无论是地方官府的粮食还有私家之粮都必须无条件的听从军队的调动,我等现在是勤王之师,皇上正在京师等杂家回去复命,尔等的军队也关系到京师的安危,三位大人都有权力直接征调地方府库与百姓之粮作为军粮。”

    传旨的太监都表态了,两淮总督也不好反对,宋金书也是马上就同意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有些事情必须要好好地谋划一下,不是说去收割粮食就去收割粮食,说去借粮食就去借粮食的。

    “为了能够不触怒山东其他地方的官员,我们最好把军粮的问题就在济宁州解决了,就只征调此地的粮食作为军粮。并且再征集一些船只,将所有的军粮送上船,沿途不再停留直接北上,尽快离开山东进入河南。只要我们不去打扰到其他的山东官员,为了能够维持地方上的平安,其他山东官员应该是不会再为难我们。”

    宋金书很了解地方上官员之间的关系,地方官员与地方官员之间一般只会看对方吃亏,而不会主动去把麻烦引到自己身上,只要是不威胁到自己,上面又没有命令,无论相临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从头到尾就是袖手旁观,看着别人倒霉,因此宋金书才建议就抢济宁这个地方。

    “我们就不去济宁城内去借粮食了,就在城外征集军粮。不过也要注意城内的动静。济宁知州可能很胆小,只能看着我们的士兵把粮食都收割了。但也可能直接带兵出来跟我们抢粮食,甚至直接干上一场,粮食最好还是不要让士兵去收割,从附近抓些民夫过来,监督着其收割粮食就行了!”

    王千军最后又做了一点补充,然后所有人就都先散了,回去休息一夜,明天清晨再命令军官与士兵去执行,把军队所需要的军粮还有船只全部借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