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十三章 袭镇
    兵没有想到淮西军队能够在瞬间靠着大量的树枝堆成一个寨子,而且所有的树枝都变成了对战马伤害巨大的鹿角,可下一次,逃跑的游牧骑兵就会将淮西军队的战法告诉赶来支援的同伴,同时想出办法来破坏淮西军队的这一作战方式。

    更致命的是兵力,五千游牧骑兵说实在的并不是太多,可如果是一万呢?光是靠那些简单的鹿角是否能够抵挡住一万游牧骑兵的冲击,就算是抵挡住了,可最后的伤亡将是多少?带着伤亡惨重的军队到达京师,有再多的首级与俘虏又有什么用?

    可如果让所有士兵上船,然后直接沿着运河北上,真的能够甩掉已经结下大仇的游牧骑兵吗?并不是在船上就一切都安全了,死伤了那么多人的游牧骑兵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聚集更多人的前来追击,光是在运河边上射出火箭就够运河上的船只吃不消了,更别说其他的办法,比如说用大量的木料和其他杂物来堵塞河道,或者是直接抓来大量的工匠,制作出简易的投石车来轰击船只。

    “我们现在可上进退两难,本官可一点都没有被敌人追着屁股跑,时不时地来上一下的习惯,千军啊,这带兵打仗的本事我还真不如你,而且这上岸行军的主意也是你出的,现在你有什么好的计谋吗?”

    宋金书这次直接把皮球彻底地踢给了王千军,不过他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好主意,并且当王千军接受了两淮总督的礼物后,宋金书也有所忌讳,此时的两淮总督很明显还在嫉恨宋金书在关键的时刻不派援军增援他,不过如果两个人的立场反过来,宋金书需要援军的时候,两淮总督也是绝对不会派一兵一卒的。

    “公公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无论我们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只要不是返回淮西,他就会全力支持我们。而且他也提醒过,如果我们能够多消灭一些游牧骑兵,抓到更多的俘虏,他就会直接在皇上面前向我们请功。事情到了这一步,就由千军你来拿主意吧!经过了这两次战斗,士兵们已经不再对游牧骑兵有所恐惧,军心可用。”

    两淮总督也把皮球踢到了王千军的身上,看来这两位是明显是用充分的利用王千军的军事才能,胜了就是三个人一起的功劳,败了就是王千军的过错,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王千军赌徒本色彻底让两淮总督与宋金书有些发蒙。

    “既然两位大人看得起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我的决定大军停止前进,就在这里,以简易的工事,不立栅栏和木墙,就靠着鹿角和一些小机关与陷阱。吸引游牧骑兵的大队主力前来进攻,打一次大决战,彻底打疼打怕这附近的所有游牧骑兵。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得先冒一次险,主动地出击一次!”

    王千军的疯狂让两淮总督与宋金书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本来都认为王千军会为了保存实力,而选择让军队直接沿着运河攻击前进,谁也没想到王千军的决定会如此的疯狂,要以一万五千军队来对抗将近万人的游牧骑兵,可话已经说出口了,两人又不好反悔,一切就要先看王千军的详细计划,对于王千军来说,这个乱世绝对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战败的游牧骑兵需要发泄,男人的发泄当然是在女人身上,他们也抢到了不少的女人,疯狂的折腾之后就能够恢复他们的信心,同时为了召集到更多的同伴,狼烟再次被点燃,不过在点燃狼烟的同时,也暴露了他们的所在,姜飞骑早已摸清楚了游牧骑兵侦察的习惯,再加上从淮西军队的骑兵再吃过一次亏后就不敢再出击,面对溃败的游牧骑兵也没有追击,这让监视淮西军队的侦骑很是松懈,结果就这样被姜飞骑在太阳下山之前抓到了机会,一举将所有的游牧骑兵侦骑给全部干掉了。

    狼烟的所在就是溃败的游牧骑兵休息的地方,一座已经被彻底毁坏的镇子,镇子内有很多房屋都被大火所焚毁,这里驻扎着将近三千游牧骑兵,镇子里原本的居民不是跑光了就是被杀光了,剩下的就是一些被抓住用来发泄的女人,其中有一半是从别的地方抢来的,游牧骑兵只抢女人,老人孩子则是全部杀掉。

    疯狂地发泄过后就是无比的松懈,游牧骑兵似乎太相信他们的侦骑了,也因为战败的沮丧还有发泄过后的无力,整个镇子到了黑夜休息的时候楞是没有派出一个哨兵,按照之前的规矩

    去的侦骑要一直盯着淮西军队的动向,只有在发生重时侦骑才会有一个人回来报信,他们怕的就是在远处的同伴没有聚集过来之前,淮西的军队逃跑了。

    玩够了女人之后,就是喝酒睡觉,酒精可以让一个人睡得很死,这样就不会在梦中梦到那些被杀掉的同伴,这样真的是帮了姜飞骑他们的大忙,一大群人趁着夜色摸进镇子里,意外地出现了一些响动就是没有人发现,随后就是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屠杀,被抓的女人早就被折腾坏了,早早的闭上的眼睛,希望着自己能够早点死掉。

    黑夜的屠杀非常的顺利,顺利得让姜飞骑有些不敢相信,他已经连续杀了七个人,其中只有一个人再被捂住嘴巴时有所反抗,其他地方的情况也是差不多,因为大量的房屋被焚毁,很多游牧骑兵休息的房间都是相通的,从一个房间进入到另外一个房间实在是太容易了。

    从进入镇子到现在已经半个时辰了,半个镇子的游牧骑兵被杀光了,差不多所有的战马都控制在了手上,姜飞骑这次所率领的可是三个势力加起来的所有骑兵,外加身手最好的三百精锐,不过他的好运也差不多用完了,一个屋子的人被惊醒,大声呼喊着反抗,虽然到最后屋子里的游牧骑兵都被杀光了,可还是惊动了其他在熟睡的人。

    一大群人打着赤膊,甚至连裤子都没穿,拿起弯刀就从屋子里冲了出来,而当这些人出现在街道上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就是快速冲锋中骑兵手中的马刀,在被惊动的一瞬间,五百待命的骑兵全部上了战马,每一百人为一队,分别沿着最宽阔的五条道路进行冲锋,虽然淮西的骑兵骑射与马上战斗都不如游牧骑兵,可这次对付的是被偷袭的,而且没有了战马的,慌乱之中的北方蛮族。

    街道上的篝火没有被破坏,冲出屋子的蛮族人有些人手中竟然点燃了火把,这些人确信来偷袭的只是少部分人,镇子内他们的人数占有优势,如果不点燃火把照明很容易伤到自己人,可点燃的火把却在瞬间成了骑兵最好的进攻目标。

    在快速地冲锋中,观察着目标的一举一动,身体保持平衡,紧握住手中的马刀,右手向下笔直的倾斜,最后在进入了攻击范围之后,马刀用力地向上撩,靠着战马的冲击力不仅是人的肉和骨头,就连目标手中的兵器也可以切断。

    向前突击,将右侧的敌人砍翻,然后快速地调转马头,再次对其他的地方进入突击,砍杀之前在自己左边,如今是在自己右边的敌人,所有的骑兵都在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大量身上没有穿皮甲,手里也没有盾牌的游牧骑兵就这样被砍翻了,如今近的距离弓箭也失去了作用,骑兵的速度很快,如果是在屋内射箭只有瞬间的机会,而如果是冲出屋子射箭,骑兵又能够很快地杀到面前,被偷袭的游牧骑兵开始更加的混乱,为了能够活命和反击,所有的蛮族人都在快速地冲向战马所在的地方,可结果他们是找到了他们的战马,但所有的人都倒在了箭下,这里早就埋伏好了弓箭手。

    弓箭的威力说实在的并不大,可问题是几乎所有的游牧骑兵上身都没有穿衣服,淮西军队所用的箭支全部都是清一色的铁制箭头,在短距离内可以将整个箭头全部射入到身体内,中箭者很快就丧失了行动能力,血流不止等待着死亡,这次偷袭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被偷袭的游牧骑兵没有一点翻盘机会,当天亮时只剩下很少人在屋子里进行最后的抵抗。

    天亮之后,赶来支援的一千步兵让战斗彻底地结束了,躲在屋子里反抗也无法改变其死伤的结果,屋子的大门不好攻破,但只要有足够的人手,土墙是无法承受住圆木的连续撞击,如果嫌太过麻烦,还可以直接放一把火将屋子连同里面的人全部烧掉,对于最后依旧在反抗的人,姜飞骑一点都没有活捉或者是接受其投降的意思。

    一夜偷袭,三千游牧骑兵只有不到三百人逃走,夜色也给了那些逃跑的人掩护,但大部分的游牧骑兵被杀,抓到的俘虏有七百人,其他全部被杀,如今正在被快速地砍下人头进行保存。更重要的是这次一共抓获了将近五千匹战马,而且绝大部分都是没有受伤的完好战马。此外也救出了一些小麻烦,在镇子里救出了一千五百多名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