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三十二章 援军来不了
    们,结果很简单,游牧骑兵的几轮箭雨过后那些人就会全部逃回来。我本身的士兵只有两千人,齐王留下的精锐也只有一千人,全部要用来督战。而你们禁军就是我手上唯一可以动用的精锐,但身为大燕朝最精锐的所在,不能保家为国,却只会成天在这里怕东怕西,你不觉得羞愧吗?我并不是要你们去送死,而只是让你们去战斗。别逼我用齐王的手令砍掉你的脑袋,因为那样会让你那五千禁军毫无斗志,甚至会出现兵变,到最后的结果只会是我们先自相残杀,然后让大可汗,还有那些北方蛮族看笑话。你为什么就不肯率领着你的手下士兵们赌一场,拿自己的命赌一场,齐王不是一个吝啬的人,就算你现在什么都不做,平安回去之后,兵部的人也不会信任你。”

    从一开始,所有被调拨到齐王麾下的军队都是被抛弃与被出卖的,如果这些人能够活着回去,也会被认为是齐王一党,只要是在朝廷的管辖之下,那就永无出头之日,特别是这五千被单独派出来的禁军。

    “如果我与我的兄弟们跟着你赌上这一次,会有什么结果,我们真的能够守住这座简易的营寨吗?!”在种种的无奈之下,禁军的安东将军在王千军不断地诱导下终于是服软了。

    “当然要守住营寨,不守住我们全部都得死!大可汗吃了那么大的亏,他一定会报复,结果当然是不留一个俘虏,因此我们一定要守住寨子,为了活下去!此外齐王也是一位大方的王爷,如果军职对你们没用的话,赏金就一定少不了,更何况我们是跟北方蛮族作战,把缴获的战马与弯刀一卖,也能得到一笔不小的收入,甚至还可以把斩获的首级卖掉。”

    五千禁军终于被说服了,不过在安东将军的强烈要求下,五千禁军中的所有士兵都在纸上记下了他们的亲人,还有家住在哪里,如果自己战死,希望把抚恤交给谁,而所有的人亦发誓,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就一定会帮着战死的人完成他们的遗愿,即时为此而付出生命。

    “王大人,为了安定军心,你并没有做错,但你不应该擅自以我主的名义进行任何的承诺,你只是我主的一位客人,你没有权力和能力承诺什么!”就在王千军想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的时候,齐王留下的千户突然在身边很严厉地责备着。

    “我可一点都没有擅做主张,那也是齐王在打败大可汗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齐王不仅要让全天下人看到他的军威,还要笼络更多的地方官员,甚至是京师内的禁军,因为齐王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京师的那张椅子。而我们的皇上似乎在对待军队的问题上太过小气,他把大量的金银都用在观花楼上,如果不是观花楼,大同也不会发现那么大的事情。因此到最后齐王千岁一定会拿出很多的金银来犒赏禁军的,士兵们也是人,他们在内心会有所比较的。好了,我要休息一下,如果大可汗的军队真的来了,那可就没有多少休息的时间了,你也去休息吧。”

    看着王千军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的样子,齐王手下的千户盯了很长的时间,最后才慢慢地离开,边说边说道:“王千军,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本来一心想除去你的齐王千岁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坐在椅子上的王千军是真的在休息,多年的战斗还有以前那些跑往避风头的日子让王千军养成一个习惯,只要他想休息,闭上眼睛就可以休息,但在休息的同时,却有摇动脚掌的习惯,这个习惯能够让王千军在危机的时刻快速地醒来。

    “主公,有情况!”已经开始流口水的王千军依旧在摇动着他的脚掌,不过当他听到丁志豪的警讯后,马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搓了搓脸让自己更加清醒后,拿起了桌上的钢刀就出了帐篷,盔甲王千军一直就穿在了身上。

    情况很特殊,上了营寨中心最高处的了望台上,营寨附近的视线可见之处没有发现一名游牧骑兵,但同时在更远的地方,营寨左右两个方向,都有大量的烟尘滚动,那是大队人马在快速行进所卷起的烟尘,也就是说,有大量的游牧骑兵绕过了王千军所把守的营寨,直接向齐王军队的所在发起了进攻,如果是齐王

    在移动,一定会有探马快速过来传递消息的。

    “传令下去,所有士兵全部就位,做好战斗准备,大可汗的军队随时可能来进攻我们!”王千军可没有因为大可汗的主力去进攻齐王的主力而放松,因为大可汗的军队一定会来进攻他的,原因很简单,王千军所在的营寨已经成了进攻大可汗主帅所在的先头堡垒,而大可汗更是不可能以劣势的军队去进攻人数占优势的齐王主力。

    “各位,你们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有些事情是不能跟普通士兵说的,因为那样会动摇军心,可有些事情却是要很明白地跟你们说,估计你们之中有一些人跟我的判断是一样的,那就是大可汗很重视我们这些杂兵,之前被派出去的都是大可汗手下的主力,应该是十万骑兵,以十万骑兵去牵制齐王的主力,然后再以剩下的五万人,还有山西的叛军来进攻我们的营寨,真的是份大手笔啊,有的时候我也希望我的判断出了问题,但似乎每次都是正确的,诸位现在应该清楚我们所面临的困境了吧?!”

    王千军真的把眼前的这些地方官员,禁军将军和齐王手下的千户给吓到了,王千军的话很明白,他们这个简陋的营寨要面临将近五万大可汗军队,还有数万山西叛军的进攻,而且之前安排的援军很可能不会来了。

    “我们是否可以撤退,现在大可汗的军队还没有来,我们完全可以先行撤离战场,根本就不必要跟大可汗的军队硬拼!”一名官员把逃跑的绝对说了出来,剩下的五名官员也是一个意思,他们来京师是为了捞好处的,可不是来拼老本送死的。

    “没用的,逃不掉,我们的步兵太多了,大可汗手下可有数万骑兵,再说那牵制齐王的十万骑兵也随时可以分出一万人出来追击我们这些逃跑的胆小鬼,到时候的结果就只有是全军覆没。就算诸位能够活着逃回去,齐王也会以临阵逃脱的名义砍下你们的脑袋,兵部和朝廷是不会为了几名官员的脑袋而得罪齐王的,因为不值得!”

    “那就只有死战到底!逃跑是死!投降也是死!所以只能拼了!同时我这位小小的千户也要敬告各位,我是齐王麾下的千户,齐王给了我督战的权力,如果有人想要逃跑,扰乱军心的话,那就别怪我这位小小的千户犯上了,我手中的宝刀可是齐王千岁亲自赏赐的!”

    齐王的千户说完特意扫了王千军一眼,可王千军却依旧很镇定,不过此时的王千军也在看禁军的安东将军,他可是这次作战的主力,禁军如果肯拼命的话,那么六名地方官员手下的一万士兵也没有不出力的借口。

    “还能怎么办?!拼了,老子也不是好欺负的,到我们的土地上来杀人抢东西,现在也是该给那些混蛋一个教训的时候了,富贵险中求,拼了这次,不仅可以活命,还可以得到齐王的赏赐,为什么就不拼一次!我与我手下五千禁军兄弟听从王大人的调遣!”

    “我等听从王大人的调遣!”禁军与齐王的军队都听王千军的了,六名官员当然也只能决心一搏!最差的结果就是手下士兵拼得差不多了,自己再带着亲兵骑着马突围,这样齐王和朝廷都不会怪罪下来,还能得一个拼死作战的好名声。

    “好,那就各自按照之前的安排各就各位,同时绝对不能援军无法快速到达的事情让士兵们知道,你们只要告诉所有的士兵,大可汗只会杀光我们,不会留下一个俘虏,逃跑也要掉脑袋,只能拼死作战。此外还要将随军的银钱全部拿出来,犒赏士兵,我的库房也是一样。并且还要让所有的士兵知道,打退了敌人,每个人都有重赏!”

    将近两万军队就这样快速地动了起来,虽然还没有看到大可汗军队的身影,但所有的士兵却都很紧张,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有人希望王千军的判断是错误,大可汗根本就是集中了所有的主力去与齐王的主力决战,这样就没这个营寨什么事了,不过这些人心中的希望到最后却落空了,因为箭楼上的士兵很清楚地看到,大量的军队正在营寨前进,看旗帜和士兵就是大可汗的军队,王千军甚至还看到大可汗的王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