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匪帅 > 作品相关 第三十七章 都来吧
    动的绳索是很难被发现的,而上次吃过王千军蜘蛛网陷阱大亏,逃回去的游牧骑兵也只知道,当时他们对付的敌人是两淮总督的军队,因为从来一开始,淮西三大势力的勤王之师打出的旗号都是两淮总督的旗号。

    四个方向,总共两千匹战马,在鞭子的抽打下疯狂地向前,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碰到,两千匹战马直接冲到了木墙下,全部停在了木墙的下面,弓弩手的目标依旧是壕沟之外的游牧骑兵,而看到了好处送上门来,王千军当然是马上命令士兵打开木门,将所有的战马快速地牵回来,这些战马对现在的王千军来说,可不仅仅是战马那么简单。

    有了足够的战马,王千军就有反击和突围的能力,胜了还可以扩大自己所马匹种群,王千军之前所缴获的战马全部交到了齐王手上,还有那些女人。齐王绝对比朝廷,还有淮西的那两位要可靠得多。而且万一情况有变,王千军被长久的围困,那么这些战马还能够成为粮食,马肉可以吃,马血可以解渴,而战马只需要吃草而已。

    看到战马都被王千军抓了进去,四个方向的游牧骑兵终于是忍不住了,上万骑兵一齐前进,越过栅栏,但却在原本有栅栏的十步距离内停了下来,万箭齐射,只是一轮箭雨就压得木墙上的弓弩手无法反击,而只要游牧骑兵不冲锋,那么蜘蛛网陷阱就无法启动。

    而此时营寨内的一万士兵,正在王千军的指挥下分为四个方阵,每个方阵面对一个方向,同时四个方阵又互相接近,所有士兵手中都拿着弓箭,等待着了望台上王千军的命令,而王千军除了在观察之外,还在等待着每个方阵最前面的领箭者的命令。

    这个时候的了望台实在很危险,所有的游牧骑兵都能够清楚地看到了望台上有人正在观察战场上的情况,如果不是因为距离过远,所有的箭都会集中射向了望台,除掉敌人的眼睛,看到木墙站台上的敌人被死死地压制住,箭楼上的弓弩数量又少,一万游牧骑兵又向前进了五步,有一半的箭直接射进了营寨内。

    营寨靠近木墙的帐篷很多都被箭射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窟窿,但如今那些帐篷里早已没了人,没有参加战斗的士兵都躲在了新挖好的藏兵洞了,又是木板又是土的保护着,方阵前的领箭者都在看着落下的箭支,这四个人正在准确地计算着游牧骑兵的距离。

    游牧骑兵又近了十步,依旧是慢慢地逐步压制,这让方阵中的士兵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压力,此时的箭最近已经落到了领箭者脚前三步的距离,所有的领箭者都从落下的箭判断出了敌人的距离,各自命令所指挥方阵的士兵调整好弓箭的高度,同时命令传令兵摇动了令旗,而看到了下方的信号,王千军在快速扫了四周一眼后,马上就有了回应。

    “放!”四支响箭被连续射出,面对游牧骑兵的万箭齐发,营寨内的士兵终于是开始了反击,同样是万箭回射过去,众多的箭都准备地落到了前排游牧骑兵的头上,成片成片的游牧骑兵就这样连人带马一起倒了下去,战马与骑兵的身上都插满了箭。

    面对如此猛烈的反击,游牧骑兵在最快的时间内拨马反撤,继续留下来进行对射一定会吃亏,因为游牧骑兵无法观察到营寨内的情况,而营寨内的了望台和箭楼却能够清楚地看清楚他们的动向,暂时的撤退只是会了下一次更猛烈的进攻,营寨内第二轮射出的上万支箭绝大部分都落空了。

    “真是可惜,如果他们留下来跟我们对射该多好,不愧是大可汗的军队啊!真的是不好对付!”王千军很遗憾地摇了摇头,所有的游牧骑兵全部都退到了栅栏之外,营寨内弓箭射不到的地方,又很快地被盾牌保护着,王千军很担心,担心大可汗会下令他的士兵下马作战,如果真是那样,那之前所布置的蜘蛛网陷阱就全部失去了作用。

    “不管是多么难对付的敌人,我都相信相公你一定会赢的,对吧,刁霖?”柳玉蓉这个时候正手持着盾牌在王千军身边保护着,刁霖同样是如此,两个女人一起用盾牌保护在王千军的身边,这让本人很反对王千军将女人带在身边的人再也没话说,而且这也是她们两人自愿的,王千军一句都没说。

    “对!需要的话,黑夜行刺!相公!”听到刁霖这么回答,王千军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如果是不清楚的外人听到,还以为刁霖要在黑夜行刺王千军呢!不过这个笨主意王千军也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行刺只能用在出其不意,对方松懈的时候,可这个时候是在打仗,对方一定会有所防备的,更何况你是女人。刁霖,谢谢你!但战场上的胜负还是让我来吧!为了你们,任何的敌人我都会把他们消灭的!”

    北方蛮族的将领们似乎太过自信他们的战马与骑术了,依旧是要用骑兵攻城,不过这一次从之前的壕沟外就开始加速,很明显是想靠着骑兵速度上的优势,直接冲到木墙之下,如此一来营寨内士兵的弓箭就无法伤害到他们,而木墙上的士兵则完全可以被压着打,至于说骑兵要如何破坏木墙,游牧骑兵有很多种办法,而且是无比的熟练。

    游牧骑兵终于是冲锋了,王千军多少在内心松了一口气,只要游牧骑兵冲锋,蜘蛛网陷阱就能够使用,至于说能够造成多大的战果,王千军不清楚,但最起码可以再次削弱敌人的锐气,同时如果之前布置的陷阱无法动用,这对军心士气也是一种打击。

    “传令!拉动陷阱!”当王千军下令的时候,游牧骑兵的先锋已经冲过了栅栏!

    “拉动陷阱!”、“拉动陷阱!”、“拉动陷阱!”…王千军的命令就这样一道一道地传了下去,当大部分游牧骑兵都通过栅栏后,营寨内的士兵终于是用鞭子鞭打着马匹,拉动了巨大的蜘蛛网陷阱。

    骑兵开始冲锋,就如果给摩托车加速一样,并不是想停就停下来的,更何况马匹也是一种生命,并不是机器,可以拉住刹车快速地停下来,当一条条绊马索突然从地面上冒出来,可怕的排刺倾斜到对战马的马腿有巨大威胁的时候,冲锋的游牧骑兵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向前,如果前面有人突然停下来,那么后面的战马绝对会继续向前,一大群人直接撞在一起。

    冲锋!再冲锋!距离木墙只有短短的距离,但在这个距离内,每走两步就有可怕的绊马索在,还有不断射下来的利箭,为了对付突然出现的陷阱,很多游牧骑兵不得不停止射箭,换掉手中的弓箭,抽出弯刀,侧身在马背上尽量破坏着地上的绳索,如此一来却让木墙上和箭楼上的弓弩手占了大便宜。

    游牧骑兵的上千先锋就这样全部毁在了蜘蛛网陷阱上,但还是有大量的游牧骑兵冲到了距离木墙十步的距离,这个距离刚好可以用弓箭反击木墙站台上的弓弩手,而营寨内没有上木墙站台的弓箭手又无法伤害到进入这个范围的游牧骑兵,如此一来战况就渐渐僵持了起来,游牧骑兵在箭雨与陷阱的双重作用下死伤不断地增加,但同时冲到木墙下的游牧骑兵又让木墙站台上的士兵不断地出现伤亡。

    战况就只能这样不断地持续下去,不过对王千军这边暂时还算有利,但当游牧骑兵缓过劲来,他们就会用最简单的方法破坏掉所有的蜘蛛网陷阱,然后全军都压上来,用各种办法破坏木墙,但王千军现在所能做的也只能是让战况继续僵持着,直到有新的机会出现。

    已经完全掌握清楚陷阱情况的大可汗在极快速地时间内就派出了两千下马的步兵,这些步兵一边用盾牌保护着自己,一边用弯刀不断地向前破坏着陷阱,王千军就这样眼看着所有的陷阱被破坏,却没有什么办法,他终于是开始头疼了,不过很快王千军就又笑了!

    当所有小计谋小把戏都用完了之后,那么接下就是最原始的战斗方式,弓箭对弓箭,刀对刀,人对人地互相撕杀,然后战斗到最后一人,血狼旗既然已经升起来了,四面八方又被全部包围了,所有的士兵为了活下去就只能战斗,不死不休地杀到最后一个人!杀到胜利。

    “敲响战鼓!让所有士兵做好战斗准备!让我们一起跟该死的蛮族士兵真刀真枪地拼一次,为了活下去!”王千军在了望台上大声地怒吼着,下面的传令兵将王千军的话一字不差地传达了下去,了望台下那三面巨大的战鼓被同时敲响,所有的士兵都紧握着自己手中的武器。